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朝遗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学校专门接送的巴士,载着最为优秀的企业公司的后代们,向着目的地出发,兴奋的孩子和后面冷淡的孩子成为反比。

    前面的孩子个自有着自己的游伴,而后面的,很诡异,很诡异,木槿坐在角落,旁边是新来的小朋友,龙崎,在旁边是龙崎的姐姐,龙羽伊,木槿的前面是不安稳的凌月琪,凌月琪似乎对BL特别有兴趣,在旅程途中还不断的回和木槿讲G---A,变扭受温柔攻天使受鬼畜攻。

    龙崎是个纯洁善良的孩子,听凌月琪的喋喋不休,脸颊红的像个红苹果,虽然想不听,可是看到边前辈木槿一脸淡定,又回想爷爷在他来之前嘱咐的,能多学的就多学能抠一点就多抠一点,也就努力使自己变得淡定。

    木槿看着窗外倒退的景物,耳边自动屏蔽凌月琪的话,对于家里的事,木槿是一点都不担心的,虽然事先早就知道江雪那个女人不会善罢甘休,反正家里还有怜镜和怜寝两个活宝看家,江雪要是敢越矩去她房间查看,那么就会收到很丰富的‘见面礼’

    明天就准备转学手续。木槿思量打定了主意。

    郁少杰眼神如钩,仿佛要把前面的椅背盯出一个洞一样,“郁少,”一个十七八岁的妖媚少女妩媚的靠在郁少杰旁边,郁少杰不耐烦的一把推开那个女生,回首,看向龙羽伊,龙羽伊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弟弟,眼神也时不时飘到木槿上,郁少杰心中顿时愤怒一片,手掌紧紧地握成一个拳头,指尖因为过度用力而开始泛白。

    ——————————————————————————

    到了目的地,所有人都下车,站在空而又原始的山林面前,这些个生惯养的贵族之女特别的兴奋,有许多目光飘到人群中最优秀的一拨,顾知晓很得意的昂首,以前她可不敢那么敢,可是有了木槿下的绝对撑腰,而且,学生会里那些个贵族唯她马首是鞍,那滋味,快活的不得了。

    顾知晓是个鬼精灵,看到龙崎,顿时就把金算盘打到人家上去了,木槿价不菲眼光极度毒辣,能够和下凑到一起去的人物,平凡吗?可能吗?

    龙崎和顾知晓也不晓得怎么回事谈的特别融洽,凭借顾知晓的三寸不烂之舌把龙崎的底细的干干净净,惊吓的那个小心肝,龙帝国的董事长的孙子。

    木槿看着前面的山洞,并不急切的进去,找导游问了厕所的位置,就去了,这一幕落在郁少杰的眼里,郁少杰灰白的眼瞳顿时涌上一股狂喜,招呼过边的许平仁,在他耳边嘀咕。

    许平仁眉头一皱,略带忧愁,“这么,不好吧。”郁少杰冷一笑,“衣服湿了,你不正好办事?”许平仁眼前一亮,马上点头,跟着木槿去了,杨亦寒虽然看到,但是却也不以为意,得罪木槿,还不如去挑战美国FIV,起码死的有尊严。

    木槿站在厕所面前,嘴角抽抽,这是有多原汁原味啊,这个木头,凑合着勉强能用。

    站在远处的许平仁看着木槿进去,嘴角泛着----笑,走到厕所外面,看着露在外面的翘板,捂着鼻子,里面散发的都是恶臭,伸出脚,狠狠地踩向那个露在外面却不明显的翘板,原本会以为听到一声噗通的声响,来之前,就把这里都计算过了,这个厕所是最为简便的,在地上挖了一个大坑,坑的周围垫上两块板子站脚,而板子的外端,就露在像圆柱体一样罩住粪坑的隙前,如果被人在外面一踩,里面肯定摇晃不止,站在里面的人一定会跌落进粪坑。

    可是许平仁捂着鼻子,在外面等了老久,就是没有听见里面传来的惊呼和噗通坠落声,不由得狐疑的打开简陋的木门,泛着恶臭的狭小空间里,哪有那宛如谪仙般的影,只有围绕在粪坑上面飞来舞去的巨头绿色马坑苍蝇。

    许平仁诧异的看着空空如也的空间,不可能啊,他明明看见人家进去的,怎么会没有了影子。

    “你是在找我吗?”忽然后传来温和的声音,许平仁却是如遭雷击,体僵硬的转过,眼角刚刚触及一个修长的影,背后就一痛,眼前的景物顿时变换,由枯黄的树木变成恶臭的粪坑。

    木槿在踹下许平仁的时候就把门关上,形暴退十几米,里面的惨叫和噗通声真是悦耳之极,听得木槿笑意连连,干完杀人不出血损人不要命的活计之后,木槿满心舒畅的回去了。

    空的洞里,很显然能够看得出这些个人为开凿的痕迹,地面磨得平整光滑,甚至还在上面刻上古朴大气的雕纹,洞的岩壁上,刻了许多繁体文,一些贵族子弟看的是稀里糊涂模模糊糊,而在角落里,有七八个凸出地面的沿井,资金一米左右,从上面望去,下面漆黑无比,空空,有一种不可言状的神秘之感。

    郁少杰心不在焉的观察着这些巧夺天工的雕刻,心里却在着急,暗叹许平仁那个白吃还不回来,就算得手之后,也应该回来和他报告一声,免得他担心。

    “下回来了。”“下好帅,”“诶对了,下刚刚干什么去了?”“管他呢?先盯着再说。”…………………………………………………………

    郁少杰没有回,听到这些话,就明白许平仁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失败了。

    木槿抬头看着黑压压的洞内,墙壁上挂着白炽灯,照亮洞内白光闪闪,墙壁上散发着幽蓝色的光泽,许多人趴在岩壁上在抠。

    “木槿,快过来。”凌月琪在远处挥手,旁边的人都在研究那些个刻在岩壁上的图案,木槿快步走过去,凌月琪往小井里面投入一颗石子,久久都没有听到回音,但是木槿却是听到一声及其轻微的噗通入水声,就和那个人跌入粪坑一样的声音,不过这个更为清脆。

    “这上面的图案,让我想起了拿破仑战争的油画,不过这个,似乎更加精致。”杨亦寒喃喃自语的同时,一只手放大镜一只手手电筒,弯着腰在那里仔细研究。

    “什么,没有啊。”祁天佑凑过来,“这个是微雕,给你放大镜,你看看。”杨亦寒站直腰,把手中的工具递给祁天佑,回看到木槿脸色略微凝重的看着墙壁上的繁体字,那神色,似乎是在怀念,又似乎是在掵惗。

    墨伊夜昂着头,颈边扬起的优美弧线看呆了一边的女生,郁月洁带着龙羽伊,龙崎,顾知晓在周围走动,站在木槿的后。

    “木槿,你看得懂吗?”龙羽伊诧异的开口,虽然觉得有一点惊奇,毕竟这个年代,能看得懂文言文就已经十分好的了,谁还愿意费力费时的去学繁琐的繁体字。

    木槿垂下眼睑,似是可惜的摇摇头,“没,我不认识。”

    说谎,杨亦寒看着木槿的面部表,就在心中定下一个结论。

    木槿走到一个小井旁边,郁少杰慢慢的挪过来,站到木槿旁边,其他的人却是略微入迷的看着自己想看的东西,一时之间倒是没有人注意角落里的况。

    “你把许平仁怎么了?”郁少杰压抑的开口,语气被抑制的沉重,眼底愤怒的神色毫不掩饰的展露无遗,木槿森冷的笑笑,洁白的牙齿在白炽灯的折下显得冷森森。

    看的郁少杰脸上的愤怒一阵收缩。

    “他没事,但是你马上就有事了,故意杀人罪,很严重。”木槿压低了声音,郁少杰听得心中顿时一慌,他怀疑的是,自己买凶杀人的事被木槿抓到证据了,可是木槿下一刻的举动让他惊愤不已,居然,抓着他的手,自己跌落那深不可测的小井。

    角落里毫不压制的惊呼声像一颗石子击打入平静无波的水面顿时掀起万丈波澜,所有人都往那一处看去,看到的是郁少杰伸出手,而一双脚快速的倒垂入那小井。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呆愣住了,他们看到的是什么?郁家大少爷光天白之下行凶,将自己的堂弟推入深井。

    “不,不是我,是他。”郁少杰一时之间手忙脚乱,他虽然见过一些场面,但是这个光明正大的陷害,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你,你这个不是人的,木槿可是你的亲堂弟。”凌月琪最先愤怒开口,“导游呢?死哪去了,快点叫警察。”

    龙羽伊眨眨眼,似乎很艰难的才意识到这件事的真实。

    顾知晓惊愕的瞪大眼睛,似乎十分不相信伪正太假善良实际上邪恶无比的木槿下居然会被人压倒丢了命,不可能的吧,就算是地球破碎世界灭亡中国瓦解,活的最好的也绝对是木槿下。

    龙崎紧紧地抓着顾知晓的衣袖,惶惶不安的追问着顾知晓,“知晓姐姐,木槿哥哥呢?”顾知晓摸摸小正太的脑袋,“放心吧,中国有一句古话,祸害遗留千年。”

    …………………………………………………………………………

    木槿拔出绑在腿上的匕首,往旁边的岩壁狠命一刺,下坠的形顿时稳住,木槿看着头顶细微略不可见的一点羸弱光芒,听着上面的人焦急的呼喊被脚下急湍的水流淹没。

    难道自己直觉判断错了?木槿略微有一些心绪不宁,怎么回事,那个时代怎么会和这个时代的平衡线相交,中国古代可没有一个叫月朝的国家,也没有望天大陆,更没有神秘的内力,那么,这些记载望天大陆的文字又是怎么回事?如果两个时代交错,那么会不会有长青神,如果有,那么,她会很不爽。

    木槿想着,把匕首一拔,运起内力,在水面上一点,脚尖触及的水面顿时漾开一片波纹,木槿伸出手,按在面前的岩壁上,小井的下方就是一条直线,垫底的就是急湍的水流,露在黑暗中的水流泛着白浪。

    “轰隆。”巨响一声,扬起一片灰尘,木槿挥着手,驱赶着面前遮挡着眼线的灰尘,踏步走进刚刚用内力轰开的区域,这个地方果然是有文章的,可是以前没有记忆。

    被内力轰开的岩壁摇摇晃晃,跌入水流被冲走,原本狭小的通道被这么一弄,顿时变得开阔起来。

    这里并不是漆黑一片,悬挂在各个角落里的长明灯散发出诡异的幽蓝色,在空气中一跳一跳的,仿佛下一刻就会明灭,可是却依然倔强的不肯熄灭。

    这个空间更加阔大,堪比巴西足球场,高有五六米,四周的岩壁上有三个仿佛是刻上去的石门,木槿来到中间那个石门,石门上面雕刻着凤凰,展翅飞的凤凰。

    却没有钥匙孔和暗处的机关。

    木槿把手在上面摸索着,指尖触及的地方仿佛有什么细小的东西戳着指尖,木槿仔细的想想,似乎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以血开门。

    不管是不是真的,木槿都是要试试,如果这个地方真的是月朝的遗墓,那么她要直接毁掉,让比八婆还要八卦的史学家知道还有一个超脱史记记载的年代,还不癫狂。

    指尖用力一按,皮肤被凤凰眼珠上隐秘的小尖刺刺出鲜红的血泽,血液缓缓流出,沾满凤凰的整个眼珠,却就是不滴落其他的地方。

    等到那整个眼珠沾染满鲜血的时候,石门不出意料的缓缓打开,石头摩擦的轰隆声回在这个空间里,木槿还有有等到石门完全打开,就栖挤了进去,狭小的过道里溢出一股寒气,冰凉入股。

    木槿加快脚步,走出过道,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仿佛来到了南极,晶莹剔透的冰柱,冰柱雕刻而成的花,弥漫着圣洁的气息,而最里面,一抹鲜红却是大大的刺激了人的眼线。

    木槿踩在冰渣子上,一步一步走向冰洞中央的一个长方形冰体面前,伸出手,把覆盖在上面的冰渣子扫开,目光触及冰体中间的人时,体忽然僵硬了。

    素手按在冰面上,而冰面下的人,闭着眼,绝世的容颜上,一点朱砂点在那眉眼之间,给圣洁的她增添一抹魅惑,皮肤如玉,依稀可见皮肤之下的血管,仿佛这不是被冰冻千年的尸体,而是一个昏睡的公主,在下一刻就会睁开眼睛。

    木槿愤怒了,遥远的记忆早就被木槿该忘的忘记,该丢弃的丢弃,却在这一刻如数的唤醒,点点滴滴敲打心门,这一世,永远满不在乎的木槿颤抖了,这一世,永不伤心流泪的木槿鼻尖酸了,那遥远的悲痛似乎如河水倒流,一点点浸透那颗七窍玲珑心。

    “哐当。”木槿直接砸像那晶莹剔透的冰面,这一刻,看见她前世的尸体,勉勉强强还能忍住一点心绪,可是看见前世的自己穿着鲜艳的红色嫁衣,是个人都该变色。

    前世的木槿,最讨厌穿裙子,最讨厌女孩子的首饰,最讨厌皇宫里面女人装饰的金步摇,因为那让她觉得压抑。

    拳头打碎了坚冰,素手轻柔的附上那张熟悉的脸,木槿眼眸一眨,看到了女子系在腰间的物品,那颗如滴血殷红的宝石,是子夜。

    木槿拔下看似是美丽漂亮的腰带实际上是一把杀人利器的软剑,木槿前世得心应手的武器,平时缠在腰间,要用的时候输入内力,噌的一声就变成宝剑,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绝对符合主人腹黑的格,趁你不注意要你命。

    对于已经快要没心没肺的木槿来说,悲伤完之后,就开始搜刮以前自己上的宝物,用木槿的话来说,死都死了,穿都穿了,在哭有用,万一老天一个不爽,在把她穿一次,很亏诶。

    挂在脖子上的佛家舍利子,用虎王银毛编制的链子的一颗佛家舍利子,保命保平安保财富保桃花运。

    其他的木槿就不稀罕了,不想再多看一眼,直接走人,出了过道,木槿一掌打向石门,石门一阵颤动,里面巨石稀里哗啦跌落,把原本就狭小的过道堵得牛马不通。

    “事办完了?”后面传来询问声,木槿无意识的回答了一句,“完了。”忽然马上警觉起来,一转,看到来人,头顿时大了,娘类个去,出门有没有看黄历,怎么什么地方都能看见这个家伙。

    尉迟元修无奈的看着木槿一脸死人样,转过去,去挠墙壁,似乎是在忍住满腔的怒火。

    元修低叹一口气,起码他长得还是对得起别人的审美观的吧,这个家伙怎么就和别人不一样呢?每次看见他都是一副悲伤的样子,好像他把这人的家给砸了一样还外带洗劫家里的宝贝银行卡农行卡,他那么在意人家,苦巴巴的扮成营救人员,看到的就是人家一副洗劫完宝贝准备毁尸灭迹的样子。亏上面的人着急冒火的左转圈右转圈。抡起袖子也想冲下来,可是他们担心的人一脸惬意的样子。

    脸贴了人家的冷股。

    木槿挠完墙,整理了一下着自己的衣服,无视尉迟元修,元修微微弯头,拿下头上的帽子,一双绛紫色的眼眸浮现深邃的幽蓝色,像是自己原本的神色,又像是周围那幽蓝的长明灯的反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