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弘而决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木槿没有再说话,她只是默默的看着桌子上花瓶里面的小碎花,紫色的小碎花已经有一些枯萎,原本,每一天早上,这里都会有不同颜色的花,而且新鲜,但是这一株。已经有两天没换了。

    【我觉得,您需要离开一段时间。】在沉默过后,木槿道出一句话,克拉玛了然的看着木槿,她当然知道木槿想的是什么,【为什么不留下来,你也很喜欢这里,不是么?】

    木槿只是淡淡的笑笑,任谁也看不出的敷衍,一抹讽刺的弧度巧妙的夹藏在里面,【我喜欢的,最终,都会毁了。】以前也是,现在也是,现在只希望能补救,或许就是抱着这样无所谓和疏忽的思想,没有彻查迷失内部,没有监视每一个成员,因为,建立迷失的本质,只是为了多年后的全力一击,谁曾想到还会牵扯出一个血榜。

    计划总在不断变革,不被理解的懦弱只好假装坚强,元修看穿她的盔甲下疲倦而又无所谓的心,其实,算是,一个很好的知己吧。

    她真的,在刚开始的认真之后,抱着经验丰富的态度,以强硬的手段,到有一点颇似亚历山大大帝的作风,只是短时间的努力而已。这样,怎么能够和底蕴积淀了那么就得血榜对抗。

    但是,有时候,个体比集体更有攻击力度。

    如果,我让你失望,而你让我绝望,那么对不起,我会疯狂。

    ………………………………………………………………………………………………………………

    “哼。”一声闷哼,被杀人的眼瞳最终转换为无力,看着头顶的黑夜,在看着眼前一双冷锐的绛紫色眼眸时,魂归去兮。

    元修以利索的手法解决掉今天的第二十七个被杀者,以狠决强硬的手段和作风,在两天之内解决掉五十个目标,每一个办起来都是复杂而困难的,若是以前,他会慢慢规划,把任务当做一种挑战和游戏,去享受,而不是被任务赶着跑,但是现在。

    元修捏捏困倦的眉眼,松口气的靠在墙壁上,来换取短暂的休息,只要解决掉一百个名额,他就可以回到西班牙安达卢西亚马拉加,所以,木槿,不要让我失望。我真的,不想与你为敌。

    …………………………………………………………

    “穆旭,记住,不要离开我们,虽然那个人上次接了电话,放过了我们,但是他的眼神清楚的流露出,他想杀了你,即使,他知道,你不是木槿。”龙羽伊给穆旭上药。

    穆旭龇牙咧嘴,看着几乎被扭断的胳膊,和打上石膏的腿,淡淡的笑笑,“那又怎么样,起码,我也让他受了不大不小的伤。”龙羽伊闻言白了他一眼,虽然很想一巴掌拍上去,但是看到那张酷肖木槿的脸,和一七级伤残的恐怖伤口,最终幽幽叹了口气。

    “在木槿还没回来之前你就挂掉,我敢肯定那家伙绝对会把你从坟墓里拖出来狠狠鞭尸的。”然后,可能会和你们一起死,那样温和实质上比任何人都坚定拥有自己立场的人。龙羽伊默默的想,但同时素手狠狠地握住伤痛喷剂,眼底闪过一丝肃杀。

    郁少杰,敢如此依仗那种能力,迟早,一定把你挫骨扬灰。

    继木槿消失后的一个星期,他们在努力的根据穆旭提供的一些信息,来猜测木槿的思想,来跟随木槿的脚步去探索和思讯,根据顾知晓的努力回忆,他们慢慢的拼凑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设想,穿越这回事,说不定真的存在,毕竟他们处高层,了解一些事件也比普通人多得多。

    根据顾知晓回忆的,说不定前世的木槿,拥有一个高贵的份,皇帝。还是那种明治的帝王,还是那种富含传奇色彩的女扮男装的帝王。俊美不凡英姿风发。

    而那个诡异的墓,似乎是印证他们的设想,没想到当初刻意把郁少杰留在那个洞中自生自灭,反而让他得到那种黑暗而肮脏的能力,虽然堪比木槿,但是结局却是凄惨无比,看那腐烂侵蚀掉一半部分的体,干龊的不成人样的脸庞,每一样都足以令人厌恶和骇人。

    处处找穆旭的麻烦,还好龙帝国原本的影卫和木槿留下来神秘而强大的后卫,虽然抵挡他无耻的进攻,但是还是让穆旭受了伤,穆旭只是淡笑着,和木槿的笑容一模一样,决不让人心的样子,但是在背后,却会寂寞而疼痛的流泪,木然呆愣的看着星空发呆,看着照片回忆和坚强。

    让她看到以前的自己,那么木槿呢?是不是也是这样?

    …………………………………………………………………………………………………………

    人来人往的阿拉斯加州的菲格雷米亚小镇,夜幕下,许多来自各国他乡奇装异服或者衣衫褴褛的人们交织成一幅别样的风景。

    一个角落里,一个人影靠在墙上,警惕而疲惫的看着周围的每一个人,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腹部,那里鲜血四溢,那里皮开绽,那里渐渐腐烂,恶臭刺激着她的鼻腔,自从三岁后再也没受过的悲惨环境,重新体验了一遍,在夜幕下,被人追杀,体剧痛,刺激着感官,不让她昏睡,饥饿混杂着伤心,她迷茫的看看夜空,思索着,那时候,是谁给她温暖呵护,在她耳边耐心安慰,又是谁空降在此,给她解放和自尊。

    可是现在,安慰她的人说不定早已命丧黄泉,而解救她的人,生死不明。她好恨,恨当初为什么不努力学习技艺,若是,她和主上木槿一样强大,她就可以保护哥哥,而不是狼狈的混杂在这里苟且偷生,她是路痴,没想到那时没有逃对方向,反而像中国的反面,非洲逃窜,横渡太平洋,却又回到了美国。

    没有时间给她后悔,她看着四周,确定没有追踪人员,这才慢慢的睡下。

    然而,她却不知道,在远处,一个小阁楼里面,一个女生摸着阻击枪,看着星空,默默的拿出一把匕首,在自己已经伤痕累累的洁白手臂上,狠狠地划下一刀,看着刺鼻的血腥味蔓延手臂,滴落在地,嘴角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让你变得强,变得更恨我,这样,你才能杀的了我。

    一直叮铃作响的手机被她用握刀的手接起,手机另一边传来英语,她沉静的听着,最后默默的挂下手机,拿起狙击枪,离开了这个阁楼,而她的后,三四个形高大的欧洲人被扭曲脖子,面目狰狞的流血而死,他们眼底满是不可思议。他们是同伴,但是还没击杀目标就被自己人杀掉,任谁也无法淡然处之。

    一抹火焰从阁楼中响起,哑弹将这个房间吞噬的一干二净。

    …………………………………………………………………………………………

    ——————————————————————————————————————————————————————

    墨水说:我爆RN,不是因为要爆RN,而是因为觉得嗨皮了,我就猛爆啊猛爆,自己写的嗨皮读者看着舒心,其实三四章也不算多的不是。。。。【仰目望天】我是个存不住稿的人。。。草稿箱有几篇稿看到读者一催手一抖就全甩出去了。。。。码多少我就发多少。。。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