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回岛(7)

    “妈!”一进门,楚小帅小小的子便扑了过來。

    楚潇灵宠溺的把楚小帅抱在怀中,走进门看见了躺在上休息的冷无痕,她心虚的移开了目光。

    “怎么去了这么久?”冷无痕关怀的看着楚潇灵,心中有些不安,顾依鸾和Anbiry的态度他也知道个七七八八。

    楚潇灵把楚小帅放了下來,缓步走到边,“跟我來。”

    四季如的小岛上,夜晚的温度也是刚好合适的,繁星闪烁的夜空下,一汪清凉的潭水着层层涟漪。

    冷无痕跟着楚潇灵走到水池边,疑惑的看着顾自走着的楚潇灵,今晚她都很奇怪。

    “潇灵儿,你带我來这里干什么?”冷无痕看了看寂静的四周,除了这汪看着就让人觉得冷的潭水外,只有黑和静。

    “这是疗伤的泉水,泡一整天,你上的伤就会好了。”楚潇灵淡淡的陈诉着,目光波澜不惊。

    冷无痕惊讶的看着平静的水面,轻声叹道,“真神奇。”

    “快脱吧。”楚潇灵淡定的看着冷无痕。

    冷无痕眼角动了动,暧昧的目光落到楚潇灵的上,“你在这里守着我?”曾经缠绵榻那是在她失忆之前,现在她什么都不记得,他在她面前脱衣服真怕又激怒了她。

    “嗯。”楚潇灵淡然自若的点了点头。

    狐疑的看了楚潇灵好久,冷无痕慢腾腾的脱下了外就停止了动作,诡秘的眼睛盯着楚潇灵,费解啊费解。

    “快脱。”楚潇灵皱了皱眉心,有些不耐的催促。

    “咳咳……你可以不必在这里守着我的。”冷无痕不自在的说着,他怎么觉得那么别扭呢?

    “水太冷,你一个人容易出事。”

    “你可以让狄昊然來照顾我。”冷无痕忍痛提醒,其实他更钟楚潇灵守着自己。

    “我想守着你,不行吗?”楚潇灵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怒意,说完才呆愣住了,她这是在说什么呀?不是都下了决定了嘛!

    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一抹甜蜜的笑容,冷无痕痴痴的看着脸颊泛红的楚潇灵,笑容和甜蜜都快要从眼角溢出來了。

    目光沉沉的看着冷无痕,楚潇灵上前一步,毫不客气的脱掉他的衬衫,“快把裤子脱了。”

    “噗……”轻微的笑容从嘴角溢出來,冷无痕满眼欢喜的看着楚潇灵,这丫头,比当年还要可了。

    眉心紧皱,楚潇灵冷冷的瞪着冷无痕,一字一句从牙缝中挤出來,“要我继续帮你脱吗?”

    “我自己來就好了,不用麻烦。”冷无痕谄媚的笑道,手脚麻利的把自己脱得光光的,一阵冷风吹來,有些鸡皮疙瘩冒起。

    “快下去吧。”楚潇灵移开了目光不去看冷无痕,喜欢的人赤条条的摆在自己面前,她真有些手足无措。

    “潇灵儿。”冷无痕深款款的看着楚潇灵,薄薄的唇轻轻地吻住了她的唇,温柔之后隐藏着一把熊熊燃烧的火。

    楚潇灵无措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俊彦,心脏狂乱的跳动着,她想要推开他,却又迷恋不舍。

    内心人神交战时,她敏感的感觉到腰间那只火的手臂,贴上來的体和那僵硬的东西。

    她体紧绷着,纤手死死的紧握成拳,一颗心七上八下,犹豫不决。

    冷无痕深深的吻着她,用他的,温柔來融化她的心,他整个人都在发烫,像是一个火球。

    迷离的目光变得清明,楚潇灵回应了冷无痕的吻,纤手柔顺的抚上了他的背,触手是凹凸不平的疤痕。

    楚潇灵的回应,就像是兴奋剂,冷无痕像是打了鸡血般,的亲吻她,隐忍的暗火都涌了上來,压制不住。

    两具体紧紧地贴着,楚潇灵步子移动,手臂环着冷无痕的腰,带着他,一齐跌入了冰冷的潭水中。

    和冰水有着差不多温度的潭水是最好的灭火剂,刹那间,冷无痕从脚底凉到了头顶,比当头泼一盆冷水还來得爽快。

    冲出水面,冷无痕看着湿漉漉的楚潇灵,嘴角扬着一抹戏谑的笑容,“想体验在水下做的感觉?”

    楚潇灵狠狠地瞪了冷无痕一眼,却并沒有生气,拉着他游到了岸边,正好水中有一处坐的地方,让冷无痕坐在了上面,背靠着岸,“别乱动,否则你的伤口会很痛的。”

    冷无痕点了点头,他的伤口已经开始痛了,轻轻地在楚潇灵脸颊上印上一吻,温柔的说着:“你快上去吧,水下冷。”

    楚潇灵翻上了岸,一衣服湿漉漉的。

    “去把衣服换了。”冷无痕轻声说着,关切的看着楚潇灵,他的脸色越來越白。

    “在这里等我,别睡着了。”楚潇灵迟疑了片刻快步的离开。

    冷无痕无力的靠在岸边,微微抬头便看到了夜空上皓洁的圆月,心中躺着一汪愁闷的水流,明晚就是真正的月圆之夜了。

    只是一两分钟的时间,楚潇灵便奔了回來,只不过她全那是那湿漉漉的衣服,她见着冷无痕并沒有睡着一颗心才放了下來。

    冷无痕眉心皱了皱,“你怎么沒换衣服?”

    “我让人去给我拿了。”楚潇灵平静的说着,随意的在水池边的草坪上坐了下來。

    “潇灵儿。”冷无痕目光深沉的看着楚潇灵,言又止。

    “怎么了?”

    “这两天,你有沒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冷无痕小心翼翼的问,不让楚潇灵察觉到什么。

    “我很好。”楚潇灵以为冷无痕发现了她神色的异常,心中有些不安。

    “那就好。”冷无痕轻声呢喃着,诡秘的目光深的凝视着她,可目光却越來越涣散,上的痛让他不能集中注意力,头脑发昏,想要闭上眼睛。

    柔软的手放在了他的脑袋后面,楚潇灵轻声的说着,“睡吧,我会守着你的。”之所以要时时刻刻守着冷无痕,就是怕他睡着了跌落到水池中去,疗伤过程中,睡过去了就不容易醒來。

    毕竟这样的温度让人觉得是在冬眠。

    冷无痕轻轻地点了点头,睫毛垂下來,迷迷糊糊的便失去了意识。

    再醒來,天色昏昏暗暗的,竟已是第二傍晚。

    “爹地,你醒了呀,感觉怎么样?”楚小帅满脸喜悦的趴在头,笑呵呵的看着冷无痕。

    冷无痕很轻易的便撑起了子,伤口已不觉得疼了,他背过手去摸了摸背上的伤口,重新结了疤,沒了痛觉。

    心中暗惊冷泉的神奇,活动了下筋骨,“生龙活虎了。”

    “偶也!”楚小帅笑嘻嘻的跳下,蹦到衣柜里去给冷无痕收罗衣服,“爹地,今晚要好好表现哦。”

    中秋佳节,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就是团圆。

    圆圆的大桌子,围满了人,菜品并不算奢侈却充满了家的味道。

    座位有些细小的变化,楚潇灵边坐着的不是冷无痕,而是休?洛夫乔伊。

    “有件事,我需要宣布。”楚潇灵轻轻地放下了筷子,神色平常的说着。

    顾依鸾放下了筷子聆听,其余人也跟着顾依鸾的动作放下了筷子。

    楚潇灵看了看休?洛夫乔伊,平静的说着:“我和休?洛夫乔伊已经决定结婚了,三个月后会在圣路易斯举行婚礼。”

    冷无痕的脸色瞬间白了下來,诡秘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楚潇灵,她竟然那么平静,她甚至都不看他一眼。

    “妈!”楚小帅跳起來扯住楚潇灵的衣服,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满是不相信。

    “小帅,妈不会强求你叫休爹地,可以后,我们一家三口都会生活在一起。”楚潇灵温柔的看着楚潇灵,柔柔的目光却有着不容抗拒的决然。

    “不!我只要和爹地一起生活!”楚小帅扯着嗓子吼着,转抱住冷无痕的手臂。

    “那你就和冷无痕一起生活吧。”楚潇灵沉沉的说着,漠然站起了來,“我已经决定了,谁也不能改变。”

    楚小帅像是冻僵了一样呆呆的看着楚潇灵,眼中水雾弥漫,“妈,你不要我了吗?”

    眉心动了动,楚潇灵的声音稍稍柔和了一些,“妈要和休生活在一起,你可以和妈生活在一起,也可以和冷无痕生活在一起。”

    “不,你答应了我要和爹地生活在一起的!”楚小帅悲伤的看着楚潇灵,眼眶中晃动的水雾控诉着楚潇灵的不守诚信。

    楚潇灵愣了愣,忍痛冷酷的说着,“那只是为了安慰你。”

    眼泪破框而出,楚小帅泪眼朦胧的看着楚潇灵,小小的体微微颤抖着。

    楚潇灵看着心痛,漠然的目光看向了冷无痕,“好好劝劝他吧,演了这么久的戏,也该结束了。”

    冷无痕脸色苍白的看着楚潇灵,好久沒有尝到心痛的感觉了,陡然间体会到,那么的措手不及。

    楚潇灵狼狈的移开了目光,转眼看着休?洛夫乔伊,“休,走吧,陪我逛逛。”

    休?洛夫乔伊点了点头,走到楚潇灵边,理所当然的牵住了她的手。

    眼睛泛着红,冷无痕的世界像是在这一刻崩塌了,明明昨晚都还那么幸福,眨眼之间……就像当年,她无的翻脸,冷冷的告诉他,她是回來复仇的。

    “楚潇灵,十年的感,我要求一个分手礼物吧。”冷无痕声音嘶哑的说着,他竟然什么都沒有挽留。

    楚潇灵体僵在了原地,脸色难看之极,她并沒有回过头來,生硬的说着,“你要什么?”

    休?洛夫乔伊沉沉的看着楚潇灵,心口发着痛,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他却觉得站在边的她离他那么远,似乎永远也不可能靠近。

    冷无痕迈着僵硬的步伐走到楚潇灵边,绅士的伸出了手掌,“陪我跳最后一支舞。”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