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木槿一瘸一拐的走回去,刚刚被元修突然凑过来吓了一下,直接从树上跌下来,还好反应快,没有五体投地。

    树上的元修惋惜的摸摸鼻子,真可惜,就差那么一点点,多出会神他就占到了。可惜可惜。

    看着主人完好归来,怜镜连忙从草丛里蹦出来,马后炮的跑到木槿边安慰,木槿顾不上地上脏不脏,松了一口气,怜镜跃到木槿怀里,睁着大眼睛看着木槿,木槿微微叹了口气,“或许,只有你我可以真正相信了。”怜镜听着木槿凄凉的语调,心中一紧。莫名的看着一脸彷徨的木槿。

    不是还有江韵锡吗?

    怜镜这么的说,虽然,它平时对江韵锡是很讨厌的,因为他对主人抱有不良思想,可是好像主人干什么都离不开他,尤其是生活方面,没有江韵锡提醒,木槿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办法分辨出来。

    木槿褪去猩红的眼瞳一凛,“他如果不仁,我就只有不义。”

    听着木槿斩钉截铁的语气,怜镜心底忽然莫名一寒,不知道是为谁。

    “木槿。木槿,你在哪里?”就在怜镜快要熬不住木槿散发出来悲凉的气息的时候,江韵锡终于是来了,怜镜眼底一喜,开心的要蹦起来,木槿却伸手按住怜镜,低声说道,“记住,你只是一个略通人的猫,略通。”尾音微微提高,跟着木槿久了的怜镜早就快要成精了,要不是为猫族,它说不定早就混了一个高级官员当当。

    怜镜沉默了,木槿这才抱起怜镜,把嘴角的血迹搽干净,怜镜很想说一句,不用掩盖滴,估计江韵锡过来看到地上鲜红的血泽就知道了。

    高处昏暗的灯光中,一个高大的影出现在木槿的眼帘中,江韵锡站在高处,一眼就看到站在地上的木槿,木槿后灯红酒绿的光辉映的她格外柔和,可是右肩惊艳的血红色却是让他心底一颤,他怎么忘了,少爷内息受伤,不能大量使用内力,一路上那么多的尸体,他看的心惊胆颤,深怕少爷也躺在其中,不过还好,少爷还活着。

    惊喜的江韵锡一下子跳下高高的山坡,快步跑着冲向木槿,眼底闪烁着晶莹的泪花,跑到木槿面前,伸手狠狠地抱住木槿,直接无视木槿怀里的怜镜,把可怜兮兮的怜镜挤得差点骨头龟裂。

    “还好,少爷你没事,没事。”江韵锡满足的闭上眼,木槿甚至感觉到江韵锡的躯在颤抖,不由得脸上浮现一抹疑惑,到底,他算不算敌人,如果是,那么一定要除掉,如果不是,她岂不是很对不起江韵锡。

    江韵锡没有感到怀里人的挣扎,连忙松开手,紧张的巡查木槿上的伤口,脸颊上一道隐隐约约的伤口,他连忙从口袋里拿出创可贴,小心翼翼的贴在木槿的脸上,就像呵护这一块绝世珍宝一样。

    木槿愣愣的看着江韵锡的举动,江韵锡被木槿盯得有一点不自在,少爷平时几乎是不直视他的眼睛的,说什么看那多了担心看到什么不良思想,可是这一次,却是愣愣的看着。

    江韵锡似乎是想到什么,心里一喜,原本为木槿脸上的伤口贴创可贴的手轻轻捧住木槿的脸颊,缓缓凑过来,温的鼻息碰触到木槿的脸颊,木槿猛然回神,涣散的眼瞳里一瞬间恢复焦距,看到的就是一张放大的俊脸,被吓了一跳,连忙后退。

    得救的怜镜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惋惜的叹了口气,米有看到额,那动人的一幕,江韵锡那个傻蛋傻x应该来一个强吻,像主人这种格,宠着,绝对不会主动的,只能压,用压的。

    “番茄没了,你去商店买,我先回去。”木槿语气略微有一点不稳,垂下眼,绕过江韵锡走回家,江韵锡呆愣的伫立在原地,过了一会伸手抚上心脏的位置,感觉到心房里面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的老快的,就像很久之前被人拿着枪追杀跑了五千米一样,似乎比那还要快。

    就在江韵锡发怔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远处似乎有一道炽的视线的紧紧盯着他,感觉好像要冲上来揍他一顿的样子,江韵锡顺着那道目光回看,可是没有感觉到有人,少爷教给他的能力,可以五百米内感应到人的呼吸,除非,那不是人。

    想想觉得不太可能,拿出电话通知影部的人,过来收拾残局。之后向商店走去。

    ………………………………………………………………

    “也不是平常人。”元妍站在树下,看着江韵锡的背影,元修从树上跳下来,淡淡的看了一眼元妍,元妍此时可是狼狈不堪,俏丽白皙的脸庞一边一个手掌印,红肿着,脚腕自己接回去了,可是恐怕以后变成一个坡子了,木槿的手法快速狠绝,直接把骨头连接处破坏拧断,根本没有办法重新接回去。

    元修看着江韵锡的背影,心中有一点嘀咕,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觉得木槿似乎是在提防着这个江韵锡,难道说,木槿是怀疑江韵锡也是他们的人?可是不是啊,江韵锡总的来说,还算是他的敌呢,就看在这个份上,绝对不能告诉木槿,江韵锡是清白的。

    元修心里打着如意小算盘,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冷酷的就像一座冰山,元妍瞄了元修一眼,“不用装了,今天总算是摸清楚你的格,居然是外冷内,我是该感叹你隐藏的好,还是我们太笨被你欺骗?”

    元修没有说话,想了一会儿,元修转走人,元妍惊愕的看着元修一句话也不说就走人,不由得焦急起来,“喂,你难道就不怕榜主追究你的责任吗?”

    元修没有止步,但是单单的回了一句,“他没有下令。”

    元妍一僵,眼中神色变幻,悲凉怀恨不甘在心中纠结,可是最终化为伤感涌出眼帘,一滴滴晶莹的泪水划过脸颊,无声的滴落在地,一向冷静的元妍此时头脑却是一片空白。她能怎么办?怪木槿的外貌吸引他?怎么可能,组织里比木槿长得还要勾魂的多得是,他都可以做到视而不见,怎么可能是一个只重视外貌的人,难道是木槿的格吗?外内冷,表面一副好好先生,暗地里出手比谁都狠绝,被毒倒的项杰,组织现在都还没有把他救过来。

    元妍忽然捂住自己的脸,在她要杀木槿的最后一刻,木槿的眼神流露出什么?迷茫忧伤?

    一个可以凶残对待自己和他人的人,怎么会流露出这种表,难道说?元妍压住心中不安的感觉,不太可能吧,她和元灵已经相差那么多,她得到的异能力改变了她的瞳色还有发丝,就算是榜主出来,也很难看出她和元灵的相似之处,元灵传给她的消息是,木槿很少和他们一起出任务,就连教元灵医术的时候,也只是把书给她,让她自己领悟,实在是不会的时候,才去问他。

    检查元灵医术的时候,也只是把一些中了毒的人丢到元灵面前让她解,不过再去研究。

    在一起的时间几乎很少,在前两年里,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一共只有十天,短短十天,就可以如此熟悉的记住一个人的隐晦之处吗?可是元灵传给她的消息还有就是这个神秘莫测的少爷,有时候很健忘,如果不努力记住一个人的外貌的话,在平时见到的时候勉强是认得出来,可是如果让他去描绘的话,绝对弄不出来。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死死的记住元灵的样子,然后和她对比,最后一刻,他好像,闭上眼睛,是为了什么?那架势,仿佛是自己要寻死,这个人自己要寻死,他费尽心思打下那么多的江山,怎么可能自愿寻死,她可不相信什么看破红尘不贪恋权势,不贪恋又何苦打拼。

    一个个疑团紧紧缠着元妍,元妍紧紧扭在一起的眉头足以夹死一只蚊子。

    ………………………………………………………………………………

    江雪在厨房里忙活,听到开门声连忙出来,露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的笑脸,可是看到是木槿的时候,脸色立马沉下来,连表面的装腔作势都免去了。

    江雪刚想开口嘲讽木槿,忽然看到木槿上染上的一片血泽,脸上的一块创可贴是她买来贴手臂上被蟒蛇咬伤的,结果哥哥看了觉得创可贴做的很漂亮,就拿走了三四个,她还觉得开心哥哥上有她的东西可是没想到哥哥居然给他用,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亲密到什么程度。

    江雪的小肚鸡肠和斤斤计较木槿全看在眼里,就和电视剧里演的那些个狗眼看人低的嫔妃一样,不过到她上就是忍不下敌,还是假想那一类的。

    右肩破碎的衣服挡不住里面的皮肤,出去那道狰狞恐怖的撕裂伤口,江雪就看到了伤口旁边白皙的皮肤,心里面暗恨,皮肤比她都还要白,肯定是被压的那个。

    木槿冷冷的看了江雪一眼,把江雪看的低头捏衣服为止,才淡淡的上楼换衣服。

    木槿一走上楼梯,江雪秀美脸庞顿时扭曲,看着厨房里面的东西,江雪垂下眼,把所有心绪掩盖起来,她知道,刚刚这个人出去,肯定碰到暗杀了,可惜没死,只受了点伤,估计哥哥去买番茄了。

    …………………………………………………………

    怜镜蹲在马桶盖上,看着木槿把衣服换下来,心里啧啧自喜,哇哈哈,主人的(和谐)背,比电视上那些个明星的(和谐)背好看多了。

    一双墨玉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木槿,怜镜伸爪子捂住眼睛,可是爪子偷偷打开一条缝,看得不亦乐乎,门口,怜寝缓缓爬出来,自从五天前,怜寝就窝在木槿原先怪里怪气的房间的底下,消化江韵锡给它吃的一大块羊,今天刚好消化完。

    “嘶嘶嘶嘶。”怜寝吐着分叉的舌头,木槿动作一僵,随后松弛下来,其实,乖乖的蛇在夏天抱起来很舒服的,不过还是有一点点心理压力,木槿拉上窗帘,去洗澡,上沾染的血腥味就像被人泼了一桶生锈的铁屑泥浆一样,难闻。

    “喵喵。喵喵喵喵。”怜镜开口提醒,虽然讲的是猫语,但是木槿却是能听得懂,怜镜在提醒她伤口不能沾水,应该擦澡,木槿却没听,打开淋浴器,对着头就淋下来,温的水沾到伤口,肌一阵收缩,刺痛顿时传导到脑海,木槿差点没蹦起来,好长时间皮肤没痒痒,好好保护着没受伤,才流这么点血,就痛的不得了,以前枪子打进手臂没打麻醉药生生撬出来都能面不改色,人果然还是要痛习惯才好。

    原本略微有一些昏沉的脑子被这么一刺激,顿时清醒不少,木槿浅浅的呼了一口气,有一点忧心忡忡,对打的时候昏昏沉沉的,显然是被下毒了,可是,下的什么毒她一点也没察觉。

    冲完澡,木槿裹了浴袍直冲书房,记得上次瑾灵给她的药,说不定可以从这里入手。

    。。。。。。。。。。。。。。。。。。。。。。。。。。。。。。。。。。。。。。。。。。。。。。。。。。。。。。。。。。。。。。。。。。。。。。。。。。。。。。。。。。。。。。。。。。。。。。。。。。。。。。。。。。。。。。。。。。。。。。。。。。。。。。。。。。。。。。。。。。。。。。。。。。。。。。。。。。。。。。。。。。。。。。。。。。。。。。。。。。。。。。。。。。。。。。。。。。。。。。。。。。。。。。。。。。。。。。。。。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