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戈明拉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费戈明拉舞,西拔牙著名的民族舞蹈,犹如斗牛士般激而血的力度,又有着卡门般奔放的和浪漫的旋律。

    很让人沉迷的吧,美妙轻松的旋律。

    后简,不,木槿挥出手,淡淡的拨过从空中坠落的水珠,清凉舒适,小井清幽而深不见底,木槿就这样的坐在旁边,怜镜的耳朵抖一抖,没有以往的叫嚷,和主人签订契约的宠物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主人的绪。

    从未有过的杂乱的心,比面对江韵锡还要复杂,怜镜不解的抬头看着木槿,其实,它知道木槿很懒,懒的去揣摩他人的心思,懒得去和别人交流,不过刻在骨子里的矜持和礼节,都让这样懒散的人变得温文尔雅,连眼底也浮现不出最真实的绪。

    完美的欺骗他人,首先要完美的欺骗自己。轻松的一个月的乡下生活,很多时候,木槿甚至开始忘了自己是长孙木槿,像是尉迟元修缔造出来的腼腆沉默容易迷糊的后简。

    木槿和后简,是不同的人,但是却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她有她的影子,却没有她的冷漠。

    镇静的过于淡漠的决定。还曾记得,她所说过的,糟和更糟的事,去抉择,倒不如选糟的。起码,比更糟的,容易解决。。。。。。。。。。。

    黄粱一梦最终还是要醒的,正如喝酒一样,醉了,什么都忘了,等醒过来的时候,伤口反而更加溃烂,疼痛,血淋淋的现实无一不在深刻的嘲笑。放纵的后果。

    木槿眯着眼,鼻子还能闻到橄榄树的清香,耳边厨房中克拉玛在切着蔬菜,中午的饭是中国的小米鸡炖蘑菇,配上珍珠般洁白晶莹的米饭。比纸醉金迷更容易让人堕落啊。

    怜镜看着主人嘴角挂着的一抹淡淡嘲讽的笑容,像天人一般,用怜悯的态度看着所有人,想他们所想,却冷漠的站在一边,看着他们走入设想好的危险和地域,却不伸出高贵的手,去拉他们一把。

    该说是天人的残忍无,还是怜惜他们忘了,是什么。

    人类的事最复杂了,怜镜抖抖脸上的绒毛,忽然开始有一点想念英国的那栋小别墅,真真正正属于他们的家的小别墅,让主人努力了那么久的事那么的简单,只需要一天,就颠覆了几年的努力。

    虽然想象深刻却又单纯的怜镜,是无法想象光辉的前台,幕后的黑暗和鲜血,用生命缔造出的通往胜利的桥梁,其实并不是那么坚固,反而摇摇坠,因为,智慧的古人早就总结出了。人外有人。

    ………………………………………………………………………………………………………………………………………………………………………………………………………………

    元修回来的时候一脸青黑,在看到乖乖坐在井边的孩子的时候,心中的焦躁和怒火才淡淡平息,很是奇妙的感觉。

    对于后简没有在KFC乖乖等他回来的事,元修只字不提,仿佛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像一个月中经常做的事一样,淡淡的轻吻后简的额头,送上西方礼仪的问好。

    明明,像是相敬如冰,却又在冰封中,流转出那一抹温存。

    ……………………………………………………………………………………

    夜晚总是闹的,修养的差不多的后简,算是正式参加了这个小村落举行的欢乐宴会。两位相的年轻人结婚了。

    没有中国礼节的那样繁重复杂,一堆燃烧烈的火堆,简朴小桌子上堆着的雪莉酒,送上最真诚祝福的村人,围着火堆又唱又跳的年轻人。穿着洁白婚纱,却舞出烈而妩媚舞蹈的新娘,一边伴奏的新郎。

    闹的气氛里,只有两个人静静的站着。

    元修似是有一些羡慕的看着烈的人们,克拉玛为两位新人戴上橄榄环,表示最圣洁的祝福。

    后简没有看向那边,只是淡淡的抬头,看向无边无际的天空,夜晚的暮色格外沉重。

    “我倒觉得,像是很久以后,你和我结婚,变扭的穿着婚纱,或许会威咱们换个服饰,你穿新郎的衣服,我。。咳咳。”尴尬的转个弯。元修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后简听一样。

    “然后我让你跳舞,你笑的温和肯定会在跳舞的时候踩我的脚尖,把它踩的红红肿肿的,至于戒指,大概你会把它串成项链,挂在脖子上,然后那天被顺手牵羊拿走也不会去追,也说不定,我们的婚礼上会出现很多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差不多,都是我不想看到的。”

    “然后成家立业,你肯定不会乖乖生孩子的,毕竟,你讨厌麻烦,或许会领养一个,把他教育的腹黑无耻,成为第二个你。然后我们把世界的足迹都走遍,哪怕人迹罕至。”

    淡淡的语气和另一边的烈形成鲜明的对比,有一点寂寥的意味在里面,又或者,没有以后了。

    后简没有应,似乎是没有听到,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沉默的站着。

    很奇怪的相处模式总是由奇葩产生的,要不是克拉玛过来拉两个人进入欢乐,这两个宛若石雕般格执心思的两个人绝对不会挪一步,直到天亮。

    新郎新娘和众人哄笑着让两个人跳舞。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那沉默而严肃的气息,感染了众人。

    现场猛然死寂般沉默下来。

    最后,后简捏捏衣角,咳嗽一声,憋出一句,“我不会。”当然,中文,没有西班牙人能听的懂,但是元修听懂了。

    微微敛唇一笑,把心底的思绪完全掩盖,吻吻后简的嘴角,温柔的说。“我教你。”

    ………………………………………………………………

    能把烈而激的费戈明拉舞跳的如华尔兹般优雅浪漫蒂克而古典美到绝妙的,就只有两位奇葩了。

    连弹奏的吉他都调为沉稳的低音,缓和而圣洁,颇有一股大教堂吟唱的旋律。

    跳动的火焰静静的燃烧,观看的人沉默的看着这优雅高贵的跳法。看着那长戟脚腕的白色碎紫花长裙泛出一朵朵洁白的花。看着柔顺的黑发在空中转出莫名恬阔的弧线。

    东方人,真是含蓄而矜持的人,集古雅温和为一体,宽阔无际的夜幕,如珍珠般布满天穹的光亮,哪怕皎洁的月光,也照不亮心底的霾。

    梦醒了,会怎么样?

    ————————————————————————————————————————————————————————————————————————————————————————————————————————————————————————————————————————

    PS:墨水想说,一章被屏蔽了,我挖不出来,似乎没违字体,但是莫名P掉,我无解。。。。。

    还有就是,有读者说,我风格一下子变了很多,几乎是看不懂,没关系的,慢慢就看懂了,转折转折转的就是那样云里雾里莫名其妙的,至于被小说洗脑啊,NO,我是被历史洗脑了,挂科之,然后被将课本抄一遍然后熟背,觉得效果不错,开口闭口都是国家基本国策环境保护资源节约,至于啊,闭关修炼,嗯,没错,墨水出关了。出关祸害人了。。。。。。。。。。。。。。

    至于另外一本《凤凰涅槃》目前先停了,似乎遇到瓶颈期了,有点懒散的不想更,不过面包总会有的,正如墨水总会更的。慢慢的等啊拖啊磨啊,到极限人品在爆发,老路子啊,正如中国走了先污染后治理的西方国家老路。。。。。。。。。。。。远了。。。。。。。。。。。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