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怎能上天堂(2)

    苏卡见着楚潇灵追了出來,逃得更快了,她不经意看了那样的场面,现在都还面红耳赤,楚潇灵一定会狠狠地处罚她的。

    回过头來,苏卡眼前是黑茫茫的一片,紧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她竟然那么笨拙的撞到人了!

    咬着唇歉意的看着脸色难看的楚小帅,苏卡伸出小手牵住他的衣角,“别生气嘛,人家不是故意要撞到你的。”

    楚小帅的脸色更难看了,可眼底却沒有一丝真正的怒意,“你不撞别人干嘛专撞我?!”

    小胳膊现在还疼!

    黝黑的小脸上扯出一抹俏皮的笑容,苏卡大胆的捏了捏楚小帅白嫩嫩的小脸,“撞着你沒那么痛嘛。”

    感是把他当成棉花了?!一股怒气涌上來,楚小帅正想开口大骂苏卡,眼中却映出了楚潇灵疾步走來的影。

    妈受伤了!

    楚小帅狠狠地瞪了一眼苏卡,随即满脸柔的扑向楚潇灵,“妈~”

    楚潇灵把软软的楚小帅抱进怀中,宠溺的骂道:“你可舍得回來了啊?!”

    “宝贝一直想回來的,谁叫那恶丫头要睡那么久!”抱怨的目光向苏卡,楚小帅很不满。

    “我又沒让你守着我。”苏卡不满的撇了撇嘴,昏迷前,楚小帅答应会考虑娶她的,可她醒后,他那么恶劣的态度,让她觉得他根本就沒有考虑过!

    骗子!

    “哼!”楚小帅冷傲的吸了吸鼻子,偏开脑袋终于注意到了自家爹地的存在,顿时兴奋的从楚潇灵怀中蹦了起來,的扑进了冷无痕的怀中,“爹地,儿子好想念你啊!”

    冷无痕稳稳的抱住了楚潇灵,语气却有些怪怪的味道,“沒看出來。”最后注意到了爹地!

    “那是因为我还沒把心里最深沉的感表现出來。”楚小帅一本正经的说着,一个大大的吻随着啵的一声落在冷无痕的脸上。

    楚潇灵微笑的看着两父子的打闹,蹲下來,水灵的眼睛看着苏卡,“苏卡,过來。”

    苏卡目光躲闪的犹豫了下,还是乖巧的走到了楚潇灵的边。

    楚潇灵把苏卡圈在怀中,脸色看起來有些严厉,“看着我怎么还跑?”

    苏卡的脸顿时如被火烧过般滚烫,还好她皮肤黑,看不出红,“我打扰到你们……”

    “好了。”楚潇灵不自在的打断了苏卡的话,脸颊上隐隐有着一抹红晕,“你的体已经全好了吗?”

    苏卡认真的点头。

    “那就好。”楚潇灵宠的亲了亲苏卡的脸颊站了起來,“小帅,把苏卡送回房间去。”

    “为什么?!”楚小帅不悦的反抗,她明明有手有脚也沒病,干嘛要他送啊!

    “才离开两个月就不听妈的话了?”

    楚潇灵拧眉看着楚小帅,楚小帅立刻投降,

    “苏卡,我送你回去睡觉!”

    “还好吗?”冷无痕扶住楚潇灵,满脸的担忧。

    楚潇灵轻轻摇了摇头,脸色苍白,“刚跑的时候扯裂了伤口,我看你脸色也不太好。”

    “我去给你上药。”冷无痕小心翼翼的把楚潇灵扶在怀中朝着房间走去。

    “看看都是你,你不跑妈就不会追,妈不追就不会难受了!”楚小帅一脸责备的看着苏卡,怒气冲冲。

    “还不是因为找不到你我才闯进了姐姐的房间,不然也不会看到……”苏卡羞涩的低下了脑袋。

    “看到什么?”楚小帅满脸好奇,怒气烟消云散。

    “沒什么沒什么!”苏卡推开楚小帅快步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她该洗洗眼睛,那些东西少儿不宜。

    “到底是什么啊?你快说啊!”楚小帅追上苏卡,死缠着让她说。

    次一早,这个家里的三个男人就关进了同一个房间,扬言在讨论男人之间的问題,女人休进。

    楚潇灵看着满脸愁云的暖馨,也沒心思去理会那几个“男人”都在议论些什么了。

    “或许事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糟。”楚潇灵趴在栏杆上轻轻的说着,水灵的眼睛看着远处的湖泊,眼中却有着散不开的愁。

    “不用担心我,你只要能一心二用把婚礼办好就行了。”暖馨展颜看着楚潇灵。

    楚潇灵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却还是沒说出口,原本她想要告诉暖馨一切,可狄昊然摆脱过她,别让暖馨知道他离开她的真正理由,不管怎样,去乔安妮边是他不会改变的决定,知道真相的暖馨,不过是会更加伤心难过而已。

    他不能给她幸福的未來,就只能用短暂的痛苦來结束。

    “你真舍得让冷无痕走?”暖馨看着楚潇灵,突然说道。

    “我怎么可能舍得,他才刚回到我边!”楚潇灵哀怨的垮下了脸,“但现在这样,他回去会比较好。”

    “你把艾拉看的太强了。”

    “我不能让继承仪式有任何一点闪失。”楚潇灵目光转冷,格外坚决。

    “为什么你会那么在乎继承仪式?”暖馨目光看向了远方,似乎并不期待楚潇灵能够回答。

    “菲迪斯的诅咒是真的。”楚潇灵低声说着,这是她追逐最高权利唯一的理由。

    “真的?!”暖馨震惊的睁大了双眼,一颗心忐忑不安的跳动着。

    这意味着,狄昊然只能活五年了。

    “我能救他们,但必须成为特工组织的领袖。”

    “原來你……”暖馨目光闪烁的看着楚潇灵,就连她,一直以來都误会她了。

    楚潇灵轻轻地摇了摇头,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我们都在为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努力呢。”

    两个男人一小帅,在阳光下向着她们走來。

    楚潇灵目光温柔的看着她这辈子最在乎的两个男,他们就是她甘愿付出一切的理由。

    暖馨和狄昊然的目光刚触碰到一起便迅速的躲开了,默契的让人心疼。

    和商量好的一样,冷无痕,狄昊然和楚小帅一起离开了,楚潇灵暖馨带着苏卡一起回到了组织总部,前几天落下的事,她还得解决呢。

    黑色的豪车开到了一条人弄混杂的巷子里停下,车里的人还沒有下來,便有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围了上來。

    打开车门,带着银色面具的忘下了车,他一露面,那些人立刻敬畏的退开。

    忘招了招手,副座上剽悍男人便抱着一个捂着头的小孩出來,两人大步的朝着巷子深处走去。

    位居主位的三使者惊讶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忘,顿了顿,他赶紧迎了上去,笑的惯然妖娆,“哟,不愧是忘,这么快就回來了。”

    忘冷冷的看了三使者一眼,肩膀霸道的开三使者,径直朝着主位走去。

    落座,忘招了招手,大厅里多余的人都离开了,剽悍男人才小心翼翼的把小孩放下來。

    “好闷啊!”稚嫩的声音不满的抱怨着,楚小帅重见光明的第一件事就是整理自己的头发。

    忘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

    三使者眉心紧皱的看了看楚小帅,又看了看忘,“你怎么把他给带來了?”

    不是说要忘掉过去的吗?!

    “我带着我儿子,还要向你汇报?”冷冷的看着三使者,忘嘴角的弧度变得让人心底发寒。

    “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份。”三使者脸色沉沉的看着忘,他忘敢这么猖狂,他就敢借机扳倒他。

    “我是该清楚我现在是什么份。”忘陡然站起來,大步走到三使者旁,“听说,你不顾我的安危,毅然决定攻击特工组织?”

    三使者目光动了动,嘴硬的说道:“我这样做是为了救你!更何况,你是冷无痕,不可能会死在特工组织的人手里。”

    “还好我是冷无痕,有一个儿子,不然真就死在你的手里了!”忘冷笑着看着三使者,眼底涌上杀意,“三使者,你竟敢勾结艾拉,妄图置我于死地!”

    随着一声闷响,三使者的躯像是破布娃娃般飞了好几米狼狈的摔到地上,原本离开的人,不知何时都回到了大厅里。

    就连三使者的贴手下,此刻也只是僵直的站着看着眼前的一切。

    忘迈开大步走到三使者面前,高大的躯挡住了三使者所有的光线,神色冰冷宛如修罗降临,“你该知道背叛的下场吧?!”

    “不!我沒有!”三使者浑冰冷的看着冷无痕,恐惧迅速蔓延了整个心脏,“忘,我绝不是有心害你,饶了我,饶了我……”

    弯下腰,忘笑了,“你觉得我会绕过一个背叛我的人?”

    三使者的体瞬间冰冻住了,脸色苍白的快要碎掉,心中仅有的,是绝望。

    “或许你可以成为一个列外。”忘用仅能让三使者听到的声音说着,向后退了一步,他依旧高大的让人只能仰望。

    眼中的冰棱碎掉,三使者惊讶的看着忘,“你不杀我?”

    忘大步的走回主座上,目光冰冷的看了看四周的人,“大家都看着,三使者有沒有这能力能够将功补过,要是不能,也就别怪我手下无了。”

    三使者僵直的体软软的瘫在了地板上,一使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可以随心所要了任何人的命,而不请示教父。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