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暧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渲染的一片黑色的卧室,极尽血腥的殷红,黑红交间,肆虐的张扬出一片冷酷。

    华丽的棕红色木地板上,一条巨蟒缓缓游动,一双酷似某人的黑色眼瞳流露出淡淡的慵懒,在这诡异的空间,诡异的气氛。

    房间很大,四面除了一面有落地窗户,一面有门,另外两面却是红色的一片墙壁,中间只是摆着一张大,红黑色的帷幔紧紧的护着中间的,在这微的天气,遮掩的严严实实,也不知道是这主人有一点点的变态还是极度心理扭曲。

    江韵熙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那么一幕,有一点无语的摸摸自己的额头,为什么人前一副绝对优秀设计师的少爷人后就一个搭配白痴?搞成这样,无语了,手臂弯曲,上面挂着木槿的校服,伸出脚把巨蟒挪一挪。

    “怜悠,一边去,”在精神崩溃当了最初的两个月管家后变为死皮赖脸也要呆在这当管家,没有工资没有分红没有好处没有目的就白干,天下哪找的到像他那样的好人,不过当事人似乎并不领,没关系,前途路漫漫其修远兮,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

    少爷的变态是不定期的,譬如说养了一只有人的猫,现在又来一条有人的巨蟒,他那个地小心肝。

    撩开帷幕重重的位,江韵熙目光微微深沉,扮成少爷的小姐,微张的小口,红润晶莹,睫毛就像两排长长的小刷子,一抖一抖的,冰肌玉骨的皮肤在红色的妖治色彩的烘托下,越发的晶莹剔透,重要的事,少爷的额头有一点点冷汗,似乎做了噩梦。

    我见犹怜,楚楚动人,在平时,几乎看不见,四年来,没有看到过少爷撒,没有流泪,除了微笑和黑暗狡黠的愤怒,几乎没有其他表

    那些个属于人,属于孩子的表

    心底泛出难以名状的痛楚,不是为自己痛,他对她的感觉,不是一见倾心,一种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感觉,虽然有时很想站在少爷面前保护她,但是差不多摸透了木槿脾气的江韵熙明白,可以对敌人狠辣决然,但是面对亲,想要触及,却又怕沾染血污的手玷污那美好的感,和他何其相似。

    可是,才十一岁的少爷,如何有这等悲伤。

    “少爷,可以起了。”在巨蟒无比的鄙夷下,江韵熙开口了,木槿的睫毛微微一颤,其实早就知道已经有人来了,云霄九天的第四层,踏雪无痕,对于边的感知很是敏锐,因为是熟悉了四年的气息,木槿没有鸟他。

    不过不太想起来,不管是无赖不肯起,还是有一点点困。

    不仅是吃货一个还是睡神一枚的木槿,该无赖的时候绝对要无赖。

    “少爷。”江韵熙语气中流露出淡淡的无奈,他可不想掀被子,万一角度掌握不好,暴露了他的路更加的坎坷。

    木槿睁开眼,本来眼睛就美丽的人在什么时候睁眼最艳美,当然是早上起时,这可没有猥琐的意图。

    洁白的宛若珈蓝贝壳的颜色,墨玉色比平时更加的深邃,经过一夜的修养,消耗的眼睛的神采完全被补回来。

    木槿眨眨眼,不不愿的做起来,今天是开学的第二天,不想迟到。

    江韵熙看着伸手揉着眼睛的木槿,再看看洁白的衣衫半露,可隐隐约约看见部的轮廓,还有那精致的锁骨,但是有一点苦口,少爷修炼的什么功法,压制的完全了体的发育,一个十五岁女孩基本的材都没有,还有女孩子最重要的每月必来,要不是那次无意中看到,打死也不能相信这丫是个女的。

    伸手整理好杂乱的衣服,扣上扣子,再给木槿穿上校服的内衣,也就是内衬衫,洁白如白天鹅,优雅。

    木槿坐在上,眼睛微微眯起,就在快要双眼皮粘合到一起的时候,又微微睁开,如此往返重复。

    江韵熙忽然有一不一样的感觉,总觉得,少了什么,系上领带,木槿的内长裤就是睡觉的时候一并穿的,只需要上外长裤,就可以了。

    扶着脚丫,脚丫就如人一样,精致小巧,洁白可上洁白的袜子,有一点点可惜,系上休闲鞋的鞋带,江韵熙站起来,木槿揉揉眼睛,跟着去浴室。

    刷牙洗脸。

    木槿不不愿的刷的满口白沫,虽然讨厌刷牙,但是用盐来漱口更加令人难以接受,“咕噜咕噜。”木槿两腮鼓鼓的,配上那张漂亮的脸,说不出的可萌气,要是被宅女看到,又是花痴猛泛。

    “噗。”吐出水,把被子递给江韵熙,胡乱的抹了一把脸。

    “少爷。”江韵熙又有一点无奈了,按着木槿的肩膀,把洗好的毛巾,仔仔细细的给毛巾擦脸,描绘过脸的轮廓,还有有弹的红唇。

    木槿睁开眼,洗个脸需要那么久吗?一睁眼,就对上江韵熙那双暗波汹涌的瞳孔,隐晦无语。

    忽然心脏跳的漏了一拍,木槿尴尬的淡笑,转就要走,江韵熙脑海中一抹灵光闪过,一下子拉回了要离去的木槿。

    “少爷,你的玉佩呢?”木槿刚要抱怨,就听见江韵熙有一点变扭的语气,咦,玉佩,木槿摸摸自己的脖子,脖子上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

    木槿猛的睁大眼睛,那个用坚固的红绳系住的玉佩,那块初次见面妈妈给他们任选的玉佩,洁白如汉白玉,上面篆刻着‘修’

    自己掉了?不可能,刀划都不会断,被人拿走,谁能近不被木槿发觉。

    俊美秀丽的脸庞忽然模糊的浮现眼前,那双如醇酒般幽深的绛紫色瞳孔。

    他?

    一见面就瞄上她上的好东西,丫的,下回见一次揍一次。

    “没事,快要七点了。”以防江韵熙继续打破砂锅问到底,木槿拽着江韵熙的手就离开了浴室。

    看着拉着自己手的柔荑(女方的手),江韵熙眼神越发的黯淡,都关心到这种程度了,为什么平时敏感至极的少爷什么都没有发现?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