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她是黑夜(3)

    楚潇灵快要登机时,狄昊然扶着昏迷的冷无痕也來的了机门口,即使已经失去了知觉,他的眉头依旧是痛苦的拧在一起。

    楚潇灵的目光在冷无痕的上停了一秒不到便迅速移开了,扶着扶手登机,她的背脊一直直,她的冷傲再不需要隐藏。

    狄昊然眼底掠过一抹怨愤不满,他沒想到楚潇灵竟然是这样逃避的人,亏得她还是第一杀手。

    暖馨并沒有立即跟着楚潇灵上飞机去,转头目光冷漠的看着狄昊然,威胁意味颇重,“不管你有多少意见,都不准说灵儿一个字,否则我会把你和冷无痕一起扔到海里喂鱼。”

    心头淌过一股酸溜溜的液体,狄昊然对楚潇灵更加愤恨嫉妒,不满的抱怨,“你可真舍得!”

    “这世界上除了灵儿,沒有一个人是我下不了手杀掉的。狄昊然,别以为你会是特殊的一个。”暖馨说的冷漠无,坚定决然,在她心里,楚潇灵和冷无痕既然已经闹崩,她和狄昊然便只存在最后一场绝杀,别无其他。

    “我沒奢求过我会是特殊的一个,你的心里只有楚潇灵。”心似被划了一刀,流出滚烫的液体,狄昊然自嘲的轻笑,此时此刻,他才知道,他为她做了那么多也还是沒能在她心里留下一丝痕迹,沒占到一点角落。

    “冷无痕伤害了灵儿,我会让他死。”转,暖馨快步的进了机舱,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一刻她的心会泛着丝丝痛。

    “无痕,我们两兄弟还真是同病相怜啊!怎么会都上了同样冷酷无的女人。”狄昊然无奈的看着冷无痕惨白的脸庞,遇见暖馨之前他不是太明白冷无痕心底那种牵绊的感受,现在可就是感受的彻底了,那么痛,那么无奈。

    从飞机起飞开始,楚潇灵的目光一直看着窗外,淡淡的,冷冷的,似冰雕僵硬的伫在那里。

    “嗯……”一声略显低沉的呻吟牵动了她的思绪,眼底不着痕迹的掠过一抹异样的神色,她却始终沒有转过头去看看冷无痕到底怎么样了。

    浓黑的睫毛动了动,并沒有睁开眼來,冷无痕仍旧是昏迷状态。

    “你是黑夜又怎么样?难道你就一点都沒有过他吗?”狄昊然实在是忍不住了对着楚潇灵斥责,不出意料的迎來了暖馨冰冷的目光和她站起來的动作。

    若不是楚潇灵及时抓住了暖馨的手腕,暖馨真的会过來把他踢到海里去喂鲨鱼。他的心寒了。

    “狄昊然,我现在还不想杀你,别着我动手。”楚潇灵目光冰冷的看着狄昊然,眼底杀意暗涌,“黑夜不是你所认识的楚潇灵,这世界上本就沒有楚潇灵这个人的存在。”

    “如果这么久的一切全都是你的伪装,那我想世界上沒有人能够超越你的演技,毕竟沒有人能把感演的这么真。”狄昊然嘲讽的看着楚潇灵,他无视一旁凶神恶煞的盯着自己的暖馨,心中的话不吐不快,他对暖馨同样的这么深,这么不可自拔。

    楚潇灵目光微闪,暖馨挣脱开她的手一眨眼便到了狄昊然的边,纤手紧紧地掐住他的脖子,神色冰冷如雪,“狄昊然,你在找死!”

    喉咙口火辣辣的疼,空气越來越稀薄,她下手真的是沒有留一点余地,狄昊然目光悲戚的看着她,嘴角却扯出一抹魅惑众生的弧度,“她继续这样懦弱逃避,痛苦的也是她。”

    “她不会痛苦,她……”

    “暖馨,放了他。”楚潇灵忍着上的痛走到暖馨的边把她的手从狄昊然的脖子上移了下來,眼底隐忍着淡淡的悲伤,“他恨我,现在的他,只愿醒來再也不要见到我了。”

    狄昊然大口的喘息着,眼底流淌着深深的悲痛,自嘲的笑道:“我连自己的事都处理不好,怎么管得到你和无痕。,真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刃。”悲戚的目光看向神色冷冽的暖馨,她真是那般无

    心底似有什么东西碎开,暖馨逃避似的憋开了目光,为了楚潇灵她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杀了狄昊然,只是这一次,心中却有了别样的感受。

    楚潇灵把狄昊然和暖馨神色间微妙的变化全都看在眼中,不安却也无奈,她不是也沒有管好自己吗?这样颓废的绪本不该有的。

    灯火阑珊的城市一直笼罩在缠绵不断的雨滴中,淅淅沥沥的雨声溅起晶莹的水花,杂乱响起的雨声就像是心中思绪一样无章。

    楚潇灵坐在豪华酒店的落地窗便目光落寞的看着天使流泪时的世界,其实美,悲伤而迷人。

    暖馨小心翼翼的撕开楚潇灵背上那一片看似完整的肌肤,血已经在里面溃烂,这是很久之前的伤口了,一直被遮瑕膏掩盖着,被顾旭尧绑架和海边的这些子,她都沒有处理过这个伤口,虽然那么痛。

    “以后不用再过这样的子了,做回真正的你才好。”暖馨轻轻地说着,语气是狄昊然从未感受过的温柔,为楚潇灵上药是那么轻那么仔细。

    “还沒有人知道我是五年前沒死的楚潇灵,复仇并沒有结束。”楚潇灵冷冷的说着,略显苍白的嘴角微微上翘,冷致和顾旭尧都得死,以最痛苦的方式。

    “可冷无痕已经知道了你是黑夜,你一直在骗他。”暖馨微微蹙眉,她不愿楚潇灵再继续呆在冷无痕的边,最亲密的姐妹,她感觉到楚潇灵已经陷入其中了,抽离开会是那么的痛苦。

    “如果他能原谅我,是不是证明他我已经到了骨子里?”转,楚潇灵水灵的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沒有感,只有仇恨冷漠。

    “你是想……”暖馨不得已停下了手中的事,纤手微握。

    “冷致住院了,我该去看看他的安康。”楚潇灵的冷笑那般妖艳,邪魅,她就是一朵美丽而最危险的花。

    当已不在,就连雪白的天花板都是黑色的。

    冷无痕颓废的躺在病上,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他不愿出院,他需要继续医治他这颗伤痕累累的心。

    她走了。他只知道关于她这个绝的决定,她走的那么潇洒,而他却留在原地,放不下,抱着过去的记忆痛苦。

    手机铃声响起,他在第一时间拿起來,看着來电显示却莫名的有些失落,他并不是在等她的电话的。

    他不接,把手机扔到一旁,可她为他设的铃声却不知疲倦的响着,这首歌,总让她的脸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中闪灭。

    “无痕,快來看看你的父亲,他快不行了。”电话那头,秦怀梅的声音是那样的急切悲伤,往的端庄贤淑似也被抛掉。

    “怎么会这样?”冷无痕沉痛的心在那一刻猛然一颤,虽和冷致不和,虽他从來沒有给过自己父,可毕竟他是他的生父。

    “你快过來,过來才说得清。”似乎有人在和秦怀梅说话,秦怀梅说了一句之后就挂掉了电话。

    冷无痕紧紧地握着手机,眼底略有些担忧的神色,犹豫了片刻之后便翻上衣服便向着上一层楼的抢救室走去。

    在他决定以两败俱伤的方式攻击顾旭尧时,冷致心脏病便被再度气发,这一病就住进了医院出不來了。

    冷无痕赶到抢救室时,所有的视线都被站在抢救室门口的那抹影所吸引,这个女人,他白天会想到,夜里会梦到,此刻竟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真正的。

    似乎已经很久沒有见过她了,她瘦了憔悴了。

    明知道她是杀人如麻,无坚不摧的第一杀手黑夜,他对她依旧怜惜了。

    她的目光看來,四目相对,他狼狈的避开,心头好不容易愈合点的伤口,又裂开了。

    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楚潇灵眼中一闪而过的是悲伤,她不再停留,快步的离开。

    从他旁走过,两人沒有任何交集,似就这样错过。

    心痛的那么无法忍受,她就又这样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吗?哪有这么容易!凭什么让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你來这里干什么?黑夜。”冷无痕死死的扣住了楚潇灵的手腕,语气冷漠至极,急救室中的人他來不及关注。

    纤细的子僵硬的站在原地,楚潇灵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杀人。”

    “杀谁?”凝视着她的侧脸,冷无痕无法隐藏自己眼底那抹贪念,只能用这样讨厌的方式让她在自己边多留一秒。

    “冷致。”

    “你杀了他?!你怎么这么狠心!”冷无痕大声冷喝,手掌的力度大的似要捏碎她的骨头,诡秘的眼睛悲戚的看着亮着红灯的急救室,那里是他的父亲啊,如果冷致就这样死了,他不舍,他又该怎么面对楚潇灵。

    “杀手沒有心。”冷漠的甩开冷无痕的手掌,楚潇灵的神色冷若寒冰。

    啪----

    狠狠地一巴掌在这张白皙的脸颊上留上了暗红的指印,樱红的嘴角溢着丝丝血迹,楚潇灵却笑了,“冷无痕,你是第二个打我的人。”第一个人是楚楠曼,在她父母双亡的那个雨夜里。

    冷无痕的手僵硬的停滞在原处,看着她脸颊上的指印,他心如刀绞,他沒有想过要打她的,可她却做了这样的事

    他该怎么办?自己最的女人杀了自己亲生父亲。

    “滚!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无的指着出口的方向,冷无痕不愿意再看她一眼,心碎了,碎的那么彻底。

    “我真的……错了你。”悲伤涌上心头,俏丽的脸颊上挂着凄美的笑容,转,楚潇灵决然的离去。

    “你真的过我吗?”冷无痕悲伤的在心中问着,诡秘的眼睛绝望的看着她拐角的最后一抹背影,事到如今,与不,已经沒有了意义,明知是他的父亲,她依然要杀,那她便放弃了他。

    或者她从來都沒有真正的想要和他在一起过,他曾以为他让这阵风驻足了,其实不过是他一厢愿的想法而已。

    楚潇灵,为什么要让我上你?如果你不曾在我边出现过,我也不会感受到这般痛的滋味……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