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猪手事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木槿坐在上,收敛内息,经过一晚的调息,现在是把盘旋在丹田的内力一点一点的收集进去,这个世界可没有师傅炼丹药来给她当糖豆的来吃,就只有靠龟息法,把所有的事件全都用来存储内力。

    所谓的龟息法,就是在平时把浑厚的内力压在丹田,一些中高手是看不出来这个人是不是有内力,而且练龟息法,可以再平时任何时刻原本不能练功的时候都转化为悄无声息的修炼时间,事半功倍,当然,只有高手和拥有独门心法的人才可以后顾无忧的修炼。

    炼这个,就代表平时木槿现在的内力使用起来不如以前那么随心所,但是木槿无所谓,每时每刻都在进步,也不错,暂时能打得过自己的也很少,对于那些还没有见面的杀手们,木槿可是很认真的,她虽然自傲,但绝对不会自大。

    “咔嚓。”房门开了,木槿一溜烟钻进被窝,卷着被子缩成一团。

    江韵熙拉开帷幕,看到的就是一卷被子,被子的一头,秀丽的黑发软软的躺在枕头上,眉头一挑,“少爷。”掀开被子,一个红色的拳头迎面而来。

    江韵熙一吓,条件反的后跃,“唧唧。”一个不小心就踩在横尸躺在门口的怜寝,怜寝卷住江韵熙的脚把他甩了出去,江韵熙完好的落在门口外面,实际上,他敏捷的手就是那么练成的。

    第一次老惨的,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以狗吭泥姿势落地撞得鼻血四溅,让怜镜大小姐鄙视了一天又一天。

    在回到房间,看到的就是木槿正把恶搞的拳头扔出窗外,一脸‘原来质量那么差早知道就不用了真是玷污了我的智慧’的嫌弃表。。

    无语望天花板,算了,就当做人家那个来了心不好拿他出气好了。

    木槿懒散的看着江韵熙给自己打上领结,穿上鞋子,“对了,在殷兰学院的登记表上,已经给那个人登上了吗?”

    江韵熙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您说的是龙家大小姐,龙羽依吗?”木槿点点头,“好像还有一个孙子。”

    一提到这个孙子,江韵熙有一点眉眼弯弯,少爷和他讲过一点点关于她的事,那就是郁家和她有一点隐秘的关系,至于多么的隐秘,江韵熙也没有去打听,有一点惊奇,少爷如果哪一天认祖归宗会不会对一帮子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舅舅舅母伯伯伯父伯母外婆外公爷爷哥哥的老婆姐姐的老公干爹干娘升起隐怒之火。

    “一个孙子,龙崎。”江韵熙回答,木槿点点头,暗自思考,新来的应该不会对自己的计划造成什么障碍的吧,有的话那就打包送走。

    ————————————————————————

    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比平时早了一个小时出门,龙陵说孙子和孙女会分别于今天早上到来,至于去机场接的是谁,谁知道。

    ——————————————————————————————

    “少爷,需要我陪您一起等吗?”江韵熙弯弯腰,木槿摆摆手,看着面前的机场,“不了,你先回去,关注着血榜的动静,谁接任务报告给我,还有郁家,也包括项家。”木槿拉拉衣角,走进去。

    江韵熙眼神变换的看着木槿的背影,郁家,项家,这里面会有什么联系吗?对了,似乎应该和迷失的三个人汇报一下,免得他们在美国呆的不够过瘾,跑来中国横插一脚,那么他会觉得很郁闷的。

    早晨的机场人并不是很多,但是也不是没有,候机场里面人也占了大半,木槿眉头微微一皱,空气里的味道令她很不舒服,其中最为刺鼻的就是人上的汗臭味。

    虽然摸爬滚打在血腥堆里,但是木槿也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主,没拿过铲子和烧过饭就知道了,边伺候的人比她还干净,殷兰学院的各个富家子弟那个不是皮肤洁白气味芬芳,眉头微皱,拿出帕子捂着鼻子,帕子淡淡的馨香遮盖住不流通空气的怪味,穿过候机场,在许多人的打量中笔直的走过去。

    一个人隐约后退,靠在墙上,看着少年远去的影,平凡的外貌上却是露出冷冷的笑容,“这个,就是目标吗?”似乎很不屑。

    “别小看别人。”男子边的另一个人悠然开口,围巾和帽子差不多挡住了整张脸,但是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眸子,宛如青草般的翠绿色,此时却泛着点点杀机,“在三个特种部队精英的围攻下,安然脱险,唔,山里的那家猎户,死的都很奇怪,要不是我们早一点赶到,那里,恐怕连血都看不到,能找到的,就是被野兽啃食过的残体。”

    男子灰褐色的虹膜幽光闪烁,“是吗?不过,这皮相倒是好得很,恐怕龙家大小姐看见也要被迷了去。”

    “好了,看过目标了,是不是该准备一下,怎么把这块硬骨头啃下来。”男子悠悠然,转离去,另一个男子跟上。

    木槿抬起头,看着这蔚蓝的天空,悄悄叹口气,估算着,是不是应该把暗地里计划的事快一点提前,好早一点摆脱这些个无聊的事,她每天都微笑别人不觉得烦她觉得不舒服,嘴角僵硬。。。。。

    “呼呼呼呼。”震耳聋的声响从天际传来,一架飞机由远而近,缓缓降落在飞机降落道上,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呼啸声,再一次默叹,好无聊。

    “咔嚓。”飞机舱门缓缓移开,走下楼梯移到飞机出口,一些个人慢慢走下来,木槿迟疑着,是她上去找人家还是人家自己来找?找人家,人家长什么样子?是男的还是女的,到现在还不是很清楚。

    懒散的靠在墙上,等着接待的人自己来找。

    龙羽依有一点紧张,毕竟为中国人却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有一股不安的感觉,听爷爷说在中国可不像在美国,每时每刻有人保护着,毕竟中国人口居世界第一位,人人吐一口唾沫也能淹死人,可不会像美国那么好保护。

    提着行李箱,龙羽依走下飞机,脚尖触及地面,一股踏在故乡土地上的感觉柔和宁静,妈妈常常和她说这个美好的国度,源远流长的文化帙卷,浩繁迭,意味深长。

    下了舱门,抬头寻找来接她的少年,一抬眼,就看见伫立在墙边的少年,俊美漂亮的少年似乎在低头看着地上发呆,看的龙羽依心舒缓,其实,也没有爷爷说的那样杀伐果断,上流淌着邪气肆虐的杀气,很纯洁,咋一看,倒是像单纯无辜的邻家正太小弟弟,根本看不出少年是那种手上沾满鲜血,靠着黑暗建立势力的黑道老大,反倒像那九天之上空灵光明的神祇。

    出水白莲,清新淡雅,毫无戾气。

    “嗨,木槿。”千言万语,只化为淡淡的一声招呼。

    木槿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少女,只比自己矮了一个眉眼,少女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提着行李箱,指尖因为用力而集出艳的红色,映着黑色的提带,便如透明一般,说话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少女约莫十四五岁年纪,满脸都是温柔,满尽是秀气,肤白如新剥鲜菱,更增俏媚,是瓜子脸,清雅秀丽。

    垂下来头发用一根红色的丝带系住,一双墨色的眼眸眼底流露出凝淡的笑意,这个笑意,才是真正到了眼底。

    真正,善良纯洁的孩子。

    木槿神色一闪,原本以为,又会是一个世俗女子,居然,是一个气质空灵善美的孩子。

    伸手接过龙羽依手中的行李箱,木槿脸颊浮现一抹习惯的微笑,龙羽依眉头一皱,拉住木槿的衣袖,“其实,如果你不喜欢笑的话,可以不笑的。”

    木槿愕然,看着少女淡雅的脸庞,第一次感到诧异不解,龙羽依淡淡的笑笑,“别人看你眉眼恬淡笑容温婉,就觉得你是在笑,可是我看出来,你不喜欢笑,没关系的,可以随心不笑。”

    木槿看着龙羽依的眼睛,眼睛微微一眯,“你是第一个这么对我说的人。”木槿的格多变,有时候喜欢闹,有时候喜欢清冷,每一刻都在变换,或许是孩提时代在多变的后宫朝廷无意识的培养出来的,面对不同的人,改变自己不同的格,久而久之,连自己真正的格都忘了。

    “走吧。”龙羽依拉着木槿的手,走在前面,“我想你不会因为我的份而改变对我的看法,你不会巴结婀娜奉承我,因为你不需要,你不会甜言蜜语欺骗我,因为你没兴趣。”龙羽依拉着木槿另一只手的衣袖。

    木槿赞叹的看着龙羽依一眼,“你很特别,原先我以为我会接触一个刁蛮任时常会无理取闹的女孩子。”

    龙羽依点点下巴,“原来之前我的印象那么差?”

    眉眼之间尽显俏皮,“没。”木槿没法空出手摇摇,只好摇摇头,“没办法,谁让我在殷兰学院接触的恶例子太多了,心理留下了影。”

    “呵呵。”龙羽依笑笑,笑声宛如泉水泠泠的声响,木槿弯弯嘴角,“其实你可以笑出声的,笑面虎就是你这样的,皮笑不笑。”龙羽依拉拉自己的脸颊。

    木槿有一点愕然,在这个女孩子面前,仿佛格和绪都藏不住一样,无论多么努力的掩藏,都会被这个心思敏感细腻的孩子窥探出来,孩子会不安婉转的安慰着。想办法为他人疏导开通,很,奇妙的人。

    “坐公交车吧,我们是直接去学校吗?”龙羽依开口问,木槿点点头,上了一辆公交车。

    车上很挤,但是上来了两个样貌出众的人,一些人下意识的后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渐渐挤回去。

    龙羽依和木槿谈着一些琐碎的问题,关于以后住哪,是住在学校宿舍还是在酒店。

    忽然龙羽依的脸一僵,出现不正常的绯红,木槿一怔,不解的看着龙羽依,龙羽依体僵硬着,明媚的眼中流露出朦朦雾水,就差留下眼眶,木槿有一股预感,一下子拉过龙羽依,就看到一只还没来得急收回去的咸猪手。

    顿时有一股怒气隐约浮上心头,很想把这个手的主人大卸八块,木槿从来都是属于那种况可以就直接出手毫不犹豫的人。

    伸手钳住那双手的手腕,微微一用力,手的主人顿时传来一声惨烈的杀猪般的叫声,再重的声音也掩盖不住那声清脆的手骨断裂的声音,围在一边的乘客立刻往旁边挤,哪怕把靠在玻璃边的人挤得贴在玻璃上,也在拼命的挤。

    龙羽依拉着车的吊环,泪水顺着脸颊就滑落,有一种女孩子,流泪让人不觉得厌烦,反而心虚的想要去保护她,维护她,止住那晶莹的泪水。

    木槿目光冷淡的看着手的主人,一个中年人,长得还是很正义的,起码只是长相,这样的人,让木槿想到了江湖的伪君子,披着一张正义的脸,讲着正义的话,坐着正义的宝座,做着邪恶卑鄙下流猥琐龌蹉的事,就像这个人。

    “你,你,你松手,快放开,住手。”男子叫的唧唧歪歪,木槿压根就没有听见他说的话,抓着男子衣袖的手不断缩紧,那气场那力道,仿佛不把这只可恶的手捏成粉末不住手。

    男子刚想骂出污言秽语,但是触及俊美少年冰冷的眸子,却是不敢骂出口,少年眸中隐匿的怒火和一个杀伐之气,让他寒毛倒立。

    “道歉。”冰冷的如同冰珠子的声音,让人听着就生出一股寒意直通大脑,男子颤抖着,一边的乘客顿时都明白了怎么回事,估计是这个中年猥琐大叔耐不住人家美少女的漂亮,在背后偷偷摸摸伸出手占便宜,结果被人家男朋友抓住。

    “我,我。”男子一看对方是个瘦弱的少年,心中的害怕少了一点,底气足了一点,“小兔。”崽子两个字还未出口,木槿横飞一脚,一脚就踢中男子的下巴,“咔嚓”一声,男子被踢偏了脸颊,含血吐出几颗牙齿。

    一边的人看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孩子绝对是个练家子,而且绝对出自贵族,不然底气会那么足不怕人家报复。

    龙羽依捂着脸,她虽然善良,但是对于这种人,她绝对不会救,也就不会阻止木槿,唯一不解的就是,木槿的反应为什么会那么大,估计是看不惯这种事的发生吧。

    “道歉。”木槿不耐烦了,男子哼哼唧唧,有苦说不出,现在舌头都痛得麻痹了,让他怎么开口说话,每次当色狼,都是完好而归,哪曾想到这回居然碰上真正的凶狼。

    过了两秒,木槿嘴角掠起一抹残忍的笑容,看的旁观的人心肝一颤一颤的,这个孩子,有杀气。挤啊挤啊挤啊挤啊挤啊挤啊挤啊挤啊挤啊挤啊,深怕祸及自己。

    一下子拽过男子,抬起一脚,狠狠踹向那个地方,骨头碎裂伴随着更加惨烈的杀猪般惨叫声,周围的男同胞们不断颤抖,太狠了,看这个少年文文弱弱的样子,一脚出去就让人家下半辈子不能人道了,还好不是踢得自己。

    男子捂着被踹的地方,痛苦的跪在地上,跪在木槿的脚前,木槿神色没有变一分,“道歉。”固执的再一次开口。

    男子连忙磕头,颤颤巍巍的开口说,但是轻若蚊子叫,吐字含糊不清,木槿冷笑,在一脚踢在男子肩膀处,直接卸下人家的胳膊,男子来不及呼痛,就被吓的昏过去,仿佛看见那黑白无常在地狱的一头在向他狰狞微笑着挥手。

    “算了,木槿,走吧。”龙羽依看看窗外,已经到了学院的门口了,木槿没有再看一眼死猪般躺在地上的男子,拿着行李箱在一干人的注视下走下公交车。

    一个人同的看着地上昏迷的男子,这个人估计这辈子都毁了,得罪了殷兰学院的贵族学生,人家心血来潮的坐公交车来上学就碰到这种事,正常人的报复就不得了,更何况还是一个贵族子弟,后台大的就不得了。

    “为什么,那么生气,那样的你,很令人害怕。”龙羽依开口说,没有给男子求,只是在关心注意的木槿的心,木槿拿出帕子,擦擦龙羽依湿润的眼角,脸上绽放出一抹温柔的笑意,要是落在陌生人眼中,指不定多么的惊骇,前一刻面不改色的行凶,下一刻笑颜如花的温柔,但是落在龙羽依眼中自然不一样。

    “因为,你很像我的一个妹妹。”因为像妹妹,自己的妹妹被欺负,为哥哥自然要而出,当仁不让的保护她,龙羽依心中低落,只是妹妹而已吗?那也好吧,好过路人。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