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突发,上门

    作为交换生的事,告一段落,养母柳琴也即将回去,但是,却没想到,在苏莫若已经请好了假,准备送养母柳琴离开的时候,有了突发状况。

    阙没了。

    当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柳琴还是懵住了。

    在雾青县,对苏莫若跟柳琴真正好的人,也就寥寥数人,而这阙,便是因为阙茗儿跟苏莫若的关系,加上本就是心慈的人,对柳琴也有诸多的帮助。

    可是如今,竟然传来,她没了的消息。

    当去旅馆看到柳琴的时候,就已经见到柳琴收拾好了行李,正笑容满面的坐在椅子上等着她和阙的到来。

    心中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养母柳琴,在来的路上,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当看到养母的时候,那双纯朴的眼睛,纯朴的笑容,顿时让她所有的话语都哽咽在了喉咙口。

    苏莫若是她从小养到大的,所以,尽管只是这么一个小动作,还是让细心的柳琴察觉出了一丝问题,蹙眉看着养女,“若若,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啊?”

    “……”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柳琴生比较敏感,见养女这样,顿时心中警惕大起,声音也带着一丝焦急。

    “妈,阙去了——”说完,便一直观察着养母的神色。

    “什么?”柳琴听着,双唇微抖,面色泛白。

    “怎么死的?”过了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看着养女,虽然阙年纪大了,但好在体很硬朗,怎么可能会一下子就没了呢,看女儿的神色跟当时告诉自己这件事时候的面色,心中就已经有了怀疑。

    “……跟我走吧。”知道今天必须要将这件事跟养母说清楚,所以,苏莫若准备带着养母亲自走一趟,让她自己亲自看看。

    柳琴速度跟在养女后,一路上,一语不发,心中,却已经开始胡思乱想,虽然阙家的事,她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加上养女跟阙茗儿的关系,所以,多多少少她是知道一点儿的。

    大家族的事,她知道的懂的都不多,不过,表面上的一些事,还是看得出来的。

    苏莫若直接带着养母柳琴来到了阙家。

    寸土寸金的别墅区域,阙梦雨的家,也在这里。

    而阙茗儿的家虽然在京城,但是这里,却也是有房产的。

    阙家,在东海也算是名门望族,所以,在这里,阙茗儿家也拥有着一栋高级别墅,尽管不常住在这里。

    阙家别墅门口,显得安静异常,按了许久的门铃,也不见有人来开门,苏莫若倒是丝毫不显客气,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三下两下,就将大铁门给打开了,伸手牵着柳琴,就往里面走。

    院子内,也是一个人没有,直接带着柳琴走到别墅大门,伸手再次按了按门铃。

    这一次,倒是有人过来开了门,不过,却是让两人等了许久。

    客厅内,渲染着一股死寂的气息,别墅内偌大的客厅内,偌大的真皮沙发上,坐着寥寥几人。

    给苏莫若和柳琴开门的人,是阙穆齐,但看到苏莫若的时候,眼神闪了闪,面色显得有些暗淡,“来看茗儿吗?”语调微低,看起来,心也好不到哪里去。

    对于阙穆齐,苏莫若倒是没有不好的感觉,这个男人,话不多,年纪也不算多大,但给人感觉,却仿佛三四十岁的沉稳男人一般,而阙穆齐还是菲亚的男朋友。

    听着阙穆齐跟自己说话,苏莫若微微点头致意,“茗儿呢?”

    苏莫若这话,让阙穆齐面色一变,偏头看向上楼的方向,狠狠的叹息了一声,随即才道:“有些累了,在休息。”

    “我上去看看她吧。”看了一眼眉头紧蹙,浑都不自在的养母柳琴,仍旧牵着她的手,“妈,跟我上去吧。”

    阙茗儿的房间内,安静得仿佛没有人存在,连呼吸,都听不到的静。

    正是因为这样的安静,才更加让人渗得慌,苏莫若刚进入房间内,心就狠狠的抽了一下。

    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了跟阙茗儿相处的子,曾经的那些记忆,真正是快乐得很。

    可是,在苏莫若的印象中,阙茗儿就如一只小蜜蜂,活泼外向得很,整天就如一只小麻雀一般,喜欢在自己的耳边叽叽喳喳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可是如今,她却那么没有生气的躺在上,丝毫没有醒转的意思。

    走进一看,心中更疼了,面色那样苍白,昨天晚上,恐怕是一个晚上也没有睡好觉吧。

    “茗儿这是怎么了?”跟在苏莫若旁边的柳琴见了,连声担忧问道。

    听着养母焦急的话语,苏莫若看了一眼躺在上的阙茗儿,脚下步子轻轻,脑袋朝着熟睡中的阙茗儿看去。

    “你这孩子,茗儿这丫头看就是很累了,你别去吵她了。”看着女儿隔着阙茗儿这么近,柳琴急忙伸手拉住了女儿接下来的动作,神色焦急的提醒道。

    知道母亲的意思,苏莫若只是一笑,那笑容似乎能够安抚人心,而柳琴也就是这样安静了下来,松开了拉着女儿的手。

    看着养母的动作,苏莫若嘴角微勾,淡淡一笑,走进阙茗儿一些,“茗儿,醒醒——醒醒——”

    梦中,阙茗儿似乎听到有谁在叫自己,可是她想要醒来,但是又会出现另外一幕,疼自己的就那么没了,让她心口哽着疼,一波接着一波,一波比一波强烈,让她根本无法醒来。

    伸手摇了摇睡梦中都眉头紧蹙,面色难看的阙茗儿,口中叫着阙茗儿很久之后,才见到她幽幽醒转过来,眨了眨眼睛,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人,眼前的人,确实是她最依赖,最信任的苏莫若。

    “老大——”眼神诧异,看着苏莫若,心中大为诧异。

    看着阙茗儿的眼神,就了解了她为什么这般惊讶,毕竟来东海读书的时候,她并没有告诉阙茗儿这些发小好友,“茗儿,难受吗?”看着阙茗儿那难看的面色,心中一个没忍住,就问了出口。

    一听苏莫若又说起,鼻头一酸,眼眶再次让朦胧雾侵袭,却死命咬着唇,就算唇已经让牙齿咬破,鲜血直流,她却仍旧倔强的仰着头,笑看着苏莫若,故作坚强,不肯流泪。

    看着眼前的阙茗儿,一头利落的短发,以前的精气神儿如今都统统消失,看起来,阙的死,对她的打击颇大。

    不过对于阙为什么没了,这个中的缘由,绝对不简单。

    似乎是知道苏莫若让什么事给缠住了思绪,阙茗儿微微一笑,“一些事,我不想再去提起,老大,你也别问了。”

    听着阙茗儿这话,苏莫若没有多说什么,很利落的点了点头,“只要你好好的,我就什么都不问。”

    好久了,好久没有听到老大这样的关心自己了,并不是因为关系不好了,而是因为两人之间,已经许久不曾遮掩相处过了,家人,却是没有一个可以给她这样感觉的,回到这个家,本就非她所愿,如果不是因为的请求,她绝对不会回到这个家,但是,最终,她回来了,可是回来的种种,却令她无法接受,的死,更是对她造成了严重的打击。

    “好了,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伸手将阙茗儿揽进怀里,伸手抚摸着她乌黑的秀发,眼中闪过一抹柔和,语调也出奇的轻柔。

    “嗯,一切都会过去的。”阙茗儿随着苏莫若的话,也跟着点点头,眼神清浅,笑容满满。

    “以后,准备怎么办?”想着这件事的发生,恐怕这阙家,阙茗儿也是不想呆下去的了吧。

    阙茗儿仰着头,看了一眼这装修豪华的屋子,心口微微一堵,却没有说话,她能够做些什么呢,离开了这个家,她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别提以后想要独立生活,就连如今,离开了这个家,她恐怕连首要的一顿饭,都得发愁了。

    而苏莫若,虽然她从小就很佩服她,但是她的家境她更是清楚,又如何可能帮得了自己什么呢。

    “别胡思乱想,我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苏莫若了,如果你拿用以前看我的眼光来看我,那你可就是大大的有眼不识泰山了。”对着阙茗儿这丫头,苏莫若似乎说话都显得随意了很多,听起来,也让人格外的轻松。

    阙茗儿听着,挠了挠脑袋,“我也没有想什么,只是很久不见你了,想要跟你好好聊聊而已。”

    “你那些鬼把戏,骗谁呢,我知道,你想要离开,是吗?”虽然这样的做法很懦弱,这是逃避,但是,也不失为一种疗伤的好办法。

    一下就让苏莫若识破了自己心中所想,阙茗儿却丝毫不觉得尴尬,只是呵呵一笑,却并未开口说话。

    看着阙茗儿这样的反应,苏莫若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所想,“茗儿,我真心拿你做朋友,当妹妹,所以,不需要对我隐瞒你心中所想,知道吗?”

    ------题外话------

    卡文啊亲们,想来想去还是准备先更新三千字,后面晚上点儿还有,但是亲们最好明再看,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