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大压死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水月 书名:殿下不是男生
    时间一晃过去了六年。

    木槿这六年内,一直和父母安居在中国古城的城镇里,古城里大多数人都认识长孙夫妇,还有两个可的不得了的孩子,木槿和穆旭是龙凤胎,两个人长的近乎一模一样。

    但是两个人站在一起最大的不同就是,木槿的笑容淡淡的,让人看了有一种如沐风的感觉,而穆旭的笑容却是一脸的傻气,萌萌的。

    “弟弟,你种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可以吃吗?”穆旭大概是沾了木槿优秀的脑细胞分享,开口的也很早,但是对于什么事都依着木槿的穆旭,只有一样绝对不依着木槿,那就是打死也不叫木槿哥哥。

    任凭木槿坑蒙拐骗威拐就是不叫,木槿摆弄着花盆里的小小的枝丫,嫩绿色的芽孢茁壮成长,这是木槿树的枝丫。

    木槿树的学名是植物木槿花,别名:白槿花、榈树花、篱障花、清明篱、朝开暮落花、蕣、顺华、顺花、朝菌、朝蕣、椴、榇、及、藩篱草、槿树花、平条树花、白牡丹、木桂花树、篱沿树、金漆树、白布篱、里梅花、白玉花、打碗花、灯盏花、白面花。

    科属:锦葵科,木槿属,落叶灌木或小乔木;高2米~3米,多分枝;叶三角形或菱状卵形,有时中部以上有3裂。花大,单生叶腋,直径5~8厘米,单瓣或重瓣,有白、粉红、紫红等色,花瓣基部有时红或紫红;花期6~9月,花甚多,每花只开一

    花语:温柔的坚持槿花朝开幕落,但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地开放。就像太阳不断地落下又升起,就像去秋来四季轮转,却是生生不息。更像是一个人,也会有低潮,也会有纷扰,但懂得的人仍会温柔的坚持。因为他们明白,起起伏伏总是难免,但没有什么会令他们动摇自己当初的选择,的信仰永恒不变。

    木槿对木槿树的培育最了解,对于多出来的花语却是不以为然,的信仰啊,很遥远的东西。

    “弟弟,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穆旭摇摇木槿的手臂,木槿叹了口气,伸出手摸摸自己哥哥的脑袋,“乖,一边耍去。”

    边有这个哥哥在,都不用照镜子了,两个人长的太像了,走出门几乎没有人分辨的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而木槿又经常不出门,所以所有的人认为长孙家的两个小孩子都是男的,因为木槿就没再穿过裙子。

    客观觉得很幼稚,“咚咚,咚咚。”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粗暴的敲门声打断了一室的宁静,木槿的眉头紧紧的扭在一起,对于闯来者十分的不满。

    穆旭被吓得躲在木槿的后。

    “来了来了。”穆溪扔下手里的书,踩在沙发上就奔向门边,跆拳道高手。

    打开门,一个满脸横的胖子站在门口,穆溪疑惑的看着对方,很显然不认识,胖子看了一下穆溪,眼里闪过一抹羡慕的神色,长的可真是帅气。

    “我是拆迁队的,你们这块地已经买下了,快点搬走,只有两天。”胖子不耐烦的说,手里还拿着一大叠的文件。

    穆溪淡淡的笑笑,“你是在开玩笑的吧,这块地的地契我什么时候卖给你了?”胖子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拒绝的事。

    “开玩笑,村委会把这块地卖了,你就得搬,警告你,要是想打官司,你得想想有没有命走到法院。”胖子语气凛冽,目光狠厉,要是一般人早就吓得答应了,但是穆溪是见过世面的,岂会被吓到。

    “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怎么可以这样?”穆溪的手附在门框上,手上的青筋若隐若现,“法制,法你妈个头,老子有的是钱,让你搬你就搬,再废话就连房契金也没了。”说着,扔出一份文件,转就走。

    穆溪目光深沉,看着躺在地上白皙的纸张,

    木 槿迈着步伐走过来,捡起地上的纸,一字一句的看下去,“某人说过的现在法律才是一切。”抬起头看着深吸气的穆溪。

    “好吧,我承认,官大压死人。”穆溪苦笑,“这个时候你就别挖苦我了。”木槿淡淡的笑笑,“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要不是顶着社会缪论,国家总统就是皇帝。”

    木槿低头看着手里的小铁锹,铁制的把柄已经扭曲了,要不是顾及着父母的思想,那个胖子早是死人一个。

    “怎么办?准备搬吗?”木槿抬头看着穆溪,手却把玩着脖子上的玉佩,大拇指摩擦着玉佩上雕刻的精致的‘修’

    穆溪目光微凛,“你愿意?”木槿的动作微微一滞,“我可以,我很感谢你们了,给了我六年的孩童生活。”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你愿意为我们拿起屠刀,在这个社会拼出一片天地。

    木槿看着一脸内疚的穆溪,摆摆手,“你也不用内疚的,就算不是为了你们,我也是为了我的将来,各取所需吧。”

    “弟弟,爸爸,你们在说什么?”穆旭咬着指头,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和爸爸,他们说的话怎么感觉那么的深奥,他听不懂。

    “郁家有找到这里吗?”木槿迈着小步子,只有六岁的躯却散发出不同于年龄的气势。

    “有,不过躲过去了,在最近好像又来了一次。”穆溪好像还有一点自豪,为自己躲过郁家的追踪而高兴。

    木槿冷冷的笑笑,“你似乎很得意?”穆溪被自己女儿的森冷笑容吓到,“额,因该大概或许可能是吧。”

    “郁家对妈妈好吗?”木槿摸摸自己的下巴,“宝贝公主,如果没有我的出现,她会代替自己的大哥,成为郁家家主。”穆溪坐在沙发上,木槿蹲在地上,穆旭养的小猫,白色长尾猫,一双幽蓝的宝石瞳。

    猫依偎在木槿的怀里,伸出粉粉嫩嫩的舌头着木槿的手掌,木槿抚摸着猫的脑袋,“那么,就对了,当家的原先是你

    “咳咳。什么你,是你的。”穆溪纠正,木槿白了自己的爸爸一眼,“对啊,你,我有讲错吗?丫的下回不要打断我讲话。”木槿老气横秋的教训自己的爸爸,“我。”最后穆溪决定闭嘴,因为最后无论怎么讲,真理总是向着木槿的。

    “现在是你爷爷。”木槿掰着手指,指尖轻轻的点着小猫的鼻子,穆溪点头,“这些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穆溪说。

    “我知道这些我已经知道了就算是知道了在确认一遍我会死啊还是你会死?”木槿口齿清晰的讲,穆旭已经听得糊涂了。

    “既然如此,我们必须马上立刻搬家。”木槿猛的站起来,穆溪不解。

    “为什么?”木槿淡淡的笑笑,“郁家开始收网了,不过,我偏偏要做那条漏网之鱼。”果然穆溪还是很纯洁,虽然郁雪月对于郁家的报集团十分了解,这个就表明妈妈已经知道郁家知道他们的位置,索就大摇大摆的在这里安家落户,反正生米煮成熟饭了,都开花结果了,郁家也不能咋地。

    而且,郁家的男家主,还是入门女婿,就算掌握实权,暗地里也被很多双眼睛盯着,不好马上发作,而现在买地契收房子赶人表明什么?要开始改革了。

    而很不巧的就是,木槿要革命。

    还要轰轰烈烈的革命。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殿下不是男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