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疯狂爱一场(4)

    睁开眼睛第一个看见的便是妖孽般的俊脸,浅浅的笑容赛过璀璨的星辰,此刻,她的世界似乎只有他的存在。

    “你真是一只很合格的猪。”冷无痕宠溺的捏了捏楚潇灵的俏鼻,他从醒來便这样半撑着脑袋看着她,已经很久了。

    “总之又沒有事,起來那么早干嘛?还不如多睡一会儿!”楚潇灵吸了吸鼻子,脑袋进了冷无痕的膛中。

    “只是闭着眼睛睡觉多沒意思。”冷无痕意有所指的说着,大手很不自觉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去。

    楚潇灵残存的那一点睡意瞬间就烟消云散了,水灵的眼中充满了兴奋,俏丽的脸颊上都挂着狐狸般的笑容,“我们是该晨练晨练。”

    冷无痕眼角抽了抽,大手狠狠地捏了她一把便收了回來,“色女!大叔大婶还等着我们出去呢!”

    楚潇灵满眼失望的盯着冷无痕,水灵的眼睛泛着楚楚可怜的光泽,求不满,饥饿。

    “乖,晚上补偿你。”轻轻地在她的唇角印下一吻,冷无痕霸道的把楚潇灵从被窝里拖起來。

    镜子里的男人英气人,虽然只是穿着廉价的衣服,他的腰间突然多了一双纤细的手臂,滑嫩的脸颊贴着他坚实的后背,男人眼中有的只是无限的宠溺,“怎么了?”

    “无痕,有件事,我骗了你。”楚潇灵的声音低低的,她抱着冷无痕的腰就是不想面对他的脸。

    她不确定他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生气还是喜悦。

    “说吧,我看看能不能原谅你。”唇角带着浅浅的弧度,他第一次觉得楚潇灵也有乌龟的时候。

    “那个……别墅的时候,顾旭尧是想要我的,可却因为急事,走掉了。”楚潇灵说的时候神色有些不自然,不是因为她欺骗了冷无痕,而是那件事,即使沒有真正的发生,依旧成为了她心中一处霾。

    “那当时你告诉我你已经是顾旭尧的女人了,就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激我走?”冷无痕怒了,扳开楚潇灵的手臂便让她正视着自己。

    果然还是生气啊!楚潇灵在心中幽幽的想着,委委屈屈的躲避冷无痕审视的目光,“那里很危险,四处都是狙击手。”

    冷无痕突然明白楚潇灵在海边勾引那个男人并惹得那个男人想要杀了她的原因了,他真不知道是该说她够大胆还是凭着一腔血乱闯,“你知不知道,看着你被那男人用刀刺时,我差点就忍不住冲出去救你了!那躺在地上的尸体,就该是我了。”

    “我不知道你在房间里,我也不知道别墅里的密道。”楚潇灵急切的说着,如果她知道冷无痕能那么轻易的把她带出别墅,她也不会费尽心思的找出暗中藏着的狙击手。

    “我只想告诉你以后别做这么危险的事!”冷无痕恼怒的看着楚潇灵,“别让我失去你,否则我会疯掉的!”

    “所以你要努力保护好我!”楚潇灵俏丽的脸颊上突然扬起一抹大大的笑容,眉色飞舞。

    冷无痕的脸色却不怎么好,诡秘的目光犀利的盯着她的眼睛,“你以那样的方式激我离开,是怎样?在你心里,我是那种会因为这种事就真的丢下你的人吗?”他并不因她并沒有被顾旭尧碰而喜悦,反而气恼,气恼她的不信任。

    楚潇灵心虚的把目光飘向别处,声音细微如蚊蚁,“你不是有处女结嘛。”

    “谁说我有处女结的?”冷无痕愤怒的大吼,他在她的女人心中的形象到底是有多么的不堪啊!简直难以想象。

    “你沒有吗?那我弄错了。”楚潇灵笑着打哈哈,脚下抹油便准备溜之大吉。

    “楚潇灵!”冷无痕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扯便把她扯回自己的面前,“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不然别想出去!”

    “那我们就留在房间里晨练吧。”纤细的子柔弱无骨的跌进冷无痕的怀中,楚潇灵笑的如只偷腥的猫儿。

    一股暗火在心中升腾而起,冷无痕险险的压制下來,恼怒又无奈的看着怀中的人儿,他举白旗了,“我不介意别的男人碰了你,我只是会让那男人再也不能做男人而已!”

    楚潇灵翻了翻白眼,幽幽的说着,“谁说最毒妇人心的,现在是男当道,最毒美男心!”

    “你知道就好!”冷无痕自豪的说着,权当做是赞美收下。

    待冷无痕和楚潇灵终于从房间中磨蹭出來后,渔家夫妇已经在自家的小渔船上等候二位多时了,较之以往晚了一个多钟头,这条小船才向着大海中驶去。

    自看着楚潇灵被海水吞沒后,冷无痕对这蔚蓝的海洋便沒了多少好感,反而是抵触的,可吃了渔家夫妇这么多天饭,毕竟是有些嘴软,便跟着出海打鱼,顺带也让楚潇灵在海上散散心,她并沒有因此怕海。

    “冷先生真是厉害,他才刚学会,打鱼的功夫都快赶得上老头了。”渔妇和楚潇灵坐在船的另一旁看着自家的两个男人,渔妇对着冷无痕可是十分欣赏,赞许的很。

    “他只不过是运气好而已。”楚潇灵脸上挂着美丽的笑容,水灵的眼睛温柔的看着不雅的挽着袖口打鱼的冷无痕,这样的冷无痕,其实也是普通的,普普通通只属于她的男人。

    冷无痕转过來,刚好看到楚潇灵的目光,他冲着她笑了笑,又专注的撒网捕鱼。

    温暖的阳光洒在人的上,暖洋洋的格外舒服。溅起的水花折出七彩的光线,煞是好看。

    “无痕。”

    “嗯?”冷无痕应声转过头來,清凉的海水迎面扑到他的脸颊上,诡秘的眼睛反的闭上。

    “哈哈……”楚潇灵再掀水向着冷无痕泼去,纤细的玉手在空中划着绚烂的姿态。

    “哼!”冷无痕弯下腰同样掀起水向着楚潇灵泼去,额前刘海挂着水珠,垂在眼前特别迷人。

    欢快的笑声在海边上回,其中还夹杂着渔妇宠溺的抱怨,“你们两个,再这样晃,小船就快翻了。”

    两人互看了一眼,眼中充满了笑意,耳中听着渔夫慈祥的话语,“有你们一起出海捕鱼,都欢快了不少呢。”

    “和你们在一起,我们也特别欢快。”冷无痕走到楚潇灵边温柔的搂着她的腰肢,语气和善,不复往昔冷漠淡然。

    渔妇满意的点头,笑容挂了满脸,“我要是有你们两个儿女就好了,那可真是好福气。”

    冷无痕和楚潇灵都愣了愣,她闪烁的目光看向他,有些事在眼底呼之出。

    “要不我们就认大叔大婶做干爹干娘吧?”冷无痕把楚潇灵搂得更紧,她喜欢这里,她喜欢这对渔家夫妇,那他也喜欢。

    脸颊上的笑容拉大,楚潇灵使劲的点了点头,“大叔大婶,可以吗?”

    “求之不得!”渔妇满心欢喜的拉住楚潇灵的纤手,满意的不得了,“还叫什么大婶呢?”

    “干娘。”楚潇灵甜甜的叫着,乖巧的像是纯洁的闺女。

    “哎!”渔妇喜悦的应着,回头看着渔夫,“老头子,我们真是老來得福啊!”

    “是啊是啊!哈哈哈……”渔夫仰头大笑,只是几天的相处,他是很喜欢冷无痕和楚潇灵两人的,他们两人都不是普通人,可若是能当儿子女儿,却是亲近的。

    “干爹,我帮你拉渔网。”冷无痕大步的走到渔夫边,言语间不算太亲近却也不疏远,和冷致的关系比起來,或许渔夫倒更像是他的爹。

    楚潇灵静静地看着冷无痕和渔夫在一起和谐的画面,这么温馨,这么惬意,这么舒适,似乎他们本就是要好的一家人。

    “冷无痕,你真的为我改变了。”在心中想着,此刻充斥在她整颗心中的所有感都是温暖的,无忧无恼的。

    他答应她了,在他伤好之前都一直呆在这里,也不告诉别人,这段时间只属于他们的。

    “我发现他们了!”茫茫大海的某一处豪华大船上,一个电话打破了寂静的氛围。

    “在哪?”为首的男人目光霾冷厉,让楚潇灵逃掉,他可是受了相当严重的处罚,再找不到,则提头回去。

    “湾海滨。”

    “竟然躲到那个穷地方去了,难怪几天來都沒有找到他们!既然你们现在还沒离开,那就别怪我了。”男人嘴角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冷笑,大手一挥坐席上的人都站了起來,“向湾海滨前进,以最短的时间赶到那里去!”

    “是!”统一黑装的四五个男人齐齐答应,随后各自去做自己的事,大船向着湾海滨全速前进。

    “今天的收获可真是丰富呢!”楚潇灵满心欢喜的看着满载而归的渔船,她还全然不知不远处的侦查员正用望远镜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包括和渔家夫妇的互动。

    “今天收了这么好的干儿子干女儿,晚上我要做一大桌海鲜來庆祝。”渔妇把小鱼都选出來放回海里,动作熟练灵敏。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