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木槿真的是去洗澡,挤了很多的沐浴露,想要洗去一血腥,一疲惫,一铅华。

    水液混合着沐浴露流进眼睛,眼胰腺一下子收缩,将痛楚清楚的传达给大脑,一瞬间,恍若失明。但是那抹贯彻大脑的刺痛却只持续了数十秒,就消退的干干净净。

    其实,一瞬间,木槿真的以为是,失明了。

    伸手抹去镜面上的水蒸气,木槿第一次,那么仔细的端详自己,她知道,她和前世长得差不多,所以,几乎不去照镜子,是不自恋还是逃避,这个也说不清楚,前世的事,她都快忘光了,当初,在那座墓。看到她的尸体的时候,很淡漠的,仿佛那是别人。

    最后一次去那个地方的时候,尸体不见了,估计是被血榜的搜去了,然后,就该起疑了,然后才这样,不看待后生小辈那样,处处迫她,就像是一场游戏,一场幕后主导者自认为精心策划,虽然被看透,但是棋局里面的棋子还是不得不乖乖听话,因为,似乎被捉到本,还曾记得,她说过:糟和更糟。她宁愿选择糟。

    只是因为主权者的好奇,其实一直都是这样,掌握忠重权的人,能够轻易的决定他人的生死和下半辈子的一切,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在那个年代,不顾一切,抛弃一切,即使是踩着最亲的人上位,也不足惜。

    权,能让人痴迷。

    用手指描绘镜子中的自己,眉眼弧度,脸型,当真应了那一句话,眉眼极美,山中仙人,林下之士,国手丹青,难描之姿。所以,他们,是不是也只是看中着一张脸。虽说,以貌取人不好,但是现实生活中,以貌取人的人占的都是多数,触手冰凉的镜面,和温的喷水,蒸腾出杳杳白雾,盘旋着上升。

    水雾迷蒙。在沉默中清明,让思想越发透彻明亮。

    …………………………………………………………………………………………………………………………………………………………

    “奈森公司再创辉煌,实现当年那传奇的神话,拿下服装精英设计奖。”新闻联播的主持人正介绍着自己手中的资料,木槿依偎在沙发上,手中撰着遥控器,眼神似乎是在发呆,沐浴后,头发披散下来,尾梢还沾着雾气,湿漉漉的。

    “少爷,把头发擦擦吧,这样容易感冒。”江韵熙递过来一块纯棉的毛巾,木槿如若未闻,依旧定定的看着电视,也不知道是在看新闻,还是在看电视柜上的花。这个样子,让江韵熙很是担忧。

    江雪擦桌子的动作渐渐停止,看着自己的哥哥对那个孩子嘘寒问暖,但是那人却不冷不,眉头紧皱,芊芊十指紧紧的抓着手中的抹布,连抹布中的水都被抓出来了。

    木槿似乎是察觉到那抹目光,遥遥然转头,扫了江雪一眼,江雪一窒,褪去温和外表,冰封千里的森冷充斥着那淡漠的眼神中,仅仅是一眼,就足以让人生出敬畏之心。

    “嘎吱。”沉重的桦木大门,被推开,一个人蹬蹬的跑进这里,一眼就先注视到木槿上,凌雪诧异的捂着嘴瞪大眼,像是不认识的看着木槿,指尖都在颤抖。

    不复昔精致的妆容,素颜流露出纯雅的美丽。

    “木……槿?”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木槿没有去看凌雪。昂起头,看着墙上的钟表,木槿拍拍袖子,像是没有看见任何人一样的,去厨房拿了一包薯片,走上楼梯。去了二楼,徒留三人呆立在原地。

    凌雪气喘吁吁的,努力平复自己的惊愕,看看熟悉的江韵熙,又看看江雪,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绪,一把把江韵熙扯出去,来到门外。开始询问。

    “到底怎么回事,木槿,谁是木槿?”凌雪美目睁大。江韵熙单手插兜,揉揉自己的头发,“就是你刚刚看到的。”

    “怎么可能。”凌雪满是不相信,她记忆中的木槿意气风发,何时像这样颓散,怀疑的目光滴溜溜的打量江韵熙,确认对方不是在说谎,凌雪这才惘然,“怪不得呢,要是一个男的,保不准是一个风流大少,亏我还以为………………诶,原来是和我一样的女孩子。怪不得。”

    看着喃喃自语的凌雪,江韵熙摇摇头,“好啦,你来有什么事么?”江韵熙不是很喜欢凌雪,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人之前抱得心思,还有,她和血榜联合起来,陷害过木槿。

    “我。”看着江韵熙的神色,凌雪也自然想到自己以前做过的事,脸庞一红,“我,只是来看看,她,没事吧。”

    “很好,你可以走了。”将美女直接干脆的拒之门外。凌雪一把撑住门,阻止江韵熙将门关上。

    “喂喂,我来问问,奈森公司,我还要不要继续待下去啊,总裁都换人了,为什么,木槿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么偌大的公司,说送人就送人了?”凌雪有一点磨牙啊。

    “你呆不呆。”没好脾气的江韵熙恶然出口,啪的一下合上门。

    凌雪被挡在门外,愕然许久,久久之后,深喘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转离去,“算了,不跟急的手忙脚乱的人计较,我很好脾气。”

    ………………………………………………………………………………………………………………………………………………………………………………

    江韵熙一清爽的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忽然僵硬在原地,看着木槿趴在他的上噼里啪啦的打着字,也不晓得是在干什么。

    “少爷,您。”江韵熙觉得心跳的很快。木槿低头闻言并未抬头,但是还是回答了江韵熙的话,“那里有别人的气息,我今晚睡你这。”

    也不晓得为什么,江韵熙听到这句话脸庞居然红了,木槿坐起来看看江韵熙,忽然绽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眉眼弯弯,恍若恢复到初到中国的那个木槿。脱离半死不活的游魂状,木槿合上电脑。有一些戏谑的看着江韵熙,“你想多了。”

    “咳咳。”江韵熙尴尬的咳嗽几声,多来积压的负面绪在几句话之内消散的干干净净,所以才被一直吃的死死的吧。江韵熙走到边坐下,言又止的看着木槿,木槿转头,不去直视江韵熙,“我很好,就凭他们,还想弄倒我,现在估计,急忙的是他们吧。”

    “我们一起睡。”江韵熙拉过被子,自己钻进被子里面,木槿往里面挪一挪,伸脚踢踢江韵熙,“诶诶,你睡沙发,要不地板,再不信你睡门外。”觉得脸庞有一点燥红。语速加快。

    江韵熙支起子,坐着看着木槿,木槿被盯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靠的那么近,才第一次发现,其实,江韵熙真的比她高,坐起来灯光投过来,几乎全部都被挡住了。

    江韵熙伸手将木槿脸庞边的头发揽到耳朵后面,动作轻柔而心细,看着木槿似是出神的看着自己的下巴,江韵熙淡淡一笑,欺低头,凑到木槿面前。温的鼻息触脸可感。

    暗自庆幸木槿还在出神,就差一点,就可以碰到了。

    “吱呀。”门被推开,“哥哥,我。”江雪欣悦的声音暮然僵硬,江韵熙十分尴尬而恼火,无奈的看看脸上露出痞笑的木槿,伸出手拉拉孩子光滑细腻的皮肤,转看着一脸惊愕惨白的江雪,她手中的牛杯在颤抖。

    江雪愣愣的看着木槿从她哥哥后探出脑袋,露出一抹颇为狡诈的笑容,即使明白那只是那个孩子的恶作剧,但是心还是不由自主的颤抖,指尖泛白的紧紧掐着杯子。

    “小雪啊,你先下去吧,明天早上不用你来叫起了。”江韵熙摆摆手。

    江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答应的。迷茫中转离去,还把门带上。

    叹了口气,多好的气氛,一下子就被破坏了。还能回来再亲一个不?

    木槿抓抓头发,看着眼神哀怨的江韵熙,鬼鬼的笑笑,拍拍人家的额头,自己钻进被窝里,缩成一团。

    ……………………………………………………………………………………………………………………………………………………………………………………………………………………………………………………………………………………………………

    墨水说:我要初三期末考了,童鞋们,给我祈祷吧。愿此次不再挂机。。。。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