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惊悚,表白(精)

    知道今天晚上苏莫若的朋友回来别墅跟他们一起吃饭,所以老太太也没有躺在上,当苏莫若带着谭昱宁进入别墅的时候,就看到客厅内,慕欣华正在跟惠琴笑谈着什么,神间满是愉悦。

    而当见到慕欣华的那一刹那,谭昱宁浑的冷气便稍有收敛,清俊的面容染上了谦逊,跟着苏莫若走到慕欣华的面前,在苏莫若的介绍之后,动作谦恭的给慕欣华问了声好。

    “好,不错,不错。”虽然只是第一次见到谭昱宁,但是总感觉这个男人很像一个人,具体像谁,她却也说不上来,反正就觉得这小子很对她眼缘,而且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也绝非普通人,当即的夸奖,是诚心实意,并没有苏莫若的成分在里面。

    听到这简短的五个字的评语后,谭昱宁也面上也没有露出多少惊喜,只是一双眸子带着丝丝笑意,浑散发着的气息仍旧柔和。

    要是一般人,对于自己这样的夸奖,肯定已经欣喜若狂,但是面前的男子,却很自持,如此一看,这心态也绝对很好,苏莫若优秀,自然跟他站在一起的男人,也绝对不能差到哪里去。

    苏莫若去了厨房做饭,现在时间也已经将近七点了,做好饭也不知道要几点,所以不敢再耽搁。

    惠琴也跟着进入了厨房帮苏莫若打下手,将客厅留给了慕欣华和初次跟慕欣华见面的谭昱宁。

    “你也不怕他应付不了这场面。”进入厨房,看着苏莫若动作流利,丝毫不显走神的模样,惠琴不由得在旁边嘀咕了一句。

    听着这话,苏莫若却很淡定,眉目间满是悠然,如果连这点儿事都处理不好了,恐怕谭昱宁也不可能跟她走得这么近,更不可能,进入政界,步入这样的一条道路。

    “对了,这个小伙子是干什么的,我看着这形象气质都不错,听沉稳的一个男人呢。”对于苏莫若的眼光,就如她的能力一般,惠琴一向比较信服,既然这个男人她都敢带来给她们看了,就肯定说明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从政的,这形象能不好吗,更何况还是一个前途不可限量,一路往上爬的速度比飞机快的男人,心里这么想,嘴上却回答道,“他在S市的政府工作。”

    “S市啊,不错不错,这小伙子年纪轻轻,竟然可以进入到S市的政府工作,前途不可限量啊。”听着苏莫若这话,就越发的认同起来,年纪轻轻,其实浑然天成,虽然年轻了点儿,但是一点儿不能让人忽视他的存在,而且,在这个男人的上,她还能看到跟苏莫若一样的气势。

    “嗯,是不错。”对于惠琴的赞扬,苏莫若只淡淡的给了这么几个字作为回复。

    “你们进展得如何了?”刚才介绍的时候,并没有说这男人是男朋友,只说是朋友,那么就说明两人应该还没有确定关系,惠琴虽然没有嫁过人,但始终是女人,有八卦,也想要八一下。

    动作利索的将鸡杀了,一汤一拔毛,惠琴看得有些毛骨悚然,因为那动作,看起来太过熟练了,并且是迅速,似乎这辈子就是以杀鸡为职业的一般,很快一只鸡就已经剃光了毛,尔后直接拿到砧板上,用看到噼里啪啦的砍好,最终再次冲洗一遍,将其放入砂锅内,加上一些补药,开火,炖鸡。

    等做完这一切后,苏莫若才将目光对向了满脸诡异看着自己的惠琴,也没有多想她为什么这样看着自己,为她解了刚才的疑惑问题,“只是朋友而已。”

    可是惠琴却没有立即回应她,只是满脸惊悚诡异的看着她,手里拿着菜还在滴水,水龙头放着水也没有关,就那么看着苏莫若,一动不动。

    “怎么了?”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也并没有显得多在乎,转过头去忙乎着自己的事,麻利的将旁边买的一些菜摘好,拿出走到水龙头旁边冲洗好后,开始又迅速的切起来。

    这还是惠琴认识苏莫若以来,第一次见她下厨时的景。

    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浑清冷的苏莫若,竟然是个厨艺高手,还有那刀法,特别是那杀鸡的动作,简直让她差点儿眼珠子都惊下来。

    这并不是她不经吓,而是苏莫若这气质,这模样,高高瘦瘦的,清冷得模样,竟然会眼睛都不眨的扼掉一只鸡的脖子,尔后丝毫不停顿,动作麻利的杀鸡拔毛。

    这对于她心中认知的苏莫若来将,这样的苏莫若简直让她惊悚了。

    “……你以前常杀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惠琴的嘴里,才突然冒出了这句话来,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苏莫若,看起来极为想要听到苏莫若给的答复。

    “……不常。”她以前不常杀鸡,不过是常杀人而已,曾经的慕清,对于杀人,似乎从来不眨眼,下手之狠,让人闻之胆寒,而她,也因此在龙组里地位极高,让很多人都尊敬,而同样,对于听闻过慕清名头的各种道上的人,也都是眉头紧蹙,对于慕清这个人物,极为头疼。

    想着上辈子的自己,如果最终不是因为出了叛徒,她也不会就此消失,她会仍旧是龙组的神话,龙组的骄傲。

    对于苏莫若的答案,惠琴似乎有些不相信,但是看着苏莫若那认真的神,却又还是相信了,但是之后却看着苏莫若开始发起呆来,便又蹙紧了眉头。

    之后的厨房内,似乎没了惠琴什么事,她只是站在旁边,看着速度如风的苏莫若,以前她还认为自己的厨艺了得,刀工了得,但是自从今天见识了苏莫若的下厨之风后,她算是佩服得心服口服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瞪圆了眼睛,看着下厨的苏莫若。

    九点钟的时候,菜就已经出锅上桌,而炖了两小时的汤,也出了锅。

    看着满桌的菜,慕欣华也是第一次吃到苏莫若正式做的饭菜,满满一桌子,竟然在短短两个小时就完成,实在让她有些惊讶。

    “若儿竟然这么能干,心灵手巧呢,上的厅堂下的厨房啊。”慕欣华笑呵呵的看着给自己盛了一碗汤放到面前的苏莫若,笑眯眯的夸奖了苏莫若一句。

    旁边站着的惠琴总算是找到了机会,坐下来,看着苏莫若同样给她盛了一碗,连忙说了一声谢谢后,才坐下,对慕欣华笑道:“我在厨房里,基本上没我帮忙的地儿,小姐那动作,简直闪得我眼花缭乱的,都不知道她那速度跟刀工,是怎么练出来的。”

    这话倒是让慕欣华来了兴趣,惠琴跟着她这么多年了,升上来后,也一直都做着她的助理,她的饮食起居,也基本上都是给她料理的,她的厨艺,一向比很多酒店大厨都要好,她了解惠琴,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人的份而去攀附,这样说,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苏莫若的厨艺,真正让她心服。

    “哦?说来听听,竟然让你都下了这般评语,看来这丫头有两下子啊。”慕欣华笑呵呵的喝了一口鸡汤,有一股鸡汤的鲜美,却并没有放盐,让她有些不解,但却没有立刻问。

    听慕欣华有兴趣听,惠琴便将刚才在厨房内的一幕给说了出来,边说还边用动作描绘,“刚才在厨房,我还在纠结那鸡应该怎么杀,可是小姐却逮着一只鸡,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杀了,开水一汤开始拔毛,动作流畅,本来我们应该用恐怕一个小时时间才能完成的事,她却不过前前后后几分钟就完成了,而且鸡也打理得干净得很……”,期间,显得有些兴奋,如一个孩子似的,这模样也将慕欣华逗得一笑。

    苏莫若很安静,对于惠琴对她在厨房的时候的描绘,丝毫没有受影响,仿佛什么也没听到一般,安静的喝汤吃东西。

    而谭昱宁也跟苏莫若一样,安静的吃着东西,动作优雅,贵气在此刻也显露无遗。

    自从开始从政后,他就时常吃饭不准时,以前就有胃疼的毛病,从政之后就更加严重了,许久,没有吃到过家里的饭菜了,在S市,虽然黎昕一直很照顾她,但是他却也从来没有去过黎昕的家里吃饭。

    这其中,自然也有顾忌的意思。

    毕竟在政府内,黎昕跟他关系本来就好,进入S市政府,也完全倚仗着黎昕的原因,所以,进去之后,他也不想给他招惹过多麻烦,所以,他从未去过他的家,就算私底下,也没有过。

    不得不说,苏莫若的厨艺很好,老太太慕欣华本来最近生病,胃口也不算很好,但今天却喝了两碗鸡汤,半碗米饭,吃得老太太连连说撑。

    吃完后,谭昱宁二话不说,揽下了洗碗的工作。

    这个举动,赢来了三个女人更多的好感。

    “这孩子不错哦,好好把握。”慕欣华看着谭昱宁欣长的背影在厨房内忙碌着,眼中带笑,对于苏莫若,她是真心喜欢,想要看她幸福。

    惠琴也连连点头,嘴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难得的好男人,跟你一样呢,上的厅堂下的厨房,越看跟你越配对儿。”

    苏莫若听着,支持抿唇,却未说话。

    “你这孩子,上的气息就是太深沉了点儿。”苏莫若什么都好,就是不如同年龄的孩子那般活跃,显得太沉稳了,就如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一般。

    “嗯,知道。”

    听到苏莫若回答,慕欣华也很满意,之后对着惠琴眨了眨眼睛,“惠琴啊,吃得太多了,你推我出去散散步吧。”

    跟着慕欣华也二十多年了,哪里会不明白慕欣华的意思,连连点头,“好,小姐的厨艺太好,我也吃得有些多了,出去走走消化一下也好。”

    “嗯。”点了点头,随后慕欣华对着苏莫若留了一句,“等昱宁洗好了碗,你们也出去走走吧,晚上吃了饭,走走对体好。”

    “知道了。”看着惠琴推着慕欣华走远后,苏莫若眼中浮现一抹笑,转,往厨房步去。

    厨房内,谭昱宁刚好写了几个碗,转过去想要拿琉璃台上的几个盘子,却见到苏莫若出现在了眼前,微微扬唇,“怎么进来了,刚才累了吧。”

    “没什么。”摇了摇头,走到另外一边,将谭昱宁洗了一遍的碗麻利的清洗起来。

    看着苏莫若这动作,谭昱宁伸手直接将她的手拿了起来,“这里有我就可以了,你做饭,我洗碗,分工合作,这是必须的。”

    这话一落,简单哑口无言,同样,整个厨房内,都散发着诡异的安静气息。

    “老板,你看小姐跟谭公子,很般配哦。”窗户外,两人看不到的位置,惠琴推着慕欣华,看着窗户内两个手握在一起的两人,笑眯眯的说道。

    慕欣华听着这话,也赞同的点头,一张嘴巴因为笑容而合不拢,脑袋也赞同的点着,隔得比较远,虽然听不清楚两人说了什么话,具体表为何,但是远远两人的影,却让两人感觉到一种柔和感,两人的气息,出奇的相同。

    “你——”苏莫若愣神之后,连忙伸手抽开自己的手,面色有些尴尬,双目不敢与谭昱宁的视线碰撞。

    谭昱宁也有些愣了,刚才他只是不想让苏莫若洗碗,想着她做饭也累了,应该去休息,洗碗这小事自然得由他来做,所以才会惊忙中拉住了她的手,却没想到,会给她带来尴尬,顿时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空寂的厨房内,尴尬的气氛越来越多。

    终是谭昱宁有些忍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出言打破了这气氛,“出去休息一会儿吧,这里我马上就弄好。”

    此刻的苏莫若又哪里还会不同意,连连点头,脚步踉跄的往客厅而去。

    视线好一会儿才从进入了客厅的苏莫若上移回到厨房内的碗筷上,迅速的清洗起来。

    客厅内,苏莫若等了大概十多分钟后,就见到拉下衣袖的谭昱宁进入了客厅。

    “洗好了。”从沙发上起,淡声问道。

    微微点头,两个人似乎更多的时候,更喜欢沉默,不过,两人交的是心,所以就算不说话,也能够清楚彼此的心思。

    “走吧,出去散散步。”

    并排走出别墅,玛丽医院一共就这么十座别墅,住的都是香港有权有势的大佬,自然占地面积极宽广,各类休闲设施设备也极为完整,长长的林荫道上,苏莫若跟谭昱宁并肩而行。

    “来香港准备多久?”来香港后忙着自己的事,若不是苏莫若自己说自己在香港,他也不会知道。

    “九月开学。”简短的给了这个答复。

    点了点头,想着简单说她九月要上京城,便道:“你说九月要上京城是吗?”

    “嗯,学校跟京华有个联谊活动,会过去一段时间。”

    “你在香港停留这么长时间,是有什么事吗?”她知道苏莫若有自己的事业,并且产业不小,如果没有什么事,不可能会在香港呆上这么久。

    “体不好,我是慕氏未来继承人,我答应过,所以,如今,该承担的责任,我不能再推卸。”抬头看着有着微微光亮的长长林荫道,声音清清淡淡,听着让人很舒服。

    “那到九月开学前,你都留在香港这边开始实习处理慕氏的公务了吗?”慕氏这样庞大的集团,想要将使其能够理顺,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恐怕很难吧。

    “嗯。”

    “你不是说九月要上京了吗,什么职务,有没有明确。”开始将话题转移到了谭昱宁的上。

    “还没有明确。”因为最终的任令还没有下来,所以,他不会妄自揣测,就算是苏莫若问,他也不能明确答复。

    知道官场上的弯弯绕绕很多,苏莫若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清楚。

    “突然很怀念我们刚认识的那段时间。”手不自觉,便牵住了跟自己并排走着的苏莫若,这个动作,真正是不经意间才有的举动,却是惊住了苏莫若。

    两人以前也不是没有牵过手,但是,这样的场景氛围下,还是有些不适应。

    “简单,做我女朋友,可好?”双目紧紧的盯着简单,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耳边一阵阵回响着这句话,简单只感觉脑中一片空白,这表白来得太快,让她所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双目直直的盯着眼前满脸诚挚的男人,喉咙口几冲出来的几个字,却让突如其来的一道男音给敲碎,话哽在喉咙口,不上不下。

    唾手可得的答案,近在咫尺的感,就让人给突然截住了,而苏莫若,也停止了继续说下去的举动。

    谭昱宁原本满脸的期待,也因为这突然的男音,而瞬间郁了下去。

    ------题外话------

    嘿嘿,猜猜是哪个王八蛋来破坏了这么唯美的场景,这么紧张的时刻。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