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各家欢喜各家苦(5)

    百多个海盗像是有组织的聚集在了楚小帅的房间外和休?洛夫乔伊、墨泷带着的人厮杀,惨叫声在死亡中变得平凡。

    能跟着上船的人都是组织里的佼佼者,杀人不眨眼的凶神,可精英毕竟有限,和打人海战的海盗拼起來,显得有些不利。

    手起刀落之间,一条条人命在休?洛夫乔伊冰冷的目光中消失,俊美的西方男人此刻犹如一个杀神,白皙的皮肤染上了鲜血,妖冶的亮红色。

    “休,你沒事吧?”高挑的女人窜到了休?洛夫乔伊的边,冰冷的目光注视着那些如狼似虎的海盗,枪口对准的脑袋,从來沒有不穿孔的。

    艾拉的手,直追暖馨。

    “沒事,只是人太多,麻烦而已。”休?洛夫乔伊面色冷峻的说着,快步窜入海盗群中,犹如闯入羊群的恶狼。

    这些海盗的手不弱,可顶尖杀手级别的休?洛夫乔伊比起來,就是任君宰割的羔羊了。

    冰冷的目光追随着休?洛夫乔伊,隐藏在最后面的男人,上岸的带头人,目光不着痕迹的和艾拉对视在了一起,两人眼中掠过一闪而过的默契。

    艾拉紧随着休?洛夫乔伊冲进了海盗群中,高调的两人在人群中溅起了绚烂的血花,近搏斗,远程猎杀,他们完美的手让人心惊胆战。

    海盗的人数看着减少,藏在背后的领头人心头就像是割一样,那个疼啊!

    子弹总是不长眼的,特别还是在众矢之的的人,不偏不差,直直的钻进了艾拉的体中,她的体颤抖了下便变得僵硬。

    眉心微皱,休?洛夫乔伊快速的跑到艾拉的边,“怎么样?”

    “还好。”脸色苍白的艾拉强撑着体搏杀,每一次极限的动作都把伤口撕扯的更大,鲜血不要钱的流着。

    受伤了,可能动作也就不那么凌厉了,不可一世的艾拉竟然被一只肮脏的手掌推得踉跄,差那么一点就狼狈的摔倒在地上。

    “SHUT!”休?洛夫乔伊粗鲁的骂了声,转拉起艾拉便往回撤去,再把艾拉仍在这里,可容易出大事。

    “墨泷,用大火力。”休?洛夫乔伊冷冷的命令,快速的撤到了自己的人后面。

    休?洛夫乔伊正想把艾拉交给别人,艾拉纤柔无力的子便倒在了他的上,一汪忍痛的双眼专注的凝视着他,她的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休,别走。”

    休?洛夫乔伊的心颤了颤,这么憔悴的艾拉,难道那颗子弹打中了要害部位?她要是死了,顾依鸾失去了女儿,组织失去了一个重要人物 ,他也失去了一个亲人。

    轰轰轰----

    震耳聋的爆炸声在海面上枪起,黑色的海盗大船被炸成了碎片,残渣横飞整个海面,快如流光。

    “小心。”休?洛夫乔伊把艾拉护在怀中,险险的避过了砸來的碎片。

    这样的速度和力量,被砸中不死也得成残废。

    基地被毁,还在甲板上浴血拼杀的海盗们顿时傻了眼,心都凉了半截,也正是这一瞬间的失神,数不清的生命在刹那间被收割而走。

    “快撤!”领头人扯着嗓子大吼,早就预料到这样结果的领头人第一个逃到了准备好的快艇上,扬长而去。

    面对着浩瀚的海洋,领头人嘴角扬着一抹冷笑,海盗船上根本就沒有几个人了,几乎所有的人都上了这艘船,他的精英们,自然跟着他逃走了。

    这不过是一出戏而已,虽然损失还是有些大,可圆满完成了任务,落荒而逃也该开香槟庆祝。

    只是他很费解,无所不能的女神竟然用这样的方法只为了一个男人,甚至不惜自己受伤。

    巨大的声响惊动了念,她打开门出來看,正看到休?洛夫乔伊抱着虚弱的艾拉向着地下室狂奔而去。

    见不得血腥厮杀的博尔藏在那里!

    手术室帘子拉上,两个空间被隔断。

    “艾拉怎么样了?”念跟着跑了下來,眉心微皱的看着手术室。

    轻轻地摇了摇头,休?洛夫乔伊显得有些颓废,“不知道。”在他边让她受了伤,还真是他太大意了,也太自信艾拉的手了。

    久久的等待让人心格外沉重,手术室外间的空气特别的压抑,沉闷,沒多久,乔安妮也闻讯赶來了。

    “博尔,艾拉怎么样了?”博尔刚一走出來念便拉住了他,不管怎么说,都是姐妹,不亲密也有

    博尔摇了摇头,目光看向了休?洛夫乔伊 ,“洛夫乔伊先生,她想见你。”

    冰水涌上包裹着整颗心,那是从心底深处感觉到的寒意,背靠在墙上的休?洛夫乔伊声音微沉,“她怎么样了吗?”

    他们这样的人,早就该强悍的不会死了,即使是休?洛夫乔伊也不想承认人的生命总是脆弱的。

    其实艾拉对他们來说,还是很重要的存在。

    “你进去吧。”博尔催促着,眉心微皱,他很想辞职不干了,为什么总要让他在这些杀人不眨眼的人面前做这种事,很危险很危险的啊!

    点了点头,休?洛夫乔伊刚准备进去便被念拉住。

    “休……”漆黑的眼睛闪烁不安的看着他,念很不安。

    休?洛夫乔伊沉沉的看着念,轻轻地摇了摇头,拉下了她的手快步的走了进去。

    手术室内的景和想象的太不一样,该是虚弱的躺在上的艾拉靠着背坐着,漆黑的眼睛看着休?洛夫乔伊走到她的边。

    眉心动了动,“还好吗?”

    点了点头,艾拉的神色沒有往那么冷冽,“你很关心我。”

    “你是我妹妹。”休?洛夫乔伊笔直的站在边,艾拉看起來并沒有要死了的感觉。

    “我不是。”坚决的否定,艾拉仰头执着的看着休?洛夫乔伊,“你知道,我从來沒有把你当过哥哥。”因为你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配得上我的男人。

    “伤怎么样了?”休?洛夫乔伊偏转了话題,艾拉喜欢他,他一直都是知道的,只是他的心里有且只有楚潇灵,他该走的路也是娶楚潇灵,和她一起管理组织。

    “差些才到心脏,所以死不了。”艾拉淡然的说着,这样的伤对她來说本就不是什么大的伤势,养几天就能活蹦乱跳了,只是那样虚弱,为的是休?洛夫乔伊的关心,即使只是那么一点点。

    值得庆幸的是,杀人如麻冷血无的休?洛夫乔伊对她,还是有那么些在乎的。

    休?洛夫乔伊轻轻地点了点头,心中的重担放了下來,艾拉不会死了。

    “我先走了。”确定了艾拉沒事,休?洛夫乔伊转便想离开。

    “休。”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休?洛夫乔伊的手腕,艾拉凝视着休?洛夫乔伊的目光中略带恳求,“留下來陪陪我。”

    “外面还有事需要处理。”大手拉住艾拉的手腕,休?洛夫乔伊想要拉下她的手來。

    “我知道你和念的关系。”艾拉固执的抓紧他,眼中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我只想你留下來陪陪我,在我受伤的时候。”

    双眉皱在一起,休?洛夫乔伊目光变沉,“你威胁我?”

    “灵儿不会知道这件事的。”艾拉说着,目光中却有着些别的意味。

    休?洛夫乔伊神色沉沉的看着艾拉,一个灵儿就是他心中最大的障碍。

    “只是陪着我,都做不到吗?”目光转沉,眼中隐隐闪烁着悲伤,艾拉从未这样恳求过一个人。

    “艾拉,我……”

    “我知道,到了岛上,你们就会结婚的。”艾拉挣扎的说着,似破釜沉舟,“沒有人能破坏你们,念不行,冷无痕也不行,我也不会。”

    “你知道?”眼中掠过一抹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平淡,他知道顾依鸾关于继承人的决定,念知道,手段那么强势的艾拉自然也知道,这些孩子中,怕就只有楚潇灵不知道了。

    或许是她根本就不关心这些事,因为对象不是她在乎的人。

    “我知道,我也知道这是谁也不能改变的决定,为了组织的未來。”握住休?洛夫乔伊手腕的力道加重,犹如她沉重的心,“在去岛上之前,在你娶她之前,我只要求你陪我一晚,当做是送给我的一个礼物,好吗?”

    眉心紧皱,休?洛夫乔伊犹豫不定的看着艾拉,在这里陪她一晚其实也并不是那么难得事,可是他就是犹豫,似有什么事绊着他,心里挂着。

    “你能和念做、,就不能陪陪我吗?只是陪着我而已。”痛楚在眼中流转,艾拉悲伤的看着休?洛夫乔伊,心痛的神色让人不忍怜

    这还是他所认识的艾拉吗?坚强,勇敢,冰冷,绝,仿佛无所不能,瘦弱的肩膀能撑起男人都不能的天空,可现在的她,冰冷的面具破碎了,一脸的伤感,像是堕落凡间的天使。

    “我和念只是…我们并沒有什么。”休?洛夫乔伊想要解释,可事实确实就是那样,怎么说也变化不了,反倒是说的自己心虚了。

    “我和你也沒有什么,只是在受伤的时候,我想要陪着我的人是你,仅此而已。”艾拉执着的说着,神不由自主的流露。

    原本对休?洛夫乔伊的感,她可以处理的很好的,可想着他即将成为新郎,拥抱他的新娘,她就忍不住心痛,即使现在的做法可能会影响将來的大计划,她也这样做了,只为,一刻的温柔。

    握住了艾拉的肩膀,轻轻地抚着她躺在了上,休?洛夫乔伊在边坐下,神色平平淡淡的,“今晚我都会在这里,你好好睡觉,我会守着的。”这可能是第一次,除了楚潇灵外,他对另一个女人说这么暖心的话。

    霾在脸上散去,艾拉的神像是晴空般明亮,漆黑的眼睛凝视着休?洛夫乔伊,这一刻,她卸下了冰冷的伪装,只为深的男人。

    这样的时间还有很多,将來,休?洛夫乔伊都会一直陪着她,看着她入睡,这就是她想要的未來,也是一定会实现的未來。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