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拨离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木槿有一点点烦闷,总觉得刚刚有一点奇怪,‘你见过他了。’说的是在密室里那个胡乱神经抽癫的人吗?他们是一伙的?还真是看不出来。

    鞋跟摩擦着地面,木槿思索着。

    “长孙同学。”后传来柔柔的呼唤,木槿脚步一顿,转过看着追过来的人,郁月薇,这个烫了一头浓密的波浪卷头发的女孩子,也是目标之一。

    郁月薇似乎是急的不得了,伸手就去拽木槿的衣袖,木槿眼底目光一闪,却没有躲。

    “不好了,你快去救救顾知晓吧。”似乎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小腿一软,就向木槿撞去,木槿心里冷笑,但是表面却是不动生色,扶住郁月薇,看着她靠着自己,睫毛微颤的柔弱无骨的样子,眼底泛出点点厌恶。

    郁月薇心里一喜,靠在意中人的怀里,闻着那抹若有若无的体香,淡雅如兰,心神清爽。

    “顾知晓?她怎么了?”木槿不解的问。

    “你昨天没有去扫地,顾知晓就违约了,所以被人要赔款,她交不出来,被人围在墙角打,而且,带头人,是。是”似乎是不好开口,抬头弱弱的看着下。

    “是谁?”满意的看着下眉角浮现一丝盛怒。

    “是,是我那不争气的妹妹。”似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再抬起那巴掌大的小脸,眼底浮现的是深深的惭愧,似乎是为了自己有一个那么粗鲁的妹妹的羞愧。

    “快去看看。”木槿急忙拉着郁月薇的手,飞奔而去。

    郁月薇看着相拉的手,嘴角浮现诡计得逞的笑容,亲的妹妹,我会一点一点毁掉你的形象。

    跑在前面的木槿却是不屑的冷笑,郁月清才拿了自己的手帕,会对那顾知晓下手吗?恐怕其中的缘由,就只有后面那个人才知道吧。

    不过,送给郁月清的那卷手帕,是由凌雪绣制的,虽然有一点点可惜,不过舍不得孩子不到狼。

    还没有走进里面,就听见狂扇巴掌的声音,却没有听见女子的哭喊,木槿心里忽然一揪,大概是在为那个古灵精怪却又倔强的女孩子揪心吧,还是用为她和瑾矽相像的格,木槿是一个护短的主。

    一个拐弯,眼前的景象顿时引入眼帘,权贵权利大,周围围着一些的女孩子,还有一些听命的男孩子,两个胖胖的女孩子扯着顾知晓的手臂,另一个略微瘦的女孩子在狂扇顾知晓的脸,旁边还有一两个抚着自己的手。

    顾知晓脸颊红肿,嘴角都出血了,但是倔强的不喊一丝痛,眼底不知是什么神色,周围的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神色,却没有人为这个孩子开口求,甚至还有人跃跃试,想上去打一两下。

    真是,世态薄凉。

    站在旁边的郁月清不耐烦的看着别人的举动,但是心底却有一点隐隐约约不安的感觉,似乎等一会会有什么不祥的事发生,但是又想不出是什么,反正这里也没有人敢动她。

    刚想开口叫停,就听见那一声悲愤的大叫。

    “你住手,你想打死她吗?”人声一出,人也冲到顾知晓旁边,生生替顾知晓挨了一巴掌,被打的趴在地上起不来。

    郁月清不屑的看着自己这个姐姐,刚想开口讽刺几句,忽然感觉周围叫嚣的声音都停下了,这才发现不对,转头看去,目光一颤,脸色顿时惨白。

    一个俊美如神祇的少年,站在那里,眼中流露绝对的震惊,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那个眼神,似乎在无声的询问她,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

    温柔的形象在少年眼前破碎粉化,少年眼底似乎有一抹闪光,不在看她一眼,决然的走到顾知晓的面前,掰开抓着顾知晓的手,打横抱起顾知晓。

    小跑着离去,郁月清嘴唇微张,忽然盛怒的看着她那个躺在地上的姐姐,郁月薇眉头微皱,不过转念一想,或许是少年救人心切,将她给忘了,这样,会给那个少年造成一丝惭愧吧,这样的话,她的机会那就更大了。

    眉目微转,对上郁月清那双隐晦的眼睛,无辜的一笑。

    “他,都知道了,如果你对我动手,他,怎么想你。”郁月薇笑的善良,郁月清却是迟疑,目光看向边的一个少女,少女目光一转,顿时明白自己要背着黑锅了,连忙面露苦涩,抬手就打自己的脸,跪在郁月清面前,“都是我不好,害的你被他误会了,我去解释,都是我的错。”

    “啪,啪,啪。”清脆的巴掌声回响在这一方,少女家族的商业还要靠着郁家,可不能得罪这个人,就算是每一个人都清楚的这是一个巨大的黑锅,她也非背不可。郁月清也不是笨人,转念一想,就明白这个姐姐是为了毁坏她的形象,才这么做的,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妩媚倒在地上的女孩子。

    眼底流露出一抹厌恶,“就凭这你那残破的子,还敢接近他。”郁月薇脸色一白,周围的人脸色变换,郁月薇却故作镇静,伸手摸上自己的心脏。

    “人家都说心脏是最宝贵的地方,呵呵,古人多么的聪明,心脏,心脏,心脏,心脏,心脏,”到了最后的几个脏字,却是念的变了味,变成了肮脏的脏字读音。

    “多么的脏,但是,也可以利用的不是。”郁月薇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瘦弱的形让男孩子生出一股怜惜感,但是见识到女子那诡异莫测的心机,却是止步不前,眼底也不敢露出鄙夷的神色。

    得罪一个权高官大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无所谓,但是不能得罪心机狠毒的女子,那种人,就如五步毒蛇,散发着森冷的眸子盯上你,那就是不死不休了,再加上,就算在郁家地位可有可无,但是还是有一点影响的,郁家不帮这个人,但不代表郁家的仇人不会利用这个机会,敌人的敌人,那就是朋友。

    到时候的报复可是无法想象的。

    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郁月薇大摇大摆的离去,郁月清近乎咬碎了一口银牙,不怒反笑,“好,好一个见义勇为,好一个瘦弱的堂姐,好一出嫁祸江东的妙计,我真是小看你了,我亲的姐姐。”

    郁月薇回过头,露出一个单纯的笑容,看的一帮人心里却是一颤一颤的。

    “多谢,妹妹的夸赞。”

    木槿没有去医院,反而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把顾知晓靠放在墙边,从兜里拿出帕子,给顾知晓轻柔的擦着嘴角干涸的血迹。

    “为什么不哭。”没有之前慌乱的样子,只是淡淡的开口询问,顾知晓艰难的撑起眼皮,脸颊的肿胀导致眼睛也睁不开,眼前模模糊糊的景象,只见一个人影在面前,虽然看不清,但是声音顾知晓却是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害她被打的那么惨的罪魁祸首,虽然很想揍这个不守约定的人,但是心有力而气不足。

    感觉火辣辣疼的脸颊上一凉,那痛楚被什么东西缓缓压下,温润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揉捏着红肿的脸颊,“不好意思,连累你了。”

    木槿从地上揪起一把草,在手中揉碎,敷在顾知晓的脸颊上,顾知晓冷哼了一声,“腰部思泥,五怎么灰背银大那马灿。”(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打那么惨)顾知晓嘴角肿的连话都说不全。

    但是木槿却是听懂了,人家在抱怨,脸上笑的淡然,但是手底却略微用了一点力气,疼的顾知晓龇牙咧嘴,全无刚刚的呆滞。

    顾知晓立马警觉起来,要是还不明白这货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人,她白长那么多见识了,就像《网球王子》里的不二周助一样,明明笑的那么慈祥,却是一个不动声色安全却不按章法捅刀子的主,果然世界上哪有什么善良的不知道东南西北的王子,只有一脸单纯坑蒙拐骗的虚伪下。

    “其实,就算我去了,还是会有人找你麻烦。”木槿淡淡的笑笑,那个人要看的结果不就是两个有好感的人刀剑相向吗。那这样,就推澜助波一下。

    木槿嘴角含着笑意,轻柔的为顾知晓揉着脸上的伤,顾知晓一句话也不说,闭着眼睛,睫毛却在颤抖,这也是一个精灵剔透的孩子,自然猜到了木槿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顾知晓喃喃自语,“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安分守己,不去给美男送书,不去死皮赖脸挡她们的道,还像一个哈巴狗一样讨好她们,我就可以安安稳稳的度过这里的时间,原来,都是我的妄想,以前是,现在也是,那么,将来,也是不是?”

    顾知晓语气低落迷茫,木槿手一滞,眼底神色却是波涛汹涌,原来的自己,是不是也是那么认为的,管好国家,那个位置只不过是一个虚假的象征,却没有想到,想脱完好离去,偏偏有人不愿。

    “法律难道没有用吗?”顾知晓眼角却是流下一行清泪。

    “法律有用,但是,要看看,使用法律的人是谁。”木槿淡淡地说的,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一只毛毛虫有多少天敌?一只老虎有多少天敌,人类有多少天敌?”

    顾知晓眉毛微动,“毛毛虫天敌有三千多种,老虎只有十多种,人类一个都没有。”木槿摇摇头,“实际上,天敌最多的是人类,大自然的任何武器都可以使人类脆弱的生命凋零,但是为什么,人类站在食物链的顶端?”顾知晓忽然抓住木槿的手。

    目光定定的看着木槿,“因为他们聪明,懂得利用边的每一样东西成为保卫自己或实现自己目的的工具,因为他们残忍,懂得取舍,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利益,因为他们贪心,懂得心机,为自己谋取自己需要想要的东西,因为他们自私,懂得如何躲避麻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因为他们胆小,懂得自保,牺牲无所紧要或者亲人,达到自己的目的,因为,他们。”

    顾知晓却是靠在墙上,痛苦的闭上眼睛,嘴角却挂着一丝讽刺的笑意。

    木槿看着一脸无所谓的顾知晓,在这混沌浊世,居然还有一个能看破那么多的,只有十几岁的小女孩,木槿都有一点怀疑她是不是也是一个有前世记忆的人。

    “你帮我,我变强,要报仇,耻雪恨,除大敌,登高位,”顾知晓坚定的看着木槿,木槿似乎有一点惊讶的笑笑,“我吗?可能吗?”

    “我相信你,你一定不简单,你绝对不可能只是一个经理的儿子,你或许统领这一个黑道,或许是一个幕后总裁,或许是,是。”顾知晓没有再说,但是目光却是坚定不移。

    “我知道你主修经济学,我答应你,”木槿淡笑,顾知晓眼前亮了。但是有一点迟疑的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木槿,在怀疑,自己会不会踏入狼窝。。。。。。。。。。。。。。。。。。。。。。。。。。。。。。。。。。。。。。。。。。。。。。。。。。。。。。。。。。。。。。。。。。。。。。。。。。。。。。。。。。。。。。。。。。。。。。。。。。。。。。。。。。。。。。。。。。。。。。。。。。。。。。。。。。。。。。。。。。。。。。。。。。。。。。。。。。。。。。。。。。。。。。。。。。。。。。。。。。。。。。。。。。。。。。。。。。。。。。。。。。。。。。。。。。。。。。。。。。。。。。。。。。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