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怎能上天堂(4)

    “狄昊然。”被影笼罩的暖馨叫住了擦肩而过的狄昊然。

    狄昊然高大的躯微微僵了僵,漠然转,“什么事?”

    “只是想看看你。”暖馨轻轻地摇了摇头,眼底泛着悲伤的涟漪。

    心痛的像是快被敲碎了,狄昊然语气生硬的他自己都听不见,“既然看完了,我走了。”

    “真是能让人变得软弱。”暖馨痛楚的看着狄昊然,语气那么无奈。

    狄昊然僵直的站在原地,他甚至都不敢回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听到了你和乔安妮说的话。”暖馨低低的说着,眼中盈满了悲伤。

    彻痛心扉,无非就是这样的感觉,狄昊然紧捏着手,指甲穿透掌心而不知道。

    “我改变不了你的决定,她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她,也是理所应当的。”暖馨沉沉地说着,目光却执着的看着狄昊然的背影,就这样的背影,让她不舍却又痛苦,“我投降了,我沒办法忘记你,更无法恨你。”

    “我会保护你和她的安全。”

    “为了灵儿也为了你。”

    “看着你幸福,就好了。”

    傻瓜,你总是这样一心为了别人好,别人幸福快乐,就是不曾想过自己?!知不知道,我最在乎的人就是你啊!狄昊然心中的痛苦咆哮着,他咬紧了牙齿,不发一语。

    沒有你的天空,就会是黑暗的,作为我狠心离开的报复,就让我跌入地狱,再也见不到阳光吧。

    迈着僵硬的脚步,狄昊然一步步的远去,每一步,就像是跨过了好几个世界,就像是远离了她千年万年不可穿越的距离。

    为什么你要我啊?你不我,我就不会痛的这么彻底了!我连替你祝福的勇气都沒有了!眼角湿漉漉的,狄昊然伸手,触碰到的是一片湿润。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空气渐渐地冷了。

    楚潇灵房中的空气却是那般灼滚烫,两具半、体紧紧地交缠在一起,抵死方休。

    “无痕…啊……你……”楚潇灵想要说话,嘴巴却又被堵住了,黑暗中,那只大手游走在她上的感觉是那么明显,火辣辣的感觉无限的放大着。

    冷无痕放过了楚潇灵红肿的唇瓣,转而向下吻去,舌尖滑过锁骨,准确的含住那枚樱桃。

    “嗯……”轻轻的呻吟从她嘴角溢出,楚潇灵赶紧捂住了嘴巴,一脸的恼怒。

    惩罚的咬了那颗樱桃,冷无痕霸道的扯开她掩嘴的纤手,戏谑的笑道:“怎么了?佯装矜持?”他的记忆中,楚潇灵可从來沒像今夜这般扭捏过。

    “矜持又不值钱,干嘛装!”楚潇灵嫌弃的说着,撑冷无痕停下來的功夫赶紧抓住了他四处游走的大手,“你怎么來了?”

    她一进门他便像野兽般把她按住了,如饥似渴的还以为他十年沒碰过女人了呢。

    可她也沒同意让他碰啊!

    “想你了。”冷无痕声音蛊惑的在楚潇灵嘴巴吹着气,他也不急着把手挣脱开,薄薄的双唇就肆意的挑衅她敏感的耳朵。

    “冷无痕!”楚潇灵咬牙切齿的开口,上那一阵阵的躁动让她难受的。

    “那边暂时沒事,就來看看你啊。”

    “你这叫看吗?”楚潇灵翻白眼,纤手竭力推开上的男人,“走开,我还有事沒做完呢。”

    “先做我们的事。”冷无痕霸道的说着,唇瓣沿着她的耳朵一路吻到唇边,“潇灵儿,我想要~我已经五年沒碰过你了。”

    “你碰了其他女人。”楚潇灵酸酸的说着,有些气恼,上的那阵火也降了不少。

    “沒有,我沒有碰过其他女人,我只是咬了她们的肩膀。”冷无痕声音嘶哑的说着,黑暗中,那双诡秘的眼睛隐忍着暗色的火焰,“看着咬痕,就像你在我边一样。”

    心抽痛着,楚潇灵倾去寻找冷无痕的唇,随后,却用更大的力气把他推开。

    “怎么了?”冷无痕惊慌的打开了灯,只见着雪白的单上盛开了一朵妖冶的黑莲,楚潇灵的脸色惨白如纸。

    楚潇灵神色痛苦的捂住口,气若游丝,“痛。”

    “乔安妮,你怎么了?快出來!”狄昊然趴在浴室门外焦急的敲着门,他在外面看着报纸,却听到了乔安妮痛苦的叫声和好些东西落地的声音。

    “我沒事。”乔安妮虚弱的回答,她惊愕的看着乌黑的水面,纤手捂着自己剧烈起伏的口。

    镜中,她脸色如鬼般惨白,眼中毫无生气,就像是死人堆里爬出來的。

    果然,沒有了特制的香,她毒发了,更活不了多久了。

    转头看着剧烈颤抖的门,她是那么的不舍,狄昊然,她深了那么久的男人,好不容易才真正属于她了。

    明媚的阳光照在乔安妮的上,很温暖,她闭着眼睛享受着自己的余

    她沒有告诉狄昊然自己突然虚弱的原因,她更清楚她活不了多久了。

    狄昊然去给她倒水了,四周很静,静的让她呼吸都觉得艰难。

    水蓝色的眼底掠过一抹寒光,拖着虚弱的子,她快速的移开了位置,原來的椅子上,钉这一个冰寒的麻醉针。

    警惕的看向四周,乔安妮的心越來越沉,那些人,都是特工组织的人。

    她完好的时候尚且得须拼死一搏才能逃生,现在这样的体,便就是刀俎上的鱼

    “乔安妮,乖乖跟我们走吧。”看不见容貌的男人冷冷的走进乔安妮,势在必得。

    “好大的胆子,连小姐的庄园也敢闯!”乔安妮气势丝毫不弱,她期盼着能拖到狄昊然回來。

    至少死之前,她要再见他一面。

    “小姐?呵!”男人冷漠的笑着,“艾拉小姐继位,就沒有什么小姐了!”

    “我可以跟你回去,但有一个条件。”乔安妮眉心动了动,冷冷的开口。

    “说來听听。”

    “让我再见狄昊然一面。”

    “休想!”男人沉了脸色,大步上前來抓乔安妮。

    早已准备好的枪向男人发出子弹,可她的手早已沒了当年敏捷,手腕就那么被他抓住,枪也被打落在了地上。

    阳光那么明媚,她心中所有的,只有绝望。

    “放开他!”狄昊然愤怒的咆哮声传來,他不顾一切的向她冲來。

    狄昊然一个人根本对付不了那些人,可在关键时刻,救了乔安妮的人,竟是暖馨。

    被狄昊然如同珍宝般抱在怀中,乔安妮贪婪的呼吸着他的味道,水蓝色的眼睛总会落到暖馨的肩膀上,整个肩膀,被血浸染的妖红。

    “为什么要救我?”乔安妮还是问了出來。

    “因为你能给他幸福。”暖馨看了看狄昊然,神色淡然。

    乔安妮专注的看着狄昊然,心中的波涛汹涌却仍旧无法平息,一颗心,就像是被挂在高山顶,北风吹,被雨打,被霜冻。

    “怎么回事暖馨出去了,你的人呢?”坐在控制房的冷无痕目光沉沉的看着楚小帅。

    楚小帅无奈的摊了摊手,很无辜,“我也不知道,我安排的人本该出去救乔安妮的,可暖暖妈却突然出现了,我不知道她在。”

    “她并不知道这件事?”冷无痕拧眉。

    “应该不知道我们假扮艾拉的事。”楚小帅垮着脸,“我那些兄弟好可怜。”

    冷无痕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总是结果还是一样。”

    乔安妮认为艾拉來抓她了。

    乔安妮被狄昊然抱回房间后,又吐了血,黑色的血液,一次比一次吐得多,就像是吸血鬼,一点点的吸走她的生命力。

    “你到底怎么了?”狄昊然沉眉看着乔安妮。

    “或许,我快死了。”乔安妮凄凉的说着,在以为自己要被抓走时,她唯一的念头就是能再看狄昊然一眼,她现在看到了,别无所求了。

    “不会的,我一定会救你的!”狄昊然坚决的说着,眼中闪烁着狰狞的光。

    “狄昊然,告诉我,你是真的我吗?”乔安妮努力的不睡过去,执着的看着狄昊然的眼睛。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嘴角扯出一抹凄美的笑容,乔安妮嗔道:“你连谎都不会说了。”

    “我……”

    “可我喜欢。”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抚摸狄昊然的脸颊,泪水在她眼眶中打转,“即使知道你骗我,我还是多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她看着他为了暖馨落泪,她看着他痛苦却笑,她看着他无对她。

    其实,他伪装的一点也不好,她都发现了他不她了,可他又演的很好,让她体会到了温暖,快乐和幸福。

    “今晚,陪着我吧,别离开了。”乔安妮期盼的看着狄昊然,虽然他一直在她边,可他从來沒有在她房间里留下过,即使是相拥而眠的一夜。

    眼中掠过一抹迟疑,狄昊然还是点了点头,轻轻的吻落在了乔安妮的眉心。

    天黑了,灯亮了,沒过多久,乔安妮房间里的灯灭了。

    暖馨远远地看着那扇漆黑的窗户,心如刀割,泪水不知不觉的从脸颊上滑落,滴在草叶上,晶莹透亮,闪着月亮的光。

    “暖馨姐姐。”站在碎石路上的苏卡目光闪烁的看着暖馨,“我能和你说件事吗?”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