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发生的,总要来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元修已经累的不行了,接连三四天不睡觉不吃东西不休息,马不停蹄的做事。差不多已经休克了,但是他居然还能拿得动冲锋枪,真是奇迹。人的潜力,果然是无穷的。

    好不容易在列车上微微眯了眼,休息平复一下眼底的血丝,却在看到一片狼藉的小屋一瞬间有一点从脚到头,一点一点的冰冷,石化,感觉血液在凝固,耳边轰隆轰隆的响。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的元修倒了下去。

    元妍从外面进来,抿抿嘴,看看一疲倦的元修,幽幽的叹了口气,将元修扶起,带走。

    元修,你一生聪明,却没看清一个人,那样的人,哪怕再弱小,她也不会舍弃自己重要的东西,躲在他人后,看着别人毁坏她的挚。而你,算不算挚的一员呢?

    ……………………………………………………………………………………

    木槿筹备这件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看似闲散的照顾院子里的花草树木时不时弹出一些阻碍去扰监视的人以此为乐实际上摸清所有人的脾,他们出招的动作和习惯。

    而忍了三天之后,觉得体内内伤基本已经好了,内力也勉强可以运用了,木槿决定动手了,她从未想过留下来让元修和她一起面对,有两点原因,元修之所以离开她一段时间,还不是因为被那位榜主大人调走的,不反抗,说明时候未到,或者,没法放抗。第二,利用了一次,不能再利第二次,木槿虽然无耻卑鄙,但是该有的原则还是有的,更何况。。。。。。。。。。。。。。。。。。。。。。。。。。。。。

    在克拉玛用完储存的食材后终于出门,而之后的五分钟后,暴乱该来的都来了。

    厨房猛然起火,然后爆炸席卷小院,赤红色的火焰着天空,墨玉纯黑的夜空被肆染上鲜红,全村都惊动了,连忙自觉跑来救活,而燃烧剧烈的火焰中心,刀锋锐利,生生劈裂燃烧的火,将焦木断裂。一脚狠狠地踹中袭击者的腹部,将他钉死在地上,木槿怀抱怜镜,以飞扬的姿态从空中闪过,一下子消失在慌乱的人群中。

    …………………………………………………………………………………………

    海,一望无际,在夜色下静谧而宁和,一叶小舟飘着水波粼粼的海面慢慢渡远。

    木槿一袭白色的休闲服,靠在船舱上,唇边两片树叶,就着树叶吹出一曲迤逦而优雅的曲调,以着人耳听不见却飞快的速度和姿态穿透水面,浸入海内。

    御兽师的本事神奇而有用,湖面下的鱼围绕在船边,用脊背顶着船向海面的远方行去,一叶简陋的只有一两天食物的小舟,载着在西班牙被全面通缉的木槿悠然而去。

    木槿打算横渡西洋,直抵中国港口,不过在漫无目的的漂泊了近三小时,看到一轮豪华轮船时,又改变主意,这轮船上定有潜水艇,若有签证,前进岂不更简单,还能免去万一遇上暴风雨尸骨无存的意外。

    打定主意,木槿顺手在后的海面上掬起一捧海水随意的撒出去,海水在内力的助力下,变换成坚冰,依附在船上,听天玄冰法,长青神的又一传宗秘法,就着朦胧的夜色,木槿悠悠的渡上轮船,反正不是第一次偷渡,她习以为常。。。。。。。。。。。。。。。。

    ……………………………………………………………………………………………………

    “老大,任务已经完成,另外,确认奈森集团被祈氏接收吞并,无人员阻挠,美国纽约大厦三角楼三点钟方向一千米处,那所您让我们监视的大楼,仍无异常。长孙木槿还在学院。”

    默默的倾听的人淡淡一笑,挥挥手,让手下退去,手下退到门口,忽然询问。“今夜?”

    “嗯。”男人姿态优雅的将一杯倒满昂贵法郎酒的杯子扔进垃圾桶,靠在窗户边缘上,懒散的应了一声,得令的属下立刻离开。

    只有白痴,才会相信你还在校园里被郁少杰刁难。

    这人,赫然是澳门赌场的黑道头头,展云轩一头金灿灿的金发不复以前的长,反而剪短了很多,因为自从见了那孩子,猛然明白,除了她谁还能留长发和她一拼潇洒飘逸。不如剪去。留取另一份俊秀。

    看着水天一线的大海,展云轩眯着眼,眉头有一些紧皱,血榜啊,真是一块巨大的绊脚石,一块恶心的毒脓,若是利用好了,势必会是一块垫脚石,可是该怎么利用呢?如果是那个人,她会用怎么的方法解决呢?

    一想到自己的辛苦都被他人当做嫁衣,展云轩却没有生气,算是,送的一份大礼吧,安拉说:帮助别人一定会得到回报。既然如此,回报,在哪呢?

    忽然细碎的声响传入展云轩耳内,展云轩全紧绷,备在后的手枪已然出膛,对着发源地,上来的不是鬼鬼祟祟的杀手,然而是一个形消瘦而又有一点熟悉的人,隐着黑暗的死角,以诡异的角度摸上来,灵巧的躲过监视器,展云轩到有一些兴味的看着这人。

    忽然,这人似是察觉到有人在偷窥她,抬眼冷冽的一扫,正对上那双眼眸,两人俱是一愣。

    展云轩发愣是因为上帝真他丫的说灵就灵说啥就来啥早知道就早点说了。

    木槿发愣是在奇怪明明关着的窗户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大开着灯光人那人还神色诡异的盯着她。

    一拽撅着小艰难上来的小猫怜镜甩向手中还拿着枪的男人的窗户。啊呸,窗户的男人。额,呸,房间里的男人。

    展云轩下意识要开枪,但在看到那诡异的攻击物,一只可微胖洁白眼神哀怨惊恐的苏格兰折耳猫,似乎是那人的宠物。

    抱住那只温暖的小猫时,猛然就觉得一抹寒意袭上脖颈,一柄寒光闪闪而有一小片菜叶损坏气氛的水果刀按在他的大动脉上,不知为何,展云轩忽然有种想笑的感觉,一点也没有作为被威胁人的害怕和紧张。

    速度真快,什么时候进的房间他都不知道。

    “闭嘴,关窗,快。”冷漠的语气毫无起伏,一脚把窗户勾上踢上窗帘。

    其实展云轩更希望人家说脱衣服上快。。。。。。。。。。。。。。。。。。。

    “好久不见,木槿。”展云轩语气轻松,还在考虑准备把这家伙杀了灭口的木槿一楞,不用怀疑,贵人多忘事的木槿下已经把被她坑过过耍过的展云轩童鞋忘得干干净净的。

    本来以为着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血烈厮杀的怜镜愣愣的看着这有一点傻的人把会杀他的主人请到桌子前端上甜品蛋糕水果饮料。。。。。。。。。。。。。。世态凄凉世风下啊啊它为嘛没人管?

    木槿把一包鲜鱼片扔到怜镜那里去,然后木然的看着笑得一脸诈的展云轩。久久,叹口气。

    “给我电脑。然后你可以走了。”

    永远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正常人不是应该说你怎么知道我或者向他求救更或者露出恍然大悟的表又或者冷傲的瞄一眼继续维护着那不温不火的微笑。。。。。。。。。

    展云轩把自己密用的高端主电脑借给木槿,一个月多处于外界封闭内部消息不流畅的马拉加,每天晚上木槿都在闭眼思索,如果她是谁谁,这个时候会怎么动手。

    今天,可以确认一下了。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