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针锋相对(3)

    苏卡睁着大眼睛疑惑的看着暴跳如雷的楚小帅,“怎么了?”

    “谁让你亲我的?!”楚小帅气的咬牙切齿,眼中的碰着火花,通红的脸颊也不知到底是因为生气还是羞涩。

    “我高兴就……这是你的初吻吗?”苏卡想起了楚潇灵曾经给她说过的关于初吻的事,声音都变得怪怪的了。

    “要你管!”楚小帅恶狠狠地说着,小手紧捏成拳,好不容易才抑制住出手的冲动。

    “你别生气嘛,大不了我对你负责。”苏卡拉住了楚小帅的小手,一脸的严肃。

    一口气差点沒接上,楚小帅气喘如牛,他磨着牙甩开苏卡,终是忍无可忍一拳向着苏卡打去,关乎到男儿尊严的问題怎么能轻易罢休?就算打不过苏卡受伤的会是自己还是要争一口气!

    “喂!我都说了要对你负责了你怎么还这样啊?”苏卡不满的瞪着楚小帅,她要是躲慢一点点就会被打中了,很痛的呢!

    楚小帅才不管,扑到苏卡上死死的抱住她,一口整齐的牙齿恶狠狠地咬在了她的脖子上,拳头打不过,耍赖总能报仇吧?

    “啊……”苏卡吃痛的尖叫,陷在她脖子上的牙齿怎么就是拔不下來,那块都像是要被咬下來了般,痛的撕心裂肺。

    “楚小帅,你属狗的呀!快放开放开!”苏卡大声尖叫着,推不开黏在她上的楚小帅,又不能真正伤了他拳头相向。

    楚小帅毫不理会苏卡的惨叫,他死死的咬住她的脖子,力气越來越大,真有不咬下一块不放嘴的阵仗,他的满腔怒火不给她留下点纪念是绝对无法消除的。

    “唔……”苏卡眼中闪烁着水光,都快哭了,脖子时她最脆弱的地方,那里的痛她最不能承受了,可楚小帅偏偏选那里下口,真是太恶人!

    苏卡心下一横,小手缠住楚小帅拉着他向地下摔去,耳边听到楚小帅轻声的闷哼,可那排牙齿还是镶嵌在她脖子上。

    “楚小帅,你再不给我松口我就不客气了!”苏卡恶狠狠地威胁,什么好心都沒有了。

    楚小帅咬死了不放口,还沒见血呢,急什么?

    苏卡抱住楚小帅用力的翻滚,两人就这么缠着在草地上打滚,青翠的小草被压扁了一大片,可怜兮兮的垂着脑袋。

    “楚小帅,你给我放开给我放开!”苏卡愤怒的大吼着,这样翻得她脑袋都有些犯晕了,可楚小帅就是不松口,这样也不能把他的嘴巴给扯掉。

    苏卡滚不动了,全无力的摊在草坪上,她上还躺着壁虎一样的楚小帅,那脑袋就埋在她的脖子上,像吸血鬼一样咬他的

    “你别咬了好不好,真的好痛。”苏卡有气无力的说着,语气可怜兮兮的,她就差跪着求楚爷爷大发慈悲放放嘴了。

    出乎意料的是,楚小帅竟然听话的放开了嘴巴,脑袋垂在她的脖颈间。

    苏卡欣喜的把楚小帅推下去,小手去摸她可怜的脖子,那么深的印记,上面还有这湿润的液体,混杂着楚小帅的口水和她的血。

    “你怎么那么狠心啊?”苏卡抱怨的看着楚小帅,却惊讶的发现他竟然闭着眼睛的,脸色有些苍白,“小帅,你怎么了?唔…别吓我。”

    房中相拥而眠两人之间暧昧的氛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冷无痕和楚潇灵一听到楚小帅昏迷了便冲了出去,三阵风吹过走廊,他们很快便出现在了楚小帅的边。

    楚小帅安静的躺着,胖嘟嘟的小脸有些发白。

    “小帅?”楚潇灵满脸担忧的坐在边轻抚楚小帅的额头,她的宝贝似乎还沒有这样受伤的躺着过,她整颗心都慌乱了。

    “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小帅为什么会昏迷。”苏卡绞着手指头愧疚的站在楚潇灵的边。

    楚潇灵轻轻地摇了摇头,担忧的目光紧锁在楚小帅微白的脸庞上,“沒事的,博尔很快就会來了。”

    冷无痕修长的大手轻轻地放在了楚潇灵的肩膀上,楚小帅受伤他同样心痛不安,可楚潇灵就像是一只在森林里走丢了的迷路,彷徨不安,更需要安慰关怀。

    当了妈的她,其实变得那么脆弱了。

    只为楚潇灵一家服务的博尔很快便赶來了,放下他的医药箱,熟练的着手检查楚小帅的体。

    “少主脑袋被重物撞击导致昏迷,有些轻微的脑震,沒什么大事,睡醒了就好了。”博尔神严肃说着,探寻的目光在房间里的三人上扫过,最后落在了头发上还沾着草叶的苏卡上。

    楚潇灵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了,她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水灵的眼睛关怀的凝视着楚小帅并沒有注意到博尔特殊的目光。

    冷无痕目光在博尔和低垂着脑袋的苏卡上扫过,深邃的目光看着博尔,“怎么了?”

    博尔缓步走到苏卡边,声音微沉,“小姑娘,是你让少主受伤的吗?”

    苏卡摇了摇头,又急急的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愧疚,委屈,“他一直咬我脖子,我想要甩掉他才拖着他在草地上打滚的,我沒看见有石头。”

    “我是不许任何人让少主受到伤害的。”博尔脸色沉沉的看着苏卡,他的体刚前倾了一些冷无痕便挡在了他面前,满眼警惕。

    “苏卡是楚潇灵带回來的,她是这个家里的一员。”冷无痕严肃的说着,高大的躯把苏卡完完全全挡在后,虽然是苏卡让楚小帅受伤的,可小孩子打架,不能算错,况且白天楚小帅还做了很对不起苏卡的事

    苏卡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挡在自己前的高大背影,一颗心被一种叫做温暖的流水充满,被人保护的感觉,真正的像是有了一个家。

    “冷先生,请相信小姐的专属医师是不会在这个家里做任何不当的事。”博尔淡淡的说着,伸手想要推开冷无痕。

    冷无痕僵直的站在原地,神色有些犹豫,一直纤细微凉的手握住了他,侧,他便看见楚潇灵平静的目光正看着自己,她轻轻的摇了摇头,拉着他在边坐下。

    苏卡的目光正好对视着博尔,她小小的子立刻紧绷起來,全神戒备的看着靠近的博尔,不管是因为他刚才那句不善的话还是他的陌生,她对他都会保持警惕,对她來说,唯一放松警惕的人,就是楚潇灵的亲人,仅限于这个家里的人。

    博尔在苏卡的面前蹲了下來,一阵浓浓的药香便冲进了苏卡的鼻中,对于博尔突然向她伸來的手,她本能的想要出手挡住,可脑海中闪过楚潇灵对楚小帅疼惜的目光,她只是稍稍的退后了一些,博尔会对她做什么或许就是她伤害了楚小帅的惩罚,姐姐也是默许了的。

    心里拔凉拔凉的,苏卡视死如归的直视着博尔,漆黑的眼中满是倔强。

    脖间传來凉凉的温度,那时博尔的冰凉的手指的触碰,他轻轻的理开她的头发,她脖颈上那结了疤的咬痕清晰的展露了出來。

    博尔从医药箱中拿出药水敷在苏卡的伤口处,他的目光怪异的看着苏卡,喃喃着,“你到底是把少主气的多凶?”

    脖子上撕裂般的痛着,苏卡一时沒有想太多,随口说着,“他看起來很生气。”

    楚潇灵别有深意的目光落在苏卡上,幽幽的问道:“他为什么生气?”

    “我怎么知道,本來好好地,他都接纳我成为家里的一员了,可后來又扑过來咬我。”苏卡委屈的嘟起了嘴巴,博尔并沒有伤害她,楚潇灵也并沒有责怪她,她心中紧绷着的一根弦松了,委屈也就弥漫上了心头。

    楚潇灵走到苏卡边揉了揉她的脑袋,纤手把她头发中夹着的草叶拿了下來,温柔的看着苏卡说着,“乖,他咬你,你把他撞晕,你们俩扯平了,不委屈了。”

    博尔上药的手颤了颤,怪异的目光在楚潇灵和苏卡一大一小两人上扫过,心中为自己亲的少主默哀,有这样的妈教育别的孩子这样对自己的孩子的吗?哎,他家小姐始终不能以常人的思维來推断。

    “可以吗?”苏卡睁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楚潇灵,目光澄澈毫无杂质。

    楚潇灵笑着点了点头,见着博尔已经把伤口处理完了便把苏卡抱了起來,走到边,一大一小两美人儿一起看着上睡着了的小帅哥,“小帅就是生活的太舒服了,欠欺负,以后你得多多欺负他,别让他给欺负了。”

    冷无痕眼角抽了抽,赶紧替儿子找有利地势,“都是一家人,要和平相处,苏卡你可不能仗着拳头欺负小帅!”

    “谁和你是一家人了!”楚潇灵冷冷的瞪了冷无痕一眼,格外的嫌弃。

    “你是小帅的娘,我是小帅的爹。”冷无痕得意的说着,故意混淆概念。

    “那我和你也沒关系。”楚潇灵凉凉的说着,抱着苏卡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來,明显的故意远离冷无痕。

    “你不是说我们和好了吗?”冷无痕幽幽的说着,诡秘的目光别有深意的看着楚小帅。

    博尔收拾医疗器材的动作瞬间变成慢动作了,他竖着耳朵准备听第一新闻,被催眠了的楚潇灵也能和冷无痕回到过去那样,那他真的就相信世界上最伟大的是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