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木槿安静的坐在上,看着手提电脑,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奈森公司的股票曲线,红的绿的,还有下面密密麻麻的数据,木槿颇为无力的揉着额头。

    “少爷,咖啡。”江韵锡体贴的递过来一个杯子,杯子里温的咖啡散发出淡淡的雾气,木槿淡淡的了一口,好吧,她不得不承认,她是很讨厌数字的,不是一般的讨厌。

    创建黑帮那需要这么麻烦,或许在别人看来,是这么麻烦,但是她看来,也比较简单,用血腥用暴力用诡异用恐怖来牵制每一个成员,有时候,信任还比不过外力威压,木槿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也没有那种多余的耐心,当初靠的黑吃黑,只约束各个黑帮的老大,让他们各自管好自己的下属,出了事被警察抓到,她反而不帮还会直接赶尽杀绝,导致她手下的黑帮高级的,一点混混的样子都没有,反而比警察更像警察,就差纸张挂号上街为广大市民服务了。

    现在仔细说来,对于她的下属,几乎,没有一个人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只知道一袭黑袍银色面具冰冷干巴语调,以前这么做只是为了洒脱,本来想的是做完郁家这件事,就把偌大的黑帮交给瑾灵他们四个人,自己去和爸爸妈妈还有哥哥玩去,可是到现在,似乎超脱出预料之中,不该出现的人出现了许多,一点一点的破坏原来计划好的全局。

    真的是一入泥潭想完好退去就是妄想,那么现在,是继续前进,还是原路返回?

    木槿很纠结,真的,如果撇开一切,去一个陌生的国家,当一个陌生的自己,这个犹如毒蛇般的诅咒会不会自己淡化而去,就撇留在衰败的长青神里。

    木槿很焦虑,不过这种焦虑却是如石沉大海一样,在外面,一点点都看不出来,深深地隐秘在心底。

    “少爷,营养液输完了,叫护士吧。”江韵锡一按头的护士铃,坐在一边,“可能会等好一会,以前住院都是这样的,有时候,等到血液回流,都不一定有人来。”

    木槿抬起脑袋看了江韵锡一样,摇摇手,“不会,来了。”

    仿佛是应诏木槿的话一样,这扇精致的白色奢华木门缓缓打开,走进来一个年轻美貌的护士小姐,护士先是一样扫过里面的人,显然精心装扮过的脸露出魅惑的微红。

    护士走的妖娆,可惜这两个人显然没注意到这位柔做作的女人。

    江韵锡很不满意啊,什么世道,以前他生病住院的时候,拔掉针头差不多都是自己做的,这个医院的,才按了不到两秒,人就来了,真是,钛合金狗眼看到的人各有千秋。

    护士轻巧的撕下贴在木槿手背上固定的绷带,撕得特别温柔,温柔的要滴出水来了,两条固定针头的绷带生生撕了十秒,看的江韵锡更是郁闷,以前那是直接撕拉一声,就完事了。

    撕得同时,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托着木槿的手,可惜明显经过加工的白皙小手反而成了木槿的存托,木槿比她的手还要小,任谁也无法想象,就是这样一双妙曼的手,无狠绝的收割他人的命。

    木槿显然是注意到这个护士的做作,淡淡的转过头,看着这个女人。

    护士刚刚就一直在偷偷打量里面的两个人,院长大人把漂亮的她分配到高级病房,为的就是好好‘伺候’病房里的人,以前有多少病人都追求过她,可是她都拒绝了,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啊,这个少年,虽然外表只有十七八岁,但是实际年龄和份她偷偷调查过。

    郁家的少爷,而且还是特别有手段的一个,那一次郁家的宴会,闹得可是水深火,可是平时最八卦的记者媒体没一个敢拿这件事说事的,可以看见这个少爷后的潭水有多深。

    不仅如此,人长得可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一个,而且温柔,更而且,几乎就没有听过他的花边新闻,这样的人,成长起来一定是不容小觑,现在不勾引,更待何时。

    手臂很有技巧的往中间一挤,中间的雪白呼之出,如果碰到的是别的个正常的男人,估计会直接扑到吃拆入腹,不过很可惜很可惜,碰到的是木槿,虽然平时的木槿对于别是很不在意的,真的很不在意,可是一旦认真起来,那是很认真的。

    比如说这个时候,木槿最讨厌的就是陌生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摆弄这个,比大?

    人家看到这个绝对会想歪,木槿也是,想歪了,不过歪的地方不对。

    护士美眉正在暗喜被人家看上的时候,羞的抬头,对上那双漆黑墨玉的眼睛,忽然被震住了,多么漂亮的深邃的眼睛,可是,为什么那么冷。

    “滚出去。”被认为很温柔的帅哥开口了,说出来的话就像南极的冰渣子到了北极,冰的人寒冷的寒毛一根根都竖立起来。护士美眉显然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傻呆呆的不知道怎么回应。

    木槿眉头一皱,眼底的厌恶好不掩饰的流露出来,护士脸色刷的变得雪白,唇颤抖着,虽然心底扭捏着不愿意离去,但是有时候气场的确是一样重要的东西,护士直接被吓走了,连门都忘记关,木槿一把拔出针头,扔在地上,用手按住手背,江韵锡递过来一个手帕,木槿接过来按住。

    门没有关,闲了一个晚上的所有人不安稳了,不怕死的凌月琪带头,后牵着顾知晓龙崎郁月洁,龙羽依跟过来,前面还推着打了绷带坐在轮椅上的杨亦寒,至于祁天佑和墨伊夜,杨亦寒在怀里揣了一个疯,打开了通话系统,这里讲的话,那边的两货都听得见。

    木槿合上笔记本电脑,深如黑潭的眼神扫过去,顾知晓不敢对视,谁让木槿是顶头上司,顾知晓一脸‘我是被人拉过来垫底的下你要报复千万一定不要找我我上有小下有老系学院重任我死了谁去数着小金库里面的不义之财啊。’

    “木槿,你难道不觉得应该为我们解释一下吗?”凌月琪开口问,一双美目中闪烁的神,木槿倒是没有看懂,不过用脚趾头想想也不是什么好现象。

    “不需要。”果断开口,凌月琪一诧异,显然没想到木槿那么直接。但是外国人永远不晓得中国的左右逢源见风使舵八面玲珑,秉着不知道是哪位外国哲人说的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以往无畏的精神,凌月琪再度开口。

    “顾知晓记忆很好的,她可以把那怪物说的每一句话复述下来。”说完,得意洋洋的看着顾知晓,哪晓得顾知晓一脸小媳妇样子,扭捏的,看着所有人看向自己,脸色一红,抬头望天,“没啊我一点也不好前天去医院检查医生还说我得了老年痴呆需要用助长灵来补钙的真的没骗你。”说完,还特别纯洁的眨眨眼睛。

    开玩笑,比起得罪下她宁愿去奔一圈,起码那样不需要每年每天每时每刻每分每秒的惦记着是不是有人惦记着她。

    凌月琪没想到顾知晓临阵倒戈,龙崎眨巴着眼睛,拉拉龙羽依的衣袖,“姐姐,我记得爷爷说,说谎的人说话特别流利,顾知晓姐姐是不是在说谎。”

    顾知晓哭无泪,祖宗啊你米有看到那双冰冷十足的目光盯着我吗?说谎就说话流利,那个扮猪吃老虎的人是你吧,娘的,这个世道果然没有一个人是真的纯洁善良无比的。

    龙崎被顾知晓冤枉了,其实龙帝国的董事长龙陵的确是那么教导他的孙子龙崎的。

    木槿瞥了凌月琪一眼,“真想知道?”

    凌月琪头点如捣蒜。

    木槿神秘莫测一笑,无声无息,只是那么一挑嘴角,凌月琪就觉得自己仿佛好像又会被算计。

    “家族秘闻,无可奉告,想要知道,拿命来换。”

    强大的气场。冷辗的威力。

    凌月琪后退一小步,怎么感觉,仿佛在问下去,木槿会不会来一个以死捍卫秘密。

    “那个长孙木槿是你吗?”静默的杨亦寒忽然开口,凌月琪崇拜的看着杨亦寒,大概现在只有杨亦寒不会畏惧木槿强大的气场威慑了。

    木槿下意识嘴角一掵,眯起漂亮的眼睛,眼睛弯弯的,只露出眼瞳,似乎是想逃避这个话题,杨亦寒紧紧的盯着木槿的面部表,江韵锡二丈摸不到头脑,可是看到这么多人严肃的表,可以猜测出是洞里发生的事,木槿回来后,他曾经旁隐晦的询问里面的事,可是木槿不是装傻就是直接回避,表现出绝对不说的现象,他能有什么办法,少爷不想说的,除非血腥供,不然是不出来的。

    木槿低下头,额前略微长的头发遮挡住眼睛,只露出圆润的鼻尖,在阳光的直下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辉,唯美。

    杨亦寒没有再说话,只是紧紧的盯着木槿,似乎是在比拼谁的忍耐力更加好。

    结果证明,木槿装沉默永远比装糊涂要厉害。

    “算了,讲点别的,木槿,你什么时候退学。”龙羽依最先打破沉默,木槿抬起头,看了龙羽依一眼,又垂下头,“目前不会退学,我还有事没有办完。”

    “哐当。”门忽然被大力撞开,瑾瞳倚在门框边,无视病房里唰唰直视过来的数十双眼睛,一脸表哭无泪,“少爷,你出名了。”

    说着,扔过来一本报刊,报刊掉在木槿的病上,一时间,所有人都可以看见报刊上的内容。

    《郁家新进少爷搞断袖。》

    下面附注一张张隐秘的照片,主角是木槿和江韵锡还有一个不明的人,只看得见帅气的背影。

    虽然只占据报刊的一面,但是却是写的如火如荼。

    木槿眼神一暗,杨亦寒眼神一冷,凌月琪眼神飘渺涣散,其他人都是惊愕不已。

    “真是的,那么恶劣的手法,一看就是合成的。”瑾瞳是维护自家少主的,不满的又蹦又跳。

    木槿捂住额头,“江韵锡,你去查查是哪家报刊出的,务必封杀其他起哄的媒体,顺藤摸瓜,我要知道是谁透露的。”平淡的语气,似乎一点也没有被这样的事件打击到的样子。

    忽然木槿抬头,看向凌月琪,平静无波的眼神中却是蕴含着惊天大浪,凌月琪立马摇头,“不是我,我没那么无聊,真的。”眼神特纯洁的对上木槿的眼睛。

    看了一秒,木槿收回对峙的眼神,看向外面的蓝天,蔚蓝的天空像刚刚清洁过的淡蓝色玻璃,纯净一望无际,连白云都洁白的没有一丝灰暗,但是木槿却在那平淡的表面预见汹涌的波涛。

    暴风雨面前,都是平静的。

    空气中虽然掺杂着优雅好闻的熏香,但是掩盖不住淡淡的苏打水的气味。

    宁静下,所有人的心思都是不一样的。

    木槿思绪万千,如果不是凌月琪透露的,那么就代表,有内,可是没有那种被偷窥的感觉,而且这些个照片,她总觉得没有一张是真的拍下的,全都是合成的,可是一旦站在别人的角度去看,那么却是毫无疑惑,每一张都有一种迎还拒的感觉。

    那么内,会是谁,还是,根本没有内,而是局外人想要横插一脚。

    杨亦寒很生气,一个单十夜还不够,再来一个江韵锡,而且这个江韵锡明显的是知道木槿真实别的,很难办。以后的路很漫长。

    凌月琪很惊叹,感叹哪位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干的傻×去找木槿下的麻烦,不怕以后死翘了都米有棺材来陪葬抛尸大海。

    郁月洁很担心,这种负面消息如果颠覆了,那还是比较好办的,如果没有证据颠覆,那么就会在人生抹上一席浓重的黑色败笔,这对于木槿来说,是致命的。

    龙羽依和龙崎琢磨着,需不需要爷爷去出手来帮帮忙。

    江韵锡很无奈,少爷太光芒四了,太耀眼了,总是有人来找麻烦。

    另外一边的墨伊夜和祁天佑都是沉默,不晓得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顾知晓转溜着眼睛,想着是不是学生会主席她该出马帮助一下下呢?

    就在众人思想变换的时候,木槿却出乎意料的冷笑一下,还是没有发出哼哼的声音,却意外的所有人都感觉到铺天盖地的的冷气,像十二月的冬天,冷的结了厚厚的冰层。

    “谁也不要插手,我倒要看看,哪个家伙本事那么大。”向来秉承着越生气笑容越灿烂的木槿笑的格外温柔,相处了一段时间摸清楚木槿的脾的人在心里默哀,那个自触霉头的傻×,死定了。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