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如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等到天佑能够勉强走动,木槿立刻就带着他离开,经过一个晚上的修养,虽然没有吃饭,但是饿一顿不会怎么样,当务之急,就是找到一些合手的武器。

    后的几只已经追过来了,她感应了一下,一共有三个,而在前面的不远处,住着一个专门靠狩猎的老猎户,狩猎就会有武器,木槿决定去那里,拿到武器,诛杀三人,在横穿这座山,到另一头,刚刚给一只鸟通了灵开了神,让它报告江韵熙,去那里等。

    天佑咬着牙,跟上去,走过曲折的小道,也不知道木槿用的是什么药,好的速度快的让人咋舌。

    木槿停下,看着面前一座小茅屋,天佑看着木槿,“跟过来。”淡淡的吩咐,一股帝王威压。

    天佑眼神微暗,这个才是少年真真正正的脾气吗?可是为什么怎么对他了?

    木槿的子是喜怒晴不定的,就像清朝的皇帝雍正,不过人家喜怒晴不定最后改为僵尸脸,而且闷格就是越生气越冷,但是木槿不一样,虽然也是随心所的心喜怒晴不定,但人家是越生气越冷,木槿却是越生气笑的越灿烂。

    “扣扣。”木槿敲敲简陋的木门,门还未打开,从里面已经传来一阵药香,浓郁。

    门打开了,一个面目憔悴的老头,老头利眼如钩,看到站在门前的少年先是一愣,有一点迟疑的看着他们,“你们,来干什么?”

    “我想要一把弓弩。”木槿淡淡的说,语气带了不容置疑,老头回头看了一下里面,坚决的拒绝,在老头回的时候,木槿看到一个脸色惨白的人躺在上,目光一转,按住老头要关上的门。

    “如果我能救他,你答不答应?”木槿淡淡的看着老头,老头惊异的看了木槿一眼,似乎是有一点迟疑,“他是从山崖上摔下来,淤血在脑,又被毒蛇咬伤,断了腿。”

    老头震惊了,木槿心底一笑,猜准了。

    “你,你怎么知道?”老头激动的嘴角颤抖。

    猎户,腿打石膏,脸色发白嘴唇发黑,一切的一切还需要想吗?

    “诊断的。”木槿睁眼说瞎话面不改色。

    “你救他,我什么都答应。”老头说着,居然要跪下,木槿没有伸手扶,只是淡淡的说,“让开吧,我保证他能站起来。”

    天佑站在门口,惊愕的看着木槿,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看着木槿那削木材的刀割开石膏,拿出绣花针在烛火上烤,再刺入人的皮肤,这个就是针灸吗?

    木槿左手指着男子的心脏,暗中把一股内力输进去,看着男子脸色逐渐回转变红,看的老头心花怒放,救了那么久的儿子就快活了,能不开心吗?

    木槿在老头看不到的死角,将一枚绣花针刺入男子的心脏下方,男子顿时睁开眼睛,趴在边,吐出一大口污血,不住的咳嗽。

    “好了,好了。”老头连忙双手合十,像是祷告,木槿淡然站起,伸出手,“东西呢?”老头扶住自己的儿子,“在墙上,”木槿取下挂在墙上的弓弩,转走出小木屋,天佑紧紧的跟着,一言不发。

    走出了许久,天佑开口了,“木槿,按照医学的角度,他是一个植物人,怎么可能会重新站起来。”

    木槿给弓弩上箭,“是站不起来。”天佑一愣,没有反应到木槿会确认,“那他怎么站起来了?”

    “刺激大脑神经,再加上特殊的外力,站起来了,”木槿简便的说,反正到这个学校,她也没打算怎么掩藏,随心所,想干什么干什么。

    “会好了吗?”祁天佑有一点不确信的问,木槿停下,轻轻的笑笑,“怎么可能会好。”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头,把弓箭的箭头磨得尖锐泛着寒光,“什么,那他。”天佑震惊的看着木槿的背影,似是在惊愕这句话的含义。

    “也就是说,过了六个小时,他就会死。”木槿好心的解释,继续往前走,但是后面的天佑没有跟上来,诧异的转过,看到天佑有一点失魂落魄的站在路边,眉头一皱,“快点,走了。”

    “为什么,他那么他的儿子,可是你。”天佑语气似乎是有一点哽咽,木槿停下,脸上终于敛去永久的笑意,脸色冰冷,对于不相干的人的生命,对于他们的消逝,木槿已经习惯,学会漠然对待,但是天佑似乎不是这样。

    眼底泪光闪闪,似乎是想到遥远的什么,木槿眼睛微微一眯,没有开口讲话,“知道吗?”木槿忽然开口,天佑抬起头,迷茫的看着木槿的脸,“曾经,因为心软,放过一个知道秘密的路人,结果害的自己落入更加悲惨的结局,所以,他们两个,都不会活。”

    嘴角一勾,露出洁白的牙齿,莫名的让天佑感觉到心里寒气肆虐。

    心底微微一颤,这个孩子,有杀气。

    “没时间耽搁了,三只来了。”木槿走过来,伸手抚上天佑的脸颊,感觉到脸边细腻的手掌,温的掌心,天佑的脸微微的红了。

    “你就像从血污里盛开的莲花,出之黑暗,却带着自以为是的光明,善良。迟早,你会后悔的。”木槿说的温柔,和以往的语调一模一样,但是天佑却是心底感觉万千,不知是何味,自以为是的光明吗?自以为是的善良?

    ————————————————————

    天佑坐在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上,浓绿的树叶把他的形遮挡的天衣无缝,而外面的景象坐在这里看的一清二楚。

    低压的盆地,碎石散乱堆在地上,一涓小溪从石缝中流出,滑过石头,汇入一个小潭,水尤清冽,在阳光的折下,闪闪发光。

    就在这世外美景中,从对面的树丛中走出三个人,全副武装的装备堪比美国TUP部队,而在这三个人走来的旁边,一棵大树上,天佑知道,那里有一把弓弩,森冷的箭头正对准着他们,准备肆掠而出,夺取他们的生命。

    一个人警惕的看看四周,“姜,这里很容易被偷袭的。”一个被称作姜的男子豪迈的大笑,“小雨,你想多了,就那两个手无寸铁的人,还想偷袭我们,拿生什么来偷袭我们,石块吗?”

    故意幽默的言语引得另外一个人笑的猥琐,“嘿嘿,那两个人,话说长得还不是一般的好看,要是抓住了,先别杀,让兄弟们快活一下,反正郁家的那个少爷不是说了,死前折磨一下也行。”

    天佑眼睛冰冷的看着三个人走进杀区,听着龌蹉的言语,眼底泛起一抹悲伤,郁家,少爷,郁少杰,居然是他。

    “哈哈哈哈哈。”“额。”一个人放声大笑,忽然像是被人遏止,边的奇怪的回,看到的便是刚刚还谈笑风生说着XX片段的同伴,被一支弓箭横穿喉咙,血色飘逸了一空,带出浓烈的锈铁味。

    两个人来不及悲伤,端起枪,就对着弓箭过来的方向去,大树的左边一阵串动,子弹随着抖动移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木槿一击得手,没有多少迟疑,立马转跃下大树,形转向大树的右边,但是同时却向大树的左边扔出一截带了树叶的枝桠,引起树丛的抖动,调虎离山。

    不出所料,那截枝桠被的硬生生在空中滞留了两秒,才无力的滚出去。

    两个人看着树丛的尽头,滚出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树丫,顿时一惊。

    “呲。”男子脸上一凉,僵硬的回过头,看到的一幕血腥,一支弓箭洞穿同伴的头颅,鲜红的脑浆涓涓流出。

    男子嘴角颤抖,没有看到对方,就已经被杀了两个人,一时之间,他似乎感觉到周围许许多多的弓箭在瞄准他,准备一击得手。

    “嘎嘣嘎嘣。”后,传来拉弓箭的声音,男子僵硬的回,看到的是一名少年站在岩石上,拉着弓箭,绝美的脸上,面无表,他认出来了,就是目标。

    少年手中的箭搭在弦上,弦被拉扯到最大的限度,“嗖。”带了破空的速度直冲男子膛,男子呆怔的看着弓箭冲来,却无法挪动半步,时间仿佛被静止,目中只有呼啸而来的弓箭,刺穿脆弱的心脏。

    殷红的血液汇入涓涓小溪,在下端旋转,染红一潭小溪,宛如一颗艳丽的红宝石,在阳光下绽放出属于它的神彩。

    天佑脸色惨白,目光追留在木槿上,肃杀之气,熟练的野外生存技能,这个人的童年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番光景。

    是不是渲染的纯粹的一片黑暗?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