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我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许多人惶惶不安的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居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唯一不同的,就是学校决定放假两天,许多人好奇的对于学校校长做出这样的决定感到好奇,但是谁也见不到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校长。

    而他们眼中神秘的校长现在正在诚惶诚恐的看着那个坐在他那宝座上的少年,少年把玩着那金樽玉龙,校长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这个东西,深怕某人一个不小心把这东西打破了。

    原本庆幸不已欢乐的心消失的一干二净,今天下午,他窝在这个东西,幸福的看着这尊某人刚送来的宝贝,有人说要见他,说是某人的后人要送东西给他,吓到他立马火烧股蹦起来,东西前一刻送到,下一刻后人来了,存心折磨他这颗心吗?

    看着少年把这尊金贵的玉龙甩到左手,又甩到右手,恨不能冲上去夺回他的宝贝啊。

    现任校长,叫什么不知道,反正就是知道姓常,木槿来之前,妈妈告诉她这个校长和她关系铁的不得了,有事可以去找他,还把他的喜好都告诉了她,喜欢古物,年代越久远越喜欢,而很不巧的就是,木槿旗下部门就有一个是专门盗墓的,这不,把刚发现的东西送去,然后本人再去找他,这招叫抛砖引玉。

    老头一脸疼的看着这个俊美的少年把玩着他的心肝宝贝,不由得感叹,这杯郁家恶魔玩弄的宿命啥时是个尽头啊。

    “我要顾知晓当学生委员会主席。”木槿忽然开口,常校长脸色忽然变了,“这个不能开玩笑。你知道现任学生委员会主席是谁吗?”

    木槿斜看校长一眼,一副‘那重要吗?’的表,看的常校长顿时一股冰水从头顶浇落在心,儿子像母亲,这又是哪个哲人说的。

    常 校长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主席是上官家的那个上官清越,副主席是郁少杰。”木槿眼前一亮,看着常校长立马警觉起来,直觉告诉她,这对狡猾诈的母子算计人的时候,表都是笑的温文尔雅,眼睛闪闪发光。

    “那就更要了。”木槿一拍桌子,吓得校长那个抖,心里懊悔,没事提郁少杰干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当年的事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三小姐对二小姐那可是怀恨在心,恨不得处置二小姐连超度都是妄想,而这位。

    长得那么纯洁的孩子,一看就沾了郁家正统血脉的这厮,和三小姐长得眉角那个酷似,原来郁家的优良血统是看脸的,长得越纯洁善良看起来柔弱无骨的绝对是那个心狠手辣的主。

    看长得一脸妖媚的二小姐就知道了,大无脑争风吃醋无理取闹偏偏演戏好得不得了,估计能混到现在的位置,婀娜奉承拍马是没少干了。

    “把上官清越弄到副主席,把郁少杰贬了。”木槿淡淡的命令,常校长刚刚想开口阻绝,但是一抬头就看见少年那似笑非笑的脸,脖子缩了缩,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

    “马上做,今天放假。”木槿立刻把手里把玩的东西放在桌子上,脚踩着桌子跃到常校长边,拍拍校长的肩膀,“辛苦了,孩子。”

    留下一脸黑线的常校长,木槿轻松离开,在门口停下,“最好只让郁家知道是长孙木槿做的。”说着,离开了豪华的校长室。

    常校长忽然感觉到一股暴风雨来的架势,皱皱眉,苦笑,一定要讨回来,这可是一个天大的人

    “木槿,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朋友?”凌月琪嘟着嘴,揉揉那头金黄色的头发,杨亦寒只是阳光的笑着,“人家很忙的,一来就惹上一个桃花债。”郁月洁脸色似乎是有一点不好看,她大概是猜出了这场风波的不寻常了吧。

    秀丽的眉毛皱着,祁天佑转着手里面的笔,“哎,真是无聊幼稚,我就说那两个女人都不是好货,木槿,你别给她们两个骗了,想找美女开荤,这里就有两个。”

    木槿喝着咖啡,白了祁天佑一眼,“我遇见过的女人,绝对比勾搭你的还要多。”后宫佳丽三千,再加上她游的可不止一个后宫。

    祁天佑并没有在意,倒是杨亦寒目光微散。

    “好不容易今天放假,我们去玩吧。”凌月琪是最不安分的一个人,“要不是姑姑吩咐我这是在中国,我早就翘课去玩了。”

    “你姑姑?”木槿有一点疑惑。

    “就是伊丽莎白。纳塔娅,我是她侄女伊丽莎白。兰玖胤,这个胤字我可是照你们清朝皇子翻译的,好听吧。”凌月琪一脸自豪,郁月洁叹了口气,有一点疑惑为什么商人的后代就生出那么纯洁的孩子呢?

    木槿目光一顿,“去玩,好啊,去哪里。”凌月琪一愣,有一点惊愕昨天还拒绝游玩的木槿今天居然提出来,顿时扑到木槿旁边,“我们去神农架看看好不好,听说那里有野人,我们去看看,再叫上墨伊夜,那样就不怕了。”

    杨亦寒摇摇头,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木槿,木槿似笑非笑,相识承认,又像是微笑,“墨伊夜去不了了,他体犯病了。”

    “哦。”凌月琪眼睛睁得大大的,“那家伙有什么病?不举还是有隐疾?”郁月洁额头滑下两三条黑线,这外国孩子到中国首先学的是什么?

    “心脏病,吐了血。”杨亦寒微笑的看着木槿,“你说,那会是什么症状。”木槿无声的笑着摸摸下巴,“打架斗殴,偷袭不成反被对手打伤,自不量力。”

    最后四个字说的轻,但还是落在杨亦寒耳中,杨亦寒眉角调高,“是啊,是该给那个小子一点点教训了,可是我倒是很好奇,会是哪个神人这么干,居然打伤了墨伊夜,他可是七段黑带啊。”似是惊愕有似是提问。

    “远在天边尽在眼前,既然是在学校里,那么就肯定在学校里面。”木槿一语双关。

    “哦,你怎么知道在学校里?我没有和你说什么时候受伤的。”杨亦寒似乎是很惊奇。

    木槿笑着眨眨眼,“我的第六感很灵的,怎么猜对了?”

    杨亦寒笑着没有再说,连粗线条凌月琪都发现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乖乖的,郁月洁低下头,没有让别人看见她的心思。

    杨亦寒拍拍手,“好了,他不来气氛就不会那么的冷了,我们快走吧,说不定还能赶得上早一点的列车。”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