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重生第一弹

    听着父母的话,想着自己心中的想法,也不准备再瞒着父母,宁天华知道,如果他在瞒下去,保不准父亲就会让人插手这件事,从而打乱他的计划,到时候贸贸然的上门认亲,如果让这个大女儿排斥他们的话,又该要如何处理。

    深呼吸一口气,拿过旁边的公文包,将里面十多天以前所得到的资料给了两位老人,便解释道:“爸、妈,我并不是不想要找回宁柠,只是我查到了这个丫头的生活坏境跟格,完全跟我们的想法有很大的出入,也可以说是,她跟我们这个家庭,现在有些格格不入,她的子,有些嫉恶如仇,当年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我们都是将她给遗落了,她也是一条生命,可是我们却任由她流落在外十八年,这十八年来尽管我们是在用心寻她,但是她却不知道,而且,她似乎是一个很死心眼儿的女孩儿,认定了的事,从来不会轻易做更改。”

    “那找你这么说,我们是不能认回宁柠这大孙女儿了?”宁老太有些激动起来,双目直直的看着儿子,捏着资料的手有些颤抖,体猛然坐直了起来。

    旁边宁老爷子也是极力安慰着妻子的绪,妻子有高血压,可不能这样激动。

    “妈,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我们需要安排一个合理的时机,到时候能够让宁柠更加容易接受我们。”当他看着资料里显示女儿的生活部分时,就仿佛是有一把钝刀在剜着他心口的,一次比一次疼,跟在他们边的子女,都能够安安稳稳过子,甚至过得比一般人更好,要什么有什么,可是这个女儿呢,生活在那样贫瘠的地方,想要什么都不可能满足她,养母独自养着她,想要吃点儿,对他们来讲,竟然都是奢侈的存在。

    宁老太跟老爷子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一点一点的沉默下去,也不再坚持着要马上认回宁柠了。

    宁老太缓过来了后,便开始想着要如何接近孙女儿了,这么多年她都没照顾过这个孙女儿,现在人既然已经到了京城,自然也就想着过去照顾她。

    这一点宁天华也考虑过了,心中也有了计较,便对父亲道出了自己的想法,“爸,我有个想法啊,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听着这话,宁老爷子就好不给脸的啐了一口儿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说什么需要经过我的许了。”

    这话让宁天华面色有些讪讪,是啊,从小到大,无论干什么事,似乎他都比较忤逆,“我是这样想的,这丫头显然是有些孤僻怪异,而在亲方面却从小欠缺,所以,我们可以从侧面打动她。”

    “你的意思是?”老爷子眯着眼,琢磨着这件事要如何从侧面来打动这个大孙女儿,让她得意心甘愿的认祖归宗,回到宁家。

    “妈不是也想宁柠吗,不如我们给她们制造机会,让妈跟红雅两人先去跟这丫头认识,然后慢慢的我们再出动……”用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将自己的这个想法讲了出来,心中却非常认同这个机会,只是这个计划还需要得到大家的支持跟认同。

    其他三人听到这个机会,也都不约而同的点头。

    老太太跟连红雅更是欢天喜地,一张脸因为兴奋而显得稍红。

    ……

    离开公园,在路面小摊买了一份豆浆一根油条,简单的吃过早餐后,便想着今天一天要如何过了,这是她来到京华的第一个休息,心中不免得好好规划一下今天的时间。

    偏头突然就看到了眼前一家影响店内的电视正放着广告,上面的一个广告,正好是对准了1995的年份,脑中突然一炸,不是想要赚钱吗,不是觉得钱不够花吗?不是没有生财之道吗?

    想着97年的亚洲经融危机,想着在这次危机里,有多少人一夜之间家财散尽,又有多少人在一夜之间暴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次的经融危机,前世对索罗斯倒是恨得咬牙切齿,毕竟他让她的国家遭受到了那样大的金融风暴,国家也因此而风雨飘摇,众人对她的评价便是:天使与恶魔的化;可是今生,这小老头儿倒也让她心中对他改观了不少,至少,他让她知道了先机,知道了如何在这里面牟取最大的利益。

    她前世今生的份相差太大,如今既然只是为了她跟养母两人生活好点儿,那么,这既定的事实,便不是她一人之力便能够挽回或者更改的危机,那么,她也只能自己在这次事件中,牟取自己的利益了。

    摸了摸口袋里的钱,拿出来数了数,存折里面还有两千多没有动,上还有几十块钱,想着两千多块钱进一次赌场,倒也不会显得太寒酸。

    嘴角微勾,也已经在心里给自己下了决定,两千多块钱进一次赌场,像她这个年纪这样的家庭,应该也算是“豪赌”了吧。

    心动不如行动,这才刚入校,肯定是不能逃课的,而且图书馆那边也还有工作,所以她也只有今天一天的时间可以去赌场玩玩。

    迅速回了学校将存折拿着去银行将钱取了出来,剩下十块钱保存折,然后去了一家服装店逛了一圈,便打车去了京城内最大的赌场。

    因为她年纪才十八岁,所以自然需要一番装扮,这些事在她去赌场前便已经装扮好了,此刻的苏莫若,恐怕就是养母柳琴站在她的面前,都不一定能够认识她。

    一嘻哈牛仔,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看起来就像个街头混混,根本不似一个女孩儿,一举一动,均显她的“男人风”。

    因为不是豪赌,只是小赌行列的人,所以,也只是进入了这间京城内最大最豪华的赌场第一层,周围都是一些穿着普通人,一声比一声大叫的鬼嚎鬼叫,还掺杂着一些鬼哭狼嚎,让苏莫若有种想要一巴掌扇在这些人面上的冲动。

    这些人的心理就是不正确,既然来玩儿,就得玩得起,又玩不起,到头来输了就哭,他妈的哭有个用。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