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狠手辣,纠结

    因为人比较多,所以苏莫若并没有先去商城内购物的地方视察,而是先一同进入了商场管理区,开始对真正控商场内各类活动等工作的管理区进行视察。

    首先去的便是策划部,一个公司,策划部便是这个公司比较重要的灵魂部门,还未到策划部内,就已经听到了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一股紧张感蔓延开来,让门口的苏莫若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董事长——”

    刚有人准备询问苏莫若要不要进去看看的时候,苏莫若已经伸手制止,目光淡然,“让他们忙吧,我们就不进去给他们添乱了。”哪些人在做戏哪些人是真的在做事,她眼睛不瞎,还是看得出来的。

    “你们留下吧,我跟惠琴去下面随便逛逛。”说完,便对着惠琴道:“惠琴,你知道楼梯在哪里吧?我们走楼梯。”

    “你们留下吧。”惠琴对着便的一众手下吩咐好后,便和苏莫若一起,往楼梯口而去。

    惠琴先带着苏莫若去的是男装区,男士虽然不喜欢逛这些商场,而来这里消费的男更都是商政两界的精英人士,大忙人,但是在这样的购物周里,仍旧有很多男男女女行走在男装区,互相挑着衣服,显得一片闹。

    看着导购员一个个脸上的电梯笑容,双手恭敬的取卡刷卡,并且礼貌的询问客人是否有需要送货上门,因为这一项活动是之前苏莫若提出的免费,所以最近一周也让这些客人们所熟知,客人微微点头,导购员们便会礼貌的将顾客所买的东西拿到客人面前让其检查一边后,装好放置一边,等客人们走后,便会通知专门送花的工作人员将货品送到顾客的家里。

    “董事长,您所提出的这个活动方案真的很好,这一周里,不仅我们的营业额较之以往上升势头猛速,就连客人们对我们商场的评价,也都是节节高声。”慕氏旗下的购物商场本就具备着一定优越,可能就跟连锁酒店一样,因为慕氏集团的闻名中外,所以一直以来众人都是冲着这个品牌去下意识消费的,但是如今,商场却新增了不少新客户,并且在外界对商场的评价上面,也有了很大的提升。

    “嗯。”微微点了点头,也没有对这件事多在意,随即将目光瞥向了不远处的一家服装店,是一间男装店,不过里面却没有多少人光顾,导购员也显得有些懒散,竟然体就那么散散的靠在挂衣服的架子上,像是一个没有骨头的人一样,双眼还显得有些迷蒙,一看就知道是早上来上班还没有睡醒的。

    “她是谁?”这样的人,能够在商场内明目张胆的这样,并且还是在这样火爆的黄金周,恐怕没点儿后台是不可能的了,她以前就听说过,像这样的大集团里面,稍微有点而后台的员工,都会做事儿有恃无恐,而这个女孩儿看模样和穿着就知道家境肯定也不凡,不过她不这人有些怪脾气,在她手底下拿工资的人,就必须遵照她的规章制度来做事,否则,不管你多大的后台,同样也免不了辞退的命运。

    惠琴看了好一会儿看看清楚苏莫若所说的女孩儿是谁,眼里闪过一抹尴尬,但随即还是老实回答,“那女孩儿是我们公司元老的女儿,本按照老板的意思,是准备给她一个高职位让她清闲度的,可是这个女孩儿却拒绝了,只是希望来这家店做导购员,并且特别坚持要去这家,我们也不知道原因,但还是同意了她的意思,不过这家店基本上生意都不怎么好,这点我们也很不解……”

    “做不好就让她走人。”苏莫若神色清冷,丝毫不以为是公司元老就能够放肆的让他的后代这样败坏商场服务块的形象。

    “……可是……”惠琴听着苏莫若的,满脸为难,毕竟这已经很多年了,这个店的营业额这些每年都是公司自己会贴钱上去的,但是老板都没有意见,她又如何回去说,但如今让苏莫若说起,想着慕欣华对这个店和这个女孩儿的特别照顾,她就有些不好回答。

    “怎么,有难度?”转头看向惠琴,苏莫若语调淡淡,丝毫听不出喜怒。

    “……是这样的,老板那边一直都没有说过这家店的业绩问题。”面色有些犹豫,但最终惠琴还是以实相告了。

    眉头微蹙,始终苏莫若对慕欣华还是很尊重的,如今听着惠琴说的这话,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知道可能这其中有什么隐吧,虽然她这些地方的作风很强硬,但这件事她还是准备暂且搁置,等回去之后跟慕欣华好好商量一下,如何来处理一下这件事

    不过过去看看是必要的,惠琴跟着苏莫若,眼里有着一抹担忧看着那家店内懒散的导购员。

    “小夏,这位是董事长,过来看看你的。”进入店内,明显导购员也是认识苏莫若的,笑容慢慢收敛,看向惠琴,笑容恭敬。

    “李总,您来了。”被叫做小夏的女孩儿笑容有些不自在,一双眼睛更是不知道往哪里看,因为她总感觉这个新任董事长的上气场太强,让她难以招架。

    “是啊,过来看看,最近商场内的生意一直都很好……”惠琴说到这里,言又止。

    “是啊。”听到惠琴这话的时候,小夏的脸上也闪过一抹尴尬。

    “能给我说说,为什么所有店的生意都很好,唯独你这家没有多少人光顾吗?”苏莫若倒是单刀直入,虽然已经决定回去跟慕欣华好好商量一下,之后再来说对这个女孩儿的安排,但是现在,苏莫若至少有权利先问问原因。

    “对不起董事长。”女孩儿没有过多辩解,一双眸子幽深,让人猜不透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但是苏莫若却能够感觉到她上散发出来的悲凉气息。

    “你是这里的导购员,就必须要尽好你的职责,公司对你的好,希望你能够记住,一味的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又或者为了其他人而变成这个样子,心疼你的人恐怕没有……因为你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目标跟前行的放心……你是迷茫的。”苏莫若浑清冷,说完这一段话后,便踏步离开。

    惠琴听着这话,有些发愣,但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小夏,留了一句“我们先走了”后,迅速跟上了苏莫若的步子。

    而听了苏莫若的一大堆话后,小夏的眼神有了些变化,看着渐行渐远的那抹背影,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势气息,紧要薄唇,脑子里却浮现出风曾经的自己。

    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是啊,当年她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但是如今却变成了这幅摸样,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又或者,她下意识的一直在逃避那个原因,那个让她变成了如今这样无所事事,前途迷茫的样子。

    接下来又去看了很多地方,商场内因为备货足,前期工作做得很到位,这方面商品部那边是值得嘉奖的,溜了一圈下来也没有发现前天问题,一个个从逛商场内购物进出的人,脸上都带着浓浓的笑意,一看就是满意而回期待而来的。

    “董事长,商场内各部门员工都等着董事长了。”站在商场的最低楼,惠琴看了看手腕表上的时间,对着苏莫若轻声提醒。

    想起今天似乎是有这么一项安排,唯有点了点头,跟着惠琴直接上了电梯直达会议室。

    会议室内,商场内所有高层管理人员全部都等候在了会议室,所有人在看到大门打开的时候,纷纷将目光落在了从外面走进来的苏莫若上,年轻是给他们首要的印象,但这一次商场的活动之成功,也让大家没有预料到,一个个看着她的目光,也带着丝丝期待,有的甚至带着一些佩服。

    坐上主位,下面的高层主管们一个个也正襟危坐,一双双眼睛齐数朝着苏莫若看来。

    “见给你们准备的东西拿上来吧。”惠琴在旁边出言,打破了安静的氛围。

    一个个商场高管们如释重负,部分需要回报数据的部门并未一个个起来念,而是将文件直接交到了苏莫若的面前,不管她什么时候看。

    看着眼前的文件夹,苏莫若淡淡的点了点头,随意的翻了两页看了一下后,便将文件放到一边,转头看向商品部,“备货方面很足,但是想必你们之前也没有想过商场的生意会比以往几年活动期间的生意都还要好吧,你这些货品,恐怕是已经准备到过年以前了吧。”

    这话一说,商品主管嘴角抖了抖,面部肌显得有些拉紧,目光有些闪烁,讪讪一笑,“这一次是我的疏忽,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董事长。”

    “嗯,这一次的错误可以原谅,也如你的话,我不希望有下一次。”淡淡的点了点头,声音不高不低,却正好可以给人增加压力,空气中,散发着一股属于苏莫若独有的威严,就这么一个问题,就将下面的主管个个弄得面色紧张。

    随后苏莫若又指出了一些商场的问题,同时也强调了一点,凭着关系裙带进入公司却又无真才实学的人,乘早滚蛋,别等着她亲自下命令,就难堪了。

    一张张脸变得有些难堪,但接下来的话,却让一些人的眸中闪过一抹喜色。

    “当然,对于公司有能力的,又或者你们认识的有能力的人,可以推荐,只要通过考核,一样可以受到重用,就算现在没有受到重用,以后同样可以。”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下来之后大家好好想想,如果真认为能够干好这份工作的,就好好做,以后商场内的经营跟各类活动,我希望看到多样化,新颖化,上进化,而非是一味的守成度,这样的人,尽早离开公司,别给我添嫌。”目光冰冷,将现场所有人都扫视了一圈,她知道,这些活动慕欣华是认为没有问题的,所以现在是还不能判定这些人能力的时候,不过后面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这些人里面,不合格的,她会毫不犹豫提出公司。

    “是,董事长,我们一定尽心去做。”会议室内,所有人都站起来,对着苏莫若微微躬,声音洪亮,震动整个会议室。

    中午的饭局,苏莫若还是留了下来跟大家一起共餐,毕竟今天是第一次跟这些人见面,虽然今天给他们留下了严厉的形象,但始终,人心都是需要靠人来收买的,否则,一样会流失。

    饭局上,苏莫若的表现让惠琴大跌眼镜,心中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个百变女郎,明明就是清冷的气质,却难得有和颜悦色,语调温和跟人说话的时候,甚至主动举杯调节气氛。

    一顿饭,也因为苏莫若的态度,让众人轻松不少,很多人的心里甚至将苏莫若当作了自己发奋的目标,再次离开酒店送苏莫若离开的时候,惠琴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了狂

    心中感叹,这难道就是苏莫若的人格魅力吗?竟然能够这么小小一顿饭,就让人心向着了她?上午会议室内的所有严厉话语,都让这些人化作了一股力量,相信后续商场的工作,她这边可以省心不少。

    其实她也知道苏莫若的意思,不说商场,就连慕氏内,大多都是跟这些元老沾亲带故的人,关系好的人,慕欣华也一直都对这些元老很放纵,幸好这些元老一个个对慕欣华的态度都很端正,多年来从未引发争端,所以公司风平浪静,可是如今却已经不同,江山已经换了人来掌控了,这些人如果不能收服,那么肯定就只能摒弃或者置闲。

    回了公司后,处理了几份比较重要的文件后,问了一下惠琴还有没有其他重要的事需要处理,惠琴回答没有了后,苏莫若便先下了班,开着车前往市内。

    开车惠琴专门为她准备的一辆白色法拉利,其实对于这样的车,她多多少少有些排斥,但惠琴都已经先准备好了,所以今天也只能先将就,开车进入市区内,往目的地而去。

    车子刚停到星巴克咖啡店的门口,电话便响了起来,“怎么还没来呢?”闵静那不满的声音便爆发了,听着这话,苏莫若下意识的将电话拿得稍微远一点儿,“已经到了。”

    “哦,到了啊,那快点儿,物语包。”说完便扣掉电话,那语调的转变之快,让苏莫若一时拿着电话没能迅速反应过来。

    进入到咖啡店内,在服务生的引领下才到了物语包厢,里面坐着的就是闵静,看着她一个人坐在那里似乎有些百无聊赖的模样,走到另外一边坐下来,包厢门关上后,问道:“你来多久了?”

    “你还好意思,明明说好了下午两点半,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说着就将自己腕上的手表往苏莫若这边递过来,眼神带着幽怨。

    “……几点了啊?”知道肯定是迟到了,不过具体迟到了多久,她还真是不知道了,毕竟一整天哪里有时间去看时间呢。

    对于苏莫若的这个回答非常不满意,闵静一双眸子仿佛要喷出火花来,狠狠的瞪着苏莫若,“你一天到底有多忙呢?”

    “你应该猜得到的。”耸了耸肩,苏莫若回答得很平静。

    “……”看着苏莫若这一本正经的模样,闵静闭口不言了,是的,自从知道了苏莫若是慕氏董事长的干孙女儿,慕氏未来继承人,连表哥和慕容爷爷都这么在意的对象,她又哪里可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等着别人来给她将最新消息呢,所以,近期她最关注的,恐怕就是苏莫若的事了。

    慕氏李庆荣董事的事,下面各个家族里面的流言纷飞,就连慕容爷爷都定义了苏莫若是个心狠手辣的女子,她跟苏莫若是好朋友,当然不能相信这样的事了,慕氏对李董事之死所开的新闻发布会她也看了,很想要约她出来,只不过前期知道她很忙,所以一直到今天,两人才有机会见面,不过对于苏莫若放自己鸽子,也不过是随便闹闹,增加一点儿气氛而已。

    “好了,说吧,约我出来想要干什么?”她认识的闵静一向是一个很有分寸的女孩儿,对人也很真挚,所以她愿意出来见闵静,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就是不大相信,你现在竟然已经成为了慕氏的董事长了。”毕竟苏莫若的年纪还那么小,就算是慕容家的那个表哥,各方面能力卓越,也还只是慕容集团公司内的一个部门主管而已,要说真正掌控慕容集团的大权,还差得天远地远呢。

    “现在呢,还不相信吗?”拿过面前的一壶花茶给自己倒了一杯,微微抿了一口,神色悠然。

    对于这样淡然的苏莫若,闵静自认为如果是自己肯定无法做到,但是苏莫若却做到了,小小年纪上就有着一股让人忍不住信服的气势,有着一股上位者的威压,这实在是她们之间最大的差别。

    “每个人的格和她以后所要走的路不同,别因为我这样而就想着你自己也应该这样。”抬头看向闵静,似乎是看穿了她的内心一般,语调带着一丝轻微的开导。

    听着这话,闵静微微愣了愣,随即就展颜一笑,“知道了……不过我发觉你最近的子变了不少。”

    “哦?哪里变了?”她倒是没有发现。

    “你不觉得你说话了吗?”以前的苏莫若,在她们的感觉里,说话一向最少最简洁在,一句话怎么字少概括内容多就怎么说,但是如今,她的话虽然仍旧不多,但比以前好了,而且面部表也会时常发生一些细微变化。

    对于闵静的分析,苏莫若眼里滑过一抹兴趣,“这我倒是没发现。”

    “真的,你还别不相信呢。”说到这里,闵静之后就沉默了下来,上散发着一股犹豫之感,微微埋着头,显得有些局促。

    “有什么事不能说的吗?”看着闵静的这个样子,苏莫若就知道今天肯定不是单独聚聚这么简单了。

    “莫若……你说如果表兄妹之间产生了,会不会……会不会……”后面的话,却是没有了勇气再说出来。

    苏莫若没有说话,只是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闵静,果然这妞儿今天是有些反常了,不过听她这话的意思和这口气,心中大概猜到了什么,但还是用眼神鼓励她自己说完。

    被苏莫若这样的目光看着,闵静的心里充满了一种力量,嘴角微微勾起,“……你说会不会……天理不容。”后面几个字,说得小心翼翼,一双眼睛更是小心翼翼的看着苏莫若,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

    “天理不容?”苏莫若直直的看着闵静,似乎想要望进她的眸子深处,而说这四个字的时候,一字一顿,咬字极重却也极为清晰,似乎是想要好好品味一下这四个字一般。

    被苏莫若看得一阵心虚,不过最终闵静还是双手紧握成拳,抬头双眸直直对上苏莫若,心中此时此刻用一股莫大的勇气。

    在香港就只有苏莫若可以为她出谋划策,她当然希望她能够帮她出个注意,让她的心不那么乱。

    “那就要看这个人的心,究竟如何想了。”她的感世界很单一,感世界并没有多少经历,所以只是下意识的讲出了这么一句,后面就直接词穷了。

    眼睛眨巴了两下,发觉自己确实没听错,刚才苏莫若确实是给她出主意了,不过这主意出得她有些云里雾里。

    “自己问问自己的心,问别人,给我感觉,就是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而问人,只是试图得到跟自己心中一样的答案,从而告诉自己的心……”眼神灼灼,看着闵静那眼神不断的变化,便不再言语,后面的事,让闵静去去想吧,她从来没有听到过边的朋友跟她谈感,并且还是忌恋,不过若是在她上,只要是喜欢上了,不管如何,都会去争取,而非去顾忌什么份。

    “……好,我明白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闵静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下意识的拿过眼前的茶杯喝茶,却喝了半天不见茶进嘴里,低眼一看,顿觉尴尬。

    “好了,今天难得见面,别说这些了,聊点儿其他的吧。”闵静恢复到原本的格,笑眯眯的看着苏莫若,随即起坐到了苏莫若的边,一只手伸出揽住她的肩膀,“说说吧,如今都已经是慕氏集团的董事长了,这样的高位,给你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很爽?”说着,另一只手还在苏莫若的面前兴奋的比划着。

    “……”没有回答,只是将一双眼睛的视线全部落在了兴奋的闵静上。

    被这眼神看得一阵讪讪,随即拉下脸来,“算了,知道你这段时间肯定很忙,我们家那破公司都能够让我爸妈忙成那样,更何况是慕氏这样的国际大公司了。”

    “嗯。”

    对于苏莫若再次恢复到少话的阶段,闵静也没有闲的不适应,而是继续道:“我在这边可能也呆到开学的时候,你帮忙打打掩护如何?”

    眨巴了一下眼睛,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闵静。

    “哎哟,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你能够帮我打掩护,说我在这边等着你一起回国的话,我爸妈肯定要让人来接我回去了……”

    “你不是过来相亲的吗?”突然想起了之前来香港的时候,闵静苦瓜脸表说的话。

    “呃……是啊,是相了,也对了,可这相了对了的人,不是我爸妈原本中意的对象啊。”想到表哥跟自己的事儿,再次苦瓜了脸。

    “好。”

    “能不能多一个字。”闵静因为心烦,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可以。”苏莫若继续回答。

    “无趣。”切了一声挥了挥手,不过闵静的表却又轻松了很多,今天约苏莫若出来,就是想要散散心,让心里的郁散开一些,今天的目的,也达到了。

    之后又聊了一会儿,六点半左右一起吃了饭,苏莫若开车送闵静回去之后才往回了玛丽医院。

    而明天,她相信,有人总会来找她。

    ------题外话------

    亲们,说完的万更,剩下一更晚点儿哈,今天想要吃自己做的饭,所以担搁一下,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