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我亲爱的哥哥(4)

    冷无痕震惊的看着艾拉,心不住的颤抖着,“你说你才是我的妹妹?”

    “你不配!”艾拉冷漠的看着冷无痕,嘴角冰冷的弧度嗜着憎恨不耻,“爹地死了,妈也死了,正好,你也该跟着消失掉!”

    “你到底是什么人?”冷无痕挣扎着站起來,诡秘的眼睛冷漠警惕的盯着艾拉,她给了他极度危险的感觉。

    “冷无痕,你还不相信我,我们的上流着相同的血。”艾拉残忍的笑着,“只是楚潇灵不知道,她还以为你们是亲兄妹呢!哈哈……那个傻丫头,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哦,应该是你们的至亲骨。”

    “她……”发白的嘴唇微颤,冷无痕眼底有着掩饰不住的痛苦,“她在哪?她现在怎么样了?”

    不是亲兄妹!可他为何一点也高兴不起來,失去了血缘关系的束缚,却伴随着他将永远失去她的不安。

    “我亲的哥哥,为什么你关心的人不是我呢?我才是你至亲的妹妹啊!”艾拉提高了声音,冷,怨,恨,“你是这样,他们也是这样,所有的人关心的都是楚潇灵!凭什么?我一出生就要替她在死亡的边缘挣扎,而她,竟快快乐乐的过了十多年的大小姐生活!妈温暖的,该是属于我的!”

    冷无痕紧皱着眉,不着痕迹的稍稍退后了些,绪失控的艾拉很容易发疯杀人,“你和楚潇灵长得一模一样,为什么只有你是楚鹤轩的女儿?”

    “呵,你不知道吧,顾依涟有一个孪生姐姐,顾依鸾。”她的手上涂了特制的液体,轻轻地擦在脸上,和楚潇灵一模一样的脸颊渐渐出现了一些差别,大致相同的容貌,却完全是另一种风韵,“顾依鸾才是楚潇灵的母亲,当年她被人偷袭,命悬一线,她便把我和楚潇灵掉了包,让我跟着她亡命天涯。我亲的哥哥,你是不是很开心?楚潇灵和你并沒有血缘关系。”

    冷无痕淡漠的看着冰冷嗜血的艾拉,薄凉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你会真心承认你我的血缘关系吗?艾拉小姐,你是回來复仇的吧?报复我,报复楚潇灵。”

    “复仇?”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弧度,艾拉双手环冷漠孤傲,“这样的蠢事只有楚潇灵才会做。”

    “那你千方百计的设这个局做什么?”冷无痕淡然的面对艾拉,或许他今晚会死,可死亡一点也不可怕。

    “对于将死的你,我沒必要浪费唇舌讲给你听。”锋利的匕首在她的手中晃,反的月光更显清冷,“你这么楚潇灵,在你死之前,我让你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有暖馨在她边,你沒本事动她!”冷无痕沉沉地说着,这是他所能抓住最后的一剂定心药,只要楚潇灵能够好好地活下去,孩子还在不在,他还在不在,都不重要了。

    “要是暖馨不在她边呢?”缓步的走进冷无痕,漆黑的眼睛越发的邪魅冰寒,“她已经远远地离开你了,更不会知道你的死,她的世界里,将再不会有你。呵呵……我亲的哥哥,你连她生命的一个过客都算不上,现在,后悔了吗?”

    “无悔。”诡秘的眼神是这般的坚定,他脸颊上扯出一抹笑容,完美无暇,“我亲的妹妹,谢谢你让我知道了事的真相,从始至终,潇灵儿都被你利用了,她无罪。”

    “呵……那你就带着你的无怨无悔的曹地府想念她吧!”眼底杀意涌动,艾拉执起匕首凶狠的向着冷无痕刺去,一招见血,这是她这二十多年來从未失手过的事

    剧痛在肚腹处蔓延开來,以艾拉的速度和手受伤的他根本抵抗不了,眼中映着再度划破虚空刺來的匕首,他看到了死亡的大门为他敞开,若说还有什么心愿未了,那就是沒见到他的潇灵儿最后一面。

    他好想告诉她,傻瓜,我不是你的哥哥!

    砰砰砰----

    刺耳的枪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笔直划过的匕首被子弹打偏了方向,险险的插在了冷无痕旁的墙壁上。

    艾拉眼中寒光闪烁,转便重补一刀,却无奈密集的子弹朝她飞而來,不得不暂时放弃了冷无痕躲了开。

    “冷少,走。”一黑衣的阿四跃到冷无痕边扶起他便向外奔去,沿着事先准备好的路线。

    艾拉想要拦住冷无痕,十几个紧黑衣的男人不要命的冲到她的面前硬生生的为冷无痕建起了一道人墙,男人们发疯似的攻击让她不得不全神贯注对付他们。用最狠辣的手段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把十几个手不弱的男人解决掉,却还是迟了,冷无痕早已不见踪迹。

    别墅外的枪声在几分钟之后也消停了,那些纠缠她安排在外面守着的人都逃掉了,这场救援,安排的天衣无缝,也因为她的大意,她让冷无痕从她面前逃掉了。

    “就让你多活一段时间吧,F市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下了。”艾拉冷漠的看着窗外幽深的夜色,水气在她的眼底冻结成冰,她筹备了五年的计划,终于完成了,这多亏了楚潇灵,才会让事这么轻松。

    “无痕,你怎么样?”早就等的急不可耐的秦怀梅一看到冷无痕的影便冲了上去,在她离开别墅不久之后,阿四把悄悄地把她带到了这个隐蔽的地方,她便知道冷无痕出大事了。

    “阿四及时赶到了,我沒事。”冷无痕声音轻似梦幻,疲惫不堪的他却死死的张着眼睛。

    “夫人,我要给冷少清理伤口,你先出去等一下吧。”阿四语气生冷的说着,公式化的口气,对任何人都是一般。

    “不!我要在这里陪他!”秦怀梅固执的看着冷无痕,她虽然知道冷无痕在黑暗世界里建立了势力,但却从沒有见过他这般狼狈的模样,心都为他揪痛在了一起。

    阿四询问的目光看向了冷无痕,见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才开始着手为冷无痕清理伤口。

    “妈,你知道顾依鸾吗?”冷无痕诡秘的目光凝视着秦怀梅,那么多年前的事,只有她才能给他一个答案了。

    秦怀梅的体微颤,“你怎么突然问起她來?”

    “楚潇灵是她的女儿。”冷无痕平静的陈诉着。

    “什么?”秦怀梅惊讶的提高了音量,双眼瞪大,“谁告诉你的?”

    “顾依涟的亲生女儿,艾拉。”药敷在伤口上的灼痛袭上心头,他微微蹙眉,这是他的好妹妹送给他的见面礼啊。

    “无痕,你到底听到了些什么?”秦怀梅严肃的看着冷无痕,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冷无痕的伤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

    “我要你告诉我,当年的顾家姐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冷无痕沉沉地说着,上一辈的恩怨无声无息的牵扯着他们这一辈,这么多的仇,不过是上一辈还沒有完结的延续。

    秦怀梅无力的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深沉的目光看着窗外的枯黄,“顾家姐妹,F市人人追捧的姐妹花,她们同时嫁人,同时产子。这该是让人无比羡慕的两对璧人,两个孩子的降生也是在浪漫的巴黎,可是,孩子出生的那晚,顾依鸾的仇人追來了,两姐妹也是在那个时候走散了。顾依涟和楚鹤轩带着孩子平安的回來了,可从此失去了顾依鸾的音信,所有人都相信,她沒能逃过,还有那刚出生的孩子。”

    “如果你所说的艾拉是顾依涟的女儿,那顾依鸾应该沒死。”秦怀梅静静地看着冷无痕,眼底隐忍着悲伤,不论时过多久,提起楚鹤轩都会扯起她心上的痛。

    当年那么的,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和别人幸福,自己却连嫉妒都不能。

    “原來真的是顾依鸾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掉包了两个刚出生的孩子。”冷无痕沉沉的说的,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错乱的世,让每个人都措手不及。

    “你的伤是不是因为艾拉?”秦怀梅猛然站起來,漆黑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冷无痕。

    冷无痕点了点头,眼底藏着一丝苦涩,“这些天呆在我边的人,一直是艾拉。”

    “糟了。”纤手紧握,秦怀梅眉宇间布满了霾,“KJ国际你不能要了,你的黑暗势力也必须抛去,你必须立刻藏好自己,别给她再下手的机会!”

    眉头动了动,冷无痕锐利的目光紧锁在秦怀梅的上,“你在怕她?”

    “不得不怕!”秦怀梅走到冷无痕的边,神色严肃,“你知不知道,二十年前顾依鸾就是国际特工组织的老大,想必艾拉就是下一任接班人!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我们只能躲,否则,绝无活路。”

    冷无痕第一时间便是想到了楚潇灵和暖馨的份,国际特工组织并列的第一杀手。所以,楚潇灵和艾拉,本就是一路人!

    铁拳狠狠地砸在桌上,冷无痕双眼中布满了血丝,“到底谁在背后纵着这场谋?!”

    “冷少,我想我们的人该全部都撤了,如果他们是国际特工组织的人,那这段时间的作为,便是要蚕食我们的势力,或者说是我们在国内的所有势力。”阿四冷冷的说着,冰冷的脸上难得一见的凝重。

    “你让我把所有的势力拱手让出?”冷无痕冷冽的看着阿四,凶狠的神色犹似立刻要拔枪杀人。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