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后背交给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踏着满地的泥泞,木槿捂着鼻子,陈年堆积的尸骨被细小的蛊虫啃食,已经变成如灰般的粉尘,余下那些白花花的粉末和还没有啃食尽的头骨,无声的哭诉当年如何的血腥暴行。

    “这是哪个变态弄出来的。”元修在木槿前面走着,不住的抱怨,木槿没有说话,虽然她很想告诉他,他口中的那个变态或许就是她的师傅,虽然是个讨厌的师傅,不过毕竟是师傅,不过看在他肯冒着生命危险挡在她的前面,木槿还是决定稍微对他好一点点点点。

    “咕噜,咕噜。”面前的出口已经到了,但是两个人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静观其变的站在出口的门口,观察况,“咔嚓咔嚓,”似乎是在咀嚼骨头的声音。

    “诶,里面不会有人被吃了吧。”元修问似乎十分清楚内的木槿,木槿耸耸肩膀,“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被吃。”木槿说的快,似乎没有注意语气中很容易令人遐想连篇的词语。

    元修心里接了一句,其实我很想吃你的。

    可是元修可不敢说出来,万一孩子恼羞成怒一脚踹他出去,那可就被人占便宜了。

    木槿倒提着剑,剑锋贴着手臂,摩擦着石壁,蹭下来许多石碎,锋利可见一斑。微微探出脑袋,木槿扫了一眼,又飞速的缩回来。

    “怎么了。”元修看着木槿的表和脸色,木槿磨牙,忽然又叹了口气,没有回答元修的话,元修也不追问,欣赏着孩子脸上少见的灿烂表

    木槿冷冷的哼哼,“老匹夫,还说这种东西是培养不出来的,哼哼,唬谁,娘都培养那么大了。”木槿语气随意的可以,一点也没有在其他人面前那样的矜持,说个脏话还要拐弯抹角别人能不能听懂还是一个未知数。

    元修是很高兴啊很高兴,是一个好的现象不是?

    “里面那个,想干掉也可以的,不过比较惨烈一点。”木槿皱着小鼻子,“要不还是你去吧,我有洁癖。”木槿胡说八道。

    元修没漏下木槿眼底闪过的一抹不愿算计外加恐慌,哦,这孩子懂得那是啥,也晓得会怎么样,可是自己害怕就把他窜所进陷阱,真是个不会为别人考虑的好孩子。

    “怎么弄。”虽然也不是愿意,谁让这货是要算计他呢?要是大大咧咧的和他一起去闯,他很愿意的。

    木槿一愣,显然没想到元修也不推迟,就直接答应,“诶,回神了。”元修伸出自己的手,手指弹了一下木槿被碎发遮盖的额头,清脆的那一声,木槿一愣,不防就被弹了个正着,留下一个红红的印子,元修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成功弹了人家一下,两个人居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木槿转移话题,“很简单,被它吃进去,捅破心脏,它就完了。”

    人家搬出一个台阶给他下,元修也松了一口气,随即狐疑的眨眨眼,“就那么简单?”木槿冷淡的哼哼,“看看你被它吃下去之后还能不能健全的到达心脏。”

    听木槿这么一说,元修摸着下巴思量了一下,也是,刚刚听到的咀嚼骨头嘎嘣嘎嘣的声音可不是开玩笑的,元修伸头看了一下,脸色古怪的缩回来,老久才爆出一句,“FUCK,又丑又难看又笨重又黝黑有恶心,被吞下去我会有心里影的。”

    真的是很难看的,相比这个,元修还是第一次觉得九重阁里面饲养的那条虫子其实长得还是很对得起人的,看看里面那位,很容易就联想到茅房大粪里面滋养出来的虫子,可是那虫子起码长得白嫩嫩的和米饭似的,里面那货,灰不溜秋的,张开的大嘴里面牙齿密密麻麻的的,看的头皮都发麻,其牙齿的锋利程度可以比得上海洋杀手大白鲨,牙齿排布和百年海龟一样。

    元修觉得自己胃里在翻滚,木槿忽然是想到什么似的,暗呼一声不好,龙羽伊他们进了那个神室,她忘了叮嘱他们里面的石像不要乱碰,中间那个最大的石像的双瞳里,说不定各关着天下剧毒的蝎子和毒蛇,但愿他们不要闲着没事拿石子丢眼睛玩。

    还是快点解决完这货,快点回去救自己的佛家舍利子,木槿给自己找了一个认为说得服自己的理由,撕下自己的衣服,揉成小团,塞住耳朵。元修诧异的看着木槿的举动,不解的问出声,“你干什么?”木槿白了元修一眼,“你去游泳不塞耳朵啊。”更何况那家伙肚子里的水说不定被外面的化学工厂污染了一遍又一遍,比游泳池里面被人类污染了一遍又一遍的水质量还更差,耳朵很脆弱的。

    元修嘴角少见的抽搐一下,去游泳,需要换衣服吗?虽然很想那么问一下,可是看到人家一副大敌当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表,还是觉的不要问出声用来调节气氛什么的,说不定会被这家伙暴打一顿调节气氛预体以备更好作战。

    子夜宝剑在手腕上熟练的旋转一个角度,木槿掩过去,里面的巨虫形状是圆柱形的,长长的,卷成一个团,存放心脏的部位在尾巴的末端,别看外面的皮黑不溜秋好像一捅就破的样子,要是真那么想,那还是直接去投胎好了,连木槿都没把握用堪比X线的子夜来划破那皮肤来一个泄放血。

    再说了,这货体里的也不是血,除了镶嵌在厚厚的脂肪皮肤内用来控制体动作的敏小神经,几乎没什么神经中枢,连制造血红细胞的白血小板都没有,只有大脑一个比较健全的控制生理需求的下脑丘,连血液都是用自来水用来撑胖体让人误以为里面都是血,实际上,咀嚼尸体的作用是来吸收生物体内的钙元素,来作为自己生长牙齿的后备资源,至于人人血什么的,它吃的时候差不多都是流出来,弄得满地都是,看的比较吓人。

    这是一个绝妙的可用来控制的生化武器,这东西要是放在远古战场上,伸直长长的一条,滚轮子似的滚过去,那么敌方就统统变成泥,而且,这东西不懂得反抗,绝对比包藏祸心的属下好控制的多,只认主。

    不知不觉间,木槿思想神游万里,而那一方,巨虫头顶的小孔不断有灰烟冒出,涌向外面,至于那东西,木槿还真不能用科学来解释,那么,就按照马克思主义哲学来,消灭非科学的东西,让奇异生物无处可躲。

    轻盈的影在地上几个起踏,就来到昂着头的巨虫面前,巨虫没有眼睛,但是却对于生物的到来却是异常敏感,张开大口就准备吞下。

    元修还在无比恶心中,蓦然抬首,看到的就是一道轻盈优雅的影窜入那张恐怖的血盆大口内,哇靠,不是不愿意去吗?那么玩命,一时之间元修似乎又是看不懂木槿了,之前一直觉得,木槿很小心,一切以自己的命为重,这个元修倒不鄙视木槿,生活在死亡边缘的人对自己的命很看重不是怪事,因为他们差点失去了,人都是这样,只有失去过才会珍惜。

    可是现在,也顾不得多想了,元修跟着木槿后面就跳进去,最后一刻,元修觉得自己是疯了,可是,疯了就疯了,反正都这样了。

    事实证明,木槿没有夸大,那锋利的牙齿咬下来,元修险些好几次都觉得自己撑起来的保护壁快被咬碎了,那密密麻麻的的牙齿越往下越大,可是元修却看不到率先下去的木槿的影子,不由得有些急了,也不管什么留底牌,直接亮出自己最纯真的内息,第八层的云霄九天,把那锋利的牙齿生生阻挡在外面,任凭那千万重的咬力压下来,可是再怎么加快速度也看不到木槿的影。

    元修顿时有一点慌乱,难道说被咬碎了?

    到了最底部,是最底部,因为面前已经没有路了,就像人体内部的肠道一直通到底来到了阑尾的地方,人类进化断了尾巴,原本是通的的人体肠道就断了,就像这样。

    元修一皱眉,一扬手,手底一枚闪着寒光的匕首顿时出现,被灌注内力的匕首不断的响起争鸣,发出看不见的微声波,一圈一圈的如涟漪般散开。

    “哧。”一道久久不散的寒光闪过,那道壁顿时破裂,透明色的液体从那道横向破开的伤口冲出,一下子淹没首当其冲的元修。

    木槿卑鄙了,因为巨虫的舌头头有一个洞,是用来喷水的,可以直接到达除去口腔的长洞直接到达可以畅通无阻的靠近心脏的地方,可怜了元修,冒着时时刻刻被咀嚼破碎的危险去救一个安然无恙的孩子。

    木槿伸着手,滑行着向前,一下子冲到水中,还好学过游泳,蹬着腿,向前游去。

    就像来到水池一样,只不过这个水池黑暗无光,而那种属于心脏独特的‘噗通噗通’声围绕的耳畔,怎么挥散的除不掉,在水里,任何虚物质传播的速度是空气的0。554倍。

    木槿的鼻尖冒出一串串气泡,手中的利剑带着内力劈开水波,虽然效果不是很大,可是总比没有的好,更何况,劈开的一刹那,她还可以稍微换一下气。

    “哗啦啦。”忽然平缓的水流方向变了,猛烈的向后面流去,木槿一个没注意,被倒冲着向后飘去。她感觉到,似乎是哪个地方破了,所有的水都往外面流,而且快速剧烈,就像大水坝决堤那样。

    腰间一紧,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然后就是天旋地转的昏暗,耳边水的奔腾声冲击着脸颊,有一点痛。

    “咳咳,咳咳。”木槿摇摇晃晃坐起来,深呼了一口气,吐出水泽,看着远处就像被放了气的巨虫变得扁扁的,意料之中的是一个水货,水多的弥漫成灾。

    “诶,你,你先下来。”木槿后传来微弱的哼哼唧唧的声音,木槿吓了一跳,刚被冲的没清醒的头脑顿时清醒了,马上转,看到的就是元修俊美的脸上几道红红的划伤的痕迹。

    木槿僵硬的转过头,这个要她怎么说,说谢谢,可是如果没有他捣蛋她还可以很小心的捅破那颗巨大的心脏,然后完好无损的出来,可是不说谢谢,又觉得有一点不好意思,毕竟一个很谨慎的高级职业杀手舍命陪她跳了一下刀嘴刺海。

    元修恢复了一下,看到的又是木槿一脸的变扭,有一点点气结,这个被宠坏的孩子。

    于是乎,装虚弱。

    脸色一白,摇摇坠。

    木槿诧异的看着前一刻似乎气的要站起来的元修下一刻一脸惨白抬头栽倒,难道被自己气倒了?不过这个症状轻的啊,以前的好几个老臣是直接昏厥要不是口吐鲜血或者气的一头撞柱子,这个太好了。

    元修倒在木槿跪着的膝盖上,用内力控制脸色越来越惨白,心里美滋滋的,哎,快点救我啊,人工呼吸。。。。。

    哪晓得鼻子下的嘴唇上的地方狠狠地一痛,痛的他立马蹦起来,看着一脸无辜的木槿,捂着鼻子下的地方,纳尼,为什么会是这样,果然现实和想象差的很远。

    “掐人中很有用的,不需要什么人工呼吸。”木槿淡淡的开口说,元修仰头看天,坚决不承认自己猥琐的思想。

    木槿拍拍衣服,一下子,外面**的衣服就干燥了,元修错过了很重要的一幕,用眼睛占便宜的很重要的一幕。

    “喂,你个笨蛋,破坏我的事,还有,你护在我前面干什么,你要是死了我很烦的,”烦恼怎么收尸,烦恼出去之后怎么和墨伊夜解释,元修忽然低头,无比深的看着木槿,“我后面不是有你吗?”

    木槿很好形象的没有吐,很平淡的看了元修一眼,**的样子实在是没什么浪漫的气氛,看着无动于衷的木槿,元修不解,不是说双鱼座的最喜欢浪漫吗?怎么一点用都没有?

    。。。。。。。。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