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怎能上天堂(3)

    明月悬挂在天空,散发着清冷的寒光,映着夜色中的人涌入冷的大厦。

    “艾拉小姐,除了你和乔安妮小姐,别人是不能进去的。”三使者笔直的站在艾拉前,神色漠然的拦住了艾拉的路。

    艾拉动了动眉心,看了看三使者,眼中掠过一抹疑惑的神色,今要和她谈判的人是三使者,可现在似乎不是这样了,一使者被楚潇灵抓了,那么今和她谈判的人,很可能就是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教父!

    如是想着,艾拉挥手让后面的人停下來,她带着乔安妮跟着三使者穿过了长长的走廊直到那扇漆黑的大门外。

    黑色调的大厅,唯一可见的是一张纯黑的长方形大桌,桌边的男人的脸,也隐藏在了黑暗中,看不真切。

    艾拉笔直的走到桌边,坐下,动作流利的沒有丝毫迟钝。

    “有胆魄。”冰冷的影随着掌声在黑暗中响起,一张银色的面具渐渐清晰起來。

    艾拉心头颤了颤,神色依旧不变,“原來见我的人是一使者,我还真是荣幸。”

    “能和艾拉小姐共商大事,才是在下的荣幸。”忘的声音中有着千万年不变的冷。

    “废话不说,这次合作,黑手党能做到什么?”看似专注的看着忘,艾拉早已将这个房间打量了翻,虽然到处都是一片漆黑,但左边墙壁的那扇窗还是透着微弱的光。

    “在谈合作之前,我想先向艾拉小姐表示诚意。”忘慵懒的靠在座椅上,白手缓缓地拍了三下。

    铁锁滑动的影从黑暗中响起,渐渐靠近,停下,几米处亮了盏昏黄的灯,清晰的照亮了悬挂在半空中的男人,满伤痕,鲜血淋淋,脸庞如死人般白,毫无生气。

    “昊然!”乔安妮瞪大了眼睛痛心的看着悬在半空中的男人,整颗心被紧紧地揪着,喘息难受。

    艾拉冷冷的瞪了一眼乔安妮,语气惯然冰冷,“你这是什么意思?”

    忘冷淡的目光却落到了脸色苍白的乔安妮上,他玩弄着手,不缓不慢的说着,“听说这男人是乔安妮小姐的人?”

    “沒有的事!”艾拉冷冷的否决,丝毫不给乔安妮说话的机会。

    忘冷下了脸來,“看來艾拉小姐并沒有多少合作的诚意!”

    悬在半空中的狄昊然像是圆锥摆一样摇动着,猩红的鲜血顺着他的体不要钱的滴落,惨白的脸上隐约闪过一抹痛苦。

    “不要!”乔安妮对着忘冰冷的呵道,水蓝色的眼中充斥着冰冷的杀意。

    忘动了动手指,他后的男人放下了枪,“乔安妮小姐有什么要说的吗?”

    “废物。”艾拉冷冷的骂了声,坚决的对准了狄昊然的脑袋开了一枪。

    “不!”乔安妮目赤裂的看着眉心被子弹穿的狄昊然,体顿时如冰块般僵硬,她第一次敢去阻止艾拉,却还是慢了一秒。

    艾拉冷漠的甩开乔安妮的手,目光冷然的看着看戏般悠哉的忘,“这个男人,不会是我们合作的阻碍。”

    修长的手指穿过黑暗指着乔安妮,忘冷冷的说道:“这个女人,或许会是我们合作的阻碍。”

    眼中掠过一抹彻骨的寒意,艾拉恶狠狠地把失魂落魄的乔安妮拉到边來,“她是我的人,不能死。”

    “我做事, 决不边有一个定时炸弹存在。”忘语气淡漠的说着,白色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黑色的枪支。

    眼睛微眯,艾拉凉凉的说道:“这么说,谈判失败了?”

    “或许是的。”说话之间,忘已经朝着艾拉开枪了。

    尖锐的响声在耳边嗡嗡作响,乔安妮只是呆愣的看着半空中悬挂着的人,毫无生气,再也不会睁开眼睛。

    子弹,似乎穿透了她的体,水蓝色的眼睛缓缓地有了焦距,是艾拉,用她的体挡了子弹,呵!还说她不能死呢!不过是尽力让她活到大婚那天,生死攸关,她还不过就是挡箭牌。

    这样也好,死了,她就能解脱了,也能见着他了。

    “艾拉跳窗跑了,这女人快死了吧。”

    “把她带回去。”

    耳边的声音越來越远,乔安妮的意识沉入了无底的深渊。

    黑色的雾气渐渐散去,光却刺得她眼睛发痛,她想要用手去遮住眼睛,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难道这里就是天堂,可她做了那么多的恶,怎能上天堂啊?!

    她不能上天堂,所以,笼罩在她上的光渐渐退去,黯淡了。

    “你终于醒來。”狄昊然嘴角挂着一抹温柔的笑容,修长的大手轻轻的把她额头上的湿帕子拿了下來。

    好一会儿才习惯了阳光,乔安妮惊讶的看着活生生的狄昊然,喜远大于惊,神色颤抖,“你还活着?!”

    “对不起,我实在不能让你呆在艾拉的边,昨晚的事,总有一天会真正发生的。”狄昊然认真的看着乔安妮,眼中有着愧疚,疼惜。

    乔安妮瞬间便明白,昨晚的事,是一个圈,一出戏,她该生气的吧,可却沒有一点怒气,无奈夹杂着幸福。

    狄昊然倾轻轻的抱住乔安妮,温柔的在她耳边说着,“就留在我的边吧。”

    迟疑了片刻,乔安妮缓缓地推开狄昊然,“艾拉不会放过我们的。”

    “忘也不会放过她的。”狄昊然坚决的看着乔安妮,眼中充满了恨意,“有黑手党这个靠山,艾拉再也伤害不了你了。”

    乔安妮惊讶的看着狄昊然,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忘会帮我们?为什么?”忘,这个绝狠戾的男人,在黑暗世界里,让人闻之丧胆。

    “他是冷无痕。”

    “那他更会杀了我!我从暖馨那里抢了你,楚潇灵不会放过我的!”乔安妮脸色发白的说着,世界上两大巨头都与楚潇灵有这么深的关系,她离开了艾拉,还真能活下去吗?

    “你怎么忘了,楚潇灵的命掌握在你的手里。”狄昊然温柔的提醒,那一瞬间,乔安妮觉得,他是站在她这一边的,他是全心全意在为她着想。

    “为什么?狄昊然。”水蓝色的眼睛深深的凝视着狄昊然,试图看穿他的灵魂,看透他的心。

    “尽管我和你在一起的原因是因为楚潇灵,可既然决定了,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会一直保护的人。”狄昊然温柔的看着乔安妮,柔似水,“更何况,为了我,你付出那么多,包括生命,我又怎么能全都视而不见?”

    “可是暖馨……”

    “既然不能她了,又何必念念不舍?”狄昊然嘴角扯出一抹释然的笑容,“我现在只想,你好好的呆在我的边,陪我白发,陪我变老。”

    陪我白发,陪我变老。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乔安妮的心防在这一刻土崩瓦解,能听到挚的人说这样的话,她的一生,已再无多的奢求。

    她愿意去相信,让楚潇灵活下去,是为了冷无痕。

    门外,暖馨落寞的影渐行渐远。

    “乔安妮,你可真厉害。”楚小帅站在乔安妮的边,轻蔑的看着她。

    乔安妮惯的想要恭称少主,可话刚到了喉咙口就咽了下去,她已经不再是原來那个她了!

    “过奖了。”淡淡的说着,显然乔安妮很不想继续和楚小帅说话。

    “昨晚你的反应,让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了,你是多么深着狄昊然。”楚小帅自來熟的坐在边的沙发上,稚嫩的脸颊却有着大人的成熟。

    “所以,你别打主意让我放弃他。”

    “你放不放弃他,那是你的事。”楚小帅不屑的撇了撇嘴,“只是可惜了花花丛中长大的狄少孤独终老了。”

    眉心皱了皱,乔安妮立刻去拿武器,却发现边什么都沒有,心中不免有些慌乱,但她很快就镇定下來了,“我死了,楚潇灵也活不了。”

    “所以,这是你最让人讨厌的地方。”楚小帅站起來,走到边,随手把一张泛黄的纸扔给乔安妮。

    “我知道你不会好心救我妈的,我也不会求你这种铁石心肠的女人。”楚小帅神色冰冷的看着乔安妮,脸颊上挂着一抹嘲讽的笑容,“你让我们所有人都痛苦悲伤,你死了,妈会死,艾拉掌握了权利,我们所有人都会接着死去,狄昊然,也会很快就到黄泉路上來找你了。”

    “这不可能!”乔安妮神色颤抖的看着手中的那张纸,那些古老的字眼,就像是魔咒般印入她的心上,镶进她的灵魂。

    她对艾拉心怀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

    “我妈让人痛苦,而你的,让人恶心。”楚小帅厌恶的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乔安妮,大步的离开。

    纤手颤抖着把那张泛黄的纸揉成团,这是组织内部记载机密文件所用的纸,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了,谁也模仿不了,这上面的每一个字,都不会有错。

    文纸上只是记载了一种毒,恶毒也无药可解的毒,中毒的人会有三个月的生命,这三个月,必须靠一种特制的香才能活下來,否则,便会提前毒发而死。

    乔安妮会定时被艾拉叫去她的办公室,她总会闻到一阵奇异的香味,那种香味,让她很舒服。

    而那种香,正是抑制毒发的特制香。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