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初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元修轻呼了一口气,“你还好吧。”淡淡的如同白开水的语气,却让元妍如同喝到世界上最甜美的酒浆。

    “我没事,我。”一腔话全在下一句话出口时被噎在喉咙里,吐也吐不出。

    只听耳畔他语气绪浮动的问了一句。“她好吗?”

    尾调提高,这是最明显的绪变化,表示他很关心这件事。

    元妍只觉得喉咙里仿佛堵住一块生铁,涩涩的。很痛。

    “他很好,现在报纸都传遍了,三岁神童主张奈森公司,当年经融危机竟是少年手笔。”元妍冷冷的说,却还是敌不过周围四溢的寒气,元修低垂眼,嘴角分明的弯起,那竟然是在笑。

    元妍一瞬间就麻木了,头脑仿佛处于中空状态,元修很少笑,【没看到人家在下面前无耻的样】

    真的有,的那么深吗?才不过一个月,她在他后那么久,都没有看到吗?

    一时之间,杂乱的感汇聚在一起,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最后只得把脸上脆弱的表换为冷漠。

    “榜主给你选择,你的回答。”

    “一样。”元修说完便低下头,闭目休息。同时调配边的寒气,修复体上的伤口。

    “知道吗?元灵动手了。元灵你知道么?他边的得力助手,瑾灵,迷失三大巨头之一,他活不了了,你死心吧,你。”

    “走吧。三天后,我出去就可以了。”微弱的声音,元妍不得不仔细聆听,才听清楚。明显的逐客令了,元妍动动嘴唇,最终叹口气,转过,“不要奢望了,七重阁的人,派出了两个,目标是,中剧毒的长孙木槿。”

    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元妍带着满腹心殇,缓缓离去。

    里面,元修睁开眼睛,绛紫色迷人的深瞳流露出一种异样的神彩,不复刚刚的蹚废,那是,一股锐利的杀气,被冻得僵硬的手指微动,从下摸出一把匕首,缓缓的将手腕上的铁链撬开。站起来,拍拍衣袖,虽然上面沾染了血迹,但是元修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血泽,那是那个人的。等我。

    …………………………………………………………

    “榜主。”元妍恭敬地向坐在藤椅上的男人弯腰,男人支撑着下巴,看着面前的电脑,淡淡的笑笑,窗外的阳光给男人刀削般深刻的侧脸上镀上一层温暖的阳光,但是处这个房间里面的人没有谁觉得这个温度温暖。

    “监视到了么?”男人摸摸下巴,意大利式的眼瞳明明蕴含着无限柔,却让元妍背后泛起刺痛般的痛楚,好锋利的眼光。

    “把男人和女人抓起来,孩子,就放了。让元灵动手,杀掉一个,无论是谁。”

    “是。”过了一会,元妍迟疑的开口,“那,少主?”

    男人淡淡的了一口温的咖啡,“他,会成为推动整个局面计划的最好动力,不要让我失望啊,我的孩子。”

    ……………………………………………………………………

    “真是的,好好的说什么解散迷失,少主又在想什么?”瑾矽嘴里嚼着糖,看着手机,上面是萧伯发来的信息,瑾瞳的目光看向窗外,娃娃脸上此时一片凝重,瑾灵低着头,看着手机上另一个人发过来的信息,心底一颤,感觉嘴里泛起苦涩的味道,姐姐和朋友。

    叹了口气,如果她不做,他们会死的更惨的,不如,就让她,做这个刽子手。

    “咔嚓。”“砰”“啊。”

    瑾矽愣愣的看着倒悬的景色,温的熟悉的血色温气息弥漫到脸上,坠落的失落感强烈的冲击着她的感官神经,看着护在自己前的,锁骨被洞穿的哥哥,瑾矽呆愣了。

    为什么瑾灵会对她开枪?她们不是甜蜜的闺蜜么?昨晚她们还一起分享各自的小秘密,瑾灵还腼着脸害羞的小声告诉她,其实,她很喜欢瑾瞳。

    可是今天,为什么。

    夜色的掩藏下,瑾瞳忍着痛楚,护着妹妹从二十几层楼高的地上跳下来,呼啸的风从脸颊上刮过,剧烈的痛楚一次次冲击着他的神经,瑾灵是叛徒,她居然是叛徒。

    瑾灵愣愣的看着空的房间,清隽的脸颊上,一道深刻透骨的伤口,她背后的墙上,一把锐利的,泛着寒光的匕首还因为主人甩出的力度之大,遽然入墙壁,嗡嗡作响。

    温的鲜血流过精致的下巴,滴入地面,淡紫色的窗帘随风飘动,外面是纽约灯火通明的繁华,破碎的玻璃碎片静静的躺在地上,瑾灵伸手按上碎片的残渣,任凭那锐利的碎片划破手掌,漆黑的夜。

    忽然,瑾灵觉得眼瞳的,一股涓涓细流从眼眶中流落,合着血迹,滴落在地。

    对不起,木槿,瑾瞳,瑾矽,江韵熙。

    没关系,一切都会过去的,马上,不会很慢。

    ………………………………………………………………………………

    木槿窝在办公室里已经有一天了,没有叫饭上来,啃着面包和饼干,嫌弃的拆出一罐啤酒,她不喝酒,因为苦苦的涩涩的,可是莫名其妙的,就把这个列为违食品的啤酒送进嘴里。她不相信什么借酒消愁。没听过借酒消愁愁更愁吗?

    忽然心底弥漫出一股不安的感觉,木槿按住额头,奈森公司的股票控制权已经交给祁天宇了,那个人接手的时候,只是眼神有一点惊异,面色倒是如常,不过就是不知道关掉视屏之后会不会欣喜若狂,或者摸着下巴思量这是不是又是一个无耻的陷阱。

    不过那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父母他们,点着下巴,木槿盘腿坐在垫子上,体里面所谓的毒素,还没有清除出来,不过好像是缓慢的,像是那种用久了会把人搞失忆的那种,木槿对这种毒素有一点唾弃,你丫的失忆,我死了一次穿了一次还记的我是谁。

    “叮铃铃。”台式电话紧急响起,木槿挑眉,伸手接过,静静的听了一会,忽然手一松,手中铁制的啤酒罐子骤然掉落在地,叮当的响,淡黄色的液体带着泡沫,流了一地都是,还滴溅在衣服上,不过木槿没有注意。

    久久的,木槿动动嘴角,淡淡的回了一句,“是么。带上来。”

    挂断电话,木槿看着水泽的倒影,她自己的脸,表从未有过的冷酷,那深邃如沼泽的眸子,泛出一股叫做杀气的东西。

    “很好,你很好。”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