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各家欢喜各家苦(3)

    窗外阳光明媚。

    “不用带上那个小女孩了,她受了伤,是累赘。”艾拉冷漠的说着,高挑的体恣意的靠在沙发里。

    “小帅不会同意的,如果那女孩不跟着一起走,可能他也不会走了。”念眉心微皱。

    “不管他愿不愿意,中秋节小帅必须去岛上,现在不是他耍小子的时候。”艾拉坚决的说着。

    念犹豫了片刻,“问问暖馨吧,灵儿沒醒,由她來决定最好。”

    “你是说我连决定一个小女孩要不要跟去权利都沒有了?”冷艳看着念,艾拉冰冷的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火花在干燥的空气中迸

    眉头不悦的皱在一起,念语气僵硬的说着,“苏卡是灵儿的人,我们管不着。”

    “呵,那你为什么要管冷无痕?他是楚潇灵的男人,你更不该插手。”艾拉凉凉的说着,眼角的余光落在休?洛夫乔伊的上,那双深蓝色的眼睛神色微闪。

    “这不一样。”念的声音转冷,她已有些怒意。

    “有什么不一样?还是因为这是你的私心?”艾拉冷笑着,意味深长的目光在休?洛夫乔伊的上扫了扫。

    “艾拉!”念冷喝,猛然站起來,全利刺束起,全副武装的看着艾拉。

    “我会带苏卡去岛上。”门边传來楚潇灵清清冷冷的声音,脸色仍有些苍白的她漠然的看着房间里的四人。

    “灵儿,你醒了?”休?洛夫乔伊惊喜的走到楚潇灵边,满眼的关怀。

    楚潇灵的目光掠过休?洛夫乔伊看向了念,“念,这一路上,帮我保护好苏卡,她是我的孩子。”

    念顿了顿还是点了点头,“放心,我不会让她再受到一点伤害的。”

    “已经三天了,出发吧,妈还等着。”楚潇灵转离开,笔直的背影看着却那么让人心疼。

    豪华的巨船浩浩汤汤的出发了,这次去岛上的人比计划中的还要多了一人,博尔,他随时随刻照顾着苏卡,还沒有脱离危险的苏卡。

    楚潇灵独自站在甲板上,脚下是蔚蓝的海水,波浪晃动,水光跳跃,其实很美的。

    水……

    心底泛着涟漪,潜藏在记忆中的影像在脑海中闪灭,水里,藏着她的痛。

    她依稀记得,她被冷无痕玷污,就是在水里,挣扎翻腾间,鲜血把水都染红,红的亮眼。

    原本想起这件事她就会止不住的恶心憎恨厌恶,可现在却不知怎么的,她平静的想着那些事,沒了厌恶,憎恨,恶心,仿佛还有些别的。

    她要!痛却享受的快意,当体被撕裂的那一瞬间,她并不是厌恶,而是轻松,快活着,甚至是如愿以偿的满足。

    那里似乎是一个浴池,她看到了,他疼惜的目光,他不愿让她痛,他想抽离开,是她硬把他反压在了下,是她硬要他。

    脑袋胀痛的难受,似快要撕碎般,楚潇灵脸色苍白的扶着扶手,体摇摇坠。

    “灵儿,你怎么了?”暖馨扶住楚潇灵,目光关切的凝视着她。

    轻轻地摇了摇头,楚潇灵浑浊的目光渐渐恢复清明,“只是想起了一些事。”

    “你想起了什么?”暖馨微微拔高的声音隐藏不住她的惊讶,说完她才发现她的反应太过于激烈了。

    被催眠了的人,在解开催眠之前,是不会想起忘却的事的。

    “也沒什么。”楚潇灵轻轻地说着,并沒有想太多,“我想这段时间,我太累了。”

    “灵儿……”暖馨心疼的看着楚潇灵,言又止,她又怎么不知道楚潇灵是心累,空白的记忆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可作为生死姐妹的她,却什么也不能告诉她。

    “暖馨,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关于过去的事?”水灵的眼睛执着的看着暖馨,纤手反抓住暖馨的手臂,五年來,从來沒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她那么急切的想要知道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她不恨冷无痕了。

    顾旭尧死了,似乎某些事,悄然改变了,可她不明白,不明白!

    “真相是什么,你该自己去体会。”暖馨眉心微皱,动作轻却很坚决的把楚潇灵的手拉了下來。

    无论冷无痕把当年的事说多少遍,楚潇灵都不会相信他,可只要她说一次,楚潇灵就会彻底相信的,只是,她不能开口。

    眼中掠过一抹悲伤,楚潇灵转眼看向了茫茫大海,“苏卡怎么样了?”

    “脱离危险期了,小帅一直守着他,只怕她沒事了,小帅会出事。”暖馨有些不安的看着楚潇灵,她们之间会不会因为这样而疏远了?她是她最亲的人啊!

    “那孩子……”楚潇灵轻轻地叹息,“或许将來我媳妇真就是苏卡了。”

    暖馨眼角抽搐的看着楚潇灵,一种久违的熟悉感袭上心头,“你不担心小帅?”

    “我儿子要真因为一个女人出了什么事,那才像样。”楚潇灵挑了挑眉,“从小就是个痴种,果然遗传了我优良的基因。”

    “你痴吗?”暖馨本能的反问,少女时期的楚潇灵,花心大罗卜都不能形容她的风流。

    “我不痴吗?”水灵的眼睛疑惑的看着暖馨,楚潇灵很苦恼。

    “灵儿,你怎么啦?”满头雾水,她怎么突然觉得楚潇灵变回了五年前的那个她,虽然心中藏着仇恨,可子却是开朗活泼的。

    “啊?”僵直的站在原地,楚潇灵立刻收敛了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心中也有些诧异,她这是怎么了?雀跃的心,似乎从來都沒有过,明明儿子不吃不喝憔悴得不行,明明冷无痕昏迷不醒……为什么她关怀的人中多了一个冷无痕?

    “我先进去了。”怀中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楚潇灵逃似的溜进去。

    暖馨目光紧随着楚潇灵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不见,眉心微皱,她不知道事是不是像她想的一样,可不管怎么样,只要不是坏事就好。

    柔软的大上,冷无痕又像是海蓝堡那次昏迷一样,一动不动的躺着,似乎永远都不会动一下,似乎永远都不会睁开眼睛,也不会喊一声“潇灵儿”。

    心头微动,就像是冥冥中的牵引,楚潇灵快步的走到他的边,水灵的眼中只有他的脸,憔悴苍白却仍不失俊美妖冶。

    不再想着要怎么从他边逃离,不再想着要怎么避开他,不再想着怎样能再也不见着他,此刻她的脑海中,她的心上,唯一的感,就是呆在他的边,看着他,感受他,有他的存在,心是满的。

    如果真要用什么來形容全世界,或许他就是她的全世界,目之所及,所到之处,全想要他在,即使冰天雪地,即使灼沙漠,即使无人孤岛,都会是最美丽的地方。

    纤手伸出,缓缓地靠近他的脸颊,像是跨过了好几个世纪,她终于能够穿过冰寒触碰他的体温。

    他的体温,是温的。

    果然,滑腻的肌肤传來温暖的度,透过指尖,传到她的心上。

    轻轻地把整个手掌放在他的脸上,楚潇灵贪念的看着他,心里莫名的依恋翻江倒海的涌來,让她丧失了理智,眼里心里,只有此刻的眷恋。

    她想要和他呆在一起,呼吸同一个地方的空气,看一样的事物。

    樱红的唇角微微上扬,她的目光似水般柔,赛过星空的璀璨绚烂。

    冷无痕平稳的呼吸重了些,浓密的睫毛轻轻地颤了颤,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上的楚潇灵第一时间便察觉到,反的要伸回手去。

    修长的大手在电光火石之间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如黑宝石般绚烂的眼睛凝视着她,冷无痕声音微有些沙哑,“你在躲什么?”

    “醒了怎么不说声。”楚潇灵答非所问,硬是把手抽了回來,神色极不自然。

    眼中掠过一抹亮光,冷无痕痴迷的看着楚潇灵,那一丝丝的小女儿羞涩迷了他的眼,乱了他的心,“我也刚醒。”

    “哦。”逃似的移开了目光,楚潇灵的神色有丝慌乱,“我让博尔來看看你。”

    “别走。”嘶哑低沉的声音带着丝丝哀求,冷无痕紧张的看着楚潇灵,生怕她不会转回來。

    高挑的体猛然僵立在原处,不受思想控制的,她转过了來,“干什么?”

    “陪着我,好不好?”期待的目光紧紧的看着他,他觉得,要是错过了现在,或许他不能再找过刚才的感觉,楚潇灵变回了当年他们刚相时的她。

    虽然那时候的她从來不知道中文字典里还有害羞这两个字。

    楚潇灵就那样看着冷无痕,目光不冷不淡,不怒不喜,直看得冷无痕一颗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他不安的开口,是他要求太多了,“潇灵儿,我只是……”

    “要吃什么,我让人送进來。”楚潇灵随意的在边的椅子上坐下,目光呆呆的落在雪白的被褥上。

    “我还不饿。”喜悦毫不掩饰的显露在脸上,他可不愿意这么美好的一刻來个送饭的阿姨打乱了气氛。

    “干嘛这样看着我?”转眼瞪着他,目光却并不冰寒。

    “好看。”嘴角扬着一抹温柔的笑容,这么近的距离,鼻息之间全是她的冷香。

    目光不自主的落在了冷无痕薄薄的唇上,微白,上翘,感十足,蛊惑动人,一股陌生的紧张感充斥在她的心头,喉结不自主的动了动。

    脑海中变得空白一片,她的眼中只有他人的唇,就像是饥饿的人面对着人的美食,她的脑袋不自主的向他靠去。

    温的气息扑洒在她的脸上,暖暖的,有着他的味道,她似乎能感受到他唇瓣的温度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