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见面,紧张

    笑看着眼前的司机,心中也也有些好笑,看起来,是准备跟自己强词夺理了,虽然说这类似的转车敲诈很多地方都有,但她却是第一次遇到,所以,也没有准备多跟这人纠缠,从包里爆出六十块钱,“我相信,这点钱,从玛丽医院到这里,足够了吧。”

    苏莫若说这话的时候,声调有些高,所以周围的人多多少少也都听到了一些,原本讨论着苏莫若的人,话语也都渐渐止住,一双双眼睛开始朝着司机望去。

    也没料到苏莫若竟然会说这话,而且对这路程算的这么准,这里过来也确实只需要将近六十块钱的车费,想着这一次是自己的失误了,不愿意再在这里久留,看其围观的人对着他出的鄙夷眼神,迅速拿过苏莫若手里的六十块钱,迅速离开。

    苏莫若没有再看这些人,直接往菜市场而去。

    这个菜市场上香港比较大的菜市场,里面的菜基本上都是农民自己弄过来卖的,纯天然无污染,是香港很多人都比较喜欢光顾的菜市场。

    苏莫若进入菜市场内,首先想到的便是慕欣华的体,这里正好有土鸡,可以买一个回去给她煲汤喝,还有谭昱宁,想必每天都很累,体肯定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想到这里,就买了两只土鸡,之后又买了一些菜,又买了一个鱼,她没忘记,谭昱宁喜欢吃鱼。

    菜市场比较大,这里逛逛,那里买买,时间竟然就一晃而过,直接到了下午四点过,在菜市场,基本上就花了她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

    出了菜市场后,苏莫若就给谭昱宁去了电话,问清楚谭昱宁刚好跟几个同事考察完回酒店后,便说她这边马上赶到酒店。

    听得出来,谭昱宁虽然声音疲惫,但隐隐的欣喜还是让苏莫若察觉到了。

    柏林国际大酒店,位于香港最繁华的市中心区,却也丝毫不因为是市中心而显得拥挤,酒店外面,是大片空地,供客人们临时停车。

    打了个车,不过十分钟就到了柏林国际大酒店外面,付了车资下车,手里还拎着刚才买的东西,直接就往酒店内而去,以至于没有听到后面司机叫住她的声音。

    刚走到酒店门口,就让酒店的泊车小弟给拦了下来,“小姐,不好意思,请问您是找人还是?”

    苏莫若虽然衣着得体,但始终不是名牌,很普通的一衣服,浑上下加起来恐怕也就两百块钱,手里还拎着两只没有杀的土鸡,柏林是香港绝对首屈一指的国际大酒店,又如何能够放手里拎着两只鸡的人进入呢,所以,泊车小弟也只能将人给拦下来。

    看着自己手里的土鸡,明白对方可能是看到了这些,也没有为难他,只是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一边,随后拿出电话拨通了谭昱宁的电话。

    两只土鸡就帮着双腿放在草坪上,时不时还有两声叫声,弄得来来往往进出酒店的人都纷纷侧目。

    泊车小弟虽然也很感谢苏莫若没有为难他,尊重了他的工作职责,但是这两只土鸡放在这酒店外面的大草坪上,始终有碍观瞻,而来来往往的客人的眼神,也让他感觉脸上火烧火燎,不管什么人,在这种高档场所工作,也都是要点儿面子的。

    泊车小弟终是咬了咬唇,几步走到苏莫若面前,对着苏莫若努力一笑,“这位小姐,您的这些东西,能否先拿到酒店外面?”

    听到这话,苏莫若有些不乐意,看了一眼草坪上的两只鸡,“顾客是上帝,顾客想要做什么,应该不至于让你们工作人来插手管吧。”

    没想到刚才还很好说话的女孩儿这个时候一下子就变得犀利起来,说话就跟刀子似的着实锋利得很,一时间,泊车小弟嗫嚅着一张唇,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这位小姐,你这样真的让我们很难做,你看,我们还要接待客人呢,可是这些东西的味道实在有些伤大雅,还希望小姐能够体谅我们的工作,配合一下。”被苏莫若两句话就弄得无地自容,异常尴尬的泊车小弟倒是没有再说话,说这话的,明显沉稳很多,年纪也稍大一些,看起来应该是酒店的老员工了,这话也比较得体,不容易得罪人。

    苏莫若听着,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这话说得确实没错,但是,她也是马上就走,所以道:“我只是等个朋友,一会儿就走。”

    “可是——”能够在这里等朋友的人,虽然穿着不怎么样,接待过很多富豪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小看苏莫若的份,而是显得为难的准备再劝一下。

    这个时候,苏莫若便见到酒店的旋转大门内,走出一个灰色休闲衬衣,下一条黑色休闲长裤的男人,一副金属黑框眼镜,将他衬托得干练沉稳,朝着苏莫若这边走来的时候,材欣长,浑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一张清俊冰冷的脸有着让万千女人痴迷的资本,从他从旋转大门出来,清爽的装束和那清俊的脸庞,便已经吸引了所有女人的目光。

    不给两个泊车小弟说话的时间,苏莫若直接对着不远处的谭昱宁挥了挥手,清冷的面上也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

    两个泊车小弟也因为苏莫若的这个举动而将视线朝着后面看去,当谭昱宁一超强气场往这边而来的时候,两个人都互相对视了一眼,知道今天算是碰到了硬茬子。

    而这个时候,苏莫若却对着两个人轻声道:“我朋友来了,马上就离开,希望不会给你们的工作带来任何困扰。”

    这样的话,丝毫不会让人产生反感,反而让两个泊车小弟对眼前这个少女的印象非常好,穿着不算贵重,但为人却不傲,不像很多富家子弟,一个个鼻孔朝天出气。

    人都是这样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以礼相待我同样还之,所以,再次转头看向苏莫若的时候,就显得很了。

    最开始跟苏莫若说话的泊车小弟笑意浓浓,“谢谢小姐您的配合。”

    “怎么了?”这个时候,谭昱宁也已经走到了苏莫若的边,看着她边站着的两个泊车小弟,又看了一眼简单边放着的东西,顿时明了,心中无奈,苏莫若的上有种大方得体的气质,但是,这有时候做的事,还真不能以常理来推断。

    看了一眼谭昱宁,又看了一眼两个惴惴不安的泊车小弟,苏莫若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事。”

    “那走吧。”听着苏莫若说没事,就算谭昱宁知道事不简单,但也绝对不会去询问,很自然的拎起苏莫若放在地上的东西,踏步往前而去。

    苏莫若紧跟其后,两人一起出了酒店,走到一边专门打车的地方站定,等着出租车的到来。

    市中心的人流始终要大很多,而且这个时候也是下班高峰期,所以,两个人算是等对了时间,从五点开始一直等到将近六点钟,才总算是老天开恩,给来了一辆空出租,而这辆出租,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特别有缘分,竟然是苏莫若从玛丽医院出来坐到市区菜市场的出租。

    当司机停下车的时候,还没有看到苏莫若,只是看到了更为亮眼的谭昱宁,一看就知道这种男人的份绝对不低,做他们的出租车也肯定是偶尔,脸上带着的笑,看着谭昱宁打开了车的后车门。

    但男人却没有先坐上去,而是对着站在他后的少女微微一笑,如风吹拂让人心底舒爽不已。

    当苏莫若坐进去的时候,司机才看清楚了她的脸,面上的笑容瞬间一僵。

    “真巧啊。”那司机总算是调整过来了绪,跟苏莫若打了个招呼。

    谭昱宁上车后将车门关上,苏莫若告诉司机到玛丽医院后,便沉默了下来,不再言语。

    倒是谭昱宁有些诧异,苏莫若竟然跟这个司机认识。

    “刚才进市区就坐的这个车。”看着旁边的谭昱宁,苏莫若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谭昱宁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尔后想着今天无论如何也是第一次见到苏莫若的亲人,所以多多少少心里有些惴惴不安,“那个,你的这个,以前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

    “这个是干,才认了没多久的。”谭昱宁知道的,也就只有自己的养母柳琴,慕欣华跟她的关系并未公开,而且时间本来就不长,想着今天始终要见面了,所以尔后又将关系详细的跟谭昱宁说了一遍。

    一直不知道苏莫若竟然会让慕欣华收做干孙女儿,慕氏集团,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而慕欣华这个香港有名的女强人,香港黑白两道人人尊敬的女人,所有人都尊称一声大姐的存在的人物,竟然会认苏莫若做干女儿,慕欣华孑然一,无儿无女,苏莫若成为她的干孙女儿,这里面,难道还有其他意思在里面。

    见谭昱宁沉思,就知道他肯定已经开始胡乱猜测了,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当官的难道就是天生比别人想得要多吗?”

    当然知道苏莫若是什么意思,也没有恼,只是淡然一笑,一张清俊的脸上散发着迷人的男魅力,偏过头,跟苏莫若面对面,两双眼睛视线不自觉碰撞在了一起,慢慢,开始拉近彼此的距离。

    “你……”苏莫若有些不自在的往后移了一下体,体跟车门靠得紧紧的。

    看着苏莫若的动作,谭昱宁深沉的眸色逐渐染上笑意,跟苏莫若越相处,越能够发觉她的可之处,外表看起来清冷得很,对人也疏离淡漠的人,只要跟她认识了,熟悉了,彼此之间有了一定感基础了,那么,她就在你的面前,就会表露出很多在人前不会露出的小子跟小动作,就如此刻的小动作,就可得紧。

    谁能够想到,清冷的苏莫若,强大的苏莫若,也会有小女儿羞的一面,不过就只是面对面的拉近了一些距离,彼此之间的鼻尖儿都还没能碰到呢,她却跟触了电一般,闪电分开,将自己的体紧贴着车门的位置,双眼努力隐忍,却能够感觉到她微微警惕的看着自己。

    “好了,不逗你了。”谭昱宁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宠溺,不同于人前的威严,此刻的他,就如一个疼女友的模范好男人。

    “一会儿见到慕董事长,我有哪些需要避讳的,你难道不打算跟我说说吗?”看着苏莫若就此开始沉默了,谭昱宁不有些不明白,这丫头年纪轻轻怎么就会有那么聪明的头脑,敢在金融界里打出一片天地的呢,如今,竟然不过只是跟自己的一个小小接触,竟然能够让她失态。

    听到这话,苏莫若才回过神来,将慕欣华的格以及好跟谭昱宁说了一下,主要讲的,还是慕欣华这个人比较随,为人爽朗,格不受拘束,对于谭昱宁,苏莫若相信,只要谭昱宁拿出平常心来对待,相信慕欣华也会喜欢他的。

    不过对于谭昱宁那平里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表却发生了一些变化,心中多多少少觉得趣味,“放心吧,不吃人。”

    谭昱宁心里嘀咕,却没敢把嘀咕的话说出来。

    笑话,能够走到如今这个位置上,能够在香港有着如此举足轻重的地位,慕欣华就绝对不会是一个普通人,就算好说话,恐怕也是针对苏莫若,如今苏莫若成了这个人的干孙女儿,以后也将会是慕氏集团继承人,他的心思,恐怕慕欣华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不给他下点儿绊子才有个鬼了。

    就算慕欣华是个好人,但是这对象可是未来慕氏集团继承人,更是她干孙女儿,可不是其他人。

    两人各怀心思,当出租车停在了玛丽医院门口,也没有察觉,还是司机提醒,两人才回过神来。

    因为这里是私立医院,出租车是不能进去的,所以两人只能在这里下车。

    下车以后,谭昱宁伸手就要掏钱,但是当看向出租车内的时候,眉头不由得微微蹙了起来,因为,这出租车竟然没有打表,刚才一路过来也没有谈好价钱,伸手掏钱出来,看着司机,问道:“请问多少钱?”

    没想到那司机也只是对谭昱宁一笑,随后对着苏莫若就道:“这位小姐是行家,知道多少钱的,放心吧这位公子,讹不了你们的。”

    听着这话,谭昱宁微微挑眉,心中也大概对两人之前可能发生的事有了个大概想法,拿出一百块钱港币递给司机,看着他找钱。

    “这司机又让你给教育了一顿吧。”接过司机找的零钱,随后笑眯眯的对着苏莫若轻言了一句。

    双眼微眯,当出租车驶离后,苏莫若才抬步往医院后面而去,也没有接谭昱宁的话茬,带着他走了大概将近二十分钟后,才到达了慕欣华所住的别墅前。

    “啧啧,果然这有钱人住的地方都不同呢。”看着周围的环境,就连住个医院都这么奢侈,要不要这么豪华啊。

    听着这话,苏莫若忍不住白了一眼谭昱宁,知道他从小生活的环境,虽然本应该是天之骄子,但却没能享受到家族的那份荣耀,反而,因为是谭家人,却未曾得到过半分为谭家人的优待,让他从小就生长在诸多的白眼跟流言里,所以,对于他说这话,她心里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这里不止他们两人,隔墙有耳,始终应该避忌。

    而在这个时候,苏莫若的心里跳出这个想法,让她不狠狠一震。

    他们之间,难道关系已经很亲密了不成,否则,一些避忌的话,难不成他们两人在的时候,就能够说了吗?

    抬头看了一眼谭昱宁,脚下步子不由得加快,朝着别墅内而去。

    谭昱宁清雅的面容上浮现一抹笑,跟上苏莫若的脚步,落余晖下,欣长的背影映衬在翠绿的草坪上,随着进入别墅的步子,浑散发着成熟男人的绝顶魅力。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