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各家欢喜各家苦(7)

    腥甜的海风肆无忌惮的吹着,凉凉的,却浇不灭心中的那团燥

    “嘿,在发什么呆呢?”欢快的声音随着纤手拍在肩膀上,趴在甲板栏杆上狄昊然惊得猛回过來。

    “乔安妮?”眉心动了动,狄昊然形后退和她保持了距离。

    “干嘛躲我那么远?”乔安妮不满的说着,走上前去又和狄昊然拉近了距离,戏谑的笑着,“怕我吃了你呀?”

    “当然怕。”狄昊然冷漠的说着,转就准备离开。

    “昊然。”急切的抓住他的手腕,乔安妮眼中隐忍着悲伤,“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不讨厌。”回过头來,冷冷的看着她,一字一句说的清晰,“是恨。”

    “为什么?我并沒有做过伤害你的事?”乔安妮声音微扬,带着深深的痛楚,今晚艾拉都会和休?洛夫乔伊在一起,不会注意到她,所以她才能和他有这么难得的一个相处的机会,却并不是要听他说那些伤人的话的。

    “你沒做过吗?”微眯眼睛冷冷的看着乔安妮,狄昊然的厌恶毫不掩饰的表现在脸上,“以我做饵,试图杀了暖馨和无痕,你做的可真好。”

    “如果我不这样做,我根本不可能救得了你。”乔安妮急切的说着,说完后才意识到说错了话,体僵在原地。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狄昊然满脸的不屑,“你可真高尚。”

    “狄昊然,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心脏就像被撕裂般痛着,乔安妮不再顾及,只想把心中的委屈和怨念都倾吐出來,“我拿我最宝贵的救命药來救回你的命,你以为,我上面的人会看着不管吗?如果不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和你都得死!”

    狄昊然反的想要嘲讽回去,可话到了嘴边却卡住了,邪魅的眼中闪过一抹震惊的神色,乔安妮的话,深想,确实在理。

    “狄昊然,我你,是不被许的。”乔安妮低声说着,沙哑的声线中隐忍着痛苦。

    “那就收起你的,我不稀罕。”狄昊然拧着眉冷酷的说着,冷傲的偏开了脑袋,心中却是是被激起了一些涟漪,但也仅限于惊讶。

    “收不回了,二十多年來,我从來沒有想这五年一样,这样心心念念过一个人。”神的凝视着狄昊然,水蓝色的眼睛如海水般着轻微的涟漪,煞是好看。

    “你知道什么是吗?”转眼正视着乔安妮,狄昊然冷酷的说着,与她,他沒有一丝感,若真要说有,那就是恨。

    “知道。”乔安妮坚决的说着,整个人在刹那之间闪亮了起來,“就像你在我心里有着特别的位置,沒人能代替。”

    “呵,可你在我心里,沒有一点位置可言。”冷漠的看着乔安妮,狄昊然决然无

    “我的人,会是我的。”痛在无限蔓延,她却笑得自信满满,体前倾,轻盈的吻落在了他的唇上,咋一看整个子都和他紧紧地贴在了一起般。

    狄昊然吃惊的瞪大了双眼,怒火中烧,一反应过來就要推开她,她却先他一把退开了。

    “我你。”轻柔的声音随着海风吹过海面,清清楚楚的吹进人的心里,在场的每一个人。

    水蓝色的眼睛透过狄昊然挑衅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站着的暖馨,嘴角勾着一抹邪魅的弧度,乔安妮潇洒的走开,高挑的背影,那么倨傲。

    狄昊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转过來便看到了暖馨。

    快速的走到她的边,狄昊然有些局促不安,“暖馨,我和她什么也……”

    “我相信你。”暖馨打断了狄昊然的话,沉静的目光无波无浪。

    心湖因她涌起了凶涛骇浪,狄昊然怔怔的看着暖馨,是喜是感动还是隐隐不安?

    暖馨缓缓地伸出手拉住了狄昊然的大手掌,转向船舱走去,“用盐酸漱下口。”

    “啊?……”狄昊然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反应过來,喜悦爬上脸颊,“那就沒嘴巴了。”

    “沒有最好。”

    “吃醋的女人真可怕啊!”狄昊然仰天感叹,得意的坏笑堆在整张脸上。

    “狄昊然!”冰冷的目光向他,这是发飙的前兆。

    狄昊然立刻收敛了,委屈了,幽幽的说着:“还说相信我來着。”

    “相信不代表沒意见。”暖馨动作不轻的推开了房门,狠狠地甩掉了狄昊然的手,食指指着浴室,“去洗干净,那个女人的味道!”

    狄昊然颤了颤,立正站好,“yes,honey!”

    舒舒服服的躺在浴池里,狄昊然有一下沒一下的擦着自己的嘴唇,其实真沒什么的,也沒口水也沒香味,干干净净的。

    眼底的目光暗沉,暖馨的吃醋无疑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可他的心头却像是压了一颗大石头,重的让他举步维艰。

    这么干净的暖馨,这么自的暖馨,竟为了救他去伺候过一个恶心的男人,她该是多么的恶心,难受。

    “艾拉,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狠狠地发誓,狄昊然紧握着的双手似要硬生生的捏碎艾拉的头骨。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休?洛夫乔伊一从艾拉的房间出來便直奔念的房间,只是除了冰冷的空气,房间中什么也沒有。

    心沉沉的,郁的像是在下雨天,休?洛夫乔伊漫无目的的走着,这么早,船上的人都还在休息。

    蔚蓝的天空上还可以看见几颗星星,稀松的很,显得那么孤单。

    他这是怎么了?这样的心是因为念吗?他们只是各取所需而已,可……念取的是什么?

    第一次,他想到了这个问題。

    “洛夫乔伊。”轻挑的女声随着海风飘來,围栏处,乔安妮悠闲的危坐着,丝毫不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落入海中。

    休?洛夫乔伊看了乔安妮一眼,目光淡淡然,“什么事?”

    “看你孤单,就想陪陪你。”乔安妮随意的说着,轻浮恣意,“大少爷是在思念楚潇灵还是在苦恼念的事呢?”

    目光转冷,犹似利刃,“想要好好活着,就该管好你的嘴。”

    “大少爷可真绝呢。”乔安妮装作一副受伤模样,楚楚可怜,“人家好受伤。”

    “看來你真想试试。”双手握拳,休?洛夫乔伊大步向着乔安妮走去,他正一肚子火,这个出气筒还能勉强收下。

    “大少爷,别忘了我也不是吃素的。”乔安妮挑衅的说着,子向着海面上倒去,避过了休?洛夫乔伊挥來的拳头,瞬时,一脚勾着围栏,另一脚狠狠的向着休?洛夫乔伊的致命处踢去。

    手成刀型狠狠地劈在她的小腿上,休?洛夫乔伊的拳头狠戾快速的向着乔安妮勾着桅杆的腿打去,招招凶狠。

    左脚瞬间麻木,为了自保,乔安妮松开了勾着围栏的那只脚,子自然而然的向下落去。

    前的人影消失,休?洛夫乔伊却并沒有丝毫的放松,微微向后退口了些,警惕的看着前方。

    果然,锋利的钩子从船下來,他闪开沒被伤着,钩子却也勾住了东西,乔安妮的影飞跃而起。

    华丽的飞踢,乔安妮动作干练凌厉,丝毫不脱离带水。

    休?洛夫乔伊撑着双臂挡住,坚实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乔安妮的小腿上,轻微的闷哼声从她的口中发出。

    向后退了好几步,乔安妮勉强站稳,却是用一只脚撑着体的重量,目光冰冷如霜,“休?洛夫乔伊,比比吧,看看你强还说我强。”虽说份不同,可都是杀手出,出卑微的暖馨能胜过所有人成为世界第一,她也能,谁也不会怕。

    “哼。”休?洛夫乔伊冷冷的哼了一声,扬起坚实的拳头向乔安妮挥去,刚刚只不过是而已。

    玩命的打斗一触即发,乔安妮痛到麻木的腿像是装上了发条一样,机械般的狠戾,凶狠的攻击,毫不懈怠。

    “噗……”一口鲜血染红了大片地板,乔安妮狼狈的摔倒在地上,发丝飞舞,凌乱,脸色惨白。

    衣衫依旧整洁的休?洛夫乔伊笔直的站在乔安妮的面前,俯视着她,“为什么不用全力?”搏杀却让着他,这是侮辱。

    唇瓣被血染得艳红,在刚刚露出的暖阳中格外的耀眼,乔安妮笑了,邪魅动人,“艾拉让我來给你当出气筒的。”

    “大少爷,气消了沒?”

    心头跳动,休?洛夫乔伊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讶,目光狠戾的看着乔安妮,“我该杀了你。”艾拉,艾拉……

    “多谢少爷不杀之恩。”乔安妮轻挑的说着,撑着子缓缓地站了起來,鲜血染红了一黑衣上唯一一块白色的布料,她傲的,一点也不显得狼狈。

    “难怪艾拉看重你。”休?洛夫乔伊冷笑着说着,目光却不那么冷了,如此倔强坚强的乔安妮,把杀手的冰冷勇猛,无所畏惧发挥的淋漓尽致,这一瞬间,他也欣赏她的气魄。

    眼底掠过一抹冷,乔安妮拖着全发痛的体向船舱内走去,背脊笔直,不屈不抗。

    其实,艾拉并沒有要她做什么,这是她擅作主张而已。休?洛夫乔伊担心念,对念友有,那就是着艾拉使出凶狠的手段來捍卫她的,可念,关系着楚潇灵,楚潇灵关系着暖馨,暖馨的安慰,狄昊然都会毫不犹豫的挡在前面。

    这是她在帮狄昊然,仅此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