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活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医院很忙,真的很忙,下午一两点,一下子接受了七八个重点病人,一下子就把豪华病房都爆满了,连医院下面那些个法拉利兰博基尼宾利欧陆迈巴赫劳斯莱斯幻影世爵保时捷奥迪捷豹。

    世界名车啊,就像大白菜一样在医院下面密密麻麻的占满了停车场,医院高层的人心肝那个颤抖的啊。

    医院二十楼都戒严了,过道里那些个持枪保卫的武装特警,一些医护人员看的真是羡慕啊,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看看人家活得多么得意,咱们活得多么苦

    外面气氛严肃,里面却是鸡飞狗跳,才刚刚醒来的凌月琪不顾手上还打着点滴,彪悍的拔下针头,直奔特护病房,而一脸乌黑的江韵锡抵着门,就是不给凌月琪进来,凌月琪外面大吵大闹,吸引来郁月洁和龙崎,龙羽依躺在病上,很无力的听着顾知晓讲白搭。

    杨亦寒和墨伊夜和祁天佑被打上石膏吊在上,动弹不得。

    病房里躺在上的木槿皱皱眉头,闭着眼睛低喃了一句,“江韵锡,告诉凌月琪,不要再来吵,也不要把那件事说出去,否则,她穿三点一式和(和谐)照,明天就会出现在各大新闻报刊上。”

    江韵锡依照木槿说的话转述给凌月琪,凌月琪脸色一僵,浑颤抖的站在门口外,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怎么的,一双‘有色’眼睛婉转的看着江韵锡,又看看被江韵锡挡住的木槿。

    半饷才冒出一句,“我走,你们好好相处,继续继续。”说完,就像幽灵一样的飘走,估计是去找哪个角落画个圈圈去诅咒找那种事威胁一个纯洁的女孩子的木槿了。

    送走凌月琪,江韵锡的脸色很不好看,真的是很不好看,拉着把椅子坐到病前面,看着木槿缄默的睡颜,小脸的皮肤雪白的,属于那种不正常的苍白,连脸颊专有的红润都退下了,刚刚瑾灵来检查,脸色那个严肃,说什么不能用内力压制生长发育,否则以后不要说穿B-CUP了,连A-CUP,都是一个问题。

    还有说丹田筋脉损坏的严重啊,需要好好补补,霹雳哗啦的开了一张宛如封建时代女人的裹脚布那样又长又骇人的药单,江韵锡觉得木槿似乎遭殃了,仔细看了一下,嘴角抽搐,居然还有,还有,补肾的,木槿需要补肾吗?

    瑾灵似乎看出江韵锡的怀疑,一脸神秘的问江韵锡,木槿是不是晚上会上厕所?

    江韵锡想了一下,点点头,瑾灵立马把药单拿回去,又在上面写了两三行。

    然后语重心长的叮嘱江韵锡,以后吃水果,多给木槿买一点木瓜。

    ……………………………………………………………………

    “少爷,喝粥吧。”江韵锡拿着一碗刚刚煮好的温的粥,木槿正看着天花板出神,听着江韵锡的话,把被子盖在眼睛上,被子下传出闷闷的声音,“我没有胃口,通知医生给我打营养液。”

    江韵锡皱着眉,伸出手拍拍被子,“少爷,别闹变扭了,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弄坏了体,公司怎么办?还有,血榜又有人出钱买你的命了。”

    可是被子上的人像是没听见似的,什么都不说,也依旧钻在被子底下。

    木槿揪着雪白的被单,出神的看着棉被,诅咒,那种东西该怎么解决,以前是怎么解决来着?以前,好像根本没有被下诅咒,哪知道怎么做,把印有青色花瓣的皮肤割掉?要真那样简单,那诅咒还算是诅咒吗?还是找个大师开光,把这邪魅的东西驱散了?仔细想想还是算了,这年头,自称大师的都是群水货,比神棍还不如,神棍起码能糊弄大众完美无缺,那些个水货糊弄起来完全就像是在搞笑。

    木槿正看着被子发呆,冷不防被子一掀,就对上一双墨色瞳仁,两双同样墨玉云黑的眸子对视在一起,自然会触动怀。

    江韵锡微微凑过来,温的呼吸就像火焰一样,首先触及白皙修长的手指,木槿在发呆,深邃的眼眸像弥上一层挥之不去的烟雾,迷漫,像艳阳九天被云彩遮住的太阳,明明光彩慑人,偏偏看不透。

    那种惆怅若失的感觉让江韵锡很不舒服,真的很不舒服,为什么,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木槿,却有一种她正在远去的感觉,总感觉,好像要失去了一样。

    江韵锡缓缓靠过来,带了压迫的迫近感,木槿居然发现自己想要后退,但是看到江韵锡的眼神,居然手脚不听大脑的指挥,就像,瑾矽说的那种,体背叛大脑麽?

    木槿呆愣着,江韵锡心底却是迷漫出一点零星的欢喜,少爷不讨厌他的接触不是吗?

    一点一点的凑近,那双朝思暮想的嫣然红唇近在咫尺。

    “呼啦。”忽然,一声打开窗户的声音惊醒了木槿,木槿立马蹦起来,警惕的看着窗户,窗户边缘上,一个俊秀少年龇牙咧嘴,看到神龙活虎的木槿脸上一喜,立刻马上奔过来,刚要扑上来,被江韵锡一下子拉住右手,一个过肩摔,扔在地上。

    很重,重的少年疼的悲伤,他错哪了?主子受伤为属下关心很正常,这家伙发什么癫,绪那么激动,江韵锡当然很激动,就差那么一点,这小子晚一点来都不可以吗?起码等到偷香结束之后再来他绝对会一脸笑意的迎接的,还死不死堵在这个节骨眼上。是个人都会生气。

    少年很小强的站起来,磨蹭到木槿面前,“主上,啊,你真不晓得,在澳大利亚的生活真的不是人过的,你看,我的皮肤,晒得黑黑的,难看死了。”

    瑾瞳自顾自的抱怨啊,木槿却是很现实,“你从窗户进来做什么?不是有门吗?”这年头,不给进门就爬窗吗?真是,无孔不入。

    瑾瞳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额,外面都戒严了,一个个持枪的全武装,我不爬窗,难道还钻洞吗?再说了,这墙那么薄,一钻说不定破了我就会被当成怪物的。”

    “咔擦。”门开了,瑾灵进来了,似乎毫不奇怪瑾瞳为什么在这里,不过,怜悯的看了一眼神经粗大的瑾瞳,孩子,你完了,得罪了暗主做重要的事,回去准备把全组织的厕所包了吧,姐姐等会给你买马桶刷去,诶,洗洁精是用雕牌的,还是飘柔的呢?算了,哪个便宜哪个。

    瑾瞳还是没有注意到一个打算以公报私一个落井下石的人无良的表,还是兴奋的和木槿扯东扯西,“少主,我去金字塔了哦,那里面一点意思都米有,什么万迷之宫,都是胡扯啊。”

    瑾灵冷笑一声,“有种你别把超级定位导航仪带进去,我佩服你。”

    瑾瞳白了瑾灵一眼,“我还横渡沙哈拉沙漠呢?真是的,没有任何刺激可言。”

    瑾灵再度冷笑,“有种你别驾着刚研制的越野吉普车带上那么多水和食物。”

    瑾瞳磨牙,狠狠地盯着瑾灵,“不说话不扯我后台会死啊。”

    瑾灵耸耸肩,“不会啊,但是我觉得有意思,你管的着吗?”说着走上前来,一肩膀顶开站在面前挡道的瑾瞳,把手中的药包递过来,“一个月总有那么一两天不舒服,难免的,里面的东西,吃了,不用内力,只在上厕所的时候恐怖一点。”

    瑾灵说的隐晦,木槿听得是欣慰,江韵锡脸颊是红的,瑾瞳是不明所以的。

    “什么东西?”瑾瞳一把抢过,拿出来,没管瑾灵的惊呼,塞了一颗到嘴里,嚼了嚼,忽然脸色一喜,“咦,瑾灵,你新研制的糖吗?很甜诶。”

    瑾灵的脸色变了,似乎是一瞬间惊恐到极点,但是马上就转为暴怒,一把夺过药包,扔给江韵锡,一把揪起瑾瞳的耳朵,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和你说了多少遍,本小姐配置的药你不许乱吃,当心哪天醒过来你丫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我可是毒医。”

    木槿把前世医学的精华都教给的瑾灵,瑾灵本就聪慧,再加上现代科技先进,一切做起来就更加容易,进步神速,组织里啥伤患都是瑾灵给解决的,外加上木槿先天不足,瑾灵更加用心于医药。

    “哎呀呀呀,娘亲啊,松手,娃娃啊啊。”瑾瞳平时就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做起戏来更是夸张,而且这些玩笑平时开惯了,可是瑾灵却屏起一张脸,拉着瑾瞳就走。

    “我需要借助一下医疗设备,好好检查一下。”

    瑾瞳不依,扒着门框死活不肯走,“不行,我要和少主呆在一起,我还有好多事没和他讲,比如说天池水怪,天池我游了一遍,什么东西都没有。”

    “没有?可是你横冲乱撞弄坏一个三亿的高级潜水艇。”

    “那算什么,这叫为科学奉献财产,那是为了全人类科技发展做贡献。”

    “你怎么不舍取义,为国家科学事业奉献你的满腔血去为国捐躯,还能追封为烈士呢?”瑾灵脸色很不好看,可是瑾瞳依旧是死死的扒着门框,就是不走。

    “不用为国捐躯也不用舍取义,被追封为烈士人家会不好意思会害羞的。”

    虽然瑾灵很想说一句‘你死都死了都埋进棺材了谁还看得到你死后害羞不好意思的样子’可是最终还是诺捏着没有开口,手上加大了力气。

    “不行啊,不就是吃了一颗药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要去拍X片又要去做B超然后再去做磁核共振严重还要打针挂点滴神啊我哪有时间。”瑾瞳脑袋手指都贴在门框上。

    瑾灵松手,冷笑一声,“没有那么麻烦,我会直接带你去做洗胃。”九白骨抓按住瑾瞳的肩膀,直接打昏拖走。

    两活宝闹完糗。

    闹的病房安静了一下,木槿坐在上,自觉的拿过碗,自己喝。

    “咳,少爷打算,什么时候办领退学手续。”江韵锡很认真的问,为过来人,江韵锡很一针见血的就看到杨亦寒和祁天佑两货那不正常的感,必须快点隔离。

    木槿手中搅拌的瓢羹微微停顿了一下,雾气腾腾的气迷茫了木槿的眼神。

    思考许久,木槿磕在碗的边缘,最终诺捏出一句话,“任务还没有完成,在等一会。”

    江韵锡眼神一暗,还是有一点失望,“是吗?那么,少爷什么时候出院?”

    木槿靠在枕头上,把喝完的薄粥放在头柜上,“等他们都好了,就出院吧。”

    “可是,要很久的。”江韵锡声音轻微,要不是木槿耳力过人,听到的就是含糊不清的低喃,“不会很久,有瑾灵,对了,这段期间,你把公司的一些文件拿过来,我要看看,郁家,该怎么样完全接手。”

    “是。”江韵锡不在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少爷一旦决定了无害的事,就会做到底,可是少爷这种晴不定的格,他要怎么追?

    江韵锡惆怅的走出门,随手关上门,靠在外面的墙上。

    在迷失耳熏目染瑾矽的什么恋法则,还有追求十八法,放在木槿上,似乎一样都行不通,鲜花?,估计木槿会用来填补垃圾桶。书?算了,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约会?去哪里?老节,游乐园,会被组织的人唾弃的。咖啡厅,很容易看到少爷认识的熟人。逛街,估计到时候呆在等待区的是木槿而兴冲冲逛街的是他。烛光晚餐?算了,更不可能,家里有一个更大的电灯泡,再说了,吃饭的时候少爷目不斜视,沉默寡言,只盯饭菜,再浪漫也被破坏完了。送礼物?首饰?的了,少爷连母亲给的玉佩都能丢,更何况他给的,再说了,会不会戴还是一个问题,连耳洞都米有,送丁香什么的,就是在开玩笑。

    追求个人怎么就那么难,说甜言蜜语估计他会比少爷先吐。

    做人难难做人,追人难难追人,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难

    (不用怀疑。这就是为凑字数而存在的)

    ———————题————外——————————话———————————————————

    嗯呐,弱弱问一句有不晓得A-CUP,,,,B-CUP的纯洁孩子吗?好吧,不晓得的孩子百度一下吧,要是觉得麻烦,那么去问你们伟大的母亲大人吧,她们很了解A-CUP,,,,B-CUP,还有C-CUP,,,,D-CUP,的尺寸的,不是我邪恶也不是我早熟更不是我不纯洁,那是小说查毒的,其实我是很纯洁纯洁纯洁的,真的,没骗你们,纯洁是我的座右铭。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