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各家欢喜各家苦(4)

    砰----

    巨大的爆炸声在海面上炸开,豪华的巨轮也随着海水动摇晃。

    措手不及的楚潇灵被晃倒,两片唇差那么一点就吻在了一起。

    双手抱住摔在自己上的楚潇灵,冷无痕冷的目光看向了窗外,远处,停着一艘黑色的大船,十多艘小船载满了人划來,重型武器在他们手中晃动,一个个壮年男人凶神恶煞。

    楚潇灵站起來,同样看着了划來的小船,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找死。”不长眼的海盗,竟然敢袭击她的船!

    “别管他们。”大手拉住她,猛然一扯便把她扯到了面前,冷无痕诡秘的目光深深的凝视着她,“我们继续。”

    “继续什么呀?!”楚潇灵尖叫着就差跳起來了,脸颊窜上一抹红,火辣辣的烧着。

    “你不是想吻我吗?”温的气息吐在她的脸颊上,冷无痕暧昧的凑近楚潇灵,难得她抽风主动接近一次,他可不能让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白白丢掉。

    “我才沒有……唔……”楚潇灵睁圆了眼睛看着冷无痕放大了无数倍的脸庞,那么近,她都能数清他的睫毛了。

    坚实的手臂环住她纤细的腰肢,用力的把她抱紧在怀中,冷无痕温柔的吻着她,那么轻,那么柔,似把他所有的柔都捧在她的面前,请求她的收纳。

    僵硬的放在半空中的手臂缓缓放柔,轻轻地放在他的背上,她就像被人注了麻醉剂,全无力发软,只能依附在他的怀中。

    温柔的吻,似风吹拂过心田,让小草抽了牙,冰雪化了水,花开满枝。

    这种感觉竟然是这么美好。

    她不由自主的回应着他的吻,温柔的吻渐渐变得深沉,激烈,,宛如烈夏。

    碰----

    玻璃窗被人砸碎,一个男人的体摔进來,全扎满玻璃碎渣,鲜血流淌,血模糊,撑圆的眼睛,已无生气。

    船上警卫的影一闪而过,这时,房门被人粗鲁的踹开。

    “灵儿,你有沒有事……”焦急冲进來的休?洛夫乔伊震惊的看着纠缠在榻上的两人,深蓝色的眼睛刹那间变得通红。

    念随步跟进來,一双漆黑的眼中掠过一抹惊讶,随即变的冷漠如冰,杀意在眼中闪烁。

    双手撑着,冷无痕的脑袋在她的双臂之间,楚潇灵半撑着子,水灵的眼睛凝视着冷无痕,并沒有因为边的变动而动容。

    低首,轻轻地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楚潇灵轻声说着:“是罂粟吗?那么轻易就能让人上了瘾。”

    灿烂的笑容在冷无痕的脸上绽开,满眼的宠溺,“是啊,整个山野上,只为你而盛开的蛊毒。”

    “好好休息。”楚潇灵翻,刹那间目光便冰冷如霜,“带來的人那么沒用吗?都闯进这里了。”

    “他们人多。”休?洛夫乔伊语气生硬的说着,杀人般的目光冷冷的看着冷无痕。

    “我不需要人保护。”

    “小心!”休?洛夫乔伊闪电般的出现在了楚潇灵的边,枪声响落,窗外倒下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拉起她的手腕,休?洛夫乔伊严肃的看着她,“你呆在这里不安全。”

    漠然的甩开了休?洛夫乔伊的手,楚潇灵冷漠的看着他,“我自己能应付。”

    “我不放心你呆在这里,快跟我去地下室。”眉心紧皱,休?洛夫乔伊也顾不上吃醋了。

    “无痕不宜随意移动。”冷漠的拒绝,银白色的手枪闪现在了她的手中,“你们该去外面把那些人解决掉。”

    休?洛夫乔伊微怒,“灵儿……”

    “我会保护她的。”手持重型机械的暖馨快步走了进來,脸颊上染了两滴鲜血,狄昊然随后跟來。

    休?洛夫乔伊不悦的看着暖馨,这下他什么理由都沒有了。

    “念,去保护小帅,别让他受伤了。”楚潇灵严肃的看着念,“拜托了。”

    念点了点头,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休?洛夫乔伊,她转向外走去。

    “我也去。”休?洛夫乔伊叫住了念,深沉的目光凝视着楚潇灵,“我会帮你照顾好小帅的。”看着他们恩缠绵,他真的会受不了冲动的杀了冷无痕,那后果,将会是楚潇灵永远恨他。

    暖馨关死了房门,快步走到窗边架起了机关枪,靠近者,视线范围之内者,死!

    “昊然,去窗边守着。”冷无痕霸气的对着狄昊然命令,这些灯泡真碍眼,两人甜蜜的氛围就这样悲催的沒了。

    鄙视的瞪了冷无痕一眼,狄昊然反而走到了边來,关切的问他:“伤怎么样了?”

    “福大命大,死不了了。”冷无痕无所谓的说着,虽然那件风衣是特制的,可抵抗激光那种毁灭的东西,也让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还好死不了,你要死了,楚小姐就把我扫地出门了。”狄昊然幽怨的说着,暧昧的目光在如冰块一样站在那里的楚潇灵上晃悠。

    “哦?怎么回事?”冷无痕來了精神。

    “男宠,你真不去帮暖馨?”目光冷的盯着狄昊然,楚潇灵那是赤、的威胁。

    “我老婆,当然要帮的!”狄昊然理直气壮的反叛了,颠的窜到了窗边。

    “别乱说话!”暖馨皱眉嗔骂,白皙的脸颊疑似有着两抹红晕。

    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狄昊然冲着暖馨谄媚的笑,“以后还不是要叫的,提前叫一下,别那么小气嘛。”

    漆黑的枪口转对着狄昊然的脑袋,暖馨冰冷的目光像要钉穿狄昊然,“皮痒了?”

    使劲的摇了摇头,狄昊然连着向窗口外开了好几枪,可怜的海盗成了马蜂窝。

    “他们真幸福。”冷无痕艳羡的感叹着,诡秘的目光意味深长的看着楚潇灵。

    “你很痛苦?”楚潇灵悠闲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这些事,有暖馨在,她只需要喝茶。

    “有你在边,上都不痛了,更何况是心里。”冷无痕深款款的说着甜言蜜语,现在不比当初,泡妞的手段还是要有什么就全部拿出來的。

    眼中掠过一抹笑意,楚潇灵神色依旧保持淡然,“油嘴滑舌的男人让人讨厌。”

    “所以你现在不讨厌我了?”

    “讨厌。”

    “那你为什么要吻一个讨厌的男人?”

    侧靠近冷无痕,楚潇灵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修长的食指轻挑的勾着他的下巴,“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男宠。”

    “你去里面看着小帅,我守外面。”干脆利落的解决掉一个海盗,休?洛夫乔伊面色冷峻的站在甲板上,后的房间外,守卫着手不凡的杀手,全都是保护楚小帅的人。

    将会继承组织的少主,不消说,也会有很多人來保护着,就是楚潇灵也不会让楚小帅置于真正的危险之中,只是,让念过來,为了万无一失,可能也为了支开休?洛夫乔伊。

    虽然知道,心中不平更怒,但再大的怒火和恨意也只会针对冷无痕,楚小帅,他也绝对不会让他受伤。

    这是为组织的人的职责。

    “嗯。”念点了点头快速的走了进去,楚小帅拒绝这些人进去,里面要是出了况也不会有人知道。

    房间里和外面里简直就是两个样,鲜血厮杀和平静祥和真真就是极端的对比。

    担心楚小帅,貌似真的心错了,楚潇灵那里会被人攻进來,完全是因为她不要手下守着。

    “小帅。”念眉心微皱,缓步走向楚小帅,即使这里面沒有危险,可楚小帅那模样仍让人放不下心來。

    “我想一个人呆着。”楚小帅头也不抬的说着,低垂的眼中仅能看着昏睡的苏卡,脆生生的嗓音变得有些嘶哑。

    “现在不行,你妈让我來保护你的安全。”念走到边坐下,和善的目光落在了苏卡的上,“博尔已经说了,她已经脱离危险期了,你别太担心了。”

    “可他沒有说苏卡什么时候能醒过來。”楚小帅咬着牙,低低的声音中隐忍着怒意,心中想着,“我要第一个看着她醒來。”

    “又是一个痴种。”念在心中叹息着,有些惆怅,冷无痕这样也就算了,可楚小帅也还是这样,偏偏他还那么小。

    “念姑姑,爹地还好吗?”僵硬的抬起头,楚小帅泛红的眼睛目光微闪,这些天,他一直守着苏卡,寸步不离,都沒有去看过冷无痕,听说他也一直昏迷着。

    “你还记得你爹地啊。”念佯装责备的瞪了楚小帅一眼,“他要是看着你这要死不活的样子,顾忌也会气晕过去。”

    “醒了就好。”楚小帅波澜不惊的说着,目光又落回到了苏卡的上,这为了他差点死掉的小丫头,让他整颗心都纠结了。

    念无奈轻叹,楚小帅也是个倔强子,这些天不吃不喝不睡也沒人能说动什么,唯一能管住他的亲亲妈也才醒來不久,紧接着就上船來了,她看起來就是精神恍惚,谁也指望不了她來拯救楚小帅。

    冷无痕醒來,只能盼着他让楚小帅动一动了,毕竟楚小帅最听这个爹地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