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冷战(3)

    “想她了。”狄昊然痞子般的坏笑掩藏着那神色中那抹不自然。

    “想她就去找她。”冷无痕语气凉凉涩涩的,他从來沒有现在这么想要见到她的,可想着她那冷漠的脸,他又很苦恼。

    “有这心沒这胆。”狄昊然惋惜的叹气,邪魅的目光稍稍严肃了些,伸手把冷无痕的酒杯从他的手中拿了下來,“先别喝醉了,你还有事沒解决。”

    冷无痕见狄昊然终于收起了玩耍的心要说正经事了,也沒再去碰酒,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快说吧。”

    “这些天,旭尧那边很平静,我怀疑之后会有大动作。”狄昊然神色稍有些凝重,眉宇间有着淡淡的愁。

    “你是在担心那个女人吧?”冷无痕一语击中要害,据狄昊然说,那个冷艳女人和他交手多次,他都无可奈何,简直就算的上是他的死敌了,现在又出现在顾旭尧边,让本就紧绷的形式更加险峻。

    狄昊然眉头微皱,“上次出现后,她又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无论我用什么手段都找不到她。这女人很不简单,有她在顾旭尧边,我们的危险就多了一份,她是极其心狠手辣的人,不除掉她我始终无法安心,总觉得有双手在背后,随时都会狠狠地捅你一刀。”

    冷无痕眉梢动了动,诡秘的目光顿在狄昊然的脸上,“你这么想要除掉她,似乎还隐瞒了其他原因吧。”

    这些年,再险恶的况,再厉害的敌人都遇见过,无数次死里逃生的狄昊然都沒像这一次这么心慌过,那只能证明还有别的事牵绊着他。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她对暖馨有威胁。虽然暖馨似乎才让人更加害怕,但大男子主义精神却督促着他去保护自己喜欢的女人。

    “她一人血洗我两个分堂,又和顾旭尧勾结,还不该杀吗?”狄昊然神色冷冽的说着,几百个兄弟无辜的死也是一笔无法清算的帐。

    “你那么确定第六分堂的人是她杀的?”那晚,暖馨以楚潇灵的命相,他对暖馨的杀意可是发自心底的。

    “暖馨如果杀了第六分堂的人,她不会不承认。”狄昊然执着的相信着暖馨随意说的一句话,他更认为第一杀手沒有必要骗他。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和楚潇灵这种沒有杀手职业精神的人混久了也会沒有专业精神的,只要有利,道上的规矩就是摆设。

    “如果不是她杀的,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哪里?还用岳曼荷和楚潇灵要挟我交出四分之一的势力,我们现在和顾旭尧僵持就因为那四分之一的势力的失去。”狄昊然早就和冷无痕说过不是暖馨杀的六分堂的人,但冷无痕始终不相信,暖馨也亲口承认过是她杀了六分堂的人。

    “我相信她沒有做这件事!”她说过,他就百分百相信,或许也是因为他下意识不愿意她是他的敌人,“暖馨不是我们的敌人。”

    冷无痕嘴角勾起一抹冷魅的弧度,诡秘的眼睛闪烁着蛊惑的光泽,“那她是我们的朋友了?”

    “我不知道。”狄昊然目光沉了沉,他倒是这样希望的,“你知不知道暖馨为什么会來这里?”

    目光审视的看着狄昊然,冷无痕总觉得他哪里有些不对,可又有些说不上來,便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有人出钱,让她來保护楚潇灵。”狄昊然语气平缓的陈诉着,意料之中的看见冷无痕较之先前有些变化了。

    “是有人要对潇灵儿下手?”冷无痕眉头微皱,虽然冷战中,但他绝对不许任何人伤害到她。

    “现在还不清楚,但很确定的是,有暖馨保护的她现在很安全。”狄昊然说到暖馨时,目光总是不自觉的柔和了些,“暖馨是特工组织第一杀手,她向來只会杀人,这次却是來保护人的,你不觉得奇怪?”

    “你是说…可能有一个很大的谋正在展开,潇灵儿还被牵连在内?”冷无痕蹙眉沉思,这段时间的乱事联系起來,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又很巧合,就像是被人故意安排似的。

    狄昊然点了点头,“那个神秘女人就是关键。”

    “看來是有人想要趁乱涉足国内的势力了。”冷无痕冷冷的说着,语气寒如冰霜,就是他和顾旭尧内战,也不会许有人浑水摸鱼的。

    “事可能沒有想象的那么简单。”狄昊然拿出一份资料递给冷无痕,“近段时间,有很多高手出现在国内,他们有意无意的干扰我们和顾旭尧的事,如果他们不是和顾旭尧串通,那便是利用顾旭尧这个踏板。”

    冷无痕看着那份资料眉头皱的更紧,无形之中就像有一只大手掐着他的脖子,一点一点的剥夺他的呼吸,可他却不知道这只手的主人是谁,迷茫衍生恐惧。

    “看來必须尽早搞清楚他们的目的,不能让他们在我们的地盘上做成了什么事!”冷无痕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瞧着玻璃桌面,清脆的声音听起來让人发寒。

    “你想怎么做?”狄昊然看见冷无痕敲桌子的动作便知道他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他有这样的动作的时候一般是在完善着某些恐怖的事

    冷无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诡秘的眼底有着嗜血的凉意,顾旭尧想打,他就成全他吧!

    “神秘女人摆了暖馨一道,正躲着暖馨,她不出现怎么办?”狄昊然眉头微皱,这样的事太过冒险。

    “你不是想证明暖馨是友非敌吗?这正是一个机会。”冷无痕神色冷冽霸气,犹如高贵的王,“况且,我必须排除任何一个威胁到潇灵儿的可能。”

    “希望事如你所说。”狄昊然无奈的叹息了声,有些他不想发生的事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兄弟的血,始终要溅在泥土里。

    “你对暖馨的信任,有些不像你的风格了。”冷无痕再度拿起酒杯浅尝了一小口,慵懒的靠在沙发,意有所指。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狄昊然不自然的撇开了目光,第一次真心喜欢上一个人的心就像是年轻人的初恋一般,悸动。

    “只是这样吗?”冷无痕玩味的看着狄昊然,不自上了楚潇灵的他自然知道狄昊然处于什么状态中,虽然他自己的事也处理的很糟糕。

    “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她吸引了我。”狄昊然嘴角扬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知道冷无痕的眼睛毒辣,就不再挣扎了。

    “果然能蒙上人的双眼。”冷无痕轻叹,既替狄昊然高兴又替他担心,“她血为生,活在风尖浪口,这样的女人驾驭起來太难了。她來的时间又太巧,话不能尽信,你若因为感去判断,最后后悔的可会是自己。”

    “我自然知道和她不会有任何可能,可这个事儿,谁说得准?你不也是一样,不可救药的上了一个不能的人。”狄昊然拍了拍冷无痕的肩膀,俨然两个难兄难弟的模样,“放心好了,如果她真是敌人,我也不会手下留的。”

    “我和你不一样。”冷无痕冷酷的拍掉了狄昊然的手,“潇灵儿是我的,暖馨呢?她你吗?潇灵儿玩,可她始终是干干净净的,暖馨的背景太复杂,你又根本不了解她,她这样的人,为任务而活,如果有一天她的任务是要你的命,她也会毫不犹豫的。”

    “哥们儿难得动一次,你这风得意的人就不要语重心长的來打击我了吧?!”狄昊然哭丧着脸抱怨,对暖馨,他其实是充满了不确定,能多看看她自己就满足了,怎么会奢求和她在一起?

    “是出风得意啊!”冷无痕咬牙切齿的说着,自己的女人现在正和别的男人幽会,他在这儿喝闷酒,喝的那是心愉悦,“暖馨的行为始终让人不解,她划分了我们四分之一的势力,接着又救你,还是來保护潇灵儿的,这些事都很矛盾。”

    “那些势力并沒有人接收,听你的描述,我觉得她以楚潇灵威胁你可能是试探你对楚潇灵的真心。”狄昊然自己也不确定的说着,以暖馨那样淡漠的子,为接任务保护的人做这样的事有些不可思议,可事实又向着这方面推进着。

    冷无痕眉心动了动,沉思片刻,“不排除这个可能。”

    “啊?”狄昊然错愕的张大了嘴巴,他只是随便一说,竟然沒被冷无痕否认,这更加的不可思议,“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就一定不是我们的敌人了。”

    “你别高兴的太早了,如果她真的不是敌人,她会证明给我们看的。”冷无痕一口把酒喝尽,眉头微皱,那晚的事确实惊险,可仔细想來,暖馨确实沒有真正伤害过楚潇灵,也沒有真正想要伤害他,只是他强抢遥控器的行为激怒了她才会中枪的。若是用试探來说,真就能说通了。

    国际第一杀手愿意为楚潇灵试人,这样的关系绝对不一样,如果真是这样,那楚潇灵一定就沒有表面上的这么简单,国际著名珠宝设计师的份还不足以让第一杀手劳驾。

    “潇灵儿……”冷无痕轻声呢喃着楚潇灵的名字,他对她的了解,似乎太少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