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咦,人呢?”七七八八的来者狐疑的出声询问,举目四望。被夜色吞没的森冷,一阵晚风吹来,便细琐作响,也分不清方位,连人也追踪不到了。

    “老大,是不是我们的行动被察觉到了,当初那个人,可是一举挫伤我们九重阁的暗杀部呢。还是最擅长摆阵消耗敌人体力一出必杀的元妍首领,都被废了一只脚。更何况他们这些小人物。

    “可是,榜主说,那人有重伤在,定不会大打出手,我们只要。”另一个还未说完,在黑暗中被老大瞪了一眼连忙噤声。

    “拖垮我,让我没有剩余的精力再去大西洋挑他的老巢是么?”一声轻笑,一袭白光,一下子扫过所有人的脸,木槿清楚的捕捉到四分之一秒里那位老大的表,不可思议懊恼惊讶略微恐惧惊疑奇怪。

    目标人物一出现,几个人立刻出手,不是那手枪,而是刀具匕首暗器。

    从四面八方瞬间包围巧笑嫣然立在巨石上,背对月亮的消瘦影。

    “真看得起我。”五指一收,一颗小石子顺势弹出,同时影一跃,侧一把踢开斜飞而来的武士刀。石子击中一个人的心脏,打的肋骨横穿肺部,他闷哼一声,顿时跌落,借助踢踏武士刀的力量,半侧横飞,历的匕首贴着腹部扫过,木槿一个半空翻,一下子飘到包围圈的上方,在首领的头顶悠悠然飘过,同时伸出左脚,狠狠的踹向背后空门大开的首领。

    不用枪械,担心被她当做借机,引的他们互相开枪杀引起愧疚不安恐惧,干脆的近搏企图用男子和女子无法比拟的体力来拖垮她,打的是如意的好算盘,可惜,遇到的是她。

    踩在地面上顺着惯后退好几步,看着如狼似虎的不要命扑过来的几个人,悠悠然一笑,摸出的两颗如婴儿拳头大小的冰凉珠子,一下子扔向几个人。如花的精致面容用上杀戮的笑容,樱唇轻吐。“破。”

    珠子刹那间四分五裂,土黄色和殷红色的汁水瞬间沾染所有人。同时那股恶臭倾泻而出伴随的还有鲜血的腥臭。一下子染上他们的脸庞衣襟。一下子便如入水的滚烫油泽翻滚起来。

    燃起小小的火花,迫他们不得不停下来。月下宛若天仙下凡般的孩子却让他们心头一颤。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顿时划破夜空,久久回连绵不绝声波强劲力群雄。【滚蛋】

    一个人顿时翻滚在地上,伸出手抓着自己的肌肤,仿佛要把肌肤同衣服一起撕裂。朦胧夜色月光中,隐约可见肌肤之下一团团凸起的东西在游动,所经过的地方都留下一道骇人的血痕。

    所有人都在地上翻滚,其中几个意志‘薄弱’的,干脆自己了解了自己。

    这,颇似埃及金字塔的守墓蛊,来无形去无踪,入体便四散开来,以血为生,千年来不曾吸收新鲜的血液,这一初碰,便兴奋开来,如万蚁噬体,**的痛苦他们可以忍过,但是看着自己的肌肤,被体内的不知名东西一点一点蚕食,连活的微末希望也没有,不如自我了节。

    “你,我们在地狱等你。”那首领恶狠狠地看着木槿,充满血丝的眼眸里面,满是凶恶。死不瞑目。

    木槿低头拿出一个小瓶子,嘴里轻轻呼出口哨,一曲悠扬神秘诡异的曲调徘徊在空气里,令人起寒毛疙瘩。

    从尸体里爬出一团如鲜血般凝固起来的东西,在木槿幽深的呼哨中,爬进放在地上的瓶子里,被木槿塞上瓶盖后,在乐声停止后,剧烈翻滚起来,冲击着玻璃的瓶面,似乎是想要出去,可惜一丝缝隙都不留的瓶子,彻底断了它的念头,殷红的鲜血渐渐停止搅动,沉积在瓶底,变成一块黑乎乎的海绵样子。变幻多端,入水则无形,曾经夺取多少百姓命的百蛊之首。盾无形追无际。

    捏着瓶子,木槿淡淡的笑笑,“等我啊,不好意思,似乎连地狱我都进不来,看吧,鲜血沾染的太多了,阎王都留不下我这尊大神。所以,你就慢慢等吧。万年之后,等你怨灵成型了,也找不到我。”

    踏着枝头,悠悠然飘过,素手摘下一枚树叶,放在唇边,清幽的吹出一曲小调,轻快而悠扬中带有睥睨天下的傲气和不拘。引得草丛里面栖息的动物灵敏的抬头,跟着调子走。

    杂七杂八的动物都有。连那蟒蛇啊老虎啊,都跟着走,不用怀疑,木槿要上演一出中国版《异形》

    ………………………………………………………………………………………………………………………………………………………………………………

    第一波击杀被阻,第二波追杀随之而来。

    这回是远程枪械击杀,噼里啪啦的颇像打鞭炮,至于木槿的盟友,神出鬼没的蛇群们,人蛇乱成一团,人类有人类的进攻方法,蛇有蛇的拖延方法,木槿悠悠的吹着树叶,一跃千里,足尖轻点地面,瞬间飞出去千里之远,子弹追击的都是残影。

    要横穿闹市。出手截了一辆出租车,把司机踢下去,木槿取而代之,之后就是美国大片才会上演的生死时速,左拐横插,卷起一阵烟尘和其他车主的不满,黑色劳斯莱斯幻影好几辆追着一辆出租车在高速公路上狂奔。时速已经提到出租车所不能再提升的码速。

    后面的车已经慢慢近,木槿一点紧张的神色都没有。一踩刹车脚踏板,打开车门直冲而出,一把跃上高桥护栏,一个跳跃的入水姿势潜入水里,后面的几辆车没想到本人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措手不及直撞而上,昂贵的劳斯莱斯幻影顿时碎裂成飞扬的碎片,被暴起的火焰吞噬。

    尾随而来的人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拿出对讲机。“潜水部队准备,目标进入33区。完毕。”

    ……………………………………………………………………………………………………………………………………………………………………

    这座大桥横跨海域,底下自然是海洋,木槿悠悠的游着,一点也不见被追杀的狼狈感觉,反而有一些飘飘仙了,把内力成一条直线,向周围四散扩开来,鱼群们顿时齐涌而来,银色的鳞片闪闪发光,一下子吞没的木槿,让本来发现影的潜水艇们顿时头大如斗,该死,有鱼不断冲击潜水艇。而且老大要他们追击的人被大群鱼吞没,这算不算死于鱼袭?

    那鱼群游弋着,一下子又散成七八团,四面八方的游去,原地哪还有人啊。

    那人也是一个聪明的,明白榜主出了那么多人追杀的人不是常人,神色正常的拿起对讲机,“33区,目标逃离预计会上岸。完毕。”

    …………………………………………………………………………………………

    忙碌的海岸口,游玩的人来来往往,小吃商贩随处可见,带有国际海岸独特的风,周围的景象被外国文化所同化,建立起西方国家的喷水池,侣们来往自如,海岸边,很是一个**的好地方。

    海岸围栏上,一只修长白皙的湿漉漉的手按上,一个人爬上来,微喘着气,一边拍照的人看到,连忙把照片拍了一张,再仔细看去时,哪还有人在。有些怀疑的揉揉自己眼睛,看看手里的照相机,调出照片。

    湿漉漉的发**的贴在额头,越发映衬的小脸白皙如玉,眼眸深邃黝黑,似乎透过长长的距离一下子就看穿他。“这是,海妖?”

    木槿一上岸,粗略扫视周围,就发现有几个便衣的人很是急忙的向她跑过来,用内力烘干了头发和衣服,马上开跑。脸上的表依旧平淡,一点也没有被追着杀的狼狈之

    如墨的黑发随着主人的飞跃在空中划过迤逦的弧线,木槿发挥了跑酷的终极宗旨,有地方给我蹬,珠穆朗玛峰我也上的去。后几个黑衣人,在闹的大街上,再次友出演生死时速。

    许多人惊疑的看着数十个彪形大汉追赶着一个漂亮至极的女孩子,女孩子不急不忙的态度宛若戏耍他们,跳轿车爬楼房蹦阳台,整一个现代版草上飞。

    木槿一边逃跑一边心底默念云霄九天最后一重的功法: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反者道之动,万物负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知其雄,守其雌。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知仁者智,自知者明。 不自见,故明;不自足,故彰。 慎终如始,终无败事 。

    觉得丹田越发炽,隐隐有撑裂爆破的痛感,木槿眉头微皱,连忙停下,改为念《静心咒》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横修意劫,成吾神通,三界内外。民不惧死,奈何以死惧之,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即为 天人,求道事 行天道,勇行之。 勇者自在其道也。 或约: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夫哀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 贵、高、显、严、名、利六者,勃志也; 恶、、喜、怒、哀、乐六者,累德也; 去、就、取、与、知、能六者,塞道。

    再然后,木槿囧了,下面怎么念来着?

    【实际上,已经把静心咒念成大悲咒还不知道的迷糊木槿。】

    【墨水:不用怀疑此咒就是用来凑字数的】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