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逗趣,不善

    车子一路朝着机场开去,苏莫若面色平静,倒是闵静面色越来越难看。

    对于苏莫若的冷静,闵静实在是无法想像,难不成,她还真的为了赌赢自己,而跟着自己一起去香港不成?

    “莫若,你别耍我了,你究竟去哪里啊,我让司机送你过去?”如果再担搁下去,今天这趟班机就得担搁了,回家爸妈肯定得扒了她这皮。

    “没关系,在机场大门口停吧,我过去有点事的。”看着闵静那似乎就快要被自己耍出眼泪的来模样,苏莫若总算是松了口,看了一眼闵静后,随即对着不远处的机场门口指了指。

    苏莫若的动作让闵静回过神来,因为在路上,她一直着急着问苏莫若到底要去哪里,所以一直没有关注到,没想到,现在都已经离机场差不多了,而现在,就算是要送她回去,也只能她先下车,一会儿到了机场后,看着自己办理好登记手续登机离开后,再让司机送苏莫若去火车站。

    这样想着,也安慰好了自己的心,对着苏莫若微微一笑,“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一会儿呢,我就去办理登记手续,而你要去做什么就赶紧去吧,反正这车一会儿也要开会去,就让他们送你去你要去的地方,这样也方便。”

    苏莫若只是看了一眼闵静,也不说话,更没有给出什么回答。

    也习惯了苏莫若这样的格脾气,闵静也就当作是苏莫若答应了自己的话,对着前面的司机一阵吩咐,开车的司机跟副驾驶位上的保镖听着,都连连点头,开玩笑,能够让这大小姐活祖宗上飞机去香港,就已经是圆满了,这不就是做点儿小事儿嘛,几个人又哪里可能不那么做。

    到了机场后,闵静拎着她的箱子便直接往机场内而去,却在快要进入机场门口的时候,又转过头来,看着拎着箱子跟在她后面不快不慢的苏莫若后,微微摇了摇头,“记得哦,一会儿让他们送你去你要去的地方,不用跟他们客气,反正烧的油都是我们家的。”

    对于闵静这样的说话,保镖跟司机倒是有些哭笑不得,苏莫若听着却平静得很,连眼神都没有闪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苏小姐您有事儿就去忙吧,一会儿我们就在这门口等着你,现在容我去帮我们小姐办理登记手续。”司机大叔一脸笑意,对着苏莫若恭恭敬敬一笑,在看到苏莫若点头回应后,才快步跟上了闵静的步伐。

    看着闵静那跟跑没两样的举动,又看着保镖跟司机两个人在后面快步跟着的步伐,微微摇了摇头,看起来,这有父母亲人的人,也不见得有多快乐。

    不过,这些话,恐怕也只是在安慰自己而已吧,毕竟,她没有什么亲人。

    直接跟闵静的人分开了,苏莫若拖着行李厢,径直朝着所在航空公司办理登机的地方而去。

    晚上八点三十五分,苏莫若这才不紧不慢的上了飞机。

    她订的并不是头等舱,而是经济舱,而闵静,不用想也可以猜测到她肯定坐的是头等舱,所以,根本不用想会跟她碰到。

    刚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电话就响了起来,是惠琴打过来确认她是否她上了飞机的电话。

    聊了两句后挂断电话,苏莫若就发现刚才还空着的位置,已经有人坐了下来。

    是一个年纪大概在二十岁左右的男人,一休闲装穿在上,说不出的洒脱不羁,让人看着赏心悦目的五官,一看就是富家子弟。

    不过对于一个富家子弟为何会坐在这样普通的经济舱里,苏莫若就不清楚了,但她也不是多管闲事好奇心重的人。

    飞机缓缓起飞,苏莫若因为前几天都没有怎么休息好,所以飞机刚飞入空中平稳下来后,她便闭上了眼睛,开始休息。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隐隐中,耳边传来了一丝单单的争执声,苏莫若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自己旁边坐着的人此刻同样在熟睡,而另外一边就看到了两个着西装的男子,站在休闲装男人的旁边,面色焦急的说这些什么。

    感觉到边的人动了动,休闲装男人慢慢转过头,看着苏莫若那双显得有些疲惫的双眼,顿时面上露出一个歉意的笑,道:“抱歉,吵醒你了。”

    “没事。”淡淡的摇了摇头,再次闭上眼睛。

    “少爷,这一次无论如何,你都已经要跟着老爷夫人一起去参加这个宴会,这也是老爷夫人在我们过来的时候,特别强调我们要说服你的事……”苏莫若耳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略显焦急的声音。

    “是啊少爷,如果您不去,恐怕我们很难以像老爷跟夫人交代,所以,今天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看着你,下飞机后,一起先回去,老爷跟夫人还在家里等着你。”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入了苏莫若的耳朵里。

    休闲装男人不自觉看了一眼边闭目养神,面色平静,浑散发着清冷气息的女孩子,随后才对着两人道:“齐叔,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我有女朋友了,参加这个宴会,无非就是我爸妈需要我去那个宴会上狩猎一个才貌双全,家世背景都有的千金小姐是吧……不过我不稀罕,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答应,所以,你们还是回去吧。”

    “少爷……”其中一个男人也想到了自家少爷的为难,但是这样直接拒绝,让他们根本没可能交差,所以,又哪里可能放弃劝说呢。

    “好了,别再说了,一切都等下了飞机再说吧,现在我累了,想要好好休息。”下意识的,再次将目光落在了苏莫若的脸上。

    两个男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特别留意了一下苏莫若,随即将目光落在自家少爷的上,就看到了那双紧闭的双眼,知道是少爷不愿意再跟他们搭腔,唯有摇了摇头,转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飞机上传来温馨提示,飞机缓缓降落至地面,苏莫若踏步走出机场,还没走出两步,就传来了闵静那不可置信的惊呼声,“苏莫若——”

    这声音有些尖锐,有着激动,自然分贝音量不小,顿时,闵静成为了周围来往旅客关注的焦点,一道道目光,纷纷朝着闵静砸了过去。

    转过,看着闵静在看到自己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不可置信,还有那惊讶的眼神,脚下也不停,飞速迈着步子,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真的是你,你还真没骗我。”闵静一把抱住苏莫若,在其耳边惊讶的说道。

    “我骗你做什么?”听着这话,苏莫若一阵无奈,说真话也不相信,那以后她到底说什么话才好。

    兴奋过后,脸上留下的,便是疑惑了,“你怎么会来香港的,有什么事吗?”她不记得苏莫若在香港也有朋友吧,而且,她跟宁家还在僵持着呢,这关系都还没有明白,纵使这香港也有宁家人的存在,不过,苏莫若来香港,绝对不是去宁家的亲戚那些地方。

    “有些事过来处理一下。”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

    抱歉的看了一眼闵静,掏出电话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就知道是有人过来接自己了,接通电话后,听着惠琴的声音,“小姐,我已经到了,你现在在哪里?”

    没想到惠琴竟然是自己亲自过来了,那边难道不需要她的照顾吗?眉头微蹙,迅速跟闵静说了再见,尔后踏步就朝着机场外面走了出去,“你在哪里?”

    “我在门口,你直接走出来就可以了。”惠琴听着苏莫若那有些冷的声音,也猜到了什么原因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她也不放心让其他人过来,所以,只能暂且将老板独自留在医院,而她出来接苏莫若。

    “马上就到。”说完,直接挂断电话,面色清冷的走出了机场大厅,来到门口,一眼就看到了风姿不减的惠琴。

    “小姐。”惠琴走了过来,看着苏莫若的时候,心中有些发悚,别看苏莫若年纪小,但上那股子其实,浑然天成,让她都不自觉敬畏。

    “以后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说完,就直接踏步朝前面走去。

    惠琴连忙打开车尾箱,将苏莫若的行李箱放了上去,打开后车门,让苏莫若坐了进去,尔后自己迅速上了驾驶位,驶动车子,迅速离开。

    “表妹,看你这么无精打采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昨晚上纵过度呢。”不远处,传来一声不正经调笑的男音。

    “滚你丫的蛋,你才纵过度呢。”闵静听着这声音,就恨得牙痒痒的,从小到大,似乎就一直被这个表哥给压得死死的,每次着父母告状,最后得来的结果都是:你不欺负你家表哥就很好了,还欺负你。

    这样的结果,把他气得要死。

    但能怎么办,她从小到大就这格,每次都能够把伙伴们欺负得死死的,让她们会去告状,而长大了,更是嚣张得不行,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的格,而她回去跟人告状说被人欺负,那可真正是没得可能,再加上她这披着人皮却实则是凶猛野兽的表哥,在家人面前,可是一等一的好孩子,她能够把人家给怎么办呢?最终,也只能凉拌。

    而气完之后,也正好走出了机场到了停车场,突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背影,刚准备出声叫住苏莫若,却已经看到有人为她打开了车门,她直接闪就坐了进去,车子很快驶离了她的视线之内。

    “怎么了?”欧阳锦华看着自家表妹那副模样,疑惑的望了一眼一辆驶离的银白色宾利房车,疑惑问道。

    问号打满了闵静的头顶,她怎么也想不到,苏莫若说来这边办点儿事儿,竟然还会有宾利房车接驾。

    平时在宿舍里,她穿着普通,生活普通,更是没有花过什么大价钱去追求时尚和名牌,这不让她有些难以置信,这辆宾利房车,难道是跟宁家有关系人开过来接她的吗?

    但是,苏莫若并没有回宁家,并没有跟宁家人相认不是吗?

    可是如果没有回到宁家,那么这辆宾利房车又应该怎么解释?

    胡乱的摇了摇头,行李已经让表哥欧阳锦华放到了后备箱,她便打开副驾驶们,弯坐了进去。

    ……

    香港最著名的私家医院内,保密极强,专门针对上流社会各位达官贵人千金小姐夫人们所准备的高级私家医院,平时媒体都很难进入,这里的防范严密,是上流社会所有人修养体的最佳之处。

    而慕欣华,便是住在这里。

    随着惠琴一起往慕欣华所在的病房而去,因为慕欣华份特殊,必须保密她的体,所以,入住的是一座独立的别墅,里面有专人照应。

    像这样的别墅,医院里一共有十栋,能够住得起这个地方的人,无论是财富还是权势,都必须在香港首屈一指。

    慕欣华能够住这里,当然也是因为她的份跟地位,在香港,无人能够撼动,她跟香港无论是商家还是政界的人,都十分要好,这些人,甚至敬慕欣华为大姐,所有人对其,都一场尊敬,所以,在香港这片地界上,慕欣华的地位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敢称第一。

    刚进入别墅内,就听到了一声声较为激动的话语声,听声音,应该是一个中年男音。

    惠琴刚将苏莫若的行李箱放下,听到这声音后,面色一边,迅速的朝着楼上奔去。

    苏莫若自然也紧跟而上。

    房间内,一声比一声激动的吼声,已经染上了戾气。

    “杨总你这是干什么,董事长体不好,需要静养,你这样,是想要让董事长况恶化吗?”惠琴一进门就看到了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一张脸紧绷着,似乎在强忍着怒火的迸发。

    看到惠琴回来,杨忠明也有些尴尬,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对着惠琴一笑,“惠琴啊,我只是跟大姐商量一些事,你也知道,我就这个脾气,如果惊扰到了大姐,我也在这里赔不是了。”

    此刻躺在上的慕欣华双目紧闭,面容看起来疲惫不堪,连睁眼都似乎显得麻烦了,“忠明你先走吧,这件事,以后别再提了,我已经有了继承人,这一次的酒宴上,你们都会看到的。”

    而杨忠明听到这话,大大一震,双眸大瞪。

    是的,他千方百计打听到了慕欣华的具体体状况后,便想法设法进入了这里,本来是想要好好跟慕欣华说一说继承人的事,毕竟慕欣华的年纪这么大了,而他也是跟着慕欣华一路奋斗过来的人,自然不希望公司就此没了继承人,让公司这么一大块肥成为很多人竞相争夺对象,他也是着急了,才会这样激动的跟慕欣华理论。

    可是,无儿无女的慕欣华,怎么会突然有了继承人,这样的答案,自然让他无法接受,无法相信。

    “今天的事,我就当作没有发生过,你还是走吧,我体不好了,这次酒宴后,我就会将公司的事务一并交给我的继承人,以后,你们有任何问题,就直接去找她吧。”说完,便狠狠的睡过去,显得那样疲惫,似乎下一秒,就要昏睡过去。

    杨忠明看着这样的慕欣华,双唇蠕动,似乎还是有些不甘心,但是,很久之后都不再听到慕欣华的声音,跟着慕欣华一路打拼过来,知道她的为人跟格,善良是很善良,但如果触碰到她的底线,那么这个人,也绝对会很惨。

    她是谁,慕欣华,在香港甚至全国,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存在于世,谁能够触碰到她的底线跟权威,那么,也必须要做好等死的准备。

    ------题外话------

    家里没网络,来了公司之后又忙着工作,才发现木有上传文文,大家久等了,抱歉啊。

    亲们如果有评价票滴,就给城的文投上一票吧,嘿嘿,在这里,先感谢大家对城文文的支持了,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