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被抓,危机

    难得的周末几个人都有了空闲时间,连宁诗扬,这段时间也有了空闲,周末,竟然可以跟她们一起出去逛街吃饭了,这样的变化,让已经习惯了快一个多月的阙梦雨跟闵静都十分不习惯。

    苏莫若倒是显得很自然,对于她这样的变化,已经知道了原因。

    不过对于郝刚竟然会直接出现在宁诗扬的边,倒让她感觉到奇怪了。

    如果上头真的是让郝刚来保护宁诗扬的,那么按照前世的记忆,宁诗扬就不应该是那些人要找的真正目标。

    可是那天晚上,她在巷子里跟宁诗扬一起遇到的几个人,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对方也因为这边的混淆视听,让他们也不确定目标是谁了,所以才会对宁诗扬也出手的吗?

    心中的一团一团迷雾,将苏莫若弄得纠结至极,却也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你最近,看起来怎么心不在焉的。”教室内,苏莫若坐在位置上发呆,旁边的宁诗扬这几天比以前都要放松许多,也观察了苏莫若在她放松这几天就特别沉寂,一直都猜不出原因,这个时候,也只能问出来了。

    听着宁诗扬的话,苏莫若转头看向宁诗扬,凝视她许久,弄得宁诗扬都很不自在的时候,她才慢慢放松视线,将眼神移向别处,道:“我没事,只是在想些事。”

    “什么事,值得你一想就是这么多天?”宁诗扬继续发扬着不耻下问的精神,不折不挠的继续问。

    “没什么。”

    见苏莫若的表,宁诗扬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了,唯有坐直了体,沉默下来。

    一下课,阙梦雨跟闵静就犹如两只脱缰的野马,一脸轻松兴奋的表

    阙梦雨奔到宁诗扬边,一把揽住她的腰,延伸轻佻,丝毫没有平对人的沉默,显得心极好,“死丫头,装酷了一个多月了,终于装不下去了吧。”

    好不容易逮着了这个机会跟他们一起出去玩儿,宁诗扬也很兴奋,仿佛也回到了以前的状态,跟一个疯疯癫癫的疯丫头没两样儿,连连点头,“是啊是啊,装酷的子过去了,现在我又恢复成以前的我了,还是觉得以前的我更让我自在啊。”

    “哈哈,看你这嘴巴。”闵静走过来给了宁诗扬一拳头,显得豪放十足。

    “今天我们去哪里玩儿?”宁诗扬也好久没出去玩过了,虽然很闷,但是也知道这是父母为了自己安全着想的打算,她不能任,而如今,父母都说了,已经派了人过来保护她,不会有事的,这才让她安下了心。

    苏莫若淡淡一笑,“先去吃饭吧。”

    另外三人听这话,没有任何异议,纷纷兴奋的下楼出发。

    四个人选择的就餐地点是一家看起来装修高档的中餐厅,周围林立的全部都是高档消费场所,基本上来这些地方消费的人,非富则贵。

    苏莫若的具体份背景阙梦雨跟闵静都不甚清楚,不过能够让他们都查不出份背景的人,那么只能说明,绝对不差。

    而宁诗扬是知道苏莫若跟宁家的关系的,不过却也知道她从小生活在一个贫瘠的小镇上,让一个普通的妇女独自养大,家庭条件应该是不好的,不过今天来这里吃饭,她们还在,宁诗扬也就没有一直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了。

    在进入餐厅的时候,苏莫若就发生了变化,虽然她话不多,但跟三个人在一起也会有话,但是晚上一起进入餐厅用餐,从头到尾,无论欢声笑语有多少,气氛有多好,她都显得一场沉默,时不时拿筷子吃点儿菜,但只要用心看她的人,都知道她的心思不在这上面。

    宁诗扬心思更敏感一些,毕竟这些天来,所发生的事,让她很不安,“怎么了莫若?”

    听着宁诗扬的声音,苏莫若抬头看了一眼她,“你爸给你派的人在哪些地方?”随后又对着旁边的阙梦雨跟闵静道:“你们坐过来一点儿,我们挨近点儿。”

    阙梦雨跟闵静听着苏莫若的话,多多少少感觉到惊奇,而闵静更是夸张大叫,“哇塞,冰山女你竟然让我们坐近点儿,你不会是对我们有感觉吧。”

    苏莫若却懒得理她,只是看了她一眼,随即就又沉默下来。

    有些莫名的看着苏莫若,对于她说的话,她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只是被苏莫若看得有些头皮发麻的时候,她才渐渐回神,“我不知道,不过我爸说他们一直在我比较近的地方,暗中保护着。”

    “喂,喂,我说你们俩又在咬什么耳根子呢,怎么就不跟我们一块儿说说。”闵静满脸不爽的模样看着苏莫若跟宁诗扬,明显对她俩的互相咬耳朵不满意,都是朋友,一起出来吃饭,哪里还能够让她们俩彼此有秘密的。

    宁诗扬抬头,看了一眼闵静,随即也不示弱,“怎么,嫉妒还是羡慕我跟莫若关系好呢。”

    “靠,老娘能够嫉妒你们,滚蛋吧你。”没两句话,闵静的原型就给泄露了出来,大耳环因为她的火气,也跟着摇晃起来,涂着浓黑的眼线眼影因为她的生气,而让一双迷人的眸子变得森森然起来。

    “好了,你们俩消停点儿吧,我就不明白了,你们怎么就这么斗嘴呢。”阙梦雨这个时候出来说了句她认为的公道话了,曾经她还想过,让这两个人住一个房间带个十天半月的,不知道再去看到她们的时候,是不是会看到两人的尸体或者一方的尸体。

    这不是夸张,而是这两人中间如果没个调节剂在的话,恐怕真的把房顶盖儿都给掀了。

    “小心——”募的,苏莫若双眸大瞪,右脚反条件的将旁边挨着她比较进的阙梦雨踢开,因为互相坐得比较近,所以在推开阙梦雨的时候,阙梦雨的椅子紧靠着闵静,连带着将闵静也推开老远的距离。

    转过头来,伸手一把将宁诗扬给抓住,推到最后面靠墙的位置。

    “轰——”一声轰响,就见到那原本应该好好挂在包厢顶上的水晶奢华吊灯,就直直的掉落在了包厢的餐桌上,餐桌不算大,水晶吊灯掉落下来,几乎将餐桌都给占据满了,那因掉落下来而四溅开去的水晶渣子,朝着苏莫若等四方扩散。

    四人下意识的抱住头偏过体,躲避着那些水晶渣子。

    “赶紧撤离。”这时候,包厢内突然窜出一个男人的影,他一黑色服饰,头上蒙着黑头罩,只露出一双眼睛,那将近一米九的高跟那强健的材,浑散发出的冷硬气息,让他整个人显得极具气势。

    宁诗扬听着这几个字,下意识就去拉紧了苏莫若,“我们快走。”

    “快走——”阙梦雨跟闵静两人本来还在呆楞中,让这声音一吼,也顿时回过神来,迅速往门口跑去。

    宁诗扬跟苏莫若跟紧随其后。

    黑衣人一双眼睛警惕的敲了一下四周,随后迅速的跟了上去。

    餐厅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满了黑衣人,周围已经没有了宾客,老板跟服务生都已经被赶到了角落里,子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出了大门,停着两辆黑色轿车,苏莫若看了一眼两个车子,就顿住了脚步,同样也伸手拦下了宁诗扬跟阙梦雨和闵静。

    “怎么了?”阙梦雨跟闵静心狂跳不止,不就是来吃个饭嘛,干嘛还弄得这么惊险。

    而宁诗扬却发现了苏莫若的不对劲儿,对于上一次小巷子内的事,她仍旧记忆犹新,所以这一刻,她的心里,竟然对苏莫若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依赖跟信任,看着眼前的几个黑衣人跟后面跟上来的,刚才在包厢内护送她们出来的黑衣人,“你们去检查一下车子,看看是否有问题。”

    跟着宁诗扬一块儿出来的黑衣人似乎是领头的,现在听着这话,不将目光定向了苏莫若,心,忽地抽跳一下,原本波澜不惊的心,却在看到这双眸子的时候,显得异常震惊,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苏莫若,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发现了什么?”突然,他向前一步,一把拉住苏莫若的手,声音严肃认真,带着丝丝紧张。

    蹙眉看着眼前握住自己的手,一些事,她不想牵扯太多,但偏偏,他不让她如愿。

    “说——”声音,尽不自觉带上了一丝紧张。

    “放手——”苏莫若视线与之相对,声音冷硬,面色森寒,两个字**的吐出,竟是丝毫不落于男人的下风。

    握着苏莫若的手一抖,但随即就更紧了,“说,你到底是谁。”

    “头儿,这车不能坐。”就在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检查完两个车子的一个黑衣蒙面男走到苏莫若跟男人面前,声音低低的在两人耳边响起。

    轰的一声,想着这两辆车是他们开过来的,前期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临走的时候更是经过严密检查,哪里可能这么容易就让人给逮着机会,可是苏莫若却只是扫了这么一眼,就发现了问题,更是在这样危险紧张的况下。

    她,到底是谁,为什么,她的上,有跟她那么相似的地方呢。

    “用那辆车。”苏莫若指了指街边角落里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看起来平凡无奇,普通的十多万轿车,没有丝毫严密安全可言,可是苏莫若要的,就是这辆车。

    “头儿——”旁边的人有些迟疑,看了一眼苏莫若,毕竟刚才她只是那么一眼,就让她察觉出了车子有问题,这绝对不是普通人,所以他有些迟疑,但毕竟他们的头儿还在这里,所以不可能直接就听了苏莫若的话。

    “按照她说的去做,赶紧。”时间上已经刻不容缓,今天晚上他们也猜到了对方可能会动手,毕竟他们的持续出现,让那些人都沉寂了这么长时间,今天晚上,是好不容易才逮着的机会,就算知道山有虎,那些人,也不可能不行动。

    听着眼前男人有条不紊的各项命令,心中感叹,他还是这个样子,一直未曾变过。

    不过随即又苦涩一笑,按照前世来算,这个时间,他也不过就是二十八岁,虽然今生她已经多活了一年多了。

    “你跟我们上这辆车。”开来了两辆车,其中一辆,本来是给宁诗扬坐的,苏莫若原本是要跟着阙梦雨跟闵静坐后面一辆的,不过却让男人给临时改变了。

    宁诗扬自然高兴,拉着苏莫若就上了车。

    临上车前,还是给阙梦雨跟闵静都打了招呼,示意这些人是先送她们回学校的,她们随后就回去。

    一路上,车子直接进入了国道,缓缓驶离东海,进入郊区,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国道上,也丝毫没有车辆来往,就只有苏莫若这边的一行车辆行驶着。

    男人坐在驾驶位上,从头到尾,他的体都一直紧绷着,明显是很警惕周围的环境。

    宁诗扬也知道今天晚上肯定不平静,心口闷闷的,紧紧握着苏莫若的手。

    “前面左转。”苏莫若看了一眼反光镜,对着驾驶位上的司机吩咐到。

    “照她说的去做。”这样强的侦探手段跟观察能力,除了那个人,还能有谁能够有。

    男人这一刻的内心,总算是掩饰不了的平静的,他突然回过头来,看着苏莫若,“你到底是谁。”

    “你现在应该把这件事指挥好,否则,我们的命,都得交代在这里。”话音刚落,后面就已经慢慢的跟上来了一辆车队,看起来还不少。

    “加速。”

    虽然已经下了命令,开车的司机更是队里开车技术的好手,但始终,车子很普通,根本不能跟后面的一排名车相比较。

    没一会儿,就让给追了上来。

    车子嘎然而停。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车子比不上人家的呢。

    “坐在车上。”严肃的看了一眼宁诗扬,男人声音凝重的下了车,只不过下车前,还对苏莫若给了一句,“请你帮忙,保护好她。”宁诗扬是他们全队出马,重点保护的对象,如果这个女孩儿出了任何的事,不说其他人怪罪不怪罪的话,就算是对他们龙组,那也绝对是一个讽刺,毕竟他们龙组在国家的眼里,那就是一队神一般的队伍,绝对不可能这么弱小,连一个女孩儿都保护不了。

    哪里可能不了解这个男人的心思,苏莫若同样回以一个很郑重的回应,“我会照顾好他。”

    心再次一阵,但也很快调整好自己的绪下车。

    “没想到,堂堂龙大队长都已经出马了。”刚一下车,对方那带着轻蔑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大队长是所有队员心目中的神,高不可攀,哪里可能容这些人这样肆意侮辱,顿时一个个蒙着面的黑衣人,双眼都染上了火花。

    “我跟我的队友都只有一条命,没什么不同,他们可以犯险,难道我就可以坐在家里高软枕?”男人这话回答得很有计较,既可以安抚队员的心,也让大家对他更加信赖。

    男人面色一僵,对于这个龙组大队长,算是远闻不如见面,如今真正见面了,不过就是一句话,就让人家占到了便宜,面色又哪里能够好看,不过对于这个龙组大队长,也更加佩服起来。

    “郝队长,你的能力我们都知道,大家伙对你也很佩服,我们当家的更是希望能够有你加入我们的大队伍里来,到时候,你想要什么,我们当家的都可以满足你。”男人此刻就当着大家的面儿,来了一句拉拢的话。

    这话,如果回答不慎,就有可能让郝刚在众人的心目中地位有所影响,甚至连声誉,都会受人微词。

    郝刚听着,只是仰了仰头,呵呵一笑,“您太看得起我了。”

    不拒绝也不澄清,只是声音清明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对方早就了解到了郝刚是一个水泼不进火烧不起的人,子倔强硬朗得很,只要他不愿意做的事儿,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那也不可能让他有半分移动,如今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周围龙组队员们对于郝刚,也丝毫没有多余的想法,心中,只是更加佩服起他来。

    “郝队长,跟我们对着干,对你没好处。你很清楚我们的目标,只要你将人交给我们,今天晚上,你可以保护你的很多队友不丢命。”

    听着这话,郝刚下意识的蹙了蹙眉,是的,他的格想来是正邪是非分明,但是他也知道,他们的职业,他们的职责,高声道:“我们的职责在这里,就算是丢了命,那也是我们尽职尽责,做事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

    周围的队友们,同样高声回应着郝刚的话,“做事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心。”

    “既然这样,那么,今天,你们都得死。”上头的意思是,如果能够收服住郝刚,那自然是最好的,如果收服不了,那么就算郝刚能力再高,也不可能躲得过他们手中这些武器的威胁。

    这个时候,一声清冷的声音,在众人耳边炸响,让对方原本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你们手中的武器,太劣质。”

    映入众人眼帘的,便是一个着黑色风衣,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束起了一个马尾,在所有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苏某若已经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你站住——”郝刚看着苏莫若的举动,吓得双眸瞬间瞪大。

    她的感觉很浓,对方的手里,绝对有杀伤的武器,她这么走过去,也不过是为了一探究竟,而刚才那一句话,即夹杂着试探,也有拖延的意味在里面。

    “小女娃倒是有胆色。”那边的人,看着苏莫若竟然一个人如此有胆色的往他们这边走来,自然来了兴趣。

    苏莫若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脚下迅速,不过几秒钟,就走到了对方的“地盘”上。

    看着走过去的苏莫若,郝刚感觉自己的心几乎都停止了跳动。

    看着那车后面已经准备好的各类精良武器,竟是很多都是她以前只听过,却也从未见过的高科技雾气,其中一个看起来是玻璃长条罐,外面上下左右镶嵌着不锈钢铁条的物件,放在一个看起来类似于发的小桌上,那可见的玻璃内,绿色液体,在黑夜中,散发着幽幽绿光,让人毛骨悚然。

    面色,急速大变。

    “呵呵,女娃,现在才来害怕呢。”车内,一个中年男人笑看着苏莫若,似乎是对她很欣赏。

    “你哪只眼睛看见了我在害怕?”时间已经不容她在拖下去了。

    在那中年男人势在必得的傲视笑容中,在苏莫若那诡异的眸光中,募得,周围场景极速变化。

    瞬间便回到了苏莫若刚下车的时候。

    同样一句冲口而出,同样跟刚才一样的场景,郝刚那惊异的目光中,抬步走到他的面前。

    在郝刚耳边耳语几句,看着郝刚那晴不定的脸色,跟他四目相对,仿佛彼此之间的默契怎么都用不完似的。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苏莫若这样说道。

    “我们再好好谈谈吧。”郝刚这一句话,是告诉了众人他心思的转变,很快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而郝刚周围的那些队员们,更是目光惊愕的看着他们的大队长,不过由于一贯的信任,无人开口询问什么缘由。

    对面的人也是一愣,不明白这句话是不是郝刚的谋诡计,但是对方明显不惧怕这些,那边中年男人愉悦的声音响起,“郝大队长,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这话,是很对的选择。”

    “少废话,你们找地点,我们好好谈。”这个时候,他必须要确保大家的安全,如果那边的东西真如苏莫若所说的那么厉害,那么,今天晚上,他们肯定都会无一幸免,这样的事,他不能赌,所以,如苏莫若所说,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车子瞬间让对方的人包裹起来,车子缓缓往郊区更远的地方开去。

    “接下来,你带着她走。”车内,郝刚看了一眼苏莫若,随即手缓缓从前面的副驾驶位伸向后面,用手指比划了一个手势。

    其实这样简单无奇的手势,一般不会有几个人明白的,除非是进入了龙组的队员,专门受过这类的训练,对方的人很严密的把控着他们,所以根本不可能给他们互相通气的机会,期间,郝刚也只是抱着侥幸,并不能确定苏莫若能明白。

    但奇迹却出现了。

    可是就是那句话:月不抱希望却越有希望。

    谁知道,苏莫若竟然明白了呢。

    伸手拉住旁边的宁诗扬,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却又告诉了郝刚她的打算,她说,她不会走,宁诗扬,让他重新找队员带走。

    车子缓缓驶下国道,一路弯弯拐拐很多。

    猛然一个急刹,幸而开车的司机是对方的人,所以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怀疑,都以为是路上有什么东西给绊住了。

    却只是这么一瞬间,那司机就让苏莫若往后面一刀,闷闷一下,给直接解决。

    同样,后面坐在宁诗扬旁边的男人,同样让郝刚手中的一个微型物件中出的东西,一次毙命。

    两个人瞬间断了气儿,只是双目圆瞪,显然没想到,他们就会这么给没命。

    两个人也始终是太轻敌,驾驶位上的男人一心只想着防备副驾驶上坐的龙组大队长郝刚,只因为过来开车的时候,上面就给了吩咐,郝刚是一个很难缠的对手,可是又哪里想到,他后面坐着的苏莫若,也不是善茬,并且在半路上,就给了他这致命一击。

    而着宁诗扬的男人,也只是一直看着苏莫若,偶尔看看驾驶位上的郝刚,却没想到,让他疏于防备的郝刚,就这么迅速的一举躲了他的命。

    宁诗扬瞪大了眼睛,眼前的一幕,实在让她有些没回过神来,但她还是记得苏莫若上次小巷子内的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伸手捂住自己的嘴,瞪大了眼睛。

    “你开车。”苏莫若看了一眼宁诗扬,她不相信宁诗扬不会开车。

    宁诗扬听着苏莫若这话,也没有任何迟疑,直接从后座跨到了前面,坐上了驾驶位,发动车子将车子发动。

    这么多事,也就只是发生在一瞬间,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后面的人,也都只是以为车子熄火了,所以需要时间发动。

    而这时候,郝刚已经从包里拿出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在副驾驶位上,不停的捣鼓。

    很快就出现了一张薄薄的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张人皮面具。

    “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你还记得吗?”郝刚看了一眼苏莫若,随后对宁诗扬问道。

    宁诗扬一慎,随即回过神来,知道她是什么生意,便连连点头,“知道的。”

    “嗯,一会儿你就学着那男人的声音,如果不熟练,你就少说话,但记住,动作必须要稳重,别显得迟疑,否则引起对方的怀疑,你会没命的,知道吗?”郝刚也知道,他那格跟平时的作风不能用在宁诗扬的上,人家不年纪小,家世也优越,虽然从小也到部队受过训练,但始终不能跟他们这些龙组的人比,外面很多人都叫他们龙组的人变态,这也不是没有根据的,所以,他的声音在这里,显得比平时柔和了不知道多少倍,就跟哄孩子一样。

    而苏莫若在旁边听着,却有些想要发笑,因为这样的郝刚,她不常见,以前的郝刚,大多时候都是盯着一张阎王脸,严肃的表跟声音,很少调笑,就算跟自己说话,他也不会有这样哄人的语调。

    宁诗扬手有些哆嗦,面色有些发白,可是听着郝刚的声音,总感觉他把自己当成了小孩子,面色很不好看,她的血液里始终流动着军人世家的血跟倔强因子,不服输的格,让她很不舒服郝刚的话,声音也不自觉带上了几分冷硬,“我不是小孩子,谁说完会怕了。”

    “好,你不会怕,来,开车注意点儿,我帮你把这东西贴上。”说着,手上已经加快了动作。

    而苏莫若这边,已经将那个死了的驾驶员上的衣服裤子都扒了下来,上就给他留了条内裤,其他的,全部都扒了下来。

    幸好那司机的材很瘦,宁诗扬不挨,所以整个人形稍微调整一下就很相似。

    “你后面去换衣服,我来开。”心中一阵怪异的感觉,苏莫若跟他的配合,竟然跟那个人那么相似,他都还没有怎么注意到宁诗扬上的衣服,她就已经注意到了,心中甚至有种很浓烈的念头,想要让苏莫若就这么一直跟他搭档下去。

    可是,她终极不是那个人。

    “给我也做一张。”苏莫若在此期间,竟然已经

    宁诗扬很听话,也很配合,虽然期间来来回回换了好几次座位,但却也没有给三人带来任何麻烦,车子缓缓停下来,眼前,是一座背靠山,前环海的大豪宅,别墅很大,进入里面,车子都还开了十多分钟,在其中一栋别墅停了下来。

    “果然狡猾,里面这么多栋别墅,不知道的人,也只能一栋一栋搜查,亦或是,全部毁了,但那样,需要的时间,可就不是那么几分钟了。”苏莫若的内心如此感慨。

    而看着眼前的一切的郝刚,又何尝不是这样的想法呢。

    所有的车门都一一打开,苏莫若这边同样不例外。

    车内看起来很黑,苏莫若很高,直接就挡住了车内的很多地方,手放在前面的驾驶位上,撑开,更是让人看不见车内的况。

    下车的时候,苏莫若双眸稍微凝视了一眼驾驶位上的宁诗扬,看着她那眸中闪过的犹豫跟不舍,微微对她释了一个眼色。

    苏莫若没有在这辆车上,倒是让很多人有了怀疑,不过主角都在,最终,也就没有人再问什么。

    不过当走到别墅门口,今天领头的中年男人发现了没有了苏莫若的踪影时,瞬间双眸就变得犀利,“看起来,你们还是没有死心呢。”

    “怎么,难道抓了我,还想要我朋友的命吗?如果这样,我不介意今天晚上留在这里的是我的尸体,我让你们,什么也不到。”如果这里站着的郝刚并不知道内,恐怕真的就会认为眼前的苏莫若就是宁诗扬了,有谁能够想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竟然能够将宁诗扬的神模仿出来个十来分。

    “放我的队友们离开,这里,我跟她留下来。”这时候,郝刚也说话了,其实在下车的时候,他就想过了,下来之后一定要多说话,这样才能够更多可能的转移这些人的注意力,让他们稍稍忘记苏莫若不在的事

    果然,你一句我一句,调转了大家的绪跟思想。

    “宁小姐你很聪明,知道自己的价值在哪里,也善于扩大来利用呢。”声音有些诡异,眼神有些怪怪的感觉。

    苏莫若嘲弄一笑,“怎么,认为我不应该这么做?”

    “不,宁小姐让我越来越好奇了,这么聪明,我相信老家主一定会更加喜欢你的。”说这话的时候,带上了那么一丝不宜让人察觉的恭敬语调。

    “放了那些人。”苏莫若直视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她不介意借杆往上爬,只要给她机会就好。

    这样的况下,很多事,她都必须得借杆往上爬,往自己脸上贴金也好,认为自己价值很高也好,能够救下这些人,达到她要的目的,她会不择手段。

    那中年男人微微蹙眉,看了一眼眼前的宁诗扬,(在中年男人的眼中,扮成宁诗扬的苏莫若就是宁诗扬,所以这里,只要是中年男人跟苏莫若的时候,我都会用宁诗扬作为代替),双眸却稍微扫了一眼旁边的一个手下,随即转过头来,对着宁诗扬点了点头,“好,但希望宁小姐你能够配合一些。”

    “只要你们答应我这个要求,我自然没有任何问题。”点了点头,宁诗扬声音低低的。

    中年男人对着后面的手下一挥手,“放他们离开。”

    后面的人没有任何异议,纷纷让开一条路,示意龙组的队员离开。

    “我希望你们的司机,还是能够送送他们。”这话,也是宁诗扬说的。

    这一点,中年男人倒是没有任何迟疑,对下面听到的几个手下点了点头,“送他们离开。”

    “是——”

    车子缓缓驶离了苏莫若跟郝刚的视线,中年男人在旁边提醒宁诗扬,“宁小姐,你应该跟我们进去了。”

    宁诗扬看了一眼郝刚,两人相视一笑,往里面走去。“

    今天,尽管是龙潭虎,她都不会轻易放手,这些人,今天一定要跟这里的好山好水一起葬在这里。

    进入客厅,一群群黑衣人涌入,把守着四面八方的各个出口,严密的防护,恐怕是连一只苍蝇都不可能飞得进去。

    冷凝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让他请到了客厅内的沙发上坐下,郝刚便站立在一边没有坐,他也不勉强,看起来,今天的主角,确实是苏莫若。

    ”宁小姐,用这样的方式把你请来,是我们的错,不过,也希望你体谅。“中年男人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眼角有着浓浓的眼角纹,一双眸子却显得精光十足。

    ”废话真多,直说吧,在你们的眼里,我们不就是待宰的羔羊吗?“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宁诗扬声音冰冷。

    那中年男人也不恼怒,只是挥了挥手,没一会儿,一个年轻女子就手托托盘,走到了苏莫若的面前,给她送上了一杯水果茶。

    ”我不口渴。“看着那杯水果茶,苏莫若后背募的一凉,眼神也犀利起来。

    让苏莫若这么看着,中年男人很平静淡然,”对不起宁小姐,这杯茶,还是请你喝了吧。

    “我为什么一定要喝。”冷冷的看着周围的人,再低头看了一眼杯中的水果茶,那橙色的水果漂浮在上面,显得色泽光鲜,让人忍不住喝上一口。

    可是,这样漂亮,让人忍不住想要喝上一口的水果茶,却跟那夺目妖娆的罂粟花,外表美丽妖娆,但内在,却是世间最毒穿肠毒药,喝下,就是无药可解。

    看了一眼旁边的郝刚,苏莫若这一刻,恨死了自己今生的时间不够,竟然没有让自己拥有厚实的羽翼,跟没想到,会到东海,还会重复这上辈子的轨迹,发生这些事,让她连反抗的能力,都显得那么渺小。

    “我们这边有个习俗,就是我们给客人奉上的茶,客人就一定要喝,否则,会让我们大家都认为,您并不喜欢我们,甚至,讨厌我们,看不上我们的人,为您奉上的这杯茶。”中年男人音调十足,一字一顿,尤为响亮的话语。

    “为什么只奉一杯呢,你们这样,岂不是让我也觉得,你们的族人是看人奉茶,而并不欢迎我的?”这个时候,郝刚那刚硬的声音,带着丝丝强硬,直接坐到了宁诗扬的边,强势的伸手端过水果茶,双眼直视着对面的中年男人。

    听着这话,瞬间周围的黑衣人都举枪对准了郝刚,一双双眼睛里,迸出冷凝的森寒,仿佛那枪子儿,真的会不长眼睛的,直接没入郝刚的体里。

    可是郝刚却仿佛每天看见这些人的目光,更是对那么多把枪视而不见,仿佛在跟人谈笑风生,手里举着这杯水果茶,就这么跟对方对看着。

    周围的枪支也没有扯下,一双双眼睛虎视眈眈的看着郝刚。

    气氛冷凝,苏莫若面色平静,但那微微泛白的唇,还是泄露了她此刻内心的紧张。

    她不要怕,但她不想让郝刚死,前世,郝刚在慕清的心目中,就是一个好大哥,绝对可以值得依靠跟信赖的好大哥,而今生,她之所以甘愿再次卷入这件事中,就是不想让前世悲剧重演,自己再体会一次那撕心裂肺的疼。

    ------题外话------

    不负众望,今天万更封上了,OY,哈哈。多多支持啊亲们,想要知道那杯水果茶到底有什么玄秘?想要知道我们若若是否会喝下,想要知道对方是否会识破我们若若的份吗?想要知道对方究竟要的人是否是宁诗扬吗?嘿嘿,后面即将揭晓哦,大家期待吗?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