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桑骂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老师只是开出投影仪,简单的讲几句,大多数时间都是学生自己的‘讨论’时间,不过讨论的是不是学业,就值得思量了。

    “哎,你来这里的只是为了学习?”祁天佑有一点不相信,看着木槿自己顾自己的看着自己带来的书,似乎并没有听老师讲的兴趣。

    “不然是为了什么?”木槿翻过一页,手里捧着厚厚的圣经。祁天佑嚼着嘴里的泡泡糖,看看木槿手上的书,“怎么,你对基督教有兴趣?”

    木槿目光一目十行,看着这些似曾熟悉的教义,淡淡的笑笑,“没,只是怀念以前。”有几条和长青神的教义差不多,所以有了一点点的兴趣。

    “怀念以前。”祁天佑摸摸自己的下巴,看着木槿似笑非笑的侧脸,忽然伸出手,拉住白皙的脸颊,就在那里拉。

    “诶,好可惜,你不是女孩子,不然我一定追你,诶,不会你真的是女孩子吧。”说着,居然伸手去拉衣服。

    原本就有一点松的校服被祁天佑拉的露出脖颈,目光已经可以看见白皙精致的锁骨了。

    “啪。”木槿手里厚厚的圣经已经拍到祁天佑的头上,“孩子,这里是学校,注意一下你的行为举止。”木槿推开祁天佑,微抬头,全班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到这里,杨亦寒嘴角微微有一点抽搐,郁月洁捂着眼睛似乎是怕看到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而凌月琪的眼神中流露出一副‘继续啊继续’。

    至于墨伊夜,淡淡的看一眼,目光就又回到自己面前的电脑上去。

    “切,迎故纵。”一道冷冷的声音回响在静悄悄的班级里,全班女生顿时看向郁少杰,郁月洁的脸色也有一点不好看,毕竟是自己的哥哥,怎么可以侮辱自己一见面就很有好感的人。

    全班的目光又汇聚在新来的长孙木槿上,他们到想看看这个份不是很高贵的人会怎么应付。

    木槿只是把书放好,一副什么也没有听讲的样子,郁少杰眼底流露的鄙夷更加浓烈。众女生似乎是有一点失望,忍气吞声的男生长的再好看也没用。

    “诶,有人骂你呢?”祁天佑似乎是怕火还不够大,又在上面加了一桶油,木槿抬头,似乎是迷茫的回看教室一圈。

    然后又奇怪的看着祁天佑,“有人,哪个人骂我?”语气很是无辜。

    祁天佑有一点奇怪,那么安静的环境,木槿不可能听不到,杨亦寒却是捂着嘴偷笑出声,“呵呵。”低低的声音回在教室。

    凌月琪就坐在杨亦寒的旁边,用手肘顶顶杨亦寒,“哎,你们中国人又在打什么哑谜?”凌月琪金黄的头发和碧蓝的眼瞳,不同于中国女孩子的秀气内敛美,而是活力张扬,地地道道的半中国式偏英国式美女。

    “你没听懂吗?刚刚有人说话吗?”杨亦寒模仿木槿无辜的语气,自己又很无辜的说了一句,反正他又不怕那个郁少杰。

    “有啊,那个人不是说了一句吗?”凌月琪还是蒙蒙不懂,郁月洁却已经明白过来,也嘴角微翘,眼底流露出笑意,不是胆小怕事,而且还是聪明无比。

    凌月琪却还是不懂,没有管故作神秘的杨亦寒,扑向坐在另一边的郁月洁,“小洁洁,来来,告诉姐姐,到底啥意思。”

    “就是,木槿没有把说话的人当人看的意思。”郁月洁凑在凌月琪耳边淡淡的讲,凌月琪这才明白过来,不像郁月洁大家闺秀的笑,“哈哈。”活泼的笑声顿时活跃在教室的每一个角落,毫不掩饰的笑的戏谑。

    许多女生的眼中顿时冒出浓烈的小星星,损人不带脏字,有魄力有智慧,这样有胆气的大美男。

    “我要考虑一下木槿下了耶。”“去死,也不看看人家瞧不瞧得上你。”    ……………………………………

    全班顿时又哄哄闹闹,老师有一点担忧的看着脸色越来越黑的郁少杰,再看看淡淡的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木槿,老实说,他不想那么好的孩子被摧残。

    “你说什么?”郁少杰一下子站起来,或许是宿命,还是故意为之,郁少杰的怒气和木槿的笑容终于是对上。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木槿和上圣经,拉拉自己的领带,看着墙上的钟,“咦,快要下课了。”像是回应木槿的话一样,广播真的播放出音乐表示下课,老师抱起桌子上的电脑,连连接线也顾不上拔,拽着长长的线就跑。

    祁天佑站起来,摇摇手指,离开了桌位,考验一下,如果通过,那就可以考虑做朋友,但愿这位新同学不是一个会抱着大树才有胆气有谋略的人。

    郁少杰看着祁天佑离开座位,眼底有一点点诧异,刚刚他们不是很亲吗?难道祁天佑这家伙对那个长的漂亮俊美的小子并没有什么好感?

    木槿并不奇怪,把圣经放在桌子下,似乎是要离开。

    “站住。”郁少杰一声怒吼,拦在木槿的前面,挑衅似的笑笑,“怎么,刚刚不是很拽吗?怎么,靠山一走,就想跑?”

    木槿看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郁少杰,果然,仰视自己的仇人不是一个好方式,因为是妈妈讨厌的姐姐的儿子,那也就是她讨厌的人。

    “咦,原来你知道拽啊。”也不看看自己拽的样子,木槿在心里补上一句,周围观看的学生顿时低低的笑着,一些早就看郁少杰不满的男生更是笑的肆意。

    “你。”郁少杰脸色一青,扬起拳头,就打过来。

    木槿眼目微微一眯,长长的睫毛半遮掩住黝黑的眼瞳,右脚微微向后一移,拳头带着拳风就在木槿的鼻子面前过去,而木槿却是笑容不变,似乎是算准拳头打不到自己一样。

    在角落里观察着这一幕的墨伊夜眼睛微微一跳。

    “咔嚓。”木槿原本伸在裤袋里的左手却依然出现,修长的手指却是夹着一只墨黑的钢笔,笔尖指着郁少杰眉眼中心的位置,而那声咔嚓,就是拔开笔壳的声音。

    钢笔的笔尖在郁少杰的眉心微微游动,一个小黑点出现了,若是用放大镜仔细看,就会看到一只小小的乌龟。

    郁少杰惊骇的看着收起笔的木槿,如果刚刚力气大一点,那么这里就会有一具尸体,看着像是什么都没做的木槿。郁少杰心里却是波涛汹涌,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好像感觉到死亡的降临。

    “啊呀。”木槿淡淡的叫了一声,任凭白痴都听得出来的没有丝毫惊恐的声音的语气,钢笔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沉重的敲击在所有人的心头。

    木槿用脚尖微微磨着钢笔的笔尖,“脏了,那就丢掉好了。”满是惋惜的语气,而这个笔尖却只碰过一样东西。

    没有愤怒的指控大骂,指桑骂魁,皇家的人最擅长做。

    郁少杰的脸色越来越黑,但是刚刚的较量,却直接明了的告诉他,打不过这个人。

    木槿微微偏头,看着立在面前的郁少杰,眼神分明流露出‘好狗不挡道’但是旁观的人所看到的,却是木槿淡淡的如沐风的微笑,演戏,也很是擅长。

    而且,木槿也没有打算隐藏自己的锋芒,就像飘茫的很久以前。

    郁少杰甩手离去,脚步沉重,怒气冲冲。木槿什么表示也没有,轻轻抚着自己的指甲,坐在刚刚的位置上,什么也不说。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