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奢华的别墅里少见出现的温馨场面,不知道的人来到这里,说不定会以为这是多么温馨的一家子,两个稍微大的人在厨房忙活,一个孩子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的看书。

    可是剔除表面现象,灰暗的反面却是冰冷刺骨的灰寒。

    木槿不喜欢厨房,因为那地方油烟味重,而且还是轻微的水腥味,虽然喜欢吃厨房里出来的食物,江韵锡很无奈的,本来是希望找一个贤淑的温婉女子,可是现实和理想差距总是很远的,看上一个假贤淑温婉的上的了厅堂下不了厨房。

    记得上次忙的没有办法回家及时给少爷做饭,少爷炒的一盘菜,连少爷自己都吃不下去,焦黑色的,碗底还有盐渣,都不晓得少爷放了多少盐下去,还有一次最为乌龙的,就足以体现少爷是多么的贵不懂一些常识,上次电饭煲里的米,他是想先浸泡一下,然后再煮饭,完全是生的,没想到炒菜只会炒一个蛋的少爷居然没认出来那是生的,居然当成粥合着一个炒蛋吃下去,奇迹般的没有拉肚子。

    他能说什么,只能感叹做饭的时候没有把煤气灶点爆已经是万幸了。

    “少爷。”江韵锡从厨房探出一个脑袋,木槿慵懒的探头瞄了江韵锡一眼,又继续看着自己手里的书,《探索自然奥秘》

    “那个,少爷,能不能帮一个忙?”江韵锡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木槿仿佛没听到一样,江韵锡眼巴巴的看着木槿,灯光下的孩子显得格外宁静。

    他都不好意思开口了,就在他犹豫是自己去的时候,木槿抬头看着江韵锡,“你干嘛?”

    “那个,少爷,你不是要吃西红柿炒蛋吗?西红柿没了,让怜镜带你去买吧,我忙额。”江韵锡脸庞微红,实际上是想锻炼一下少爷,总不能以后都是他去买所有的食品吧,少爷是女孩子,应该锻炼一下关于厨房的知识,总不能进厨房只会炒一个蛋泡一下方便面吧。

    木槿看着远处还在吃猫食的怜镜一听到江韵锡的话,立马蹦起来,跳到木槿边,咬着木槿的衣袖就要走,木槿看着怜镜急切的墨色眼瞳,无奈的摸摸怜镜的头顶,毛茸茸的触感很是舒服。

    她可不会认为怜镜会那么好心的带她出去,看那急切的小模样,肯定又是嫌弃自己的猫粮品种少了点,只有那么十几样,想让她带着它去百货超市买点小零食什么的,什么可比克薯片果脯,看着快要横着生长的怜镜,木槿无奈的伸手抱起圆鼓鼓小团,虽然有一点重,但是抱在手里的手感还是很好的,木槿还是第一次养了一只只能看只能摸只能抱只能宠只能养不能用的宠物。

    好吧,看在这双水灵灵可怜兮兮的大眼睛,木槿还是决定带它去百货超市买点食物,实际上自己也想吃,捏捏怜镜圆滚滚粉色的小肚子,手感好的不得了,怜镜餍足的眯着大眼睛,享受着主人的按摩。

    超市是可以刷信用卡的,所以木槿也不用带现金,说实在的,木槿喜欢钞票,可是又讨厌钞票,喜欢钞票的实用,讨厌钞票的气味,很难闻,真不晓得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喜欢闻。

    精致的石子路,富人住的地方和穷人总是不一样,在这片区域的广场上,还有一个音乐喷池,虽然建设华丽,也有人在那里游玩跳舞,可是木槿懒得去那里晃悠。今天例外的出去买点西红柿,站在小道上,下方的音乐喷池围绕着的人出双入对的在跳舞,什么华尔兹探戈的,都是富家人喜欢的闲玩意。

    昏暗的夜幕下,小道上每隔十五步就有一盏不明不暗的路灯,这东西有一半作用是为了照明,有一半作用是为了制造浪漫,富人嘛,不需要去费力工作,坐着看看文件,其余的时间当然是忙别的了。

    偶尔小道边的大树下,有一些个侣谈,小猫把眼睛睁得老大,津津有味的看着那些个侣,忽然想到家里的江韵锡,眯着眼睛,琢磨着。

    木槿看着怀里的小猫一脸深思,可的萌的猫脸上出现这种严肃的表,不由得觉得好笑,一只手环着怜镜圆滚滚的子,另一只手捏捏怜镜的脸颊。

    怜镜眯着眼,木槿却是在感叹,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宠怜镜了,想当年,三年前,怜镜纤细的骨头也能摸出来,现在胖的都是

    “诶,怜镜,你要是不减肥的话,江韵锡会把你煮了吃的,上次他说猫很美味的。”木槿调侃着怜镜,怜镜睁着大眼睛,纳尼,江韵锡那小子吃过我同胞的血

    御兽师的本领让木槿轻而易举的听懂了怜镜要表达的意思。捏着怜镜小爪子的脯,木槿略作深沉严肃的回答,“他上次的确是那么说的,猫清蒸最美味。”

    怜镜怒了,挥舞着自己比兔子略微长的尾巴。

    禽兽,江韵锡那个衣冠禽兽,呜呜,我要炖了他,居然这么邪恶。木槿,救我。

    用爪子可怜巴巴的揪着木槿的衣领,木槿瞄了一眼怜镜,那眼神,让怜镜背后寒毛倒立,“算了,吃了你,一嘴的油腻,刷牙还嫌麻烦。”

    怜镜沉默了,它晓得,自己被主人玩弄了,看那一脸温和的笑意,真是的,在美国好莱坞还有那些个得过奥斯卡影帝奖的人真该来看看自家的主人的表演,诈的笑意浮现在脸上,让人如沐风,猥琐邪恶龌蹉卑鄙的笑意浮现在脸上那是羞涩的微笑。嘴角翘起来的弧度如果用度量尺量一量,标准的二十五点五五度角。

    偶尔经过木槿边的,听着木槿似是自言自语的话,都狐疑的回望一眼,一看就收不回眼睛,精致美好的侧脸,就足够那些闲着无聊的人浮想联翩。

    ………………………………………………………………

    明亮的超市,双眼紧紧盯着货架的服务员,这里是全小区最大的百货超市,是专门为富人服务的,连售货员都要长得漂漂亮亮。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比外面贵上一点。

    售货员画着淡妆的脸上,一双狐媚子眼紧紧地盯着走动的少年,少年上穿的衣服裤子都是不菲的名品,而且,长得是她看过那么多美少年里面最美的一个。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用美来形容一个男生,可是她就是觉得这个少年美啊。

    木槿,抱着怜镜,在食品架晃悠,怜镜伸出爪子,紧紧地抓住一包喵喵糖,木槿提着篮子,放里面放质干片,牛干猪干羊干鱼丝干。木槿是只吃牛干的,其他的,不是给怜镜吃的就是给怜寝吃的,偶尔还有江韵锡。

    拿完干,再是水果,江韵锡叮嘱只买西红柿,可是很可惜,木槿不是乖乖听话的小孩,拿点苹果橘子芒果草莓,就算现在不是芒果的出产时期,大棚养殖也能培育出反季节食品,不过贵一点,一个芒果五十块。

    塞满了篮子,木槿就没有逛得兴趣了,这个超市很大,她只逛了十分之二,其他卖衣服卖小吃卖装饰品卖化妆品的,木槿没兴趣去看,提着篮子里的东西,就去结账,怜镜蹲在木槿的肩头,小肚子隔着,尸一般的挂在那,远远的看去,就像在左肩放了一个胖胖的绒团。

    售货员怜惜的看着瘦弱的少年肩头趴着一只看起来就很重的猫,虽然这只猫很萌,萌的电倒一片。

    “结账吧。”少年的声音如预料一般的好听,清越中带着沉稳,如泉水泠泠,又像微风一样吹到人的心底。售货员忍不住想和少年多说说话,不能认识,哪怕多听听人家讲话的声音也好,可是又觉得自己和这位宛若神祇般的少年讲话有些自卑。

    “服务员?”木槿脸色不变的看着双眼呆呆的服务员,服务员被叫的回神,看着人家灵动的双眼中带着平和的笑意,直直望进她的心里,可是她却感觉不到是在探究还是在算计的感觉。

    服务员连忙把东西装进袋子,木槿拿出信用卡按在刷卡器上,被刷走三百七十八块,服务员红着脸递过来一块巧克力,声音小小的,“这是赠送。”

    木槿微微一笑,说了声谢谢,毫不变扭的接过来。

    走出百货超市,提着一大袋的东西,远远望去,是个人都会怀疑,这个大袋子会不会把这个瘦弱的少年拖倒,可是只要进来看一点,就会发现这个袋子的提手压根就没有和少年的手碰在一起,木槿连提袋子的重量也懒得承受,使出一点点内力,拖着提手。

    怜镜眨着眼,嘴里吃着刚刚羞涩的服务员送来的巧克力,刚吃完一块,木槿掰下来一块在塞进怜镜的嘴里,木槿叹了口气,似乎是喃喃自语,“我不喜欢葡萄味的巧克力,吃完这种巧克力再吃别的东西,味道就和吃姜一样。”

    怜镜没空翻白眼鄙视木槿,腮帮子一鼓一鼓,雪白的银牙上沾着巧克力的残渣,连唇瓣上也有,忙着吃巧克力,怜镜只有腹议木槿,真是的,讨厌吃葡萄味的,那就让她换牛味的呗。

    木槿在塞了一块巧克力在怜镜的嘴里,“我怎么能这样问她要呢?这么一换,话匣子就打开了,她就会问我除了为什么不喜欢葡萄味的巧克力,我给她说明原因,她就会拿出别的巧克力来和我说,说完巧克力再问我喜不喜欢糖果,我说喜欢,她就问我喜欢什么口味的,我说不喜欢她就问我喜欢什么饮料,我说喜欢饮料,她就会问我喝不喝酒,抽不抽烟,去不去舞厅。然后问我家里有没有其他人抽不抽烟喝不喝酒去不去舞厅,我说有,她就和我说抽烟喝酒去舞厅的害处,我说没有她就感叹小小年纪青年华就一个人独居不好,然后再问我平时打扫卫生做饭什么的是自己来还是请钟点工,我说自己弄她就佩服我云云,我说请钟点工,她就会说现在社会坏人多,要不我推荐我的亲人吧,把你家电话地址还有你的姓名告诉我吧。”怜镜很想呕吐开口说一句少爷你想多了。

    可惜嘴里都是葡萄味的巧克力,服务员给木槿的巧克力是大号的,比江韵锡两个手掌的和还要大那么一点,而且厚的比大拇指还要略胜一筹。会吃死猫的。

    “呵呵,我还不知道原来冷酷的可以不动声色毒倒自己外公的长孙木槿那么风趣。”就在木槿连续不断的给自家猫喂巧克力的时候,一道清越的女声响起,在宽阔的昏暗过道上格外森冷。

    木槿停下前进的脚步,微微一笑,仿佛见到了长久未见的故人,“啊哈,我也不知道原来派来杀我的人会那么好心的给我打招呼让我来把你虐回老家。”

    怜镜警惕的看着周围,它居然感觉不到有人前来,要不是那个女人自己开口说话,它都不晓得还有人设下陷阱等着它和它厚脸皮天下无敌的主人自投罗网。

    不要额,它还有大好年华米有享受,买的那么多零食它都米有品尝,不想被一刀刺穿做串烧猫

    木槿像是知道怜镜在想什么,微笑的伸手摸摸怜镜的头,“放心,你长得那么可,做串烧可惜了,还是涮猫的好,一片片的,绝对不会因为外面熟的焦透了里面还半生不熟的。”怜镜眼泪汪汪一脸惆怅的望着自家主人万恶无害的笑容,内流满面,主人你这是在安慰我吗?为什么那么森森的。

    “呵呵,长孙木槿,死到临头了也不忘开心,怎么,是想做笑死鬼吗?”女人语调提高,流露出不可一世的嘲讽,木槿微微眯眼,扫视四周,“能够杀死本高级忍者也不枉你们前来送死。”

    “哼,大言不惭,今天就让你死无葬之地。”女人声音里带了一点怒意,显然被木槿不屑的语气刺激到,木槿却是平平淡淡,仿佛之后要发生的事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会不会,明年的今天我会到这里给你们烧香的。”那一句‘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木槿已经听腻了说腻了讲腻了。虽然换了一个意思差不多的,可是木槿觉得新颖。

    “夜郎自大,那么就让你死的惨烈。”女人尾调拖得老高,跟唱女高音似的。

    话音一落,一抹寒光在眼前的黑暗中浮现,超脱普通人所达到的最快速度,刺向木槿的脸面。

    。。。。。。。。。。。。。。。。。。。。。。。。。。。。。。。。。。。。。。。。。。。。。。。。。。。。。。。。。。。。。。。。。。。。。。。。。。。。。。。。。。。。。。。。。。。。。。。。。。。。。。。。。。。。。。。。。。。。。。。。。。。。。。。。。。。。。。。。。。。。。。。。。。。。。。。。。。。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