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此处已经荒芜多时了,连原来被讨好的人辗过平整的地面都已经长出嫩嫩的野草。一派荒野的清幽景象。

    木槿默默的站在原地,举目四望,上次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景象呢?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高高兴兴,在这里,她第一次既是正面又是背地里险的给了郁少杰一个深刻的教训,而且,还在那里面留下了深刻的记忆,诅咒开始慢慢的实现,她茫然不知所措,最终还是在现实的血粼粼中迫自己重新醒悟。

    现实,生活,就是那么坑爹。

    踏过凹凸不平的地面,绕过长得快要高过肩膀的草木,终于是来到门口。

    山洞被乱石掩埋了,杂草却密密的长在乱石的一边,却没有长在上面,围绕出奇异的场景。

    木槿似是嘲讽的笑笑,夕阳的余晖撒在脸上,流露出一股难言的味道。连草木之灵都知道这里面充满晦气。

    伸手在空气中触碰这些严密的铁丝网,也不晓得是谁,也不需要去猜是谁废了这些精力用铁丝网把这里围绕起来,也不晓得需要防护的那么严么,还把铁丝网通上电,是狠却智力不足的郁少杰,还是足不出户通晓天下之事千里之外便远筹帷幄的榜主,这些,都没有意义不是么。

    悠悠的爬上另一稍树枝,轻轻一跃,这两米多高的铁丝网轻易的被撇之脑后。

    是挖呢?还是不挖呢?

    木槿思量着,就算外面的铁丝网是郁少杰弄得,她就不相信那位神机妙算的榜主不会再里面送她什么惊‘喜’的礼物。万一运气不好,一挖下去就碰到地雷神马的,她就直接game over。

    踏着碎石,木槿攀爬到顶峰,当初霸气的横切开长青神墓室天穹,她似乎记得在哪里留下一个小口子的。慢悠悠的走着,时不时用脚踢踢碎石子,一边找一边神游,要是当初隐瞒自己有记忆,要是当初不帮助他们涉入世俗,她现在是不是一脸纯洁的背着书包当一个乖乖的好学生每次拿第一名然后背地里扮猪吃老虎。

    可惜,世界没有假如。

    一脚踹开一块石子,露出杂草掩埋住的的小洞口,下面潮湿的空气顿时涌来,木槿脸色忽然一变,殷红的阳光照暖了她的侧脸,却暖不了她心底眼底的霾,“郁少杰,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怎么想得到一向高傲的主居然舍得自己重新修炼的机会,依附在那个人上,而且,把隐藏的‘好东西’,都给了他,计划永远赶不上现实。

    木槿有一些黑线的想着,伸手拍拍小洞口周围的碎石,估计是哪只地老鼠挖的,现在被她扩大直径。

    一股难以语言的味道越发浓烈,伴随着浓重的尸臭,木槿坐在洞口,看着烟尘飞扬出来,借着落最后的阳光,看清地下的景,哪还复当初进入的那副肃然整洁的样子,神像倒塌,里面来充当泥石的尸体散落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估计是被某人啃过的。

    诶,想要得到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就要先有被馅饼砸中还能不能活下来的勇气,得到主微弱的灵力,残忍的直接开阔经脉,定需要药物补充,不过药物在木槿当初最后一次血洗长青神的时候被搜缴的干干净净滴水不漏,哪还有什么药石,但是,被用来当做人蛊的封在石像里面的尸体却又是另一大补充。

    卑鄙狡诈的主小心眼极了,既想灭掉她,又不希望得到自己力量的郁少杰活的风生水起,所以,用了对承载人最不好的方法,却也是提高最快的方法,大概,本人的寿命不超过一年了吧,像这样提前透支生命力的做法。

    察觉一下自己的经脉,嗯,恢复的七七八八了,承载那种力量不是问题了。

    前世的木槿在五岁之前还是很刻苦修炼武功的,大概是皇室血脉遗传的好,看书过目不忘,一年的时间长青神的藏书阁就被看的七七八八,然后回到皇宫后,被教着如何插手政务,还要防着七七八八的后宫朝廷的人,武功修炼不是那么光速了,但是每一次宴会暗杀食物下毒巡逻刺杀总能给她一个提升武功的机会,暗杀的频率,看太子宫楼顶瓦片一个月换几次就知道了。

    再然后,混天暗的国家事务压得喘不过气,是一段颇为黑暗的时光呢。不过那个时候,总有人在边陪着,是谁呢?不记得了也。

    等到通口里面的二氧化碳气体和乙醇散的差不多了,木槿才悠悠然打开手电下去,她可不想步陕西那位农民的下场,为了保鲜半块西瓜下地窖结果被二氧化碳气体毒死。话说,前世那时候也经常出现农民无缘无故死在自家地窖里面,令人无从查起,从此就封了地窖,以为是冲撞了什么神灵,然后伟大的皇后大人以试险在地窖里面呆了一天据说是和神灵沟通去了,然后神清气爽的出来,从此被全国百姓顶礼膜拜,其名头超过了圣僧百里奚同志。也名正言顺的威父皇遣散后宫。以着神灵的名义。

    木槿已经肯定皇后是穿越过去的,至于威严的父皇后来为什么变成一个妻管严,这个过程很是耐人寻味的。

    不过那两个,像现世的父母,张扬跋扈的皇后就是郁雪月。

    越想越觉得两个人的眼神和举动都很是相似啊。

    在那个时候估计是在什么地方开了一个小口子把氧气通进去的吧。

    用手电四处扫,踩着碎骨,慢慢悠悠的去找那两个眼珠子,她可不觉得主会把这两颗珠子带走或者是毁坏,所以,在尸体下面,翻到了那两个冰凉的珠子,一边心里默念其实这没什么可怕的像我一天三餐都在吃尸体的人类多着呢翻尸体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总比举家团圆的时候一大帮亲戚谈笑着把尸体塞进嘴里嚼啊嚼的咽下去还赞叹尸体真好吃啥啥的【PS:人类是强大的生物,总能把食物链下面的做成无比漂亮的样子吃进去,美名其曰:食物,就是吃的。】【读者:这是事实可是为什么你这么一说我就特想抽你。】

    把珠子踹到怀里,木槿忽然一凝,侧耳细细倾听,皱着眉,“来得真快,也不给我时间,罢,是你们自己找上门来送死的。”

    捏捏怀里冰凉的珠子,木槿淡淡笑笑,跃出洞口。踏着树叶,提起轻功丹田不是很满的内力却也足以她陪那些人玩玩。

    …………………………………………………………………………………………………………………………………………………………………………………………

    墨水说:我想说,亲们留言吧,也米有个人祝我元旦快乐的。

    墨水又说:乃们说,木槿同志,给谁呢?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