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咏拳直接上手,拳脚相加,速度是普通人无法比拟的。

    黑袍风衣飞扬间,被罡风刮的凹凸的地面,无声的指控这两个人打架是多么的禽兽。

    墨伊夜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场内,他一直想知道木槿的极限是哪里,这一回,绝对不能错过。

    木槿不和他硬碰硬,因为没有用,以柔克刚,一味躲闪的木槿让主很是恼火,这是别人的体,他使用起来不是那么灵活。

    一爪抓向木槿的衣襟的时候,被木槿两个指头狠狠戳向掌心,但是主无畏,掌心刚硬,可不是两个瘦弱的指头戳的破的,但是他猜错了木槿的心思,被大力推着向后飞去,木槿在地上一蹬,现代版的回旋踢狠狠踹向郁少杰带着面具的脸,而脊背在手的上空,空中飞跃配合着回旋踢,巧妙的化解对方的攻击并给了对方一击。

    被面具遮住了眼的主看不见木槿,但是却凭借着空气的流动,准确的抓住木槿背后的衣服,想要把对方向下拉,并且右腿膝盖顺势待发,就等那刚硬的膝盖撞碎脊梁骨的那一刹那。

    惊险的场面让所有人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场内的一幕。这可不是拍电视,这可是用生命作为赌注的。一场生死搏斗。

    但是木槿伸手抓住了郁少杰体上风衣的帽子,借势改变形,由背向下改为面向下,快速的转换,让被抓住的衣服生生撕裂,露出里面黑色的衣服,一手肘打向面具摇摇坠的脸,一拳头砸向带着汹汹戾气而来的膝盖,一只腿的膝盖砸向郁少杰的腋下。

    两相撞。马上分开。

    木槿外面是一件白色的劲装,但是里面还穿了一件,脚上穿着长筒高帮靴,黝黑铮亮的鞋头,流露出沉闷的肃杀之气,里面显然也是一件劲装,但是是黑色的。

    ‘郁少杰’初次交锋就被伤了好几处,脸上银色的面具出现龟裂,渐渐的破碎,面具下的面容让人尖叫连连,刺耳的尖叫让被占据体的郁少杰一下子苏醒,慌乱的伸出手捂着脸,那一张漆黑干龊的脸,就像出墓的古尸,他透过手指缝隙看向木槿的眼神,几乎可以媲美X光线了。

    “主,也难亏你的心思了,这皮肤虽然难看,但是却刀枪不入,但是,如果有了冰魔珠,这肌肤可该是洁白如玉的,而且也是刀枪不入,横天逆功会更上一层楼,我就不是你的对手了,可惜,自私害死人啊,今天,你就注定死在这里。”木槿揉揉手,震的手腕发麻了。

    郁少杰形颤抖,主在他体内咆哮着,‘快去杀了她,杀了她吸收了冰魔珠的力量,更好。快啊。’但是郁少杰却犹豫了,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灵魂了。

    木槿有一些可惜,怎么子夜宝剑就不在边了呢。话说,她把子夜落在哪里了?【= =】

    从绑在大腿上的绷带上取下来一把匕首,在手中玩弄着,泛着寒气的匕首在手中翻转,出现朵朵光花。

    刀背在手后,木槿出击了,一蹬地面,形掠过几米,一下子便冲到郁少杰面前,速度居然是刚刚的两倍,他们围观的只觉得眼前一晃,郁少杰那边便火花四溅,武器碰撞的声音响彻空中。堪比钢铁般的躯,匕首是划不破,但是衣服,却破得了。

    郁少杰迷迷糊糊中又被主占据了体,主一边狰狞的笑着。

    “哈哈,诅咒的滋味不错吧,我等着诅咒的实现,看你的消亡,”恶毒的语气却丝毫没有撼动木槿出手的速度,反而越发的快了,一些人,在面对巨大困难的时候,反而会更加坚强。

    内力对拼,木槿始终没有使出全力,要是在以前,立下生死状,就没有人敢背后偷袭了,因为月朝皇后的神明保佑她的子孙,而且,那时候,迷信的,这个时候,灭了主,当了螳螂,被血榜做了黄雀,她可会冤死的。

    背撞到篮球架的杠子,木槿一转,郁少杰一拳头打过去,直接把那铁杆子打出一个洞。

    在万人的注视下打架,也不晓得是什么滋味,特别像选神马武林盟主的。

    木槿和控制郁少杰体的主打了一个小时了,纵使围观的同学知道两人对招又狠又决,而且那被踢踹的坑坑洼洼的地面和墙面,胶战很艰难,但是看久了还是觉得很困的啊。

    话说,这两位耐力真好。

    主已经没有耐力了,冷声哼笑,居然不顾木槿当袭来的一脚,直接扑上去,一掌就要拍向她的天灵盖。

    就在大家以为木槿会闪开的时候,木槿却出乎意料的直迎而上。

    气波四散开来,宛若强风,看来电视剧描写的那剑气一扫一倒一大片,也不全是糊弄观众的。

    木槿单手啄向郁少杰的手腕,扣住脉门,另一只手直刺向那双完整的眼睛,一只脚狠狠踢中郁少杰的骨盆,另外一只脚踢向他的脖颈。四肢全用上了,人自然要倒了。

    这一场战争,先失掉耐心的人先输。而木槿的耐心,向来强的令人发指。

    主也没想到强硬的对打,长孙木槿居然用卑鄙的手法,那招蓦然回首。以诡异的方式叼住脉门。他不以为意的笑笑,废的是郁少杰的,这个躯体废了,它还可以再找一副。

    但是,它错了。木槿,它昔教导出来最得意的弟子。怎么会顺它所想呢。

    两指刺穿了眼睛,穿山甲最弱的地方就是眼睛,郁少杰也是,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的,勾住眼眶,一脚踢碎了盆骨,另一只脚勾着脖子,在背向地上倒去的时候一个翻跃,郁少杰就被她按在地上,抵在郁少杰脖子边顺势待发的膝盖狠狠压下去,一下子压碎了脖子的骨头。

    手里的刀划破手掌,木槿把鲜血迸发的手按在郁少杰的脸上,血液一下子,像是有活力的冲向五官,纷纷涌进去。不一会就听见里面传来吱嘎吱嘎的声音。

    木槿站起来,掌心里的伤口,目光漠然的看着它神速般的愈合。

    “不,不可能。”主不甘心的声音诡异的回着,木槿伸出脚,踏在郁少杰的脸上,“你忘了,你是附的,就算这个人横天逆神功练得再好,他也不是你,他的脉门,捏住了,三秒之内,什么内力都会呆滞,对我来说,三秒,杀你,足够。而且,你又忘了,冰魔珠,在我上,你才死定了。”

    一脚把头踢得远远的,撞在墙上碎成一片。

    “啊。”一些胆小的女生一下子惨叫。

    在轰乱声中,木槿还是清晰的听到有一个人,轻轻的说。

    “少爷。”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