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色可餐血泻千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叮铃铃。”放学的铃声。

    “木槿,我们去社团吧,我们社团是全能的,什么都可以参加。”月琪把书包背在背上,  “你们先走吧,我有一点事要做。”木槿把书塞进临时买的书包里。

    “这样啊。我们的社团的位置在艺术楼的顶楼,你去就可以了,中间会经过一片竹林。”杨亦寒目光深幽,淡淡的看着木槿,木槿只是回笑的应对,一个深藏不露的人啊。

    “那再见。”郁月洁小幅度的挥挥手,他们也知道,如果对方有事,那就不要强求,这不仅仅是为人处世的必要条件之一,也是尊重他们的朋友,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坦诚相见。

    “拜拜。”木槿挥挥手,看来那些人也不是不会见眼色行事的人。

    木槿在学校快速的溜达了一遍,几乎用上了轻功,光看地图是没有用的,木槿习惯自己把所有的环境看一遍,只有这样布局做事才会万无一失。

    可以再一些突发事件用得上的死角,木槿全都记在脑子里,接下来就是去艺术楼的顶楼。

    路过一片竹林,木槿倒是有一点惊讶,斑斓彩石铺垫的小路,道路两边欧式复古座椅,入眼一片郁郁青青,倒是养眼。

    摘下两片竹叶,木槿送到嘴边,轻快低低的吹。

    “嗯。”忽然在远处传来细微的闷哼声,木槿吹着竹叶的声音被扼止,看着手中的竹叶,“不去看。”扔掉一片,“去看。”看着手里唯一的竹叶,木槿点点头。(寒)

    在远处的时候,还只是听到淡淡的闷哼声,到了近处,就听见器械碰撞的声音,清脆。

    木槿捏着一片竹叶,除了听到闷哼声,和强烈的碰撞声,几乎没有不由自主发出的喊声,除了打斗者是哑巴之外,那就是,暗杀者。

    刺客从来都是悄然无息的进行任务,看来是被围攻的人故意发出的。

    掩藏在一片草丛里,木槿在考虑是不是帮忙,但是转念一想,费力不讨好,说不定还会不杀手的雇主当做绊脚石处理,咦,那还是闪人好了。

    踏着石子路悄然无息的准备离去。

    “呲。”利器划破皮肤的独特声音,木槿笑笑,忽然笑容一僵,学校打架需要划破肌肤吗?

    “嘶。”木槿摸摸下巴,那个声音好像是割破大血动脉吧。

    打架需要那么认真吗?不必的吧。

    站起来,准备悄悄的溜走。

    “嗖。”一把短器冲着木槿呼啸而来,木槿猛的一弯腰,再抬头的时候,那把短器穿透了柱子,只留一个刀柄歪歪斜斜的留在上面。

    木槿嘴角抽抽,学校里面有什么样的牛人,有一点愤怒的转,不就是听到一点点嘛,有必要赶尽杀绝吗?

    但是木槿却忘了,自己如果遇到这种事,不是赶尽杀绝而是五马分尸。

    青青翠翠的竹林,地上染着妖治的鲜血,歪歪斜斜的插着几柄武士刀,还有一些尸体。

    毫无美感,而尸体的旁边,一个依着一棵竹树,黑色的长发静静的披洒在肩上,前额几许乱发不规则的随风飘上一袭黑色的紧衣,散发出淡淡的优雅气息,简单的衣服让人的视线只能移落在了黑发主人的脸上,由于那人的头并未抬起,木槿只能看到其低垂的眼帘、秀的鼻子和稍尖的下额。静!

    难道莫非是个女的?有一点点的碉堡,一个女人出现的诡异,而且还有尸体。对方似乎是有一点察觉到看到这一幕的人只是静悄悄,没有慌乱的喊叫或者逃跑,但是也没有杀气。

    更静!木槿看看头上蔚蓝的天空,“如果没有事的话那个我可以先走了吗?”女人诧异的抬头,木槿首先对上一双绛紫色的瞳孔,虽然如宝石般剔透却一点没有宝石在人们眼中的可,绛紫色的瞳孔发散出一股股寒冷的气息直透他人心底。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好冷,木槿目光下移,忽然仿佛被雷轰了一下,平平的部,还有喉结,诶咦咦咦咦咦,那个是男的。。。。。。。。。             的。。。。。。。。。。。。。。。。。。。。。。。。。。。。。。。。。。。。。。。。。。。。。。。。。。。。。。。。。。。。。。。。。。。。。。。。。。。。。。。。

    男生女相。。。。。。。。。。。。。。。。。。。。。。。。。。。。。

    木槿摸摸下巴,是很漂亮,“那个,我什么也没有看见,拜拜。”挥挥手,准备跑路。

    只是微风一动,木槿敏锐的察觉到边的气息变了,立马快速的凌空后跃,快速的带动了地上的竹叶旋转。

    轻飘摇落地,时间不过两三秒,但是对人来说,却是如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木槿揉揉震的发麻的手腕,警惕的看着对手,对方的目光有一点点的震惊,目光分明流露出‘居然还有人跟得上我的速度’

    木槿头一回有一种想扁人的冲动,被鄙视了。

    女孩子擅长的是什么?除了高深的武功还有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木槿不会,但是抓挠咬啮捏扭啃捶绝对擅长。

    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君子的木槿就玩险的招了,撕衣服拉头发。

    美男似乎第一次看见这么险的招数,头发绝对不能拉到,因为会痛,所以衣服就遭殃了。

    “刺啦。”前面的衣服在纷乱多招的打斗中被扯掉了。

    木槿忽然脸红了,腹肌啊。。。。。。。。

    美男看着木槿红红的脸,忽然笑了,什么叫倾国倾城,安啦这个就是。

    冷静定力,木槿心里告诫自己,不就是露个肌吗?看过的#体还少吗?淡定,深吸了一口气,木槿决定杀人灭口,虽然有一点点可惜。

    “里面的衣服露出来了。”美男忽然开口了,声音淡淡的,就像广播配音里面的那样动听。

    木槿一愣,条件反的拉衣服,而不是低头看,这点警惕还是有的。

    美男笑的更加灿烂,木槿近乎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神经病了。

    伸手,环抱。。。。。

    木槿猛的睁大眼睛,纳尼,这不是开玩笑的吧,怪不得觉得交手的感觉那么的熟悉,居然是云霄九天。

    和云啸九天的读音一样,但是质却是差别的十万八千里,云霄九天主要修炼的是速度,而云啸九天却是全能类型的,虽然内力云霄九天比不过云啸九天,但是速度却是比得过,有力气打不到目标又有什么用,所以修炼这两个心法的人都比较变态一点。

    在这个二十一世纪居然碰到修炼同样的变态的心法的人木槿突然莫名其妙的浮现一种怀旧感,怀旧个纳尼?

    忽然,感觉嘴唇上痒痒的,就像是被什么虫子爬上来似的,木槿的眼神开始聚焦,有一点点懊悔,要是刚刚那家伙动手,自己不死也得重伤。

    但是,嘴里多出来的东西是什么?

    一双绛紫色的眼睛就在眼前,温的鼻息,木槿有一点点僵硬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之后的况不是应该打得难分难解你死我活惊天动地天崩地裂血流成河人体残肢漫天飞舞吗但是这个又是什么况?

    比木槿高了五六厘米,环抱着,接吻。。。。。。。

    什么神马况,哪有对手打着打着就kiss

    温的陌生触感让木槿很不适应,手忙脚乱的想要离开这个奇怪的人外加诡异的况,但是美男似乎很满意怀中的人逐渐变得僵硬,看来这是第一次。

    秀色可餐。。。。。。。

    舌头缠绕着,吻过樱花般有弹的唇,回味无穷的再一下。

    木槿脸红的更加厉害,忽然鼻子感觉的,一种不祥的预感一下子闪进脑海,不会是。

    一下子仰起头,对着美男的脸就撞过去,手被限制住,偶们还有头。

    对于甜美的触感消失很是遗憾,但是看着俊美可的陌生男生手忙脚乱的捂着自己的鼻子,跑得比兔子坏块,他就有一股想要轻快的笑的感觉,第一次做了超过理智之外的事。。。。。。。。。。。。

    木槿闪得飞快,捂着鼻子的手指缝流出丝丝可疑的液体。

    丢脸丢到天平洋去了,以前就有的一个坏毛病,就是自己遇到一些意料之外激动的时候,就会      。。。。。。。。。。。。。。。。。。。。。。。。。。。。。。。。。。。。。。。。。。。。。。。。。。。。。。。。。。。。。。。。。。。。。。。。。。。。。。                                                                          流                 鼻                  血。。。。。。。。。。。。。。。。。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