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说服,退学

    在书房内大发脾气的老人,便是苏莫若在河边巧遇跟其切磋的老人,一张保养得还算不错的脸上,原本的红光满面让怒火替代,有着不自然的涨红,双目瞪得老大,他是上官洪平,国家排名靠前副总理,本喜欢军事,却差阳错入了政界,更走了如今的高度。

    而虽然有了如今的地位,但老人却从来没有一刻对自己的武术忽略过,他一直都鼓励家里的儿子孙子从军,可令他失望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正正当当的从军,而他,借着副总理的份,又跟国安局局长慕容齐认识,才会多次接触到军界的事,同样,他也时常找人对练。

    很多人曾经都认为老爷子是疯了,毕竟他是一文官,却跟军界的人接触交往甚密,很多人都笑看着他倒台,却没想到,他跟一号首长的关系,却是越来越近,如果不是当年他的拒绝,恐怕这中央军委副主席,就得有他的提名了。

    今,他可是把心里憋藏了好久的秘密给慕容齐吐了出来,却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听也不听,信也不信,直接拒绝了他,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心里有一团火在烧,一双眼睛几喷火,咬牙切齿的对着电话里继续吼道:“我告诉你慕容齐,别以为老子是忽悠着你玩儿的,那丫头可是一个宝,你不要,如果让其他人给发现了,特别是宁家那老怪物,恐怕,这丫头就得让人给抢走了,到时候,可没你地儿哭的。”

    这话一出,原本坐在沙发上,满脸容光,精神抖擞,看起来颇为有气势的老头便就猛然从沙发上立了起来,但声音还算平稳,“被开这种玩笑了,但你既然都这样说了,那我也愿意见一见这个女孩子,看看她究竟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说的那么厉害……就算没有,只要她愿意跟着我,我会将她培养出来,参与考评,如果有资格,她也可以进入龙组。”

    听着这话,上官洪平差点儿没喷出一口血来,失控的话语跟变调的话语径直吼出,“慕容齐,老子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既然你不愿意相信,始终把你龙组的那么点儿人给放出来得瑟,那么,后面你一辈子就带着你龙组那盘人好好过吧,这个丫头,我还不给你了呢。”说完,就气得直接挂断了电话。

    “真有这么悬乎?”盯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慕容齐自说自话,一双眼睛里,却满是怀疑。

    ……

    苏莫若这边,因为从宋家出来后也没有让专门的司机送她,宋家地处半山腰的半山别墅,周围住的都是家上亿的各类富豪,哪里可能没有私家车,所以,这里出去,就算走很远,也不会有一辆出租车的。

    站在半山腰上,苏莫若看了看周围的况,便沿着马路一步一步往山下走去,路边时而路过一辆轿车,让苏莫若这个行走在半山腰泊油路上的人,显得尤为突兀。

    猛然,一辆红色现代跑车轰然在苏莫若的边停下,那嚣张的轰鸣声,车内那女的叫嚣声,让她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哟,这不是我们学校很拽的苏莫若同学吗,怎么会一个人走在这偏僻的马路上呢?”红色现代轿车内,一个上着短款大红色羽绒服,下一条羽绒短裤,黑色打底绒裤,耳朵戴着大耳环女孩儿缓缓打开车门,从车内走了出来,走到苏莫若边到时候,突然展露一笑,却是语调讽刺。

    听着这话,苏莫若有些无言,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姜雨,又看着从姜雨的小跑里出现的两男一女,知道今天这女人是碰巧了,看来是来找茬的。

    “这谁啊小雨,怎么来回我们这边,还有走路回去的?”一个同样衣着时尚,画着精致妆容的女子走到姜雨边,冷眼扫了一眼苏莫若后,便吝啬再看她一眼,对着姜雨露出笑容问道。

    虽然今天在这里遇到苏莫若是在计划之外,不过想着父亲已经开始着手安排的事,姜雨原本心中的不悦也逐渐消失,看着苏莫若的时候,带着一股幸灾乐祸,对着边的好友解释道:“这个啊,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很火爆的新生啊,天不怕地不怕……”

    后面的话,也不等姜雨说了,那女孩儿就惊叫出声,“呀,她不会就是那个让你受伤的人吧。”

    姜家始终是豪门大家族,如果告诉外人自己被人给欺负了,那肯定会让人笑话的,就算明着不说什么,但暗里的笑话,肯定少不了,所以,想来想去,姜家就统一了口径,对于报复苏莫若的事,都将其定位为:姜雨让苏莫若整的受了伤,到医院住了好几天。

    在京城有头有脸的姜家人都让人给欺负了,又哪里可能会善罢甘休,所以,有人找上门来,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听着好友的话,姜雨想着父亲的说词,很配合的点了点头,脸上还露出了一抹难受,很快消失,做戏做的十分全,看向好友,有些难为的道:“那都是我疏忽了,这学妹可是聪明得紧。”

    “她能多聪明,多聪明我也把她那脑袋瓜子给拧开。”听了这话,女孩儿似乎很不满意,瞪着苏莫若,明显很厌恶的一副模样。

    姜雨在旁边洋洋得意,江诗雨的格脾气她很了解,两人是从小一起玩儿到大的好朋友,平时就是一个格极为火爆的人,为人也及讲义气,这一次当听说她让人给欺负后,当时便扬言要狠狠教训苏莫若一顿;当时也是因为她已经知道了父亲有了这个计划,所以,才拉着江诗雨,没有让她立刻就找上苏莫若报复,本来她也就决定把这件事交给自己父亲去处理的,可是却没想到,今天这可是苏莫若自己送上门来的,她今天可没预料到她会在这马路上走,而他们是过来堵她的。

    站在那里,对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几个人,心里只能感叹冤家路窄,这么大的京城,竟然都能够遇到。

    “你是来找宋雪莉的?”她当然知道宋雪莉的家在这里,都是京城名流贵族,自然不会不知道这些人的住处,更何况,她们家跟宋雪莉的家,相隔也不远,也就几百米。

    抬头冷冷看了一眼姜雨,那目光冰冷如刀,让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你干嘛?”见识过苏莫若手段的宋雪莉,不有些不自在的将视线移开,不过嘴巴还是硬的回了句。

    皮笑不笑的看着姜雨,却突然在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况下,速度如风,“啪——”一个巴掌就狠狠的落在了姜雨的脸上。

    所有人听到这声响,再看向姜雨的脸上那鲜红的手掌印时,突然就不说话,两刚才还一脸校长的江诗雨,都愣在了那里,再次看向苏莫若时的目光,显得有了些畏缩。

    “跟一群乌鸦一样,扰得我心里烦。”嫌恶的看了一眼眼前的两个女人,而她们两人后的男人,却是理也没理。

    “你竟然敢打我。”这样地点,苏莫若又是孤军一人,她到底是吃了什么心什么胆,竟然敢如此目中无人,嚣张跋扈。

    这也是姜雨不曾了解过苏莫若,如果了解了,恐怕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毕竟,以前的苏莫若,可是天不怕地不怕,见谁都敢打,如果是以前的苏莫若,恐怕这姜雨,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打的就是你。”看着姜雨那不可置信的目光跟众人震惊的目光,苏莫若凉凉的唇里,再次吐出了几个字来。

    “你还真是不怕死的。”江诗雨拉着姜雨,看了一眼姜雨白皙脸蛋上那通红的五只手掌印,今天晚上她们可是有个朋友聚会的,如果就这样和姜雨过去了,让朋友们看见,岂不是面子丢价得丢光了。

    唇角一勾,眉梢上挑,“不好意思,好狗不当道。”

    “你……”江诗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姜雨会犯在苏莫若的手上了,这个女孩儿,真正是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她那样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真的可以欺骗很多人。

    不过她们都已经将她的家世给调查了一遍,惹毛了她,直接过去把她那家都给一把火给烧了。

    “你似乎有了什么不该有的念头。”眯着眼睛看着江诗雨,她虽然猜不到这个女孩子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是看着她的表,她的预感很强烈的告诉她,她有了不该有的,不好的想法。

    子一抖,抬头看着苏莫若,却浑如坠冰窖,这个女孩儿的上,有种让人不自由自颤栗的魔力,让她浑寒冷,不敢与之直视。

    “死丫头,看你一副装样,信不信老子今天就废了你。”姜雨的后,一个看起来痞痞的,但穿着绝对不是一般人,年纪大概在二十二岁左右的男人而出,一双眼睛里爆发出狠的光芒。

    而江诗雨旁边的男人也是跟姜雨边的男人商量好了似的,瞅了一眼苏莫若,口气满含不屑的道:“就这么个死丫头,惹毛了老子干死她。”

    “轰——”周围三个人爆笑出声。

    苏莫若听着这话,不怒反笑,那笑容,却跟修罗地域出来的使者一般,让人听着鸡皮疙瘩直冒。

    却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奔驰轿车飞速朝着这边驶了过来,本来这泊油路上来来往往豪车无数,根本不会让几人注意到,却没想到这两黑色奔驰轿车就这么稳稳当当停在了众人面前。

    “你说,如果有一天,你家破人亡,是因为什么?”这个时候,苏莫若慢慢踱步走近了说狠话的男人边,笑容静静,吐出的话,令人遍地生寒。

    “小姐,老夫人有请。”没有加上苏莫若的称呼一起,只是因为,她的老板已经把苏莫若当作了未来接班人,那么她也会无条件的服从,从现在开始,她就要把苏莫若当作自己自己未来的老板去尊重,去对待。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突然开车黑色奔驰轿车出现的女人,一职业女装,但浑的气势,让这些见惯了排场人物的豪门千金少爷们都猜测到了这个女人的不简单,可是这个女人却如此恭敬的对苏莫若,让他们都很不解。

    看了一眼惠琴,脑海里就浮现出了那张慈祥看着自己的眸,老人说过还要在这边停留一段时间,而她也答应过抽时间去陪陪老人,所以惠琴出现在这里,请她上车,她没有任何犹豫,便踏步上了惠琴给开好车门的后座。

    黑色奔驰轿车飞速驶离原地,留下呆愣不知况的四人。

    坐在车内,看着车窗外不断滑过的精致,能够这么快就找到自己,看起来,那个老太太的势力,不像是年迈的她那般容易让人忽视。

    她才刚回京城,今天来宋雪莉家也只是临时决定,可是却让她们知道了,看来她回京开始,边就已经有了人关注了。

    “苏小姐,老夫人这段时间也是太孤单了,过年这里,她一直都是一个人……”似是察觉出了苏莫若的心思,惠琴开着车,忍不住偏过头来小心解释了一句。

    听了这话,苏莫若淡淡的抬头扫了一眼驾驶位上的惠琴。

    虽然直视着前方开车,但惠琴还是忍不住背脊僵硬,心里一阵发凉。

    车子到达山顶上一处看起来奢华大气的别墅外,惠琴就将车速减了下来,大铁门缓缓打开,惠琴将车子开了进去。

    进门口的大路很宽阔,地面上是米色小沙子路,大路两边是每隔两步就有的一个黑色路灯,两旁路灯后面,是看起来郁郁葱葱的各类花丛树木,而在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里面,还有这一些凉亭,假山流水,看起来颇为赏心悦目。

    “老板无儿无女,平时也就这些花花草草,所以老板的每处宅院里,都有这些培植出来的各类花草树木。”惠琴将车子停稳后,抬眼看了一眼苏莫若,发现她的目光一直看向车外,便给了一句解释。

    “嗯。”点了点头,不等惠琴过来,便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这个时候,慕欣华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在她的边,有一个看起来应该是这个宅子管家的女人站在她的边,年纪大概在四十多岁的样子。

    “你这丫头,总算有时间过来看看我这老太婆了。”慕欣华高兴的往苏莫若走了过来,嘴里还高兴的嘟囔着。

    苏莫若听着,嘴角勾出一抹笑来,“才回来,本来是准备过两天来看您的。”这个老太太,她看着就感觉亲切,具体原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她就是感觉极为亲切,有的感觉。

    “呵呵,知道你有心我就开心了。”慕欣华牵过苏莫若的手,笑容满面的就往别墅内走去,还边走边说,“今天中午让袁嫂给你做好吃的,想吃什么都行。”

    “嗯,都行。”听着老太太的话,感觉着那温暖柔软的手牵着自己的手,体有些僵硬,但表面上却丝毫未曾展露。

    仿佛是没有察觉出苏莫若的这些僵硬,直接往客厅内走去。

    别墅内除了老太太慕欣华外,就还有一个惠琴,一个保姆袁嫂,除了三人就没有了其他人,在这样大的别墅内,三个人住着,确实显得空旷。

    想起老太太说过自己无儿无女,突然苏莫若就有些为这老人心疼起来,纵使拥有万千财富又如何,边没有一个亲人陪伴着,那心,也是孤寂的吧,有这么多钱,也给不了她心里想要的温暖。

    黄昏来临,老太太兴致极高,在晚上吃饭的时候,听惠琴说,都比以前吃得多了很多,以前老太太基本上是两口饭菜,就会放下筷子不再动作,可是今天,难得高兴,竟然吃了一碗白米饭。

    吃饭的时候,苏莫若只能抬头苦吃,因为她的碗里已经被堆积成山了,因为老太太时不时的给她夹菜,生怕她少吃了什么似的,从头到尾都没有时间来让苏莫若休息。

    酒足饭饱,惠琴在外院亭子内安置了两个软沙发,一个绒布桌子,上面摆放着一些小点心,慕欣华走在沙发上,屏退了惠琴跟袁嫂,亭子里,就只有苏莫若跟她两人了。

    看得出来,老太太是有话要跟她说话。

    果然,当惠琴离开一会儿后,慕欣华就看向了苏莫若,眼神带着慈,“丫头,我能够问问你,为什么愿意陪我这个老太婆吗?”

    “不为什么,心愿意。”听着这个问题,苏莫若有些莫名其妙。

    可是慕欣华听着却不一样,点了点头,看着苏莫若的时候,眼里多了一丝复杂,她是他的孙女,可是她,却一辈子孤苦伶仃。

    “你……”看着慕欣华那复杂的眼神,苏莫若心里有些疑惑,但感觉得出来,她的上秘密不比她少。

    摆了摆手,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狠狠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而她也是自愿等了这么多年,又何苦这样看着这个小女孩子呢,更何况,她的生活,不比她好多少。

    “算了,都已经过去了。”

    “其实,人应该往前看。”苏莫若看着慕欣华,总感觉她的上有太多的事,而她的眼里,慢是复杂,年纪都已经大了,何苦还想这么多事来给自己徒增烦恼呢。

    “……”听着苏莫若的话,慕欣华异常的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狠狠的叹了口气,“是啊,你这丫头,还是你这丫头看得透彻啊,我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何必还想那么多事呢。”

    “嗯。”知道是慕欣华想开了,点了点头,闷闷的嗯了一声。

    “你这丫头,说话就不能多几个字啊。”苏莫若时常的话少,让慕欣华有些不大认同,想要将她这样的格改变过来,毕竟苏莫若的年纪不大,却那么沉静,不像是这个年纪女孩儿应有的格。

    “……”

    “丫头,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找到你,来陪我这个孤单的老太婆吗?”慕欣华双眼直视着苏莫若问道。

    摇了摇头,她确实不知道,从她们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她就感觉这老太太莫名其妙,但是再接触,却又感觉她的上,有种神秘的气息,她无法参透。

    “老太婆都已经快七十的人了,无儿无女,一辈子就这么过了……”

    “可是,我的手里,还有我一手创建下来的公司,我的公司是经历过岁月洗礼,战争摧残的,我的手下,有着无数跟着我一起走过来的元老,她们为公司兢兢业业一辈子,丝毫没有过任何逾越之心,这是我老太婆最庆幸,也是最高兴的事……”

    “可是我无儿无女,公司内部又无人能够有能力掌舵大权,这份事业,是我这辈子所有的心血,我没有任何亲人儿女,就只有这公司陪伴着我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走了过来,如今,无人能够集成它,你能够体会到我的心吗?”

    听着这些话,如果都还猜不出慕欣华是要干什么恐怕苏莫若就是白痴了,“你可能找错人了。”她没有心思去帮别人的忙,她不是圣人,而她本也有很多事要忙。

    慕欣华也想到了可能会被拒绝的这一幕,眼里闪过一抹落寞,但也没有放弃,“我不求其他,我真的只是希望你能够接受这个集团,就算你平时没有时间去处理,但我也希望你能够抽空去看看,这是我一辈子的心血……”

    “你可以交给你手下的人去打理。”苏莫若毫不犹豫的拒绝。

    听着这话,慕欣华慢慢冷静了下来,坐直了体,却是苦涩的摇了摇头,“如果这些人里,真的能够有独挑大梁的人,我倒是也不用这么心急了,但这里面重要的是,无人能够挑起重梁,而如果我随便从他们这些人中选一个出来,不能服众,却只可能将公司推向更加危险的边缘,引起内斗,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是最致命的。”

    要说起来,这些话也确实没有说错,但是苏莫若却绝对不可能去帮忙。

    看着苏莫若那无动于衷的模样,慕欣华心里也更加认定了苏莫若,这个世界上,能够有几个人可以抵制得了财富的惑,权利的惑,可是苏莫若,还不到二十的年纪,却有这样的魄力跟心境,让她心里更加高看了眼前的少女。

    “没关系,你现在不接受,我会一直等着。”这话掷地有声,慕欣华一双眼睛里满含坚定。

    蹙了蹙眉,她跟这个老太太也顶多算得上是见过几面,为何她就这么自信,她能够帮她管理好一个公司呢。

    “我们非亲非故。”苏莫若说。

    慕欣华听着,却展颜一笑,“我们却一见如故。”

    “一见如故,就值得你将毕生心血打造出来的商业王国送给我?”就算只是单看这栋别墅,她也能够猜出这个老人的份绝对不烦,手底下财富,绝对不少,因为她记得,老太太自己都说过,她在这边呆,也只是因为有事,过来住也就可能几个月,而这样几个月,却可以住在这样豪华的地方,可想而知,老太太的财富,有多少。

    “你很聪明,从一些事就可以引想出很多事,是的,我的财富很多,事业做得很大,我这次来京城,也只是为了寻找一个能够继承我事业的人,你别问我为什么就知道你能够有能力胜任,集成我的公司,我只知道,你不简单,你不止聪明,不止是一个大学生。”这些是她对苏莫若短时间的了解,但是她却也感觉到惊讶,她见过很多能力出众的孩子,可是苏莫若,在她见过的各色出类拔萃的孩子里,她不得不承认,她才是最出色的。

    “其实,你可能完全看走眼了。”听着老太太的话,苏莫若很自然的回了一句。

    摇了摇头,笑着道:“我从来相信自己的眼光,你知道吗,一个成功者,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判断是否错误,她们在意的,是他们认为正确的,就应该全力以赴去完成,尽最大可能,把这个正确的决定,做大做光彩。”

    “……你说服了我。”最后一句话,一个上位者,确实不需要去犹豫他们的决定是否是错误的,而是他们尽心自己的判断,从而去努力朝着这块儿发展,将这块儿做大做强。

    没想到苏莫若突然就给她来了这么一句,内心一震,她真的是越来越好奇这个丫头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为什么可以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可以让她惊到的人,不多。

    而这个女孩儿,看起来真的很适合作她的继承人。

    “那么,我就当作是你答应了,是吗?”

    端起桌面上的白开水喝了一口,“你可以当作我答应了,不过有一点我需要说一下。”

    “嗯,你说。”能够说服这个丫头答应自己,慕欣华已经很高兴了,这个时候,也很自然的点点头,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状看着苏莫若。

    “我只是一个学生。”

    “我可以安排人手在你空闲的时候跟你汇报工作。”

    “我可能没那么多时间去香港,我这边还有事要做。”

    “你可以在你有空的时候,再去处理香港的事,我还在,可以帮你分担一些。”

    听着这话,苏莫若愣了愣,老太太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我还在的时候可以帮忙,但如果我不在了,她还是要去处理很多事的,但看着慕欣华那双眼睛,她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好,我答应你,但我不希望你过问我的事。”这个老人,似乎从她们相遇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他们后面的关系。

    这一刻,慕欣华很高兴,多年来心里的结,送算是解开了,心里压着的那块大石,也轰然消失,心都得到了绝对的放松。

    “……我还有一个请求。”她没有用平时工作上的强势口气,只是满目期待的看着苏莫若。

    这样的老人,是苏莫若最不忍心拒绝的,微微点了点头,“你说吧。”

    “能够……做我的孙女儿吗?”慕欣华眼神有些不自信,话语有些颤抖。

    微微一愣,没想到只是这么一个请求,想着她除了养母以外,也没有了任何亲人,而这个老人,一直给她的印象也很好,在心里,他也将其当作自己的长辈亲人来尊敬,这个时候听着她提出的请求,她并没有拒绝,而是微微沉默了片刻后,声音很轻,仿佛稍微不注意,一阵风都能够将声音改过去,“——”

    “好,好。”多年来,从未有过的高兴激动,有生之年,她也可以有自己的孙女儿,老太太的心里,别提多高兴。

    而苏莫若,对于答应这为老人家接手她的公司,她也有自己的计划,自己的去奋斗努力也可以成就,但如今,遇到慕欣华,本对她的印象也极好,那么,她也不介意,带着她的公司,一起壮大。

    因为苏莫若已经认了老太太做,所有也留在了这边住了一晚,第二天,惠琴就站在了苏莫若的卧室门口,刚打开门,就看到了惠琴。

    “你怎么站在这里?”

    其实惠琴一大早就过来了,现在已经八点了,她六点半就过来了,陪着慕欣华在院子里转悠了一下,而自然也听了老太太将昨晚的事说了出来,如今,苏莫若已经是慕欣华的孙女儿,也是慕氏集团继承人,那么以后,也就会是她的老板,今天过来,只是奉了慕欣华的命令,过来先跟她汇报一些公司的况,“小姐,我过来是跟您说一说我们公司的况。”

    看了一眼楼道外面,客厅内,老太太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喝着茶,“嗯。”说完,便转回了房间。

    惠琴也跟着进入了房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少女,那股浑然天成的上位者气势此刻尽显,让她心里感叹,老太太的眼光,果然不是一般的好,她如今都有些不由自主的想要看看这个女孩儿的能力,会带着公司,发展到怎样高的地步了。

    “说吧。”扫了一眼惠琴,示意她坐下说。

    开始在这方面,惠琴却显得恪守礼道,没有坐下,拿起一直手里抱着的文件打开,放到苏莫若面前,嘴里滔滔不绝的讲道:“我们公司成立于1927年,主营服装,85年后开始攻入地产业,旗下大型百货商场在各国不下百座,同样我们慕氏地产业在全国,也是享有盛名……”

    听着惠琴滔滔不绝的说完,苏莫若乍然意识到了,这哪里还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这样的事业,公司成立这么多年,真正是经得起一句“经过战争岁月的洗礼”的话,原来,慕氏服饰,竟然还跟军方有长期合作关系,为军方从抗战到如今,一直提供者军需衣物用品,同样,慕氏的房地产公司,也曾多次为国家开发各类建筑,这样的一些联系,使得慕氏更加坚不可摧。

    但苏莫若不相信,一个国家可以看着一个商人如此强大而不制止,如今慕氏都成长到了这个地步,而从惠琴给她的数据和她分析来看,国家根本没有任何阻止慕氏的意思,反而在很多时候都给慕氏行了很大的方便,如此看来,慕欣华跟国家的人,绝对关系不简单,更甚者,她跟国家高层,交往甚密。

    在书房跟惠琴差不多聊了一个上午,知道午饭时间到了,惠琴的提醒,苏莫若才想起,跟惠琴一起往楼下餐厅走去。

    餐厅内,慕欣华没有任何不耐,坐在位置上,笑眯眯的等着她们下楼来吃饭。

    吃过饭后,苏莫若就提出了要离开,慕欣华没有阻止,只是告诉她,香港那边公司事很多,如今她已经找到了公司继承人,那么这几天也就会尽快返回,这边的宅子空置着没人住反而会破败,所以告知苏莫若,这宅子留给了她,让她以后就过来这边住。

    没有摇头拒绝,这个地方她虽然不一定用得着,但也许会有用得着的事,都已经决定了要接手慕欣华的慕氏集团,那么这么一栋别墅,她要拒绝,不就显得矫了?

    没有车真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就算有能力去买一辆车,但这一世的苏莫若也没有驾照,所以,想要直接开车下山,也没多大可能。

    还是惠琴开着那辆黑色奔驰轿车,送苏莫若回了市区内。

    没有让惠琴送她回小区,直接在市区内的一个街口就让惠琴停车,然后请惠琴帮忙给自己办一个驾照。

    ……

    惠琴离开刚不久,宋雪莉就给苏莫若来了一个电话,无非就是说了一下昨天的事,而她的话里,隐隐约约提到了昨天的事,跟她表示歉意,虽然苏莫若听得很模糊,但也能够大概猜到,应该是昨天的事,宋母不好跟女儿正面提起,就找了一个借口,说因为宋雪莉回去后,宋母担心女儿,忘了苏莫若,忽略了她,没有让司机送她下山,现在宋母才想起来,便在宋雪莉醒来后,让她打个电话过来表示歉意。

    宋雪莉是不知道内,所以真的以为自己的母亲因为这事儿心里有愧,便打了电话过来跟苏莫若说,同样她也感到很抱歉。

    苏莫若听着,却知道,宋母是在向她道歉,对于她昨天说的话,今天既然能够让宋雪莉打电话过来,那么就肯定是她说对了,姜家要报复她的事,宋母是跟那家人透了一下。

    想着那天过年在家里见到的刚毅男人,浑透露着军人才有的强势气息,一双眸子里满含刚,又想着那天在宋家见到的美貌女人,贵气优雅,一双眸子看着自己的时候满含意,心,就不自由自的抽动了一下,蹙眉抹掉这些想法,跟宋雪莉说了自己没关系,随后又聊了两句,安抚平了宋雪莉不安的心后,才挂断了电话。

    却没想到,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慢慢按下接听键,里面是一个刚直的男音,显得严肃沉稳,“苏莫若同学吗?”

    “嗯。”这声音让她不自觉有些厌恶,所以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等着这人说后面的话。

    那边见苏莫若如此冷淡,也明显有了不悦,声音更加冷硬,“是这样的,我是京华大学副校长,不知道你现在人在不在京城?”

    “有事吗?”嘴角勾起,眼里有着浓浓兴味,看起来,姜家这把助力,有些大了,竟然让京华大学副校长给她打来了电话。

    “嗯,如果你在京华,就请你来学校一趟。”那边男音继续僵硬响起。

    “如果我说没在呢?”她倒要听听,后面这个男人会给她怎样的一句话。

    “……那你也可以不用来了……开学,也不用过来了。”男音停顿了片刻,似乎有些卡住了,说话有些一顿一顿的。

    听着这话,呼吸一下子畅快了,双眸似笑非笑,手却捏紧了电话,原来,这个实际上,财富跟权利,永远凌驾于任何理由之上,不管你是不是能力出众,如果没有财富跟权利,你照样什么都不算。

    “不知道副校长,我犯了什么事儿,你这样不给我申辩的机会,直接让我不要再去学校了呢?”想着姜雨的事,看起来,教训的时候,手上力道有些小了。

    那边的男音微微停顿,也许是没想到苏莫若竟然这么沉稳,听着他都让她别来上课了,还没有愣住,反而应对自如跟他说上了,而且,他对苏莫若叫他的三个字,很不满意,很多人都知道,他一直都想要去掉脑袋上的那个副字,可是这么多年来,校长稳稳当当的坐在上头,地位牢固得他丝毫碰不到,心里就是那个恨啊,在他面前,一般都不会有人这样叫,可是今天,这个苏莫若,还真是不知死活。

    看着了一眼对面沙发上坐着的中年男人,对于苏莫若给他的称呼,惹来了他心里的满肚子火气,想着上一次的事,看着眼前的一堆现金,心里又仿佛灌入了很大的力量,“我们这边接到了有同学举报,说你脾气恶劣,将好几个同学打得住进了医院,伤势严重,经过调查属实,我们京华大学是国内一等学府,绝对不能容许你这样的学生在里面败坏了我们的学校百年清誉……”

    这些话一字一句,听进苏莫若的耳朵里,让苏莫若的表更加冷冽,似笑非笑,声音坚定,一字一句如烙铁一般,说出去了就永远不会收回,“放心,就算以后,你们请我,我都不可能回来……因为……你们这个学校,我看不上。”说完,便狠狠挂断电话。

    电话那头,京华副校长笑容满面的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走了过去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现在的学生,真的是胆子包天,竟然还敢动手打令千金,实在是让我痛心,我们学校的这一届学生,怎么会有这样的恶劣存在。”

    姜宏宽抬头笑看着京华大学副校长,伸手将面前高高的几沓现金推至其面前,“在京华的这段时间,小女姜雨,还是仰仗了校长你的无微不至关照,我很感谢你,不过如校长所说,你们学校如果有苏莫若这样的败类学生,恐怕百年清誉,也得毁于一旦。”

    京华大学副校长听着,连连点头,甚至还稍微思考了一下,越发的点头,那模样是在告诉着姜宏宽,他说这话,他感觉对极了。

    “哈哈,校长啊,这事儿办成了,姜某就在百宴楼设宴,到时候,还请你老赏脸,能够过去吃一顿饭啊。”姜宏宽不愧是商场上的老狐狸,笑眯眯的盯着眼前的京华副校长,声音爽朗真诚。

    而京华副校长眼睛里却只是看着那堆钱,具体数量不用说,而姜宏宽说请吃饭什么的,都是其次,给了钱,一起吃顿饭而已,他当然不会拒绝。

    两个狼狈为的人,就在宽阔的办公室内,达成了他们的协议。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