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你看他也做小三了(4)

    乔安妮快步的朝着僻静的小巷走去,她不明白,楚潇灵突然找她,还让她來这个人寂静荒芜的小巷子是为什么。

    心头隐隐有些不安,她感到事不太妙,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來。

    來到约定好的地点,四周却空无一人,除了灰尘,根本就沒有楚潇灵的影。

    看來是她心好耍弄她一番。

    乔安妮心中紧绷的弦稍稍送了些,戏耍总比恶害來的轻松些。

    转走,可她刚刚抬起脚便又收了回去,纤手迅速的拔出了枪,水蓝色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

    轻微的动静从头顶上传來,乔安妮冰冷的目光向头顶,之间大片黑色的液体砸下來,她多也躲不及。

    她周围十多米的地方都流淌着漆黑的污水,她整个人都是黑的,湿的,发着恶臭的。

    乔安妮气的直跺脚,转便飞快的跑开,楚潇灵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整她!

    回去的路要经过一个闹市区,过往的人都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她,乔安妮恨不得立刻消失掉。

    小巷子里,缓缓地走出一个高大的男人,面色冰冷毫无感,注视着乔安妮走远,他掏出手机,机械的说道:“小姐,她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

    冲回自己的别墅,乔安妮便跳进了游泳池里,连头一起埋进了水中,眨眼间,水面便是漆黑一片,还散发着阵阵恶臭。

    钻出水面,乔安妮跃到岸上,厌恶的看了一眼漆黑的池水,大步的朝着一旁的温泉池走去,走到池边时,衣服已经都脱掉了。

    这是她的好,清闲时泡泡温泉。

    白皙的玉脚刚刚接触到水面,乔安妮的体便僵硬住了,水蓝色的瞳孔急剧紧缩,错愕的垂眼,她怔怔的看着肩膀上源源不断流下的鲜血。

    深深的伤口,好几厘米长横跨在肩膀上,血飞棱,隐隐可见里面的

    楚潇灵受伤了?!纤手捂住伤口,乔安妮惊讶的想着,这么重的伤,楚潇灵一定遇到了很危险的事

    婚礼即将举行,楚潇灵绝对不能出一点事啊!

    來不及顾及自己血流不止的伤口,乔安妮想要立刻通知艾拉,可她还來不及行动,有一阵剧痛从口处传來,只见着她的肌肤被鲜血划开,越來越深。

    是匕首直接插入心脏的感觉,而且,匕首还是不断的深入着!乔安妮痛苦的捂住口,颤颤巍巍的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

    “不要!”乔安妮痛苦的呼喊着,她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她不要死,她还要和和狄昊然在一起啊!可为什么?上天就要对她那么不公?!

    楚潇灵怎么能死?她也会跟着一起死的!

    心中充满了绝望的恐惧,乔安妮仍旧挣扎着,她不要死,她还不能死!

    或许是上帝听到了她的祷告,伤害不再蔓延了,在心脏前一寸的地方停了下來。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乔安妮脑袋无力的靠在地板上,纤手紧压着伤口,庆幸着,自己还沒有死,还能活下去。

    可能楚潇灵被人救了,幸好她被人救了,她第一次那么感谢帮助楚潇灵的人。

    旁晚的天色沉沉的,上帝黑着脸,心很不好。

    山风呼啸的吹着,撩动褐色的长发,肆意飞扬。

    楚潇灵僵直的站着,目光呆愣的看着对面的山,青翠笼罩墨黑中。

    “灵儿,发生什么事了?”暖馨不安的看着反常的楚潇灵,满心的担忧。

    楚潇灵的脸色不正常的白,目光空洞无神,霾似将她完全笼罩着。

    她的世界,似乎失去了光亮。

    “我和乔安妮的生命是联系在一起的吗?”陈诉语气的问句,楚潇灵呆呆的目光依旧凝视着前方,毫无光亮的山脉。

    瞳孔紧缩,暖馨震惊的看着楚潇灵,心中再也平静不了了。

    楚潇灵竟然知道了?!

    “我嚣张的活着,却沒想到,生命被别人拽在手里。”僵硬的转过來,楚潇灵目光如冰冻住般,她看起來,如同一具虚无的躯壳,了无生气。

    “沒事的,我会想办法处理好乔安妮的。”暖馨急切的握住楚潇灵的手,她惊讶的发现,她的手,比冰块还要寒上几分。

    “处理?你的处理就是对艾拉惟命是从,不惜自己的生命來换得我的一时平安?!”目光冰寒的看着暖馨,楚潇灵脸颊上挂着狰狞的笑容,只要轻轻一碰,她就会破碎。

    “灵儿,别这样……”暖馨颤颤的伸出手想要去触摸楚潇灵,可却被她冷冷的打落。

    “为什么我们的命运要掌握在别人手里?!”楚潇灵痛苦的嘶喊,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真的,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为了冷无痕活下去,她选择嫁给休?洛夫乔伊,为了她活下來,暖馨甘愿低首为艾拉做事,为了暖馨不再厮杀中挣扎,狄昊然出卖了,甚至灵魂……

    他们,为疯狂,为痛苦,为,彼此折磨。

    眼底弥漫着雾气,暖馨张开双臂抱住楚潇灵,低低的声音带着哽咽,“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

    强忍的泪水决堤而下,迷蒙的眼底掠过一抹狰狞,楚潇灵狠狠地推开暖馨,“我厌恶了被人……”

    楚潇灵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离自己越來越远的暖馨,体落空了,她推开了她,她也掉下了山崖。

    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心中所有的怨气和不甘散去了,她的心灵恢复了透彻平和。

    心头淡淡的,唯有一个放松的念头,这样也好,她终于可以好好地休息了。

    泪水向上飞去,破碎在了那张熟悉的脸庞上。

    楚潇灵努力的睁大眼睛看着飞向自己的冷无痕,光线环绕着他,他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他飞向他,只是他沒有翅膀。

    “不!”楚潇灵竭斯底里的呐喊,死亡的恐慌终于充满了她整颗心。

    手腕被他紧紧地拽住,急速向下跌去的她被拉入了宽大的怀抱中,那么温暖,替她抵挡住了凛冽的寒风。

    只是一瞬间,她似乎便流尽了一生的泪水,抱着他,她什么也无法想。

    或许他们就像是落叶,轻飘飘的落到地面上,再深埋入土。

    “抱紧我!”冷无痕嘶哑的声音传进楚潇灵的耳膜,随即,一阵天旋地转,楚潇灵感到一阵大力把自己往下拉扯,而冷无痕的手臂又紧紧地扣住她的腰,僵持着,便是皮肤快要被撕裂般的痛。

    好不容易克服了地心引力,她又随着他左右摆动,就像是圆锥摆,只是有障碍物,冷无痕的躯和岩石亲密的接触了。

    一声闷哼从头顶传來,楚潇灵心痛之余赶紧抓住了山崖上的植物,扯断了枝条,扯破了她的掌心,两人才艰难的固定在陡峭的岩石边上。

    “你沒事吧?”冷无痕目光担忧的看着楚潇灵,他也顾及不了悲伤刀割般的痛,大手紧紧地拉着绳子,不让他们掉下去。

    口已经被染湿,他隐约觉得,那是血。

    微微抬头,楚潇灵脸色苍白如纸,目光都有些涣散,她却轻轻地摇了摇头,“我很好。”

    这时,冷无痕才能看到前妖冶的红,刺的他眼睛发痛,“你受伤了?!”

    楚潇灵的目光掠过一抹黯淡,低声说着,“你真傻,干嘛要跟着跳下來?”

    “沒有你,我一个人活不了。”冷无痕说的理所当然,诡秘的眼睛仍旧沉沉的看着那露出的点点妖红。

    心脏狠狠地颤了颤,楚潇灵垂下脑袋,肩膀微微的耸动着。

    她可以自救,可她竟然想过就此了结了,她竟变得这么懦弱了!

    “嘶……”冷无痕倒吸了一口凉气,大手死死的握住甚至才阻止了体的继续下滑。

    楚潇灵泪眼顺着绳子向上看去,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抓手,五米长的距离,固定在岩石上,仅仅能让他们停留在此。

    冷无痕怕是从來沒有想过攀岩这些事,也不会做暗杀,上能带着这样一个抓手,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也正是这个沒什么多大功能的抓手,救了她的命。

    “抓紧我。”楚潇灵认真的说着,眨了眨眼睛,眼睛恢复了清明。

    冷无痕另一只手将楚潇灵抱的更紧,让她能空出手來拿她的攀岩器具,这些才是真正逃生的工具。

    楚潇灵却在心中暗自庆幸,要不是她算计乔安妮,也不会装备的这么齐全,要是平时,她只会带枪和匕首。

    熟练的扣好安全带,楚潇灵的动作却顿了下,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体内的血气翻涌,甩出绳索,手中的绳索快速的减少,箭头直往山崖上飞去。

    “带着这个,上去会容易些。”楚潇灵把暗黑色的手给冷无痕戴上,她自己则什么都沒有,乖顺的趴在冷无痕的膛上。

    冷无痕眼底隐忍着不安,他点了点头,迅速着手向上爬去。

    一滴滴鲜血从他们的脚下落下,就像是一场绚烂的血雨盛宴。

    楚潇灵虚掩着眼睛,直到看到了暖馨跃下山崖接应冷无痕,她才瞌上了眼帘。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