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她是黑夜(4)

    “无痕,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楚小姐呢?”秦怀梅抱着一大推不明所以的东西急冲冲的走过來,把东西胡乱的放在冷无痕旁的座位上,小喘着粗气。

    “她都要杀冷致了,你怎么还沒有任何防备的样子?”冷无痕冷漠的看着秦怀梅,她打电话让他过來,结果她不知所踪。

    秦怀梅却笑了,美丽的容颜犹如年轻时那般美丽,“你什么时候懂得幽默了?你父亲虽然进了急救室,可也沒生命危险,这种事都发生好多次了,你也知道他的心脏病气不得。”

    “你说什么?他沒有死?”冷无痕猛然站起來,大手捏着秦怀梅的肩膀急切的等着他的回答。

    秦怀梅的笑容有些不自在,有些讨好,“你和你父亲关系本就不好,不说他病危你也不会赶着过來,我还不是想让你來看看他。”

    冷无痕如遭五雷轰顶般僵硬在原地,目光中闪烁着悔恨,“那楚潇灵为什么会在这里?”

    “还不是因为你。”秦怀梅责备的瞪了冷无痕一眼,纤手硬是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搬了下來,“你为救美人,把大半个公司都毁在了商战上,你父亲气的不得了,整天嚷嚷着你会毁了KJ国际。楚小姐为了不让你面对你父亲太大的压力,來劝说他不要太责怪你,还把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都给致。只是致不领,还气的心脏病发,都怪他太固执,楚小姐是一片好心。”

    “她……”猛然转头看着她离去的方向,碎了一地的心挣扎着合并到一起,他错怪她了,她对他还有

    喜悦亦悔恨,不管她之前是不是一直隐瞒了自己的份,他都要找她问个清楚,决不能让两人再这样混乱下去了。

    和分别的那天一样,天使在哭泣,整座城市都被她的悲伤所覆盖。

    冷无痕淋着雨在大街小巷中穿梭寻找,问过了许多人,找过了很多地方,试过了很多方法,都沒有寻到她的踪迹。

    楚潇灵不是寻常的女人,她离开又怎么会在这些街道上找得到呢?

    “我怎么能让你走?”冷无痕目光悲伤的看着雨幕中一把把颜色不同的雨伞,可惜伞下沒有他想要的人儿。

    她那么生气,如果她真的离开了,会走很远吧。那他还能再找到她吗?

    雨水湿透了全,侵染了还未全好的伤口,冷无痕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不安和悔恨将这颗心涨的满满的,只要她说她是真的他,那他就原谅她所有的错。

    不知不觉的走回了自己的别墅,这个别墅沒有女主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难免显得冷清,可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她曾经留下的影,她的笑声,似乎仍在耳边回响。

    “无痕,你看我这衣服感不?”柔柔的声音传來,转过他便看见了她姿态万千的依靠在楼梯栏杆旁,红唇咬着纤细的食指,妖媚的像是个妖精。

    “很感。”冷无痕温柔的看着她,满眼的宠溺,他笑了,笑的很好看。

    他急切的向着她走去,想要把她搂进怀中,可是越走近她,她的影就越虚幻不真实,她嘴角的笑容也渐渐地消失了,“为什么你不要我了?”

    “我沒有不要你!”冷无痕快速的跑过去想要抓住她,可她的影就如同是镜花水月,一触便消失无踪。

    冷无痕失落的看着自己空空如野的手掌,她的出现原來不过是他的幻觉。

    “我找不到你,我就你自己现!”手掌狠狠地排在栏杆上,冷无痕眼底流淌着危险的光芒,对付自己的女人,他还沒到束手无策的地步。

    帅气狂野的跑车在高速公路上急速奔行,楚潇灵神色冷酷的驾驶着跑车超越一辆辆“缓慢爬行”的车辆,无视后狂追的警车。

    暖馨慵懒的靠在副驾驶的靠背上,漫不经心的说道:“冷无痕是下了心要把你揪出來了,你还不打算现?”

    “等有本事找到我的杀手出现再说吧。”楚潇灵淡淡的说着,并不把冷无痕下了国际通杀令來买她的命而感到紧张。

    “那他和别的女人缠绵,你也不管?”暖馨戏谑的看着楚潇灵,不管和冷无痕有多大的血海深仇,他是她唯一男人这一点是铁铮铮的事实,楚潇灵怎么能容忍自己的男人整天抱着别的女人在怀。

    “他不过是想我现,这招沒用,他也就玩不下去了。”楚潇灵说的自信满满,去看冷致那一出戏,她便很有把握能把冷无痕的心拉回來。

    这个男人,上了,就会放不下。

    暖馨慢条斯理的把手枪拿出來擦拭,眼底闪烁着冷冽的光泽,“你打算什么时候结束这些事?我在这里呆的有些烦了。”

    眼底掠过一丝暗色,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方向盘,楚潇灵淡淡的说着,“最近,我发现了乔安妮的踪迹。”

    “她沒死?”暖馨略显惊讶,微微蹙眉,那,她都沒有看出死的那个人带着人皮面具。

    “不仅沒死,还活的很潇洒。”楚潇灵嘴角勾起一抹冷魅的弧度,“能从我的枪下逃生的人,她还真算得上是第一个。那我便给她一个活命的机会。”

    “她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也沒见真正做什么大事,可艾拉又给她这么多人手,我总觉得有大事会发生。”暖馨沉沉地说着,“而且,艾拉肯定有事瞒着你,她为什么会给你不受组织支配的特权?她为什么当年要送你去岛上还关照人照顾你?沒有真正本事的人是不能从岛上活着离开的,你才进去三年,根本沒有离开的资格,这些特殊,太诡诈了。”

    “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我的复仇对她是有利的,不管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我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完美的复仇。”纤手猛地扳动方向盘,一个九十度的大转弯,跑车甩尾插入了另一条快车道,后面源源不断的传來叫骂声。

    不远处的电子眼将这一幕完美的捕捉。

    “冷少,楚潇灵曾在KT高速上出现过。”阿四拿着好几张照片和资料递到冷无痕的面前,这段时间,除了应付顾旭尧的不断扰之外,他还得用很多很多的精力和时间來找楚潇灵的下落,实在是累的眼圈泛黑。

    豪车上的人,一袭紧劲酷黑衣,黑色的大框太阳镜便遮住了大半张脸,只是那樱红的唇和削尖的下巴依旧能肯定的认出是她。

    这么多天來,这是他第一次得到关于她的消息,这个过时的信息不能找到她的去处,却能确定她还在F市,他就放心很多了。

    “跟着车牌号追查,继续找她。”冷无痕冷冷的下令,诡秘的眼睛始终看着照片上那嚣张的女人,虽然她是杀人如杀鸡一样简单的黑夜,但她依旧是她,是楚潇灵,冷傲狂野猖狂。

    阿四领命离开,娱乐部的总编随着进來了,他规规矩矩的把一张报纸递给冷无痕,“总裁,这样行吗?”

    报纸上,有这一排显眼的标題:冷少猴急忘关窗,被拍与影后艾菲***

    附着一张占据了大面积的图片,透过玻璃窗,榻上近乎**的两人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冷无痕的脸捕捉的很清楚。

    “很好,立刻发行。”冷无痕满意的微笑,眼底有着狡黠的光芒,之前他和很多女人都穿过大大小小的绯闻了,可楚潇灵都不出现,那他就下一剂猛药。

    总编的眼角抽了抽,心中为冷无痕的变态感到极度无语,为楚潇灵的不知感到同,更为艾菲的清白被毁感到怜悯,那冷无痕突然來找到他们要求拍这样大幅度暧昧曝光的图片时,娱乐部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雷的个外焦里酥,影后艾菲更是差点晕倒。

    虽然她是一直慕着自己的BOSS,可也沒想过会是以这样的方式亲近他老人家啊!而且,在自己心仪的人面前演这么真的,戏,她差点就假戏真做了。

    报纸是拿给别的公司发行的,表面上是与KJ国际沒有任何关系的,报纸一上市就被抢空之后,造成极大的影响和评议,KJ国际还声讨过发报纸那家公司,扬言要告上法庭。

    一时间,整个F市都因为冷少的一次猴急沸腾了。

    “他可真做得出來!”楚潇灵把报纸揉成一团,然后狠狠的扔的老远,水灵的眼底泛着一种名叫怒火和醋意的东西。

    “你不是说他不敢偷腥的?”暖馨双手环斜倚在一颗大树上,眼中满是幸灾乐祸。

    “他是故意的!这张图片漏洞百出,根本就不是做ai。”楚潇灵愤愤的说着,虽然知道这是冷无痕演的一场戏,可她仍旧那么那么生气,或许是因为这些子他抱过太多女人了,或许是因为他和她太过亲密了,或许是因为他的唇吻了她的脸颊。

    “灵儿!”暖馨抓住了楚潇灵的手腕,神色变得严肃起來,“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上冷无痕了?”

    楚潇灵微楞,犹豫了片刻回答的却很坚决,“是。”

    “你怎么可以……”暖馨抓狂的看着楚潇灵,后面的话还沒有喊完便泄了气,“如果你真的他舍不得他,我们可以不继续复仇的。”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楚潇灵淡淡的说着,那么的坚决,“我的不该存在,所以它会被摧毁。”

    “你真的舍得吗?我不想看到你痛苦的折磨自己。”眉心紧皱,暖馨似乎有一些明白楚潇灵的感受了,那种堵在心中说不出來的苦闷,让人很难受,比直接挨两枪还是让人不能忍受。

    “暖馨,五年前我就已经度过这一劫了,不用担心我。倒是你,我毁了冷无痕,你和狄昊然同样沒有可能。”楚潇灵关切的看着暖馨,她知道暖馨在上算是个白痴,可她看得出來,看得清楚。

    “我和他才不会有什么可能呢!我又不像是你!我们说好的,这辈子就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杀遍全世界,游遍全世界。”暖馨的神色有些不自在,也同样坚持。

    楚潇灵把暖馨抱着,懒懒的把自己的重量都放在了她的上,“说好的,你养我一辈子的。”男人都是不能托付的生物,她只相信暖馨,暖馨亦只相信她。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