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孩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早上七点。

    江韵熙穿着围裙,艰难的拖着地,而窗户正对的外面的花园,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站在木槿树下,面前架着一个书桌,书桌上放着精致的文房四宝,笔墨纸砚。

    而那双白嫩小巧的手,拿着须毫大笔,在洁白的纸上游动,小巧的脸上满是坚定的神色,眉头紧紧地皱着,似乎是在思量什么艰难的事

    看着看着,手上的动作慢慢的停下,孩子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猛地抬起头,犀利的目光看向对方。

    江韵熙一愣,良好的视力可以看见孩子幽深的瞳孔,纯黑的墨玉般的瞳孔,宛如一颗绝世的珠宝,散发着凛冽的寒气,让他有一股寒气猛然从脚底溢上心头。

    木槿看着被吓得呆愣的江韵熙,有一些苦恼的摸摸自己的耳垂,自己是不是做错了,起先是打算在黑帮里面找一个人来管理,但是在帮派内部,她就像一个神一样的存在,找他们,会把事弄得更糟。

    可是这个,呆愣笨蛋痴,哎,好人才都死绝了。

    江韵熙看着木槿习惯的动作,落在外人眼中,却是萌到极点,忽然感觉的,江韵熙猛的俊脸一红,更加卖力的擦起了地板,一定是错觉,他怎么可能会对一个才七八岁的小孩子起反应呢?他优良的血统血统。。。。。。

    经济效应论,木槿一目十行,其实和以前当商人差不多,只不过在这个世界还需要注意什么股票,垃圾的,不就是把现金代换成债卷吗?需要这么技术的词语吗?

    江韵熙在吃力的打扫着地板,旁边的书架直通三楼,每一个书架上都满满的排着各种各样的书,社会经济学,心理攻克学,文学,历史,化学,物理,英语,德语,法语,语,古文,各种各样的音学书籍,医学论文,甚至还有《草目本纲》。

    汗颜,这个孩子需要那么的变态吗?随手拿下一本,这个孩子不会只是拿来装饰房间的吧,翻开书页,整洁毫无破碎,果然是用来装饰房间的,可是翻了好几页,渐渐的开始出现一些笔记。

    犀利的言语指出经济学论教授在面对各种各样的经济问题的解决方式,每一种都比原来的方式更加的精湛,有一些甚至写了很多种,江韵熙眼前顿时一亮,连忙从书架上再拿下一本,《草木本钢》

    他就不相信,这个孩子,连医学都敢涉及,翻开书页,这回不是震惊,而是颤抖,秀的字迹,写满了一页一页,这本《草木本钢》居然不是买来的,蓝莓味的水笔划过的痕迹还留下淡淡的芳香,上面比《草木本钢》更加的详细,上面仔细的介绍了任何植物的作用,在什么时刻对人类有用,在什么时候对人类有害。

    连罂粟误食之后五天之内的解法都有,强悍没有人,说是胡编乱造的,闲着没事吗?

    江韵熙看的津津有味,忽然后脑勺一痛,连忙转,木槿拍拍手上饼干的残渣,江韵熙看着用来扔他的凶器是一个饼干,顿时有一种哭无泪的感觉,妈呀,刚刚擦完的地。

    “快干活。”木槿恶言恶语,完全就像一个打压一个可怜仆人的恶主。

    “那个,这些我可以看吗?”江韵熙小心翼翼的说,木槿的手肘支撑着沙发,手掌托着脸颊,“我请你来是来干活的。”

    “我知道,那我干完可以看吗?”江韵熙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就像乞讨主人的,恶俗的小狗。

    木槿忽然淡淡一笑,如沐风的微笑顿时把江韵熙迷得七晕八素,“你确定,那好吧,打扫完你在看。”摆摆手,继续看自己的书。

    江韵熙欣喜的点点头,转过,一抬头,顿时感觉到千万压力扑面而来,这个书架高达三楼,而这栋别墅的一楼就和普通楼房的两楼那么的高,就相当于六楼。

    六楼稍微少好几米。

    嘴角微微抽搐,原本这个书架是不列在打扫的范围之内的,可是这一答应,它也是必须打扫的范围之一,江韵熙忽然有一种被人恶狠狠的算计了的感觉,难道长孙木槿笑的那么的温柔和睦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吗?

    妈呀,又是一个腹黑无耻笑着看人掉进自己挖的大大深深的陷阱的狐狸。江韵熙内心泪流满面,痛苦的擦着一本又一本书。

    大约过了三个小时,江韵熙打扫到顶楼,呼了一口气,看来以前做的训练并不是白费的,拿开一本书,忽然看到书的下半部分殷红一片,江韵熙有一点惊愕,再看书架里面的时候。

    “啊。”一声凄惨的尖叫,人落下了高高的梯子,江韵熙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忽然升起一股悲凉之感,他居然是那么死的,摔死的,而且还是死后破相最惨的。

    大概这个孩子不会为他的死而感到害怕吧,还会嘟着嘴抱怨这厮死哪不好偏偏死这还弄脏了华丽高贵的地板。

    “啪啪。”一声清脆的声响,江韵熙紧紧闭着眼,一副天要亡我,死无全尸的挣扎表,木槿眉头微微一皱。

    “啪。”更加清脆的声响,江韵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摇晃着的木槿的脸,“对不起,弄脏了你家的地板。”他一定是回光返照。

    木槿嘴角抽搐,“你丫快点起来,现在已经中午了,我要吃午饭,记住,是中国餐。”再也没有理软趴在地上的江韵熙,起离开。

    江韵熙摇摇晃晃的坐起来,连忙检查自己的上,居然一点伤口都没有,就是左脸火辣辣的痛,绝对是被人扇了巴掌,刚刚说什么来着,午饭,中国餐,他是在做梦吗?迷迷糊糊的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啊啊。”好痛,不是做梦,可是,江韵熙抬头,看着还在摇摇晃晃的梯子,还有边摔落的一本沾染丝丝血迹的书,他的确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做梦可能什么事都没有,想起书架里白花花的骨头,江韵熙寒毛倒立,那个骨架小小的,可能是一只老鼠吧。

    站起来,江韵熙一抬头,便看到一个只猫坐在楼梯扶手边,一双奇怪的异瞳看着他,一只墨玉纯黑,一只诡异幽紫。

    酷似苏格兰折耳猫的小巧形,材丰满,洁白的毛发,披毛细密有弹。甜美的分得很开的大而且圆的眼睛;圆圆的胡须垫,短鼻子从侧面看起来是一条柔和的曲线。

    一脸的萌样,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宠物。

    不过,为什么他觉得这只猫的眼神,好像是在嘲讽他似的。

    犀利的酷似主人的眼神,江韵熙有一点不自然的左顾右盼,这个屋子,好诡异。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