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针锋相对(5)

    体沒养好就是个大麻烦,冷无痕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再睁开眼,天已经亮了,房间里一个人都沒,楚小帅铺的整整齐齐的已冰凉。

    冷无痕掀开了厚实的被子,刚站起來好几沒见着了的狄昊然推门走了进來,满眼戏谑的看着他,“哟,冷少终于睡醒了啊。”

    “你怎么回來了?”冷无痕冷魅的去一记刀眼,夜夜美人儿相拥的美好时光才刚刚开始就被狄昊然的回归无的打破了。

    “还真是要女人就不要兄弟的烂人!”狄昊然不满的吐槽,大步的走到了冷无痕面前,“我要是再不回來,怕被你亲的潇灵儿给炖來吃了。”

    冷无痕嫌弃的看了狄昊然一眼,淡定的穿外,“你不回來她也沒法下手。”

    “亏我为你掏心掏肺,你就这样无无义!我狄昊然真是交友不慎,人生悲剧啊!”狄昊然扯着嗓子哀嚎,就怕震不聋冷无痕的耳朵。

    “你大清早过來就是为了给我抱怨下?”冷无痕掏了掏耳朵,淡定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我才沒有这么无聊。”狄昊然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走到冷无痕边,伸手扶住他,“本少是來照顾伤残下楼的。”

    冷无痕挑了挑眉,“发生什么事了?”

    “休?洛夫乔伊來了,暖馨怕你一个人会出什么事儿,就让我二十四小时守着你。”狄昊然心不甘不愿的说着,但这样的事,就是暖馨什么都不说他也会二十四小时当冷无痕的贴保镖的。

    “休?洛夫乔伊。”冷无痕低声重复,诡秘的眼中掠过一丝寒光,五年前休?洛夫乔伊就给了他敌的错觉,现在却真的是最大的敌了,这男人,他不能轻视的对手。

    走到房门口,冷无痕突然想起了什么,“你说我会一个人,潇灵儿去哪了?还有小帅呢?”

    狄昊然正准备回答冷无痕,房门外却出现了楚潇灵的脸颊,水灵的眼睛漠然的看着两人,她的动作却和神极度不符的扶住了冷无痕,“我來照顾他。”

    惊讶在眼中一闪而过,狄昊然立刻放开了冷无痕,邪魅的目光暧昧的打量着楚潇灵,“楚小姐,我才出去几天,你和无痕真的就难舍难分了啊,真是太好了,我不用当他暖的人了。”

    “不想死就闭嘴,别忘了,你只是个宠男,沒有资格说话。”楚潇灵冷酷的瞪着狄昊然,纤手扶着冷无痕缓步向楼梯口走去。

    “被暖馨宠我乐意!”狄昊然在楚潇灵背后咬牙切齿的骂着,相扶而走的两人明显了僵硬了下。

    太不要脸了!这是冷无痕和楚潇灵第一次达成共识。

    “小心点。”楚潇灵轻声在冷无痕耳边说着,她搀扶着他下楼,照顾的无微不至。

    冷无痕目光掠过楼下僵直的站在看着他们的休?洛夫乔伊,嘴角不着痕迹的扬起一丝冷魅的弧度,薄凉的唇刻意凑近楚潇灵的脸颊,“又在这个男人面前秀恩,你是不是该给我多一点的报酬?”

    纤手狠狠地掐了冷无痕一下,楚潇灵温柔的笑容如风暖流,“休?洛夫乔伊是我的丈夫,你这个连小三都算不上的男人别一点得意就跳上天去。”

    冷无痕眼角抽了抽,一股邪火涌上心头,他的动作快于理智,薄唇落在了她滑嫩的脸颊上,“报酬我先收了。”

    被他吻过的地方,像是火在烧,楚潇灵冷冷的瞪向冷无痕,眼中却闪烁着藏不住的惊慌。

    “你再羞点就更真了。”冷无痕淡定的说着,他离她很近,气全都扑在了她的脸上,两人怎么看怎么暧昧。

    楚潇灵泛红的脸颊上确实显出几分羞,凝视着冷无痕的目光柔波楚楚,“你可以翻翻中文字典,查查引火**是什么意思。”

    “你不会舍得的。”冷无痕轻轻地在楚潇灵耳边吹风,满眼的宠溺,“就像我舍不得别的男人多看你一眼。”

    “小岛回來,你真是非死不可了。”楚潇灵温柔神色不变,笑容看在冷无痕眼中却越來越狰狞。

    “开玩笑的,乖,别生气嘛。”冷无痕笑呵呵的安哄,搭在楚潇灵肩膀上的手臂晃了晃,行走中两人靠的更紧。

    楚潇灵按压住心中想要把冷无痕丢下楼去的冲动,目光转向休?洛夫乔伊,柔光转瞬变得淡漠,“休,不介意多等一下吧?”

    深蓝色的眼睛凝视着缓缓下楼的两人,休?洛夫乔伊嘴角始终扬着一抹温和的笑容,“等你,我从來不嫌时间长过。”

    “洛夫乔伊先生还真是有耐心啊。”冷无痕凉凉的说着,冰凉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休?洛夫乔伊,两人相比,他可是一点也不绅士。

    “我想我最好的优点就是对自己的未婚妻有足够的耐心。”休?洛夫乔伊充满磁的声音很柔和,深蓝色的眼睛却挑衅的看着冷无痕,“有这样好的未婚妻,就该好好珍惜,你说是吗,楚先生?”

    冷无痕眉头微皱,脚步突然停了下來,“借潇灵儿的话说,洛夫乔伊先生该去查查一厢愿这四个字的含义。”

    “注定了的事,谁也沒办法改变,我们总有不能忤逆的人。”休?洛夫乔伊深邃的目光凝视在了楚潇灵的上,“楚先生体不好,灵儿,你先安顿好你哥哥吧,我还有事,待会儿见。”

    休?洛夫乔伊潇洒的走出去,冷无痕体像是冻住了般僵在原地,楚无痕,楚无痕,即使她和楚潇灵还是沒有一丁点儿血缘关系,他还是那么抵触这个份。

    他生來,其实是在所有人厌恶的,他本不该存在。

    “你不配姓楚,我不许你以楚姓冠名。”楚潇灵凉凉的说着,她拉着冷无痕又继续向楼下走去。

    冷无痕目光闪烁的看着面无表的楚潇灵,心中紧绷着的弦却莫名其妙的松了,什么狗亲戚关系,并沒有想象的那么重要。

    跟着楚潇灵七拐八拐的,在封闭的地下室里,冷无痕惊悚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密密麻麻的枪支摆满了整个大房间,各式各样的武器都有,还全是顶级的设备,一次庞大的军火交易也达不到此刻的视觉震撼的。

    “你带我來这里干什么?”冷无痕艰难的把那句“你私底下是不是在贩卖军火”那句话给咽了回去。

    楚潇灵四下看了看,似随意的选出一把枪扔给冷无痕,“沒有人能随时保护伤残的你。”

    心中有着那么丝丝暖意的冷无痕犹似被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底,眼角不住的抽搐着。

    楚潇灵又选了好些东西扔给冷无痕,觉得差不多之后走到冷无痕边发现他竟然就那么把那堆珍贵的武器抱着,像是抱破西瓜。

    “你很嫌弃吗?”楚潇灵凉凉的看着冷无痕,平静的神色是发飙的前兆。

    “手残废了,开不了枪。”冷无痕生硬的说着,语气酸涩涩的,像是闹别扭的孩子。

    心中的怒气像是鼓着的气球被人放了气般,瞬间干瘪了,她甚至有些想笑,这男人的自尊心也太强大了。

    楚潇灵顾自向外走去,轻飘飘的话传來,“那你就等着别人开枪杀了你吧。”

    “潇灵儿。”冷无痕抱着一大推武器跟上楚潇灵,“你不保护我的啊?我可是伤残人员。”

    “我会感谢杀了你的那个人的。”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楚潇灵冷冷的哼了声,不给小气的男人计较。

    “潇灵儿,我装不上这些武器!”冷无痕大步迈到楚潇灵面前挡住了她,理直气壮。

    楚潇灵挑了挑眉,“你要我帮你?”

    眼中掠过一丝狡黠,冷无痕笑容如沐风,“你不会让我就这样抱着出去呗。”

    楚潇灵爽快的把冷无痕那堆武器接过來,依次摆在一旁的台子上,她随意的拿起一把锋利的小刀,刀光闪烁,冷无痕的手臂上出现了一条惨白的裂缝,随即便有猩红的鲜血流出來。

    刺痛随即传入脑神经,冷无痕眉心动了动,神色不变的看着楚潇灵,像是她再这样划上几十刀也不会有丝毫反抗的。

    扯开一个黑色的小袋子,楚潇灵用架子夹出里面的一张薄的几乎透明的芯片插入冷无痕的伤口中,他手臂上的肌明显的绷紧。

    芯片沒入了冷无痕的手臂便消失了踪影,他的伤口以奇迹般的速度结了疤,还挂在手臂上的鲜血才刚刚有了要干的迹象。

    “这是什么?”冷无痕看着自己的手臂,淡淡的问着,并沒有过多的在乎。

    “如果你要死了,启动芯片,它能救你一命。”楚潇灵平静的陈诉着,她并沒有告诉冷无痕这个芯片有多么的宝贵,世界上唯一的几个就她,暖馨,楚小帅有。

    “潇灵儿为我想到真周到。”冷无痕得意洋洋的看着楚潇灵,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般。

    楚潇灵直接无视了冷无痕,好些贴武器她都细致的为他戴在了上,最后把枪放在了他的手中,“这个你该知道怎么处理了吧?”

    冷无痕扬了扬手中这款绝版的SDI,枪旋转之间便从他的掌心中消失不见了,他得意的挑眉,“怎么样?学的还不赖吧?”这是楚潇灵拔枪放枪的招牌动作。

    楚潇灵赐给冷无痕一个白眼,大步向外走去,冷无痕像小尾巴一样跟着,走道里回着他爽朗的笑声,“放心,我不会做的比你好的,就算比你好也会装作很差的……”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