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她从来不是好角色

    面对这些人的争吵,苏莫若低头想着自己的事,叶不准备理会她们。

    却没想到,直接就有人看着她沉默,认为她脾气真的改了很多,顿时有人得寸进尺,伸出手来戳了戳她的手臂,“我说死丫头,子真改了?”

    抬头,直接对着边的妇女就是一个瞪眼,在她的心里,出了养母柳琴可以让她露出温柔表,尊敬有加的对待外,其他人,都不配,任何人只要把惹怒了,她不会给对方留下丝毫余地。

    挨着苏莫若坐着的妇女也没想到她会突然一个回头,直接对着她露出这样凶狠的眼神,体止不住一抖,面色有些难堪,嘴巴里更是跟机关枪放炮一般,“死丫头,果然是没能改掉你那臭德行,也不知道你这野娃娃像谁,柳琴怎么说格也温柔得很,对大家都礼貌地很,平里都是小心翼翼的,跟你哪点儿像了?你这德把你妈的脸都给丢光了,我们可是长辈,让你这样对我们,小心我回去告你状。”她们平时高苏莫若的状也不少了,所以这话直接顺口而出。

    “好啊,去告。”对于这些人的八婆,她完全已经免疫了,看着猴抓舞抓的疯妇人,皮笑不笑的道。

    如果按着以前,苏莫若肯定会大吼着还击,开始今天,她却显得那样平静,但尽管这样平静,说的话很简要,但却可以实实在在的唬住她们。

    “你……你这什么眼神,一点儿没礼貌。”妇人愣神过来,对着苏莫若就一通大吼。

    掏了掏耳朵,随即有蹙眉揉了揉耳朵,“你的声音太大,如果把我耳膜震破,你可能真会倾家产来赔偿……又或者,倾家产都赔不起。”

    “老娘还会赔你钱,你就活该,丫头野丫头……”妇人骂上瘾了,嘴巴一直不停歇,嘴里放子弹一样的使劲吼着。

    整个客运车内,都是妇人那跟泼妇骂街一般的骂声,直到客车司机都听不下去了,皱眉对着妇人吼道:“闹啥子闹,这里是客车上,不是大街。”

    妇人一听,讪讪的闭了嘴,但是看着苏莫若的眼光还是不善,并且这个时候她利用了她天生的优势,体形庞大的她,将两个座位霸占了将近大半,直接把苏莫若寄到了最旁边,车子一抖,就有可能直接摔下座位。

    “如果你不想我现在告诉师傅你的这些动作,将你赶下车,你最好坐回你的位置。”对于这种山村妇人,一般人还真的难以招架,本来没知识没文化,干什么也都是全凭着她们的喜好来,所以,一般对付这些人,手段必须强硬,不能丝毫手软。

    “你叫啊叫啊,你真笑人,我材就是比较胖,你难不成就是嘲笑我长得胖是不是?你知不知道女人都是因为生孩子才变成这样的,真不知道你那个野妈把你生下来是不是也把材给弄得走形变样了……”泼妇不依了,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双手顿时紧握成全,虽然她从来没有见过她的亲生母亲,更不知道她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被遗弃苏莫若是恨的,她重生到苏莫若的体里,带着她的记忆跟思想,也是怨的,但是这些怨却并不能成为其他人也都骂她亲生母亲的借口,那个女人,只有她能够怨恨,其他人,都没有资格。

    “野妈,你看起来不是很有礼貌吗,都是女人,竟然骂得这样不留余地,如果你再不闭上你的嘴,我不敢保证,会不会把你直接从这窗子里扔下去……”看着妇人还准备还嘴,苏莫若直接加了一句,“你认识我不止这么一时半会儿了吧,不相信,你大可以试试,不过后果,却只能你自己承担。”

    这些话很有力度,直接把妇人给镇住了。

    虽然这声音很低,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在关注着苏莫若,很多人都等着看苏莫若的笑话,挨着苏莫若坐着的中年妇女开始镇上出了名的泼妇,可以说是跟苏莫若“齐名”的恶人之一,不要脸到底了极致,一张嘴巴更是恶毒到了极致。

    以前两个人也都是只闻其名不曾对碰过,如今总算是碰到了一起,周围了解况的人,自然想要看个明白,原本以为苏莫若会被教训得很惨,却没想到,人家显得很镇定,反而是泼妇一般的妇人给气得不轻,一张脸上几乎写满了“我很生气,快要爆炸”几个大字。

    似笑非笑的扫视了一圈四周,顿时所有探索的目光都快速收了回去,端正坐好,等着车子靠站。

    客车内总算安静了下来,苏莫若继续发呆想着自己的事,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行驶,车子总算缓缓到达了小镇上。

    因为已经七点过了,现在快到节,冬季的天气总是黑的比较早,周围黑黢黢一片,偶尔能够听到临街住户家里传出的声音,或者稍微打开一点儿的大门口,有着几个小孩儿聚堆玩着。

    抬头看着一些住户家里的烟囱袅袅升起的淡淡薄烟,看起来,有的家里才刚好准备吃饭。

    坑坑洼洼的地面因为下了雪的缘故,显得有些打滑,周围只有路边屋子里的灯光隐约泄漏出一些,让苏莫若能够隐约看清楚眼前的道路,脚下凭着感觉,一步一步的往前行着。

    小镇上的破落,是她一直都知道的,不过在京华呆了一年,再次回到小镇上,要说心里没有感觉,那是不可能的,这个地方,就是养母辛辛苦苦赚钱供她上大学的地方,她用自己的双手,托起整个家,照顾她的生活起居,还要每辛苦出去劳作赚钱,这个地方虽然破旧,但是她却给了养母赚钱供她上大学的机会。

    这样想着,脸上的表柔和了一些,停下来扫视了一圈四周,再看了一眼坑洼的地面,既然以前的苏莫若没可能改变这里,她既然重生到了苏莫若的上,那么肩膀上自然也就跟她担下了跟她一样的胆子。

    这里,是养母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以后的人生,也肯定都会生活在这里,随着养母年纪的逐渐变大,这里的地面如果再得不到改变,那么肯定会造成养母行走上的很大不便,年纪大了,稍微摔个跟头,都有可能威胁到养母的生命。

    如果她接养母离开,对于生活了多年的熟悉地方,养母肯定是舍不得了,所以,既然不想让养母为难离开这里,那还不如让她来改变这里的本质,让养母生活的地方,看着舒心一点儿,让养母踏着脚下的这片土地,能够不这么坑洼,能够平稳一点儿。

    “哇,老大真的是你啊?”本来小镇上就黑很,突然一个黑影不知道从哪个地方突然窜了出来,一声大吼,哪里还能够让人听出他声音里的欢喜跟面上的表,突然出现的人,有着能够把人给吓死过去的征兆。

    等看清楚了来人,苏莫若才稍微平复了内心的震动,伸出手就在孔一辉的头顶上留下一记暴利,“你这死小子,难道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

    “哈哈,老大你干嘛呢,这都能够把你给吓着吗?你以为我傻啊,以前你就最干这事儿,我们可都是跟着你学的。”揉了揉有些痛的脑袋,看着苏莫若一脸哀怨,他明明就是跟着老大学的嘛,这些东西以前老大就最干了,特别是一些人晚上做了农活回家,她们可都是躲在山地里,突然一下子就窜出来,把别人给吓得要死的当头,突然飞速跑远。

    听着这话,苏莫若眼里不出现一丝柔和,嘴角不察觉的勾起,是啊,以前的苏莫若虽然更可恨一些,很多人都痛恨这丫头,跟个牲口似的不听招呼,如一匹脱缰的野马无拘无束,生活轻松惬意,多好啊,只可惜,再也回不到曾经,她不再是她,苏莫若也不再是苏莫若,她们两种思想灵魂结合在一起,已经有了一种全心的格,也可以是说两人的综合体,并不会只是偏偏倒向一边,以前那个无拘无束的苏莫若不存在了,以前那些让人厌恶的举动,也不会完全再出现。

    “老大你再发什么呆呢。”过年了,大家都互相走亲戚吃好的,而他也是刚才跟父母去了另外一个叔叔家里吃了饭,父母因为还准备在那个叔叔家里再聊聊天回去,他觉得无聊,那个叔叔家里的孩子跟他也根本玩儿不到一块儿去,觉得无趣索就回来了,一路上他还在想着,都只有几天就快要过年了,也不知老大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

    却没想到这么心中念着想着,老大就回来了,还让他第一个给见着,堵在路边把她给吓了一大跳,这事儿可是非常光荣的,在他们的记忆力,老大从来没有被他们给吓到过,胆子大到爆,他们这些男的都没把这老大当过女人,却没想到,去京华大学念了一年的书,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心中一跳,担忧的看着苏莫若,“老大,不会真跟咱们镇上的人说的一样吧,你真让京华大学那些叫兽跟风气给洗脑了。”

    “叫兽你个头啊,跟你们说了很多次了,是教授。”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孔一辉说教授,她就知道他的意思是叫兽,忍不住就是一个爆栗又送到孔一辉的头上,一阵低吼。

    一听这话,孔一辉笑得更灿烂了,仿佛刚才根本没有挨揍一般,“嘿嘿,我就说嘛,老大还是我们的老大,还知道我说的叫兽是什么意思。”

    “好了,天都黑了,也很晚了,我才回来,现在要回家了,我们改天找时间聚。”苏莫若揉了揉额头,看着孔一辉那活跃的样子,知道如果她再不出声打破两人的叙旧,恐怕这小子就准备一路跟着她回家了。

    看着苏莫若伸手揉着额头,狠狠一拍脑门,“啊,我都忘记了,老大你坐了两天的火车,肯定很累了,赶紧的,快回去休息吧,我这边没什么事儿的,你放心吧。”

    “你能有个事儿啊,好了,别在路上耽搁了,快回家吧。”对于孔一辉说他这边不会有什么事儿的话,苏莫若显得蹙之以鼻,好笑的摇了摇头,大点儿的小镇上,能够出个什么事儿啊,更何况,本孔一辉的家世在镇上就算是好的了,父亲听说已经是镇书记了,母亲更是在过年之后就会调到县里去了,两夫妻的上升速度最近是非常的快,如果孔父上去了,级别再查也得是一个正科级,毕竟他在这小镇上的级别就是一正科。如果谁不长眼惹到孔一辉,恐怕,事就不会那么善了了。

    双眼盯着泥泞的地面,速度倒也不像刚才那么慢了,没一会儿,黑暗中,孔一辉竟然就已经看不到苏莫若的人影了。

    站在黑漆漆的街面上,孔一辉摇了摇头,炸了眨眼,总感觉他刚才是看错了,怎么他感觉,老大那不是在走路,是在飘呢?

    心中这么一想完,就狠狠的呸了两口,嘴上骂着自己乌鸦嘴,怎么可能是飘呢,顶多就是老大走的太快了而已。

    但心中也有些疑惑,这地面下了雪,快过年了,为了大家好走路,街道两边的人今天都把雪给清丽了一边,而且今天也出过太阳,雪水化了一地,地面可是很湿滑的,他们走路都得试探着点儿走,虽然老大熟悉这里,但毕竟她已经离开这里快一年了啊。

    摇了摇头,带着心中的各种疑惑,往家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苏莫若都想着一会儿见到养母时应该说的第一句话,心中各种犹豫。

    “怎么还不回来?”柳琴坐在堂屋门口,双眼就瞅着大门口,就希望听到敲门声响起,心中一直念着,希望女儿能够早点儿回家,虽然苏莫若没有给她打电话说今天回来,但她算了时间,今天也该到家了。

    “我说嫂子,你这不厚道啊,我们都来了这么久了,你这顿饭我们可是都还没吃,就等着你一起呢,现在都快八点了,还不让我们吃饭啊。”苏玉儿不爽得很,今天跟大哥是商量好了过来找这嫂子要钱的,大哥始终还是自家的大哥,有啥事儿还是只有大哥帮衬着,而这个嫂子,自从二哥死了以后,跟他们家里,就越发疏远了起来,这样的事她们并不怕,只是觉得,始终还有这一点儿联系,所以,尽量趁着最后还互相能够见得到面,能捞点好处,就是点儿好处。

    柳琴坐在门口,头也不回的继续看着大门口,背着他们,谁都看不清楚她此刻眼里有着怎样的光芒。

    “玉儿,真不嫌累呢,妈跟你们走了大半天来这媳妇儿家里,别说饭菜了,就连水都没给喝一口,妈都没说什么,你再这里唧唧歪歪个什么劲儿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怎么你嫂子了呢,咱们得有点儿礼貌,知道吗?”老太太现在学厉害了,说话知道夹枪带棍了。

    苏玉儿一听,眼睛也是一亮,扭着那生完孩子后还没有恢复过来的水桶腰,走到自己母亲的边坐下来,眼里全都是满满的笑,“哎呀妈,玉儿也是怕你饿着了嘛,不是看着桌上好多菜嘛,都已经冷了,等会儿还怎么能吃啊。”

    “不能吃,咋个不能吃,不就能吃了。”老太太笑眯眯的看着女儿,还是她这女儿贴心啊,每次都是女儿陪着她演一场场戏,就这不争气的儿子,如今总算是讨到了媳妇儿,却没想到如今媳妇儿怀了孩子没钱生没钱养,一想到这些,她就呕得心口疼,不过能怎么样呢,二儿子已经没了,他们老苏家就这么一个儿子了,眼看着就要有孙子来传宗接代了,如果没有,她就算是死了,也不敢下去见老苏家的各位列祖列宗啊。

    老苏家的根,不能断在她的手中了。

    “哦,还是妈聪明,我这一饿啊,竟然都忘记了饭菜冷了,可以就吃嘛。”苏玉儿一张脸上笑意满布,扭着自认为的水蛇腰就走到桌边要去端菜进厨房

    “苏玉儿,这里是我家,请你不要这么顺便,这些菜也不是给你们吃的,我不记得请了你们过来吃饭,所以分量没备足你们的。”没有女儿在边,她不用做什么模范,也不害怕女儿看到给女儿的格上早成什么不好的污点,当年苏有进看上她的,就是这份不骄不躁,不怕任何人的子,如今,面对着这些根本不需要维护的家人,她显得很冷淡,伸手就就直接将苏玉儿手中的碗抢了过来,一双眼睛里满是浓浓嘲讽,说话也丝毫不给苏玉儿留面子。

    能够在快过年的时候跑到她这边来要钱的人,她柳琴不认为还可以给她们留什么脸面。

    “啪——”苏有才本来还坐在一边等着妹妹进厨房去把冷了的饭菜给一遍出来吃,本来他们六点过就到了的,看着这嫂子还识相,在厨房里一直忙活着,没有出来招呼他们,他们也都认为是因为嫂子忙,所以没有说什么,可是却没想到,七点钟的样子饭菜都已经做好了,她端上桌却也不请他们过去吃,甚至连桌边的板凳也都只准备了两张,三个人想要撑一撑场子,给自己找点儿份跟气场,所以一直忍着,看着柳琴搬根凳子看也不看他们的坐在门口,双眼看着大门口,这么一等就是大半个小时,也大概猜到了什么,不过他们可不是什么好惹的,既然来了,那么这顿饭,还是得招待的。

    如果是以前,他们肯定不会吃她这边的饭菜,毕竟没有外面的好吃,没有外面的丰盛,开始今天却不同,不仅有鱼有,还有过年才能吃的香肠,还有一个鸡蛋汤,怎么看怎么让他们眼馋,今天过来走了几十里的山路,好不容易认为可以吃到一顿好的饭菜了,却没想到有人这么不识相。

    一个瞪眼,大掌狠狠一拍桌面,说明,他,不高兴了。

    “大哥,请你注意一下你的动作,现在是你们闯进我的家里,并且并没有征得我的同意,就直接留在了我的家里,还有这顿饭,我并没有预算你们的分量,这是准备给我女儿吃的。”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家人以前是如何对她的,要说她小家子气也好,说她心肠歹毒不顾年迈婆婆体也好,她本就是个没什么问话的乡野妇人,不懂得什么大道理,她只知道自己看到的,承受过的,这家人以前如何对待她,她不会十倍百倍千杯的还回去,但也别指望她去做好人,对他们好。

    这些饭菜,如果女儿不回来,那么,她就是宁愿去倒了喂狗,也不会留给这些在她心中,猪狗不如的人吃了的。

    老太太一向喜欢倚老卖老,而她刚才心里也有了准备,却没想到她这次来了新照,她暂且不去想他们是在哪里学到的,反正今天,这顿饭,她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吃。

    “你让老子注意动作,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这里是我二弟的家,我二弟如今没了,我们也是好心,看你一个女人不容易让你暂住在这里,你竟然还得寸进尺了你,怎么,一顿饭我们还难为你了不成,我苏有才今天就把话搁这儿了,如果这顿饭你让老子吃不成,或者吃不高兴了,老子就一定让你这子也过得不安生。”他苏有才在村上可是出了名的老霸王,谁敢惹到他,他一定整的他祖宗十八代都不认识他,都这么大年纪了,好不容易娶了个女儿有了娃,却没想到这妇人还不给他钱生娃,他妈的他还从来没这么憋屈过,本来他就不是个好人,今天也就定下了,如果这女人不给他钱生娃,她就让这女人没命,或者没房也好。

    到时候他把房子给买了,也照样儿有钱生娃。

    “你……你……”柳琴看着苏有才的这流氓行径和嘴巴里吐出的不干不净的话,心脏狠狠一疼,伸手捂住心脏的位置,呼吸显得有些不畅,“你究竟想要怎么样?”这房子并不可能威胁到她,她只是不想再跟苏有才在这里横着扯,女儿如果一会儿回来看到了,生气了怎么办,她了解女儿,如果到时候真跟苏有才杠起来,尽管女儿在镇上是出了名的凶狠,但毕竟两人始终是实力悬殊,苏有才是个男人,本来就有先天优势,更何况都活了这么多年了,女儿怎么可能是对手,如果把女儿给打伤了,她得自责死。

    “哈哈,现在才知道怕啊,我告诉你柳琴,今天老子跟我妹儿还有我妈就在这里吃饭了,你赶紧去给我把菜上,还有酒,老子最喜欢喝的老白干,去给我买两瓶。”苏有才一听柳琴显得有些妥协的话,立马借杆往上爬。

    柳琴听了气得半死,老白干,还一来两瓶,虽然这酒不算很贵,但她现在,一个月甚至生活费才两块钱,这个人一来就是两瓶老白干,一瓶五六块的老白干,听他说这话,就似乎这东西不要钱一样。

    “你怎么搞的,还愣那里了啊,赶紧的啊,再不去信不信劳资把你这房盖子都掀了?”苏有才一个瞪眼,作势就往往外面走去。

    “苏有才你个挨千刀的,今天你如果敢在我这里乱动,我一定到镇派出所甚至县警察局去保安,我一定要让你好看。”柳琴心中苦闷,没有了丈夫,她时常要受到这些人的欺负,她外表坚强,实则内心,却很想要丈夫还在,能够帮她,保护她,跟这些人大干一架,可以让她得到片刻安宁。

    “好啊,你去报警啊,你看老子怕不怕,老子又不是没去蹲过那派出所,不就是进去蹲个十天半月嘛,那多好啊,每天还有饭菜吃,多好的子,老子还就天天盼着进去呢。”苏有才不爽到了极点,这死娘们竟然一点儿不识趣,竟然还说要去告他,苏有才一双眼睛里满含凶光。

    “好,好,苏有才你有种,今天,我就还一定去报警了。”因为气愤,柳琴一张脸涨得通红,双目充血看着苏有才,体哆嗦,转就要往大门口走去。

    却没想到没走两步,就让跑上来的苏有才给抓住了衣领,直接往后一拖,门是让柳琴给打开了,可是她的整个体,都让苏有才给狠狠的一拉一甩,扔回到了快到堂屋的门口。

    心一阵发闷,眼前冒着金星,有些花,想要说话,却发觉根本喘不上气儿来。

    柳琴摔倒的地方,正好跟苏玉儿是侧面的,虽然隔着有一些距离,但却不算特别远,苏玉儿还是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柳琴那一下子变得煞白的表,拽了拽母亲的衣袖,试图说些什么。

    却没想到老太太现在正看得起劲儿,一把挣脱开女儿摇着她的手,蹙着眉头道:“你这死丫头干什么呢,让他们俩弄去,我倒要看看柳琴这个人能够怎么反击,今天过来走了这么远的路,钱没要着一分,竟然连顿饭都不给我们吃,她活该受点儿罪。”说着,老太太又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了儿子苏有才跟柳琴两人的针对的场面上了。

    嘴巴里还疑似砸吧砸吧着的津津有味儿声。

    看着母亲这个样子,又听了这些话,苏玉儿也认为在理,点了点头,继续看着自家大哥怎么狠狠教训柳琴。

    “现在你去告啊,老子今天就跟你说了,你如果没本事把我告得在牢里坐一辈子牢,从今往后,你就别再想有什么安生子好过。”

    “好大的胆子,苏有才看起来你最近是皮又痒痒了吧。”一道尖锐的女音响起,直接把苏有才给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面色也变得难看得很。

    出现的女人有着一张还算漂亮的脸蛋,只是那声音那气势,却一点儿不似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也是才出现在镇上的,看起来年纪不过四十岁,不过整个人的气势却比男人还强势,不知道为什么过来之后跟柳琴做了邻居,就隔三差五的过来找柳琴,看起来家境也不是非常好,有着一个十五岁的儿子,柳琴带着她一起做活,一来二往,两人竟然就这样成为了朋友,之前因为娶不到媳妇儿,苏莫若离开后,他们也来这边找过柳琴麻烦,却让女儿次次都打法走了,而今天,也是因为实在没钱生儿子,老婆都跑回了娘家,他们一家才没办法过来的,还估摸着这个时间这个女人应该带着儿子去了其他人家里吃油大(过年了很多人家里都会杀猪吃饭,农村的人,都把这些饭叫做吃油大),却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突然出现。

    姚凤几步奔到倒在地上起不来的柳琴边,眼里满是担忧,“你怎么样了柳姐。”

    吃力的聚集自己的视线,看向姚凤,心口真真闷疼,呼吸不畅,额头上都已经见汗,狠狠的闭上眼睛试图调整一下自己的呼吸,却没想到心口一阵尖锐的刺疼干感传来,让她闷哼出声,“疼——”这个字,自然而然流泻而出。

    一听柳琴竟然说疼,姚凤也慌了,她住在隔壁,儿子在她刚出来的时候也醒了跟着她走到门口,所以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对着外面喊道:“靖儿,靖儿快过来。”

    话音刚落,外面就听到了匆忙的脚步声,随后一张清秀中带着稚嫩的俊逸脸蛋就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白皙的皮肤根本不似这样小山沟里会养出来的人,姚靖一进门就看到了母亲蹲在柳琴的边,顿时意识到了什么,快速朝着两人奔过去。

    “柳姨怎么了妈?”姚靖也不敢伸手随便去动柳琴,他从书上看到过,如果伤者看起来面色难看,而他们又不能确认对方伤在哪里的话,最好还是先别动,询问清楚状况再说,而且,柳琴一看就知道是被摔的,转头看了一眼苏有才,猜到肯定又是柳姨的这个极品大哥来找事儿了。

    “妈,你先看着一下柳姨,我马上出去请卫生院的医生。”说完,就往外面跑去,但顺手,还是关上了大门,这两天天气冷,大门口的门关上还是要好一些,虽然里面还有一个露天的小坝子,但能遮挡一些寒风就遮一些。

    却因为没有来得及看路,直接跟外面准备往里面走的人撞上了。

    “啊——”苏莫若倒是没有什么事儿,本底子在那里,哪里可能会让人这么一撞就飞或者疼的,只是让别人突然撞上来,本就有着习惯,所以直接全部防御起来,当姚靖朝着苏莫若撞上来的时候,苏莫若是没事儿,但姚靖却让撞得往后面退了好几步才稳下来,肩膀上,就跟被重锤给狠狠的锤了一下似的,疼得厉害。

    “你是谁?”蹙眉看了一眼,是她家啊,可是这个男孩儿,她却不认识,就算是苏莫若的记忆里,以前在这镇上,她也没见过,而且看看人家那长相那气质,看起来应该也不是这个镇上的人。

    姚靖也蹙眉看着苏莫若,又看了一眼后面柳琴的家,想着母亲以前说说过柳姨有一个养女,很能干,如今在京华大学读书,但是听说子很野,他在镇上也生活了快一年了,大概也知道了这种野子的名声究竟有多臭,双眼就这么直直的盯着苏莫若,忘记了要去镇卫生院,开始研究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儿,到底是不是柳琴的女儿。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看着突然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边的男孩儿,又看了一眼自家那紧闭的大门,“你怎么会从我家里跑出来,我以前也没见过你,你是谁?”

    这话总算是让姚靖断定了他的猜测,停止了心中的想象,突然想到里面柳琴的状况,心中大惊,他竟然因为要猜测这个女孩儿是不是柳姨的女儿,而耽搁了要去给柳姨请医生的时间,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再跟她说什么,一把推开苏莫若就就往前面奔去。

    路上有些打滑,看起来他还是不大习惯走这样的路,跑了没多远就让打滑的地面给弄得摔了一跤。

    看着男孩儿的影,摇了摇头,虽然对于他的做法很疑惑,不过她的心里,竟然没有丝毫对他不好的印象,反而有些淡淡的喜欢,再次抬头看向大门口,心,却突然狠狠一揪,手中提着的袋子狠狠捏紧,慢慢的朝着大门口走去。

    敲门的时候,苏莫若显得有些紧张,想着一会儿进去之后养母肯定会很激动,她也会激动,就开始在门口调整心,总算是调整好后,伸手敲响了大门,等着里面有人来给她开门。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人过来敲门,反而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声音放得比较低,不过却能够听出气氛并不好,心里一股不好的预感猛然袭来。

    伸手试图将门给大力推开,却没想到,门轻轻一推就开了。

    大门缓缓的打开,里面的一点一点景象,也逐渐出现在她的眼前。

    这,完全跟她记忆中的景象不同啊,这里,应该是干干净净的,养母最干净了,更何况知道她要回来,她一定会坐在家里等着她,可是现在呢,这里乱得很,甚至还有着三张碍眼的脸孔在。

    定睛一看,心脏仿佛都停止了跳动,手中的包“砰”的一声砸在地面上,脚下如飞,迅速奔到倒在地上的养母边,也顾不得看她边的呆着的女人是谁,一把将其推开,“滚开,你们把我妈怎么了?”看着地面上因为痛苦已经面色煞白,额头上布满了浓密细汗的柳琴,苏莫若这一刻终于体会到了心如针扎对感觉,原来,心真的疼起来,真的会有种跟针在上面使劲扎的痛觉。

    “小姑娘,你别着急,你妈可能是伤到哪里了,我儿子已经去请卫生所的医生过来了。”姚凤有些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孩儿,想了想,心中也大概对苏莫若的份有了认知,想来这就是镇上人都厌恶的煞星,野丫头,柳琴捧在手心里疼的养母苏莫若了吧。

    看着这女孩儿突然回来,看着养母这样能够变得这样伤心,一张脸上的担忧跟慌乱毫不掩饰,她也大概能够猜到,柳琴为什么这么疼这个女孩儿了吧。

    一个孩子再可恨,总是有那么一两个人是可以让她心软,可以成为她的软肋的,能够考上京华大学,能够因为看到养母这个样子而露出害怕表的人,再坏,又能够坏道哪里去呢。

    “谁让我妈成这个样子的。”也没敢去动柳琴,稍微检查了一下她的体,前世的龙组顶尖成员生活,也让她有了一段时间去学习一些简单的医术,稍微的一些检查跟皮毛还是懂的,否则,他们出去执行任务,如果被追杀到荒山野岭,没有自救能力,那就只能等死,所以柳琴体的伤势,她稍微一检查,也知道是因为心脏问题,还有背后的脊骨给摔到,本这些年来的劳累就让她落了一的病痛,现在,恐怕是摔到了,必须要到医院里救治。

    姚凤一听,连忙伸手一指,“就是她,你爸的大哥。”

    一听这话,苏莫若偏头看了一眼姚凤,心中对这个女人的感觉好了很多,毕竟没有几个女人能够在这个时候,还能够知道跟着她站在同一阵线仇视一个人,并且,介绍得这么有水平。

    她爸的大哥,而非是她大伯,想着,嘴角不露出一个笑来,“你帮忙看着一下我妈,她现在动不得,我们得等着医生护士过来检查之后,带她去医院。”

    “嗯,我知道。”点了点头,她现在也很担心柳琴,特别是她的这个表,把她给吓着了。

    苏莫若从来不认为这家人有这么可恨过,以前,她还没有准备插手进来管这些事儿,可是今天,这些人,实在是欺人太甚,就算柳琴最后让人救过来没事儿了,她也不会让苏家人再好好过子。

    不就是谁比谁狠吗?

    无论是苏莫若,还是前世的她,都没有一个,是好角色。

    ------题外话------

    亲们,万更了哦,多多支持哦,么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