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死缠,直拒

    当天晚上,苏莫若因为时间太晚了,所以也没有回寝室,而是直接给王期音去了一个电话,毕竟听说晚上有学生会的人查寝。

    本来是这周五之后就是周末,都是放假的,但是临时听说有国外知名教授到东海来授课,所以,全校都没有放假,所有的学生都不许离校,务必保证的,便是全校师生明一早准时迎接这位国际知名的教授。

    王期音回答得很痛快,毕竟听父亲说,苏莫若这里已经同意了下学期开学后,带着他们东海这边的学生,一起去京华,两校还有其他几个学校一起进行联谊比赛,这一次的希望,她们父母俩都几本上寄托在了苏莫若的上,而王期音从小就很相信父亲,所以,她相信父亲的眼光,也相信苏莫若的能力。

    年纪这么小,却是跟很多人都不同,上的气质,仿佛一个经历过沧海桑田的老人,能够直接果断的离开京华,而进入到东海大学,上那不惊不燥的气质,连她都为之侧目,来东海这边,她发觉苏莫若经常容易请假,但是她却从来都是同意,只因为,她感觉,这个女孩儿,似乎还有着比学习更重要的事去做,而学习,似乎就只是她的一个业余,脑袋瓜子聪明了,平时有空多看看书,自学成才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她试着给她自由,看看这一次去京华,究竟结果如何,如果这丫头真如自己所想,天才头脑,自学成才的话,那么以后,就算是她只是在学校挂个名,抽空来参加一个考试,她都会同意。

    对于王期音的态度,苏莫若一直很感激,毕竟如今她的份只是一个学生,试问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老师能够做到像王期音这般,她只是给她去一个电话,口里简单的说一句我要请假,这王期音便可以这样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由此可见,她对苏莫若,真正是太过放纵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王期音的什么也不问,太善解人意的做法,让苏莫若对她的态度有了一丝转变,在即将挂电话的时候,苏莫若声音不快不慢,却还是王期音能够听到的范围内,“王老师,谢谢你的理解。”说完便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王期音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着电话一脸无奈的笑着摇头,嘴里嘟囔道:“这孩子,连倒倒一个谢怎么就这么难呢?还跟我别扭。”

    电话这头,纪蓝看着苏莫若挂断电话后,车子也已经到了酒店门口,跟李扬先下车,将车门打开,“莫若,我们的房间就定在明珠大酒店,要不你今晚也就在这边跟我们一块儿住吧。”

    “嗯,行。”对于酒店,她实在是有些住不习惯,恐怕是因为前世住得太多,而又实在执行一些高度机密任务,每次住酒店的时候,头脑是最得不到放松的,所以,对于住酒店,她显得有些排斥,想着如果长此以往,李扬这边在东海所开发的房子,恐怕是得给她留下一了,比较以后,这样时常不归学校的时间,肯定会很多。

    “莫若,你是跟我睡一间还是自己开一间房。”这并不是节约,而是看看苏莫若一个人住一间会不会显得寂寞。

    摇了摇头,她不习惯跟人睡一个,这是一个前世今生都有的习惯,“不用,单独开。”

    纪蓝点了点头,那边李扬就已经将房给开好了,拿着房卡走了过来,“房间已经没有跟我们一层的了,给您订的是楼上的总统房……”

    总统房,她以前也不是没有住过,在执行一些特定的人物时候,扮着一些特定任务的时候,住总统房那就是家常便饭,不过对于这总统房,却是空旷的很,而且一度会让她的警惕心达到顶峰,前世的慕清,就在总统房内,受到过多次谋杀,一次次险象环生,抱住了命,但是奈何,最终始终丢了命。

    看着苏莫若没有说话,李扬心里有些忐忑,看了一眼苏莫若,“苏总,怎么,不喜欢吗?如果你不喜欢我马上去问问服务生能不能给我们换一个房间?”

    李扬的话提醒了苏莫若回神,摇了摇头,“算了,就这样吧。”

    “几位请跟我来。”旁边,服务生礼貌的声音在三人耳边响起。

    三人跟着服务生一路进入电梯,苏莫若却总感觉浑不自在,眉头微蹙,总感觉周围有一双诡异的眼睛在一直盯着自己,心中顿生警惕。

    豪华的总统房内,占地宽广将近三百平米,各类高档设施设备,水晶吊灯,波斯绒红地毯,意大利进口真皮沙发,样样高档,果然是帝王般无与伦比的尊享。

    “时间都晚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可以一起吃早餐。”明天一早,她还必须要赶回学校,就算她对于这个国际教授没有任何感觉,但始终王期音跟王铭之的面子,是重要给的,全校师生都要等待这个国际教授,却只有她这么不给面子,找特殊,这样,恐怕也会引发很多人的不满。

    “好,那你早些休息。”晚上喝了太多酒,虽然没有醉,但始终都要多休息,所以纪蓝也没有再多说说很么,而是跟李扬两人一起离开。

    大门关上的声音响起,整个总统房内,一片冷寂,慢慢走到真皮沙发上坐下,抬头扫了一圈四周,随即嘴角勾出一抹冷意,“滚出来,畏畏缩缩真像个贼。”

    冷冷的声音在空旷安静的空间内响起,一阵一阵的回响,却是没有任何人给苏莫若答复,就在回声渐渐消失的时候,卧室的大门,这个时候却咯吱咯吱的响起,在空旷的大厅内,显得诡异异常。

    “呵呵,看不出来,多未见,若若还是想我了。”妖孽的男音,带着淡淡的笑意漂浮进入苏莫若的耳朵里,随即,印象中的白衣白裤,整个人给人干净清爽的感觉,狭长的丹凤眼,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的男人,淡然优雅的出现在了苏莫若的面前。

    浑突然间充满了冷意,一双眸子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声音比那冷硬的石头还要硬邦邦,“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为什么不可以来这里,若若——”洛之暮一双眸子看着眼前的少女,数不见,这个女孩子却是愈发的吸引他的目光了,看着她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种感觉,憋得她心里发狂。最后两个字的称呼,拉长了音调,拖得愈发缠绵暧昧。

    嘴角嘲讽的勾起,对于这个洛之暮,她不存在丝毫好感,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撇开其他,他的份,就已经成为了他们之间认识的最大沟壑,“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又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男人似乎自来熟,直接走到苏莫若的边,挨着她就坐了下去。

    体仿佛被火炭给烫了一般,苏莫若子如风的迅速离开沙发,瞬间就到达了一个角落里,冷冷的看着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男人,心中烦闷不已,“滚——”

    “不能滚。”很诚实的回答,很无辜的眼神,摇着头,让人忍不住想要将他搂在怀里狠狠的蹂躏一番,果然是小受类型,苏莫若在自己的心里腹诽。

    “若若,家族都已经知道了,你也已经是家族替我内定的未婚妻,如果不能将你带回去,我也必须要一直跟在你边。”回去之后他就狠狠的想了一天一夜,苏莫若这个女人,根本不能硬来,那坚定的眼神,还有那天晚上跟他过招的时候,那丝毫不畏惧的一招一式,为了要离开,不要命的打法,他知道,这个女人,必须是他的,所以,容不得有半点儿闪失,想来想去,似乎只有一直跟在她的边,才算是最好的办法。

    “我管你什么家族,我只知道,我有想要嫁的人,而你,显然不是。”对于这个妖孽男人的自作多,苏莫若也只能表示很无奈,不过对于这个男人,想要她用好脾气去对她,绝对没得商量。

    “你不走是吧,好,你不走,那我走。”说完,转踏步往外走去。

    “若若,我都已经进了你的房间了,如果不想你边的人有事,我希望你还是能够好好的呆在这房间里,放心,我们就只是聊聊,我不会怎么样你的。”看着已经往大门口走去的苏莫若,洛之暮却也丝毫不急,狭长的丹凤眼里迸出浓浓的笑意,跟人感觉暖洋洋的。

    猛然转过头,苏莫若心中从未有过的狠意,动作迅速,朝着沙发上的洛之暮发动攻击。

    而沙发上的洛之暮也同样不甘落后,朝着苏莫若还击,两个人瞬间便缠到了一起,双双出招迅速,眨眼间两个人已经交上了不下三招。

    “我说过,别对我边的人动心思,你难道听不懂我的话。”对于这个妖孽男人的做法,苏莫若有种要想一把将其捅死的冲动,不过,似乎这对于她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将这个妖孽男给一招击毙。

    耸了耸肩,看着苏莫若,洛之暮表示自己很无辜,“我说过,只要你好好呆在这个房间内,你边的那些人,一个都不会有事,特别是……你的养母。”

    当这话一处,苏莫若原本还愤怒的眸子顿时大瞪,里面涌现出来的,是极度的怒意,一双眸子因为愤怒而充血,咬着唇,话语一个字一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我似乎也从未告诉过你,如果你们那样做了,我会不惜与你们同归于尽——请你绝对相信我说的话。”

    “我当然知道,不过,即便那样,你的养母,也同样不会再有活下的希望,你的养母最终的结局,始终是受到了你的拖累,不是吗?”似笑非笑,薄唇微勾,显得魅惑至极,语调沙哑,却略显感。

    慢慢的走到沙发上坐下,“我似乎是小看了你的狠辣度,是吗?”

    点了点头,根本不否认的承认,“你应该可以这样想。”他从来不是个善类,谁都知道,如沐风的和煦格,只是他魅惑世人的假象,清楚他的人,从来都知道,他是一个狠辣的主。

    “我们应该可以好好的坐下来谈谈,而不是每一次都是这样剑拔弩张的场面,不是吗?”笑看着苏莫若,这个女孩儿,他越来越感兴趣,他的格向来就是这样,就算是诸多压力下给他安排的,只要是他不喜欢的,就算是拼尽全力,他也绝对不会妥协,不过,这个女孩儿,显然已经跳出了这个范围,她的上,有一种能够惑他不停追逐她的脚步的魅力。

    “喝杯酒。”洛之暮倒是熟悉得很,直接走到一旁的酒柜旁边,拿出一瓶XO和两个酒杯,径直给两个酒杯倒上两杯,转走到苏莫若面前,伸手递给她。

    抬头看了一眼洛之暮,最终还是接下了他手中的酒,只是接下后,便直接放到一边,“你喝你的酒,最好给我老实点儿,我有些累了,去休息了。”说完,直接起往卧室而去。

    “你干什么?”刚准备关上卧室门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一阵阻力,看着那伸进来卡住她要关上的门的鬼魁祸首,目光陡然转冷,打开门看着面前的妖孽男人,声音几近怒吼。

    “当然是进来跟你一起休息。”嘴角抽搐,但很快就在男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迅速提出,目标,自然是朝着男人的命根子而去。

    “嗷——”捂着自己的下体微躬,慢慢蹲下,低低痛呼,这次的事,总算是给了洛之暮一个鲜血淋淋的教训,对于苏莫若这个女人,随时都不能放低丝毫警惕心,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毒蝎子。

    “睡不着,就去把那瓶XO喝光了,顺便,走的时候去把这账给结了,我可没钱给你付酒钱。”让她花钱请她讨厌的人喝酒,那还真的没可能。

    外面的洛之暮听着这话,呕得差点儿吐血,但最终,还是慢慢的缓和着自己的绪,缓缓直起体,看着那紧闭的卧室大门,也不管里面的人听得见听不见,“你休息吧,我就在外面。”

    卧室内,苏莫若可是不管外面的洛之暮究竟如何,径直躺上休息。

    次,苏莫若六点起,洗漱好后打开卧室门,看着客厅内端坐如山的男人,看起来他似乎是整夜没休息,不过精神还算不错,一双眼睛看起来也比较有神采,上的白色衬衣没有意思褶皱,“起了,那就一起去吃早餐。”

    “对不起,我有约了。”苏莫若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后,便走到一旁方水壶的台上,给自己烧了一壶水。

    “我可以一起。”洛之暮继续。

    “我们不熟悉。”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话,对于洛之暮这个男人,太过危险,让她根本没有想要与之靠近的心思,而他的主动靠近,只会让她非常不满。

    “我跟你熟悉就好。”

    “……”顿时语塞,这还是男人吗?这么没脸没皮,苏莫若心中告诫着自己,现目前这个男人的势力还有这个男人的手是她还没办法强过的,但不代表以后不会强国不是吗?

    挑眉,一笑,对于苏莫若不再说话,洛之暮感觉到了极大的满足,女人啊,还是温柔一些小鸟依然一些好,这么强势,跟个男人一样,次次都跟他杠上,这多让他费心思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苏莫若妥协了,怪异的妖孽男最终竟然没有再死缠着苏莫若,就在纪蓝跟李扬过来敲门的前几分钟,他的影,便诡异神秘的消失在了房内。

    房门响起,苏莫若过去将门打开,首先露出了纪蓝的脸,一浅蓝色职业装,白色衬衣,下色丝袜,蓝色高跟鞋,头发高高挽起,看起来高贵优雅,看到这样的纪蓝,又将视线落在了纪蓝后的李扬上,看着他同样打扮正式,顿时心中有些会意,“怎么,有急事要马上走了吗?”

    本来还在想着要跟苏莫若开口说道别的话,却让苏莫若首先识破说了出来,纪蓝点头,眼里有着小兴奋,“M国那边传来消息,最近D国那边似乎有大动作,我准备回去好好看看,如果能够大干一笔……”越说到后面越兴奋。

    苏莫若看了一眼四周,对于纪蓝一说到经融上的事就显得疯癫激动的模样,表示很无奈的,但也知道,这就是她的本,“好了,里面说吧,你们几点的飞机。”

    “还有两个小时。”纪蓝给了答复。

    “早饭还是要吃的,我让送到房间里来,一会儿吃了再走。”不吃早餐就走,无非就是因为几个人怕一坐下吃早餐就要挨上很长时间,但是苏莫若却还是电话让人送来了三人份的早餐。

    刚喝下一杯水的时间,外面就已经将早餐送到了苏莫若的房间,果然是总统房,这送餐的速度都可见一斑。

    吃过早餐后,纪蓝跟李扬两人便迅速离开,离开的时候,李扬自然是告诉了苏莫若,在她假期过后都京城,他会给她一个完美的地产公司,同样还有进入东海这边的完美方案。

    自然,姜氏地产在京城的地位无人撼动,李扬的接手,想要将这姜氏地产做得比以前更加耀眼,这可不是一般的难度,如果是一个小公司将其做大,恐怕都要好说很多,但这姜氏地产,本就是一个绝对的庞然大物,越往上面走,就越显得难上加难。

    ……

    送走了纪蓝跟李扬,苏莫若也没有停留,拒绝了两人的相送,直接打车往学校而去。

    明珠大酒店离东海大学还是有一定的距离,打车过去需要大概半小时,而苏莫若出发的时候就已经是七点过几分了,她记得王期音给她说过,明天七点半,所有的学生都必须在场上集合。

    而她现在过去,也恐怕就是会吃到个几分钟,想到这里,还是给王期音去了一个电话说明了况。

    本这一次迎接这个国际上的大教授学校就是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同样离着这个教授过来的时间,也非常充裕,所以苏莫若只是晚个几分钟,王期音并没有说什么。

    七点四十分的时候,车子才在东海大学的校门口停下,苏莫若付了车资下车,刚走动校门口,就让人给拦了下来。

    “你是东海的学生?”校门口站着几个看起来应该是查吃到的学生的学生会成员,两男两女,站在门口,浑上下散发着王八之气,一双眼睛四处扫,查着这些漏网之鱼。

    “是。”苏莫若看着这四个人,知道恐怕是有些麻烦找上自己了。

    “这都什么时间了,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子,你是哪个班的,报上名字来。”其中一个女孩子衣着时尚,头发披散着,看起来倒也有几分起姿色。

    “我跟老师请过假的,所以,我不需要告诉你们我的名字跟班级。”苏莫若不喜欢有人这样趾高气扬的跟自己说话,既然脾气不大好,那么,她也不需要多好的对待人家。

    原本想着苏莫若这样脸生的应该是新生,看到他们学生会的老生,肯定会有些畏惧,却没想到,今天竟然碰上了一个硬茬,顿时有人想要发火。

    “怎么回事?”突然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一道优雅威严的女音。

    “梁师姐你来的正好,这里有个新生,简直无法无天了。”有人听到这个声音,就已经开始兴奋了。

    这个时候,梁珈熙已经走到了苏莫若的面前,看到苏莫若,眼中掠过一抹惊奇,但很快就消失无踪,对着苏莫若微微一笑,“你好,我是梁珈熙,这位同学怎么称呼。”

    可能是因为美人的态度过惯,所以苏莫若也连带着对她的态度比较好,“苏莫若。”

    “原来你就是苏莫若,你走吧,王老师之前给我说过,你昨天请过假了,今天会吃到几分钟。”梁珈熙听着苏莫若回话,脸上笑容更加明显,语调也轻柔得很,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场,“就在左边最旁边,你们班的人都站那里,王老师也在那里等着你。”

    虽然对于这个美女对自己的态度很不解,不过既然人家愿意对你好,那么苏莫若也不会表示拒绝,毕竟这个女孩儿给她的印象还是可以的,看起来她的地位在众人里面很高,不过人家可没有一过来就对着她趾高气扬。

    “多谢。”看着梁珈熙,苏莫若嘴里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算是道谢。

    “梁师姐,你怎么能够把那个女的放走呢,你看她那什么态度。”走远了,苏莫若都还能够听到那些人隐隐的抱怨声。

    “是啊梁师姐,那个女的就是太嚣张,你说一个新生,竟然就能够对我们老生这个模样,这一次不好好压一压她的气焰,还不知道她以后要怎么对我们呢,还有后面即将进校的新生,恐怕都会因为她,不将我们放在眼里。”

    “你们都这么大的人了,你们也应该知道,我们学生会并不是用来压制这些学生的,我们都是学生,大家都是同学,地位平等,我们的份,只不过是为对他们起到一个服务跟监督而已,你们可不能将这些权利视作是高人一等……”梁珈熙的声音隐隐想起。

    苏莫若这个时候已经步入了场,虽然听力很好,但如今已经隔得很远了,所以自然也没有再听见梁珈熙后面的话,不过却还是听到了一些,对于这个梁珈熙的印象,心中不觉更好了,这个女人,看起来家世很好,心也不差,至少,她现在看到的表面上,是这样。

    王期音看到苏莫若的时候,连忙迎了上去,而同样,苏莫若的晚到,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特别是苏莫若本班上的学生,再加上王期音的亲自迎上,顿时,苏莫若成为了焦点。

    “王老师,你这是想让大家都用眼神在我上狠狠的戳几个大窟窿呢还怎样。”淡淡的瞟了一眼四周,苏莫若口气淡淡的,听不出她是介意还是不介意。

    王期音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但却没有接下这话茬,“赶紧的,一会儿我们每个年纪都会选出一个学生代表跟这位国际教授进行深度交流,如果能够得到这位教授的喜欢,后面即将暑假,还可以跟这位教授一起,前往世界各地巡回演讲,跟着这位教授,就算只是两个月,恐怕也是收益颇丰。”

    “你只要别告诉我,每个年级的学生代表之一,就有一个我就好了。”她是真的没空,这个学期,她必须要回老家看看养母,还有孔加劲,之前已经几次给她电话,让她回去看看,似乎老家里,路都已经修好了,而因为这次的事,孔加劲似乎也逐渐开始让上面的人关注,雾青县的县委书记即将退下,如今他也已经是县上的挂名县长,四十多岁的年纪,直接跨了这个看坎儿,成为县委书记,也不是不无可能的,毕竟,这样大的一笔资金,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拉得到,更何况,他如今还在大力开发镇上的旅游业。

    这可是每个学生的梦想,可是却没想到苏莫若竟然还是这样的态度,王期音满眼惊愕,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这丫头,能够拒绝京华校长的亲自邀请,而直接进入他们东海大学,这不就已经表明了她格的怪异了不是吗。

    “好吧,一会儿我跟校长说一说,但是你也知道,这教授的份不同凡响,如果到时候他要自己点人,可就怪不得我了。”王期音这个是说的实话,一双眼睛看着苏莫若,心中为她如果错过这一次的机会而惋惜。

    “好了,去说吧。”待会儿,她直接躲,或者直接拒绝就好,她可不会在乎别人怎么想。

    听着苏莫若这话,看着她的眼神,王期音无奈的点了点头,知道她已经坚定了自己的决心,狠狠的叹了口气,示意她进入刚好空着的一个位置站好,抬步往王铭之所站的位置而去。

    “喂,我说你今天可真牛,竟然这么晚才来,虽然有那么几个晚的,不过就那么一两分钟之间,全校就那么几个风云人物来的晚点儿,却没想到你来得更晚。”闵静就站在苏莫若的旁边,看着她站过来,就用手肘碰了碰苏莫若,然后神秘兮兮的在苏莫若的耳边来了这么一句。

    “哦。”原本闵静还等着苏莫若说一句长的,却没想到,她竟然直接给轻飘飘的来了这么一个字,顿时哑言,双眼就这么直直的瞪着苏莫若,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儿来,心中感叹:她难道就不能多回答她一个字?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