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本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项明搓着手,进入后台的一个房间,他等不及了,温暖软玉,美色如画,谁还愿意等到回家,一张油光满面的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

    打开门,里面顿时传来一股馥郁的芳香,引人犯罪。

    项明搓着肥猪手,笑的龌蹉,立在门后的黑衣人把门关上,但是里面的声音差不多可以听见,一张纱布飞扬的大上,俊美如神祇的少年背对着项明坐着,而少年前面是一扇大开的窗户,皎洁的月光投进来,给少年镀上一层柔和的色彩,迎合着艳红的纱布,美妙绝伦。

    项明笑的(和谐),笑着扑上来,木槿猛地站起来,项明扑到木槿面前,木槿淡笑着拿起一枚闪着银光的针,一下子刺入项明的项上,项明体一僵,随即软软的瘫倒在上,木槿嫌弃的挑着兰花指,把另一个针刺入项明的太阳,项明白的油腻腻的猪肚皮般的皮肤顿时变得酡红,肥肠大嘴咽咽呜呜,发出令人恶心的呻(和谐)吟。

    木槿坐在窗户的边缘,目光森冷的看着项明在上滚来滚去,自己在那里幻想自己干的事,木槿拿出一个本子,和一支笔,扔在项明面前,展云轩那种人要杀的家伙和这个家伙护卫的阵势,肯定有大来头,此时不挖墙角,更待何时。

    秘音入耳。

    “你是什么人?”木槿嘴皮子微微蠕动,飘出的字眼正常人是听不到的,项明依旧呻(和谐)吟着,但是自己慢慢爬起来,拿着笔,双眼浑浊,颤颤巍巍的在本子上写。

    ‘项明’

    “项家的项明?”木槿忽然一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项家,就是郁家家主项杰的娘家,娘家的家主被木槿控制了,相当于项杰贪污的郁家的钱财传送地被木槿控制了,挖墙脚的事木槿干的最好了,现在好像还要感谢一下展云轩呢?

    木槿站起来,隔空输送了一股内力,占据项明大脑的一部分,项明眼神逐渐涣散。

    木槿站在窗户边缘,看着项明一边呻(和谐)吟一边把项家和郁家暗地里交易的地方物品潜伏在各个公司的细作一个个写下来。

    木槿正,去拿那本记录了郁家和项家命脉的本子,忽然腰间一紧,木槿一惊,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绳子缠上了腰间,绳子一拽,木槿被带离这个房间,而项明茫然的动着嘴呻(和谐)吟,看着控制自己的人被拽向墨色夜空。

    木槿眼神一凛,娘类个去,哪个家伙在她要得到名单的时候卑鄙可恨出手。

    木槿拽着绳子,以防那绳子在中途松开,她就被摔死了。

    但是出乎意料的,那绳子越缠越紧,似乎是怕一个不小心把缠的人弄掉了。

    此时,月夜星辰中的乌云淡淡笼罩住皎洁的月色,把昏白的夜空彻底纳入黑暗之中,遥远的星星的光辉都微弱了许多。

    木槿在空中一晃而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在脚下,吵杂的人们根本没感觉到,百米高的上空,有人在玩空中杂技。

    一个人站在屋顶,手中正拿着那根绳子,绳子上的人被一拉,拉进那人的怀抱。

    木槿装昏迷结束,反勒住那人的脖子,抬起愤怒的眸子冷冷的看着绑架的人,出乎意料的,居然看见那似熟悉非熟悉的绛紫色眸子。

    那个在竹林里低头特别像女人抬头暮然发现原来这个家伙居然是一个男的而且神经发癫的做了那件事之后顺手卷走她的玉佩的伪娘。

    木槿怒了,你丫我和你有仇还是我妈当年风流韵事和你爸有仇你代表你爸来破坏我的好事。

    看着怀里的人炸毛的样子,男生意外的笑笑,异色瞳孔中的神色似笑非笑,“不动手代表你现在不能我我打,所以乖乖的。”

    木槿唾弃的看了一眼人家俊美的外貌,边漂亮的人多了,审美观已经很疲劳了,能用俊美形容已经是人上人了。

    能动手吗?这个着脚面积少的可怜的地方,她要是动手,这千米高空掉下去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她不想出名。

    “好的,我不跑我不打你我不骂你我不诅咒你我不唾弃你松手不用抱了。”木槿变扭的扭啊扭啊,“说出我的名字就放开你。”他忽然开口说。

    木槿感觉到漆黑的夜空飞过一群呱呱叫的漆黑的乌鸦。逗她玩呐,叫什么名字,谁知道。

    男生看着怀里的人一脸‘我不认识你我不熟悉你我哪么知道你贵姓你大名你表字你别号你世称你号称’,而且还不安分,左脚脚尖还是右脚脚尖在‘蹭’他的脚背。

    “诶,你记忆不用那么差劲吧。”男生戏谑的笑笑,木槿深吸一口气,得,看在现在打架还不一定打得过人家的份上,不要生气,冲动是魔鬼,鄙视人家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人家。

    “尉迟元修,我和你说过的。”元修叹了口气,看在人家星座是双鱼座的份上,就饶人家一回,谁让双鱼座的人最容易忘记陌生人呢?

    木槿小脸上的表纠结了,这个人是那个神经病,这个人和墨伊夜认识,这个人是血榜的杀手,想到这,木槿纠结恼怒愤怒的表全都落下去了,继而换上雷打不动的无辜微笑,学的怜镜的招牌式羞涩微笑。

    “呵呵,是你哈,久仰久仰。”

    !!!!!!!!!!!!!!!!!!!!!!!!!!!!!!!!!!!!!!!!!!

    元修看着前一刻还不认识表愤怒的恨不得把他蹂躏来蹂躏去的木槿下一刻就一脸羞涩的微笑,看看,笑的多么的无辜,多么的纯洁,多么的善良,看来元妍说的星座测定真的是很灵,双鱼座格一:双鱼座的人——前一秒哭泣,下一秒或者下一秒的下一秒仍然会微笑。

    戴着一张万年不变的面具,表现的对所有人都温柔贴心,对人无害无心计,对人用至深至切,好像一副完完全全只为他人而活,奉献型的典范,是童话中多的为痴狂的温柔王子,实际上呐,遇到打击和谋的时候他反而是最完美的反谋家,就如同藤蔓的柔韧,可以弯曲,但决不轻易折断。而且冷静镇定,他会摆出一副很无辜更无害的样子来面对世人,其实心机颇深,会编造一些他思量计划已久虚假来换取别人的一切他想要的事物。

    这些话,用来形容双鱼座的长孙木槿,最合适不过了。

    不过也是很可的吧,勉强,那些个不晓得人家本来狰狞面目的人,是会觉得人家是很可很无害的,但是,自己似乎不喜欢他挂着虚伪的笑容来面对自己。

    “是,我也久仰久仰,久仰你脸上的面具那么的真。”元修伸出空余的右手,捏捏孩子洁白的脸颊,柔软的触感就像新生的婴儿那么无害。

    在孩子快要炸毛之前,吃豆腐占便宜完了,递给孩子一罐啤酒,以示安慰。

    木槿堵在嘴里的话不得不咽下去,再说出来她自己都感觉不好意思了。

    接过啤酒,木槿打开罐子,试探的喝了一口,感觉里面的味道是正常的,没什么奇怪的味道,这才放了心,元修看着边的孩子小心翼翼的摸样,有一点好笑,“我又不会毒死你,你死了我又有什么好处。”

    木槿白了元修一眼,“小心使得万年船,难保你不会加什么作料。”这话若听在正常人耳朵里,顶多笑着骂这个人神经兮兮,但是落在非正常人的耳朵里,这可就不一样了,质原则上,就不一样了,生活细节都能体现出处处小心翼翼,那么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是该多么的龙潭虎,外加上前提的知道这厮的脾,不难猜出童年生活的黑暗,可是,资料查到的,长孙木槿的生活很干净很光明很洁白很光辉,几乎就是一个完美的王子,怎么可能童年黑暗,顶多早熟。

    “喂,是我和你有仇,还是我妈我爸和你有仇所以你处处和我过不去。”木槿了一口啤酒,皱着眉头,好苦,

    “都不是,你怎么会那么想。”元修觉得自己是不是给人家留了一个坏印象,木槿诧异的看了一脸风轻云淡的元修,“那是为什么?”

    “因为我看上你了呗。”元修实话实说。

    “噗。”木槿含在嘴里的啤酒直接喷出去,点点滴滴落下高楼。

    楼下一个守门的人忽然觉得脸上落了几滴水,狐疑的抬头,看着乌云淡淡的夜空,疑惑是不是要下雨了。

    “你呢?看上我没。”元修一点也没觉得难为,反正那么觉得,就直接那么的说了,木槿摸摸口,用功法压制的很平,比太平公主还要平,他怎么看出是女的?

    “我可是男的。”木槿艰难地开口,难道这个人居然是断袖龙阳之好背背山年上攻BL拉拉同恋玻璃搞基。

    “那更好啊,男的现在就可以吃了。”元修笑的一脸纯洁,木槿微微的挪远一点,“那女的呢?”

    “那就养大再吃。”

    !@#¥%&*&%¥#@!#@¥%*@#%#*&%&*#¥

    木槿腹议,鄙视这个精虫上脑的王八蛋,男女通吃。

    “诶,敬你一杯杯。”元修遥遥举起罐子,木槿脸上温婉的笑意一点点淡去,举起罐子,一翻手腕,罐子里的啤酒哗啦啦的倒在高楼之下,元修看了也不动怒,反而笑的更加灿烂,木槿越发肯定这是一个被杀伐生活弄得失心疯的傻手。

    木槿一下子蹦起来,把罐子狠狠扔下高楼,“我告诉你你从小缺钙长大缺姥姥不疼舅舅不左脸欠抽右脸欠踹驴见驴踢猪见猪踩天生就是属黄瓜的欠拍后天属核桃的欠捶终生属破摩托的欠踹找个媳妇属螺丝钉的欠拧!”

    一口气一溜烟骂完长孙式贬低人的话,运起内力,在空中曲线滑行,回到那个房间。

    元修眨眨眼,有一点艰难地消化完那口齿清晰的一溜烟长话,嘿,纯正普通话啊。

    而楼下,守门的正在考虑要不要准备一把雨伞,忽然水珠当面,扑腾而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吻遍他的脑袋,原本就长得对不起人的守门人员经过啤酒沐浴之后更加对不起人,守门的愤怒了,就算是个守门的,咱们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哪个人也不能那么侮辱人的。

    纯正的地道的澳门方言骂人的话已经呼啸到嗓子里,忽然,“哐当。”一个铁罐子吻上他的额头,狠狠地,狠狠地,狠狠地,狠狠地………………………………………………………………。

    狠得人家眼冒金星,栽倒在地。

    木槿回到房间,项明已经把长长的名单写好了,木槿卷啊卷,塞到裤袋里,拔下刺入项明太阳的针,项明停止呜咽,呆滞的眼神渐渐空明,看到木槿后庄重的行了一个弯腰礼。走出房门,带走了站在后面的黑衣人,黑衣人不疑有他,认为里面妙曼水灵的少年被家主玩死了,看也不看一眼,直接走人。

    项明一走,展云轩急忙冲进来,看着安然站在窗户边的木槿松了口气,继而转为愤怒,“你干什么?不是让你杀了他吗?”为了今天,他可是送了很多礼品给项明这个王八蛋,才换取他的信任,今天可是功亏一篑啊。木槿回过脸,微微一笑。

    “我和他做了一个交易,当然,他自己答没答应我不知道,反正我是答应了,相比杀了他,我觉得控制他的利润更大。”木槿笑着回答,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

    展云轩没开口说了,叹了口气。好吧,总比人家恼羞成怒供出谋的好,木槿挥挥手,“再见拜拜不用送不用谢。”

    展云轩的三年舍血本近乎,没想到到头来为专门来打架的木槿做了一件天大的免费的嫁衣。还好人家不深入想,不然世界上又多了一个被长孙下气死的人。

    。。。。。。。。。。。。。。。。。。。。。。。。。。。。。。。。。。。。。。。。。。。。。。。。。。。。。。。。。。。。。。。。。。。。。。。。。。。。。。。。。。。。。。。。。。。。。。。。。。。。。。。。。。。。。。。。。。。。。。。。。。。。。。。。。。。。。。。。。。。。。。。。。。。。。。。。。。。。。。。。。。。。。。。。。。。。。。。。。。。。。。。。。。。。。。。。。。。。。。。。。。。。。。。。。。。。。。。。。。。。。。。。。。。。。。。。。。。。。。。。。。。。。。。。。。。。。。。。。。。。。。。。。。。。。。。。。。。。。。。。。。。。。。。。。。。。。。。。。。。。。。。。。。。。。。。。。。。。。。。。。。。。。。。。。。。。。。。。。。。。。。。。。。。。。。。。。。。。。。。。。。。。。。。。。。。。。。。。。。。。。。。。。。。。。。。。。。。。。。。。。。。。。。。。。。。。。。。。。。。。。。。。。。。。。。。。。。。。。。。。。。。。。。。。。。。。。。。。。。。。。。。。。。。。。。。。。。。。。。。。。。。。。。。。。。。。。。。。。。。。。。。。。。。。。。。。。。。。。。。。。。。。。。。。。。。。。。。。。。。。。。。。。。。。。。。。。。。。。。。。。。。。。。。。。。。。。。。。。。。。。。。。。。。。。。。。。。。。。。。。。。。。。。。。。。。。。。。。。。。。。。。。。。。。。。。。。。。。。。。。。。。。。。。。。。。。。。。。。。。。。。。。。。。。。。。。。。。。。。。。。。。。。。。。。。。。。。。。。。。。。。。。。。。。。。。。。。。。。。。。。。。。。。。。。。。。。。。。。。。。。。。。。。。。。。。。。。。。。。。。。。。。。。。。。。。。。。。。。。。。。。。。。。。。。。。。。。。。。。。。。。。。。。。。。。。。。。。。。。。。。。。。。。。。。。。。。。。。。。。。。。。。。。。。。。。。。。。。。。。。。。。。。。。。。。。。。。。。。。。。。。。。。。。。。。。。。。。。。。。。。。。。。。。。。。。。。。。。。。。。。。。。。。。。。。。。。。。。。。。。。。。。。。。。。。。。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